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如今这种想法就更是确定,为了她自己,她再也见不到航誉了。

    脚不知怎的停了下来,这次他真的会永远地从她眼前消失,这是她见他的最后一面……

    她转头,航誉把小狗抱上车,自己也正要往车里钻。

    那个侧脸,她一辈子也不会忘。

    「航誉!」她大叫,在对方愣住的同时,身体的每一个部份都被他吸了过去,她奔向他,在打开的车门前,全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双臂在他背后打了个死结。

    他的心跳、他身体的温度、他独有的气味,他是她这辈子真正爱的第一个男人,也许也是唯—一个!

    她大概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尤其是当她知道爱上一个人原来是这么累的时候……

    耳朵贴在他的胸膛,没什么好在乎的,此时只要记住这个心跳就足够了。

    「你……」航誉双手悬在半空,胸口被她撞得生疼,不知是身体的疼还是心拧成了一个结而疼。

    过多的惊讶,已经不确定该不该喜。

    以为她从此消失了,又突然出现;以为她彻底远离了,又狂奔而来;以为她在生气,下刻又笑了起来;以为她得意着什么,却又露出悲伤的眼神。

    这是第几次,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无论多少次,他还是会被她弄得手足无措。

    「你不要误会,这只是普通的告别而已。」季琉璃在那个怀抱中,闭紧了双眼,「别忘了我是在国外长大的,这样的告别方式是很普通的!我只是觉得你多少也帮了些小忙,才想说用友好些的方式和你说再见,你要心存感激!」

    她的反覆强调总给人一种急切感,让人觉得如果不相信她,下刻就会将她弄哭,她是如此地极力地表达着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相信?

    好不容易弄懂了她的话,航誉笑了,双臂落到了她的背上,像雪片那样轻轻地覆在她单薄的背。

    当她发觉时,他是那样紧密而温柔地回抱着她,就像她是世界上最贵重的珍宝,就像她只是他一个人的珍宝。

    她的背一僵,他却在她耳边细语,「外国的礼节,我也懂。」

    季琉璃紧紧地闭上眼,就算现在天上落下陨石,她也绝对不会逃跑。

    航誉连招呼都没打就冲了出去,无故旷工也就算了,回来的时候,还多了个小跟班。

    他面无表情地抱着那只小狗,但凡见到这景象的人无不反覆揉眼,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航大管家一向对小动物最不感兴趣,就算是自家养的猎犬道琪也是除非需要,不然绝不多看一眼!

    他此番「义举」,在外人看来无疑是受了什么刺激,最糟糕的就是人人都很好奇,可是没一个人敢问他。

    等到日头落了西山,大宅安静了下来,航誉抱着那只病恹恹的小狗来到前院道琪的窝前,年长的猎犬受宠若惊,狂摇尾巴迎接贵客。

    航誉蹲下来,好脾气地揉着道琪的耳朵,拍着它的头,防止它过度兴奋。

    他干脆盘腿坐在草地上,借着前院的灯将小狗放在腿上,让道琪好奇地在小家伙身上闻来闻去。

    它的鼻子碰碰小狗,长长的舌头在幼犬身上舔过,小狗发出「呜呜」的细叫,像是对它的回应。

    航誉揉着道琪大大的脑袋,看着它在跟小家伙友好地打招呼,不禁露出笑容。

    「高兴吗,道琪?这样一来,你也有伴了。」道琪也趴在他的腿边,尾巴拍打着草地,鼻子则在和小家伙互动,像是没在听他的话,不过航誉仍是继续说着,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孤独地对着宠物说话,「既然那么喜欢它,以后要好好保护它。」

    真是蠢极了,他拍着道琪的头,觉得自己这副样子真是蠢极了。

    他知道背后有人来了,也知道来的人是谁,那个人和煦的笑声总是让他觉得很讨厌。

    「大半夜跟狗聊天,你还打算怎么吓我们呢?」唐明轩站在他身后,「突然说让我们收养这只小狗,突然又说要辞掉工作,当你是在说笑,但你竟然连辞呈都写好了,没想到我们家大管家还真是个专一的人呢。」

    他把一封辞呈丢到草地上,那是他今天回来后马上写好的,还是热腾腾的。

    他说要辞职,那不是在说笑的,今天见到季琉璃后,只是坚定了他的这个想法。

    「唐明轩,你什么时候会跟人说再见?」

    「经常啊,每天都要和很多人说,然后隔天还要说,这种交际辞汇还真是麻烦。」唐明轩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这个。

    「所以我从不为你担心,你是个蟑螂一样靠着自己的力量顽固生存的人呢。」

    「蟑螂……」唐明轩的太阳穴抽搐了两次,这对他倒是十分新鲜的比喻。

    「不过有的人,一旦说了「再见」,就真的会消失不见了,感觉不到任何的果断俐落,只觉得她是缩到了哪处的地缝,不明白她到底在怕些什么。」

    「你是在说季琉璃吗?」

    如果她没留下一句告别,他也许不会决绝地辞掉工作,只因为她颤抖地抓着他的衣衫,提起了毕生所有勇气,却只是为了跟他道别,让他不得不试着猜想,在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位置是属于他的……

    只是这一点点的不确定,已经很值得他舍去一切去追究。

    唐明轩对着他的背影,「真没想到自己有受理你辞呈的一天。」

    【第九章】

    季琉璃呆呆地望着窗外,一点回到英国的真实感也没有,本来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却给不了她一丁点的亲切感。

    是因为心不在这里,她自己很明白这一点,但总会习惯的,时间可以淡化一切,现在的心痛,总有一天会淡化成秋风那样轻的忧愁,长伴她身边的小小忧愁,最终也会转化为她自身的一部份,是脱不开、忘不掉,又无比珍惜的宝物。

    自己好像在无意中长大了,什么时侯也学会了多愁善感?

    航誉好像曾经很生气地说她,要让别人真心喜欢她,但她却从没试过真心地去爱上一个人,这样的她是得不到幸福的。

    这话由他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充满了讽刺,简直就像诅咒一般,她就是怕他所说的成真啊,她就是怕现在的这种情况发生!

    她真心地爱上了一个男人,爱上了一段无果的恋情,最后变得较弱的人只有自己,她成了个自己都讨厌的女人了。

    房门响了三声:「小姐,早饭准备好了,该起床了。」

    「多事,我饿了不会自己下去吃吗?」

    门外没了声音,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起什么床?她现在的问题只有失眠而已,在她正想事情的时候打断,真的很不会挑时间。

    季琉璃穿着吊带睡裙,揉着蓬乱的头发下了楼,肚子倒是真有些饿了。

    桌上摆着面包果酱之类的东西,剩下的就是提着皮箱,等在中央的那个刚才叫她吃饭的帮佣,季琉璃眯起眼,愣了一下,「你这是做什么?」

    「看来小姐已经起床了,我只做到今天为止,就此告别。」对方公事公办,说完提着箱子就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