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一直没有问季琉璃,她那样频繁地参加各种聚会,是不是真的快乐?他总觉得这个问题是不能问的,一旦问了就什么都结束了。

    季琉璃依然一早就跑了出去,航誉注意到桌子上多了一个打开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支名表。

    好像记得今天季琉璃要参加的,是这个名表厂商举力的Party,一般这种场合下起码要佩戴一件厂商的商品,这是社交界皆知的常识。

    这么说,这支表是季琉璃为了今天特地准备好的,不过她却忘了带出门。

    偏偏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果是别人也就小而化之,可季琉璃那么要面子的人,出这种错一定觉得自己不可饶恕。

    她那个人,总是把自己说得无所不能,却又最爱钻牛角尖。

    航誉拿着那支表看了又看,只是由他送过去的话,她会不会更加生气?只是他没时间细想了,他把表收好,出了门。

    本来想说就算打过电话,也是要他送过去,她应该不想接到他的电话,可直接过去是个错误,航誉到了会场后才知道,季琉璃根本没有出现,她不在那里。

    她打扮得像拉丁舞女王一样出门,却连脸都没露一下,那她能去哪里?

    他急急忙忙往回赶,心中又很清楚她是不会回家的,明明她整天都不在家,他也还是能守着那个房子等着她回来,可每当不确定她的所在时,他就会暗自心急,知道她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可他就是想找到她。

    顺着回家的方向慢慢找,在路经河堤时,他的目光被堤岸一个橙黄的身影吸引,他将车停在路旁,那个背景离他只有数步之遥……

    他真没想到,季琉璃会跑来河堤旁,穿着礼服坐在草地看河水的女人,最在乎形象的她也豁出去了吗?

    本来确定了她的所在他就回家的,但看她这副样子,他怎么可能不声不响地回去?

    季琉璃在看河,河水清澈见底,夏天应该能吸引来许多小孩,可是河里见不到鱼,只见水流被河中的大石分出道道白线。

    当航誉站在她身旁时,她吵架的气力早被水流带走了。

    「你真是阴魂不散。」

    「你忘了东西。」航誉从口袋里掏出表来,交到她手里。

    季琉璃低头,拇指搓了搓那表,航誉盯着她的动作,说:「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不要,无聊死了。」当她发现自己忘了带主办单位的产品时,既不觉得丢脸也不觉得慌张,更没想过让谁马上送来。

    她只是觉得松了口气,庆幸可以不用去了!她感到劳累,就算如何地通过这些活动转移注意力,她的心情还是不会因此变好,只觉得更加沉重。

    回来的路上自然地就停在了这里,视线一直被河水吸引,水流的声音让她有所寄托,可水流也不只吸引了她一人。

    他们两人并肩看着徐徐流淌的河水,那种内心的宁静与安逸,让她难过得想哭,比起那种浮华虚假的社交场合,她默默地期待,希望水的流动永远不要停止、太阳永远不要西落,让此刻得以永恒。

    说起来,航誉也说过自己是她忘记的东西呢,她有这么健忘吗?

    举起手,将手中的名表大力地甩出去,那金色的表似在最高点停顿了半秒,而后像个老练的跳水运用员,噗通一声栽进了河水中,瞬间只激起了很小的水花。

    她是不会忘的,表在最接近天空时,那因阳光的照射而发出的刺眼光芒,「不想要的东西,如果丢得远远地就此消失不见就好了。」

    【第十章】

    航誉要走了,因为新的佣人已经雇到,他这个碍眼的管家没有再赖着不走的必要。

    这已经是第二次他提着行李跟她告别,这样的场面,她再也不想见第三次。

    「这次你倒是很干脆嘛,还以为又要说一堆歪理了。」季琉璃觉得他脚边的那个行李箱碍眼极了,不自觉地别过头去。

    「约定如此,不是已经请到人了吗?」

    「我怎么知道这么快!」她脱口而出,两人都是一愣,她不得不假意咳嗽,难道她潜意识里希望人永远请不到吗?

    「我是说,快是当然的!你总算明白自己有多不受欢迎了,这点比较难得。」

    「是啊,好像真的是这样。」

    她哼出一口气,不晓得自己在焦躁什么!走啊,怎么还不走?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心里咕浓着,却无法说出口。

    航誉不去管那个行李,倒向她笔直地走了过来,季琉璃本能地就想退后,可一想那样不是太蠢了吗?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就在一思一想间,他人已经到自己跟前了。

    「做、做什么?」她仰头瞪他,别以为靠这么近她就会怕,就算现在才生气她也不会道歉的,本来就是他自讨没趣跑来烦她,是他不对。

    航誉定定地望着她,距离太近,连他的镜片都成了单纯的玻璃,他那张平板的脸,有时会乍现出这种让她心慌的视线。

    再那样盯着她,她就要推开他了!刚打定主意,航誉却低下了头,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什么,像是经过了左右的思量才交到了她手里,「我本来打算自己留着的,可还是还给你好了。」

    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因为脑子完全不在这里,过了好一会儿,季琉璃才认出自己手中的,正是那天在河边,被她丢掉的那支表。

    如果这表不是全球限量,她肯定认为航誉是又去哪买了一支表,如今那个可能性是零,那是他什么时候把那支表捡回来的?

    那之后他又去了那河边,捡回了这支表,有可能吗?季琉璃脑袋更乱了,丢表的地方连她都记不清,这种像石块一样大的东西被丢进了石块堆里,怎么还可能找得回来?

    最重要的是,有什么必要找回来吗?

    「你说原本想自己留着,那可是算盗窃哦……」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支表好沉,她的手臂快断了。

    「是啊,东西是你的,应该要还给你才对。」

    「指针都不会动了,这种烂东西我才不要。」他送给她的唯一一件东西,是块本来就属于她却已坏掉的表,她才不要;在湍急过膝的河流里捡回来的垃圾,她才不要……

    「不要的话就再丢掉吧。」航誉料到她会这么说一样,像是早准备好了回答,「可是不管丢得多远,它也还是会在某个地方,这世上就是有这种怎么也不会消失的讨厌东西。」说完,他竟然笑了一下。

    太狡猾了,他真的太狡猾了!因为是最后一次的道别,便展现自己所有的温柔,这算什么?他一次又一次地挑衅她的坚持,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哄着她,也不像她爸爸那样骂她,虽然总是在她身边,这样的人就只靠几句话,就妄图得到她的心吗?

    他总是这样的意味不明,才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她的手不受控制地拉住他的衣角,在他欲离开时不得不再次转过身面对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