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季琉璃一愣,却见他是无比认真的,「你啊,真是个大笨蛋。」她笑了起来,也有比梦境更美的现实呢,挽着他的脖子,大力地回吻才是她的风格。

    三个月后。

    一大清早,季琉璃被闹钟叫醒,这个闹钟她已经不知多少年没用过了。

    手握成拳,重重地拍在闹钟上,同时人滚啊滚,连着被子一起滚下床。

    「好疼……」她狼狈地爬起来,把被子丢在地上,随便套了一件睡袍冲出房间。

    就算用这种强制的手段,也要让自己清醒过来是有原因的!

    当她跑下楼时,航誉已经是西装笔挺,穿戴整齐,正游刃有余地一手拿着烤面包往嘴里送,另只手翻着行事历。

    太好了,他还在!季琉璃拍拍胸脯,不枉费她比平时早起三个小时,看着他挺得笔直的背,和那专心查看行事历的侧脸,她的心又怦怦跳个不停,踮起脚尖,悄悄地由背后接近,他太专心于眼前的事物,完全没发现她的靠近。

    一把从后面抱住他的脖子,快速地在他脸颊印下一吻,他因这突然的一系列动作僵在那里,季琉璃这才恶作剧得逞地笑了起来。

    「琉璃,你怎么起得这么早?」航誉拉着她的手,专注地瞧着她的笑脸,「眼圈还红红的,睡眠不足吗?」

    「亏你还有脸说我,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多少天没见面了?已经五天了耶!你早上起来就不见了人影,晚上鸟都睡了才回来,让人怀疑有没有睡觉的人是你吧。」季琉璃止住笑,有点心疼地摸着他的脸颊,「你啊,一点也不为我想,不知道见不到你我会很难过吗?」

    「我有为你想,所以才努力地习惯现在的工作,好早些得到你父亲的认可。」

    「这些我当然知道,可是……」

    要说起来都怪她那个多事的老爸,一想到这事,季琉璃就不忍心对航誉抱怨自己的寂寞了,因为之前航誉为了找她,见过她爸爸一次,只是那一次她爸爸竟然对航誉的评价异常高。

    真是不得不说男人看男人的角度真是奇怪,她爸爸好像就是看上了航誉的固执和行动力,最近更是突发奇想拉航誉进他公司帮忙。

    更恶毒的是,他还威胁航誉,如果作不出一番好成绩,就不让他娶她!开什么玩笑,她可是连自己的嫁妆都盘算好了,她老爸自小没管过她,偏在这时出来搅局。

    就因为她爸爸一句话,两个固执的男人杠上了!

    航誉自开始接触公司的运作后,每天都忙成这个样子,本来就已经满脑子是工作的他,这下越发不可收拾。

    就算她知道突然让他管理公司是很难的事,他也不用努力到天天住在公司吧,虽然这些都是为了她……可是,她还是会想他啊!

    季琉璃嘟着嘴,瞥到航誉的行事历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不由得心疼起她的男人,他真是个做任何事都竭尽全力的男人呢。

    「今天也会晚回来?」她问,显得有点委屈,看他早早穿戴整齐,就知道他马上又要出去了,她可不想这点难得的时间转变为无意义的争吵。

    「最近会比较忙,没办法跟你一起吃晚餐了。」航誉像哄小孩一样拍拍她的头,冷落她他自己也不好受啊。

    「不一想吃也可以,起码让我等你吧!」她面颊沁出淡淡的粉红,意有所指地望向他,「无论多晚都可以,工作虽然很重要,但你也该偶尔陪陪我啊。」

    这种老公晚归,老婆准备好自己迎接老公的游戏也不错。

    谁知航誉面对她的体贴,非但没表示感激,脸色还很明显地沉了一下,还装作很忙的样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借机拉开和她的距离,「我回来得会很晚,隔天又要早起,就算等我,也说不上几句话,你还是早睡比较好,你不是很重视美容觉吗?」

    「我就是愿意等,不行吗?现在我比较重视你,而且我会在你床上等着你!」他那什么态度,好像在嫌她烦一样,也不想想她是下了多大决心,竟然还敢拒绝!他后退一步她就追上去三步,重重地用嘴在他嘴上撞一下,「怎样,不要啊?」

    她一大早,穿着曝露的睡衣对他又亲又抱,还说多晚都要等他回来,航誉的头都大了,她好像是他工作的动力同时也是阻力呢!

    他不自然地扶了一下眼镜,不去看她那遮不住什么的睡裙,「这不是要不要的问题,你知道我和你爸爸的约定……」

    又是那个什么鬼约定,他已经拿那个约定搪塞她七次了,那约定都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了!

    什么在他得到她爸爸的肯定前,不许碰她、什么在他等到业界其他人的肯定前,不许公开他们间的关系……她爸爸立了那么多规矩,怎么就没有一条是不许他们住在一起的呢?虽然她爸爸称那为信任,而航誉果然也不负她爸爸的信任。

    这个大笨蛋,在自己家做什么她爸爸又看不见!

    「这太奇怪了,明明都住在一起了,却不能睡在一起!」

    「啪」一声,黑色的行事历掉在地上,航誉快速将其捡起,只留下一句「记得好好吃饭」后连看都没正眼看她一下,夺门而出。

    留下站在原地的季琉璃,忍不住将拖鞋朝大门甩去。

    是不想跟他吵架啦,可是这家伙也未免太气人了,既然如此,她也就不客气了!

    机会不久之后就到来了,这一天商业要办一场盛大的聚会,季琉璃对着镜子化了三小时的妆,挑了两小时衣服。

    最近但凡有这种场合,航誉都特别嘱咐她不要去,开始时她只是想也许他还不适应那样做作的地方,怕丢脸的样子被她看到,不过如今,她倒要看看他背着她都在搞什么名堂。

    一到会场,她就端着一杯果汁转来转去找着航誉的身影,没想到人那么多,她没找到想找的人,却被别人先一步找到。

    「这不是琉璃吗?好久没见你了,听说你出了国,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个讨人厌的尖锐声音她认得,金发碧眼的茱丽亚一直是她的对手,找金龟婿的对手!忘了这段孽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们两个都属于容貌姣好、家世殷实一类,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互相较劲的对象,她之所以挑男人的眼光那么高,不能不说是因为这位茱丽亚的刺激。

    不过现在她对那种事已经没兴趣了,她只在乎她的男人跑到哪去了而已。

    「琉璃,我在和你说话,不要不理我嘛。」茱丽亚凑上来,「好久不见,你看来容光焕发的,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吗?」

    「你也是啊,越来越光彩照人了。」她应付着,注视着四周。

    茱丽亚夸张地笑了起来,「真的?没想到你看出来了,其实啊,我最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已经和他说过话了,只可惜你回国太晚,看来这一次我要领先一步了。」

    「是吗?那真要恭喜你了。不过说过话而已就值得让你这么兴奋,看来你水准也倒退了。」出于长年的习惯,她要是不讽刺这女人几句,心里就不舒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