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34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宫中,蓝道行也听说了俞大猷之事,他与陆绎同在岑港抗倭之事,对俞大猷为人也甚是尊敬,听说此事不免诧异,遂寻机与陆绎密会,方才得知此事是严世蕃设下的毒计……23us。陆绎已在想法保出俞大猷,但蓝道行却知晓以严世蕃的阴险为人,此计不成必定再生一计,若再不想法尽快扳倒他,恐怕陆绎危矣。

    一日,圣上又让蓝道行扶乩,问神仙道:“今天下何以不治(为什么天下未能大治)”

    蓝道行心知机会已到,托神仙之言答道:“贤不竟用,不肖不退耳。(贤臣不用,奸臣当道。)”

    圣上又问:“谁为贤,不肖(谁是贤臣,谁是奸臣)”

    蓝道行心下迟疑片刻,意识到自己不能做得太过明显,得把陆家撇清,遂答道:“贤者辅臣阶、尚书博;不肖者严嵩父子。(贤臣如徐阶、杨博,奸臣如严嵩父子。)”

    圣上看着“神仙”的回答,眉头微皱,忽而抬头望向蓝道行,目光犀利之极。蓝道行双目澄清,平静之极,如寻常一般盘膝而坐。他知晓圣上生性多疑,且自负聪明,除了道士之外,几乎不相信任何人。

    半晌之后,圣上又问道:“上帝何不震而殛之(既然如此,上天为何不降天谴于奸臣)”

    此问话犀利之极,稍有答错,不仅无法撼动严家,且连蓝道行自己都可能有杀身之祸。

    蓝道行丝毫不乱,提笔答道:“上帝殛之,则益用之者咎,故弗殛也,而以属汝。(上天处罚他,会让原本该执行的人内疚,所以不降天谴,是为了留给圣上您自裁。)”

    看了这几个字,圣上龙颜大悦。

    这件事情很快传到了严嵩的耳朵,同时也传到了陆绎耳中。

    陆绎大急,他没料到蓝道行竟事先未与自己商量,便自作主张做了此事。仔细打听之后,他才得知,为了保全他,蓝道行丝毫未提及陆家,而是说了徐阶与杨博,故意转移严党的视线。

    这次,严嵩的反击极为迅速,他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收买了几位中官,这几名中官是在扶乩之时服侍的太监,指使他们诬陷蓝道行启封偷视,将他打入狱中,逼问究竟是何人指使。

    蓝道行被打入诏狱。

    陆炳虽然统领北镇抚司,却并不代表整个北镇抚司之中都是他的人,严党势力之大,诏狱之中也有着不少严家走狗。

    因严嵩此番铁了心要蓝道行承认此举是受人指使,所以一入诏狱,蓝道行就被上了大刑,半日光景不到,人便被折磨地奄奄一息。

    期间,陆绎从刑室之外经过两次,没有朝里头望过一眼,但刑室内的鞭打声、烙铁在火上炙烤的声音、人在极限时刻的喘息声,都像尖针一样扎入他的耳中。

    蓝道行什么都没有说,因此,用在他身上的酷刑也愈发狠辣。

    陆绎不动声色,一切如常,直至回到家中,紧闭房门之后,才全身脱力。夜半,陆炳自廊下慢慢踱过,抬眼瞥了眼稍远处陆绎所住的屋子,隐隐可见内中灯火。他望了又望,长叹口气,慢慢行过去,叩响房门。

    “爹爹,这么晚还没睡”陆绎开了门,忙将他让进来。

    陆炳坐下:“你还在想救蓝道行的事情”

    陆绎不做声。

    “你心里应该清楚,这件事情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他死在诏狱,这样严嵩才会彻底失去圣上的信任。”陆炳淡淡道,“只是你狠不下这个心。”

    陆绎低低道:“我已经收集到很多证据,可以证实严世蕃与罗龙文通倭,也有机会扳倒严家。他不一定非得死。”

    陆炳冷笑:“你想一想邹应龙弹劾之事,最后只闹了贪墨八百两纹银!只要圣上对严家还有情分,再大的罪名也无济于事。最要紧的就是,让圣上对严嵩彻底失望。”

    陆绎仰面朝天,长长吐了口气:“……严嵩收买的那几名中官,我已经命岑福去逼他们翻供,但他们碍于严党势力,只怕没那么容易。”

    “现下不急,先把人看紧了,等蓝道行死了之后,再让他们翻供。到了那时候圣上后悔也无用,必定对严嵩更加恼怒。”陆炳道。

    “爹爹,我思量着,只要中官肯翻供,他就可以不死。”

    “他死或不死,圣上对严嵩的恼意也不一样。”陆炳道,“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步,你切莫一时心软,错失良机!”

    陆绎看着他,默不作声。

    次日清早,陆绎再去诏狱,看见蓝道行已经被折磨得体无完肤不成人形。他借故支开看守的人,喂蓝道行吃下止痛的药丸。

    “我会设法救你出去,你一定要撑住了。”他在蓝道行耳边低低道。

    蓝道行摇头,他已经连开口说话都很艰难:“……让我死……在这里,只有这样,严嵩……才会彻底失去……圣上的信任。”

    没料到他早就存了这个心思,陆绎说不出话来,只能定定看着他。

    蓝道行微微一笑,艰难道:“咱们……一开始就……说好的,弃车保帅,我……求仁得仁……”

    外间隐隐有人声,陆绎匆匆出了刑室。

    刑室内,新一轮的严刑拷打又再开始,陆绎就在隔壁佯作查看诏狱的笔录。以他的耳力,他能听见每一声从蓝道行口中逸出的呻吟,直至他晕厥过去,被水泼醒,然后再拷打,最后彻底晕厥过去,被拖回牢中……

    今夏在六扇门中,也听说了蓝道行的事情。对于蓝道行和陆绎之前的关系,她并不知情,只听说了他对圣上说的那些话,不管是不是假托神仙之言,心中都暗暗赞赏。后来再听说他被关进诏狱,想来多半是要吃苦头,不由扼腕叹息,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入夜已深,袁益还在院中摇头晃脑地念诵:“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

    “别念了,赶紧睡觉去,明儿还得早起呢。”

    今夏把石磨清洗干净,拿着水瓢赶袁益。

    袁益不肯:“里头热得睡不着,姐,你下次发了薪俸,咱们就买张竹床,可以放在院子里睡觉,又凉快又舒服,好不好”

    袁陈氏从屋里出来,手里头还搭着两件衣衫,朝袁益嘘道:“小声点,你爹刚睡下。”

    “娘,衣衫我来洗吧。”

    今夏伸手就要把衣衫接过去,被袁陈氏避让开:“不用,你帮我打水就行。”说着,又赶袁益去睡觉。

    袁益嘟嘟嚷嚷不情不愿地进了屋。

    虽然娘不要她洗衣衫,今夏还是在旁忙活,把明早要磨的豆子洗净了泡上。

    院中已无其他人,袁陈氏边搓着衣衫,边作不在意状问道:“夏儿,你这些日子是怎得了自打从南边回来就不对劲,整日神不守舍的。”

    今夏的手在水里拨弄着豆子,头也不抬:“……没有……哪有,我挺好的。”

    “一个多月也没见你抓过一个贼,还说自己挺好的。”袁陈氏盯着她,“易家,挺好的一门亲事,你就是不愿意……”

    “娘,您当初是怎么嫁给爹爹的”今夏知情识趣地岔开话题。

    袁陈氏盯着衣衫上一块污渍使劲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呀,还能怎么嫁。”

    “您出嫁之前,认得我爹么”

    “认得。”想起年轻时候的事儿,袁陈氏不由自主笑了笑,“实话告诉你,那时节,上我家提亲的有好几家呢,你爹爹是最老实的。”

    “您就看中他老实”今夏奇道。

    “不是我看中,是我娘,你外祖母看中了他。你外祖母说以我的性子,得找个老实的才能过得长久。”袁陈氏笑道,“我也觉得他老实,若是和旁人成了亲,指不定怎么被欺负呢。”

    今夏忍不住笑道:“他和您在一块儿也没少受欺负呀。”

    “你个死丫头,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爹爹。”袁陈氏笑骂着,衣衫洗好,吩咐道,“把院门栓了,赶紧睡觉去吧。”

    外间风过,吹得门前的枣树沙沙作响,今夏拉开院门,朝外头望了望,沉沉夜色中,枣树下似有个人影。她瞧得并不分明,待月亮出了浮云,再定睛望去,那人影却又不见了,想是树影被她瞧花了眼。

    又是一日。

    陆绎静静地站在刑室外。

    诏狱内八成以上的刑具都在蓝道行身上招呼过了,另外两成之所以不用,是因为那是直接至人送命的刑讯方式。严嵩恨不得蓝道行死,却又还不能让他死。

    又一轮酷刑之后,蓝道行被拖回囚室。

    岑福赶过来,附耳朝他低语了几句。

    “还是不愿意翻供”陆绎目中闪过凛冽的寒光,“你把他们的卷宗拿来,看来他们是没见过诏狱的手段!”此时此刻蓝道行的遭遇,已经让他出离愤怒。

    岑福领命而去。陆绎命岑寿留在诏狱内。

    夜半时分,岑寿匆匆从诏狱出来,回到陆府,在书房寻到还未入睡的陆绎,禀道:“大公子,蓝道行死了。”

    陆绎提笔的手一顿,深吸口气。

    “怎么死的”

    “伤得太重,没撑过去。”岑寿叹了口气。

    “尸首呢”

    陆绎强制自己要冷静,这原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尸首我没动,等明早刑讯的人过来看清楚才好拖出去,免得到时候说不清楚。”岑寿皱眉道,“大公子,您也知晓那些人麻烦得很。”

    “啪”的一声,陆绎自己也微微一惊,低头才意识到手中的笔杆竟在不自觉之间被自己折断。

    “你回诏狱去,等明日他们验明尸首,就把人扣住,一个也别放走。”由于愤怒,手的指节处微微泛白,他的声音却异常平静。

    岑寿忐忑道:“这个……大公子,不行吧”

    “他们在蓝道行身上用过的,我要一样不少的让他们自己试试。”

    天还未亮,陆绎随陆炳进宫,带着蓝道行的死讯和三名中官翻供的证词。圣上震怒,下令厚葬蓝道行,严惩凶手。

    次日,收到陆炳指使的御史林润再次上书弹劾严世蕃,并说出严世蕃根本未去雷州,而是在逃江西家中。

    圣上大怒,完全忘记此前不许让人重提此事的旨意,严令查办,将严世蕃再次捉拿归案。

    事情进展至此,严世蕃再度入狱,圣上对严嵩失去信任,且日渐厌恶。然而,严世蕃的罪名仅仅只是发配在逃,并不足以至他于死地。一切仍在风雨飘摇之中。

    陆绎,已到了刑部大牢,出示锦衣卫的制牌之后,狱卒就让他进了大牢。

    此番严世蕃再次入狱,已不复第一次的风光,由于圣上震怒,昔日严党也纷纷偃旗息鼓,不敢再像从前那般嚣张。

    严世蕃按规矩被关押在刑部大牢,倒是有些优待,他一人独享一间能晒到日光的牢房,不用与旁人挤,而且他这间牢房布置得甚好,桌椅板凳一应俱全,床铺上铺得还是丝绸缎子。

    严世蕃正斜歪在太师椅上晒日头,神态甚是悠闲。

    “他们说,你找我。”陆绎冷冷地望着他。

    “对!”严世蕃朝他笑道,“我听说令尊身体不适,我出入不便,也没能去府上拜望,失礼得很。”

    陆绎淡淡道:“不劳费心。”

    严世蕃嘿嘿笑着,目光却在细究他的神色:“那日,你说夏行秋令,多肃杀之气,要我多小心,没想到却应在令尊身上。”

    “听严公子之意,莫非觉得自己还能出去”陆绎冷道。

    严世蕃慢条斯理地起身,踱步到木栏前,悠然道:“你用蓝道行一条命,才把我送进来,看不见我死,你一直不甘心吧”

    想到蓝道行,陆绎心如刀绞。

    “我爹没看出来,还以为蓝道行是徐阶的人,卯了劲想让他招出徐阶。可我心里有数,蓝道行他是你的人,送白鹿也是你的主意。”

    陆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严世蕃接着道:“我知晓,你很想我死可你有没有想过,扳倒了我们严家,陆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直到此时,陆绎方才冷冷一笑:“本来我一直以为严公子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直到今日我才知晓,原来你也会怕。”

    “我怕什么怕你杀我”严世蕃欺近他,“那我就告诉你,你爹若能回转十年,说不定有望,可惜啊他老人家这身子已是半截入土,就凭你,根本动不了我。”

    陆绎压根不理会他的话,道:“……人害怕的时候,话也会变多,你与旁人也没什么两样。”

    闻言,严世蕃原想说什么,却又即刻忍住,目光闪烁不定。

    不再多言,陆绎转身就走。

    “慢着!”严世蕃开口道。

    陆绎仅仅停住脚步,却未转身,其实他觉得连停步的必要都没有。

    “你记牢,以陆家和严家的牵连,扳倒了严家,你陆家也得跟着陪葬!”严世蕃狠狠道。

    陆绎转头望了他一眼:“原来,你真的害怕了。”

    未再多留,未再多话,他径直出了刑部大牢。

    把一名当街偷钱袋的男子扭送进来,今夏瞅瞅时辰,差不多该交班了,遂卸了朴刀。她刚出六扇门,迎面便遇见岑福。

    “袁姑娘。”岑福面色凝重,“请随我走一趟,有人想见你。”

    见他面色不对劲,今夏以为是陆绎出了事,心底一慌:“他出什么事了么”

    岑福却不愿多言,沉默着把马牵给她,示意她上马。

    今夏心中七上八下,随岑福一路驰去,见方向是往陆府无疑,她愈发不安起来。陆绎若有要紧事,完全可以自己来见她,绝对不会要她来陆府,今日竟要她往陆府,难道他受了重伤,下不得地

    后角门早有人候着,岑福把马缰交给他,带着今夏匆匆往里头走。

    这是今夏第一头进陆府,只觉得颇大,跟着岑福转过山石,过了九曲桥,才至一处隐在花树之中的屋舍,屋舍仿旧唐而建,颇具古意。

    岑福在屋外恭敬垂手道:“老爷,袁姑娘带来了。”

    老爷!

    今夏一惊,要见自己的人不是陆绎,而是陆炳!

    屋舍的拉门原就半开半合,内中传来陆炳的声音:“让她进来,你们都且退下。”

    除了岑福,旁边又冒出来数名家仆,皆听从陆炳的命令,鱼贯退下。

    陆炳找她来究竟有何事莫非他已经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份还是有别的缘由今夏尚楞在原地,不知自己是否该进去。

    “袁姑娘,进来吧。”陆炳语气中带着叹息,“有好些话,我早就想找个人说说了。”

    又迟疑了片刻,今夏才脱了靴子,换上摆在门口处的木屐,往里行去,走了两步,便看见陆炳正盘腿坐在矮几前,旁边一个红泥小火炉,上面茶水正好煮沸……

    “来的正好,”陆炳用竹制茶则舀了一勺茶叶入水,“待沸上两沸,茶就好了。你平日喜欢喝什么茶”

    今夏盯着面前这个人,以前她也曾见过陆炳,但都远远的、隔着人、且陆炳皆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但今日见到他,却觉得他再寻常不过,只是眉目间的沧桑忧患也比常人来得更重。

    “……我什么茶都喝。”她答道。

    “坐吧。”

    陆炳指了指自己对面。

    无论他今日要谈什么,自己终究都占着理,着实不必惧他。想到这层,今夏与他一样,盘膝而坐。

    茶煮好,陆炳替她斟了一杯,放在桌面上推过来,抬眼看她,轻叹道:“你的眉毛和你祖父很像。”

    今夏怔住,如此说来,他已经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有人告诉他还是他自己查出来了

    “你不必紧张……”

    “我不紧张!”今夏当即否认,戒备地盯着他。

    见状,陆炳也不着恼,反倒微微笑道:“你虽是夏家的后人,但对我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威胁。”

    既然他把话说开了,今夏也就不再客气,冷笑道:“那是当然,你位高权重,要捏死我比捏死蚂蚁还要容易。既然你已经知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我有言在先,此事我爹娘并不知情,你不必再费周章去对付他们。”

    “对付一对以做豆腐糊口的市井夫妻”陆炳慢条斯理地吹了吹茶水上升腾的热气,“我还不至于闲成这样。”

    今夏紧盯着他:“你今日要我来,是想斩草除根”

    “不过是与你说说话罢了,你不必紧张。”

    “我不紧张!”今夏再次重申,“而且我与你也无话可说。”

    陆炳望了她片刻,突然笑道:“你挑眉的时候与你祖父特别像……我知晓,你恨我,觉得是我害你们一家人。但是,以你祖父的为人,即便没有我,他也难逃一劫。”

    “你胡说!他为官清廉,为人刚直,却被你勾结严嵩,让仇鸾污蔑他结交边将。”今夏怒道。

    陆炳不急不燥道:“为官清廉是事实,为人刚直也是事实,只可惜他做得过了头。过刚易折,当时朝中有句顺口溜‘不睹费宏,不知相大;不见夏言,不知相尊’,可知朝中众臣对你祖父是何观感。”

    “你害了他便害了他,还给自己找借口,这等嘴脸,只会让人不齿。”今夏思量着今日横竖是豁出去,言语间也不再客气。

    “我只是说出事实,并非给自己找借口。”陆炳也不着恼,喝了口茶,才道,“我告诉你,你的祖父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当年他手上有一封弹劾我的折子,为了求他把此事压下来,我不得不在他面前下跪哭求。”

    下跪

    哭求

    今夏呆楞住,她虽然听杨程万提过陆炳曾经有求于夏言,但却不知场面竟会难堪至此。陆炳当时已经是锦衣卫指挥使,以他的身份,向夏言下跪哭求……

    “这件事在我心里搁了许多年,总算是说出来。”陆炳微微一笑,笑容里竟有着说不出的轻松,“当年我因为此事,将夏言恨得咬牙切齿,其实这么些年过来,回头再看,才能看清——我跪得并不是夏言,而是放不下的名利。夏言呢,看着是个倔强老儿,却看不得人哭,经不住人求,心还是太软了。”

    今夏听着,怔了好半晌,才道:“他是个好人,可被你们害了。”

    陆炳已不再否认,望着今夏,缓缓点了点头:“是啊,可惜等我觉得对不起他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你……你当真觉得对不起他”今夏定定望着他。

    陆炳不答,从桌底取出一柄长匕首,搁到今夏面前:“你是夏家的后人,若心中忿恨,不妨刺我一刀,我绝不还手。”

    今夏静静盯着长匕首,似在思量着什么。

    过了片刻,她秀眉颦起,朗声道:“我是六扇门的捕快,律法严明,岂能私下用刑。你若当真有悔意,就请启奏圣上,昭雪我祖父冤情,还他清白。”

    见她压根不去碰匕首,陆炳目中有赞赏之意,他自袖中掏出一叠卷宗递过去:“这些就是可以替夏言昭雪的资料,你且收好。”

    今夏不可置信地接过那叠卷宗,略略翻看,手不由自主微微颤抖着。

    陆炳又道:“但你要记着,当今圣上为人甚是自负,认定无人能骗得了他,更加不会认错。他在位一天,你就不可能为夏言昭雪。你只有等到将来新帝登基,才能提此事,否则就是在引火烧身。”

    今夏看着他,她已不知晓眼前此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仇是敌是友

    “可惜,我大概是等不到那日了。”陆炳笑叹了口气。

    今夏把那叠卷宗叠好揣入怀中,犹豫了下,朝陆炳认真道:“这是你欠的,我就不用谢你了吧”

    倒是颇欣赏她行事清清楚楚,陆炳答道:“不必。”

    有脚步声急急地往这边赶来,声音嘈杂而急促,隐隐还可以听见人声。

    “大公子!大公子!”

    “大公子,您不能进去,老爷有吩咐……”

    ……

    是陆绎!

    她正揣测着,不过转瞬功夫,陆绎已经疾步进来,两人四目相投……今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望着他。

    “爹爹,您找她来作什么”陆绎问陆炳,语气透着焦急。

    陆绎不答,开口便薄责道:“你看看你,连靴子都不换就踏进来,踩得一地泥。袁姑娘还比你懂事些,知晓先换了鞋再进来。”

    陆绎楞了楞,目光瞥向今夏的脚。

    “岑福!”陆炳唤道,“把袁姑娘送回去吧。”

    今夏一声不吭地起身,与陆绎擦身而过的时候,轻声道:“我走了。”

    陆绎还未及点头,转身望去,她已随岑福离开。

    “爹爹,您找她来作什么”他复问陆炳。陆炳已经接连好几日都卧床休息,难得今日看上去有些精神,怎得突然把今夏寻来,莫不是知晓些什么了

    陆炳抬眼,慢吞吞道:“我也想问,你总三更半夜跑到人家门口呆着,作什么”

    “我……”陆绎语塞,“您怎么知晓的”

    陆炳冷哼一声,不理会他。

    陆绎禁不住担心,接着问道:“方才,您没为难她吧吓唬她了”

    “你看她的样子,像被吓唬过么”陆炳转开话题道:“对了,俞将军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很快就会把他转入刑部大牢,由刑部尚书黄文升亲自审理。黄尚书那里我已经打点过,应该会安排他去北边戴罪立功。先在北边呆两年,再寻机会往回调吧。”

    陆绎闻言大喜:“如此再好不过,多谢爹爹。”

    “好在蓝道行这事一出,严嵩也顾不上其他事情,这事办起来也还算顺利,就是多花些银子罢了。”陆炳问道,“我之前还真没想到,区区一个山野道士,居然能撑住拷打十几日,死不开口,不容易。”

    陆绎沉默不语,每一次蓝道行晕厥过去,陆绎都希望他不用再醒来,不用再受此非人的折磨。

    “你扶我回房去,我还有件东西要给你。”

    陆炳扶着桌子欲站起来,忽然身子一歪,整个人栽倒下去。陆绎大惊,慌忙扶住爹爹:“爹爹、爹爹……”

    似在片刻之间,陆炳整个人都垮了下去,面色灰白。

    “扶我回房……”陆炳低哑道,整个人要靠儿子的支撑才能勉强站住。

    从未见过爹爹这般模样,陆绎心中甚是焦灼,看出爹爹已无气力,他干脆将爹爹抱了起来,一直抱到屋内床上。

    “爹爹,我马上命人去请大夫来。”陆绎轻柔地将爹爹放下,拿靠枕垫在他后背。

    陆炳努力撑了撑身子,手指向多宝格:“你把那部《杜工部集》拿来。”

    “爹爹,请大夫要紧。”

    “不……你拿过来。”

    不放心地让他靠好,陆绎将多宝阁上那部《杜工部集》取过来。

    陆炳的手已经使不上力,示意他将书册打开:“把里面那封信取出来。”

    信夹在书册里

    陆绎心中泛疑,翻了好几页,才找到夹在其中那几张薄薄的信笺,递给爹爹。

    陆炳却摆摆手,示意他自己看。

    心下诧异,陆绎展开信笺,有一张风水堪舆图,详细说明某块地如何如何有王气,得此地者有得天下之势。另外几张详细描述了严世蕃如何霸占这块地,在上头建造楼房等事。

    “这是”

    “这是我几年前就给严嵩下的套,”陆炳喘了口气,艰难道,“蓝道行已死,中官翻供,正是圣上对严嵩对厌恶的时候……我知晓你手上还有严世蕃勾结罗龙文通倭的罪证,现下就是扳倒严家最好的时候。”

    “爹爹,你……”

    陆绎万万没有料到陆炳对严家还留了一手。

    事情都交代毕了,陆炳疲惫地闭上双目,口齿含糊道:“交代给你,我就可以放下了……你去吧,让我歇歇……”

    “爹爹、爹爹……”

    眼看陆炳脸色愈发灰败,陆绎忙替他把脉,脉搏弱而无力,时有时无,竟已是油尽灯枯之照。他大惊,连声唤人去把大夫唤来,又赶紧命人赶紧去煮参汤……

    参汤未煮好,陆炳便已撒手人寰。

    今夏得知陆炳的死讯,已是第二日。她楞了好半晌,想起昨日他与自己说话时虽看得出病态,但精神尚还好,怎得突然就死了

    陆绎,他必是极难过吧。

    入夜后,今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翻身起来,又把陆炳所给的卷宗拿出来。点灯恐怕娘亲要骂费油,她便拿到院中,借着月光细细再看一遍。

    夜风轻轻拂过,小院里很凉快,能听见外间那株大枣树沙沙作响,她把这份卷宗看了又看,回想陆炳讲的话,心中就如一团乱麻。

    这份卷宗上有些纸已经微微发黄,显然已经有些年头,陆炳一直将它留在身边,难道说他心里一直存有替祖父昭雪的念头

    还是他不愿这些资料落在他人手中,所以藏在身边若这样,他为何不干脆毁了这份卷宗,岂不省心

    陆炳,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真叫人琢磨不透。

    今夏漫无目的地望着院墙外,枣树枝叶迎风摆动着,她怔怔看着,忽然想到那日清晨看见的脚印,骤然起身,拉开院门……

    枣树下,来不及避开的陆绎望着她。

    真的是他!

    他来过几次曾在这株树下坐了多久

    陆绎缓缓站起身,月光透过树叶照着他略显苍白的面容,憔悴而疲倦。

    “昨晚是我守灵,今晚是二弟守着。”他轻声道,“可我睡不着,就出来坐坐。”

    今夏只是看着他,觉得他不真实地像一个幻影。

    “……坐这里能让我觉得好过些,我想不出比你家门口这株枣树下更好的地方。”他自嘲地笑了笑。

    她仍看着他,生怕一眨眼他就会消失。

    “不。”他摇摇头,“……我知晓我不该来的,可心里不好受的时候,就想来坐坐。”

    今夏一声不吭地快步走过去,一下子抱紧他,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这样紧紧地抱着他。

    夜色正浓,群星静谧。

    嘉靖四十四年,严世蕃因通倭、勾结江洋大盗、霸占具有“王气”的土地,被判立斩。

    严嵩被没收家产,削官返乡。家中抄出黄金三万二千余两,白银二百余万两,另有珠玉宝玩数千件。

    午时未到,午门前人潮拥挤。

    今夏等大批六扇门的捕快被临时调派过来维安。

    看着乌央乌央的人群,其中不乏自带酒坛,就地畅饮者,甚至还有喜不自禁,当街载歌载舞者,杨岳啧啧叹道:“素日没看出来,严世蕃人缘真不错,斩首能让人欢喜成这样。”

    今夏不言语,抱着朴刀,冷静地看着周围。

    “怎得你不跟着欢喜欢喜”杨岳用胳膊肘捅捅她。

    “不急,等他脑袋当真落地了,再欢喜不迟。他这样的人,只要脑袋不落地,指不定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今夏看着刑台,“我得看着他脑袋掉下来才能真正安心。”

    杨岳笑道:“看不出你还挺谨慎。”

    午时将至,严世蕃与罗龙文被押上,跪在刑台之前。此时,百姓们群情汹涌,喊打喊杀,呼啸之声有排山倒海之势。

    日头毒辣辣地晒着,严世蕃跪在刑台上,披头散发的。

    今夏疑心重,目光探究,紧盯着严世蕃,就想看清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严世蕃。冷不丁,严世蕃骤然抬起头来,目光森冷,缓缓扫过周遭的人,看见今夏时,居然还认出了她,阴寒一笑。

    炎炎夏日,他这一笑硬是让今夏脚底生出一股寒意来。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

    陆炳立在近处的楼上,冷冷地看着刑台上的血迹,面无表情。

    京城繁华的大街上,一男子拼命在往前飞奔,今夏带刀在其后追赶。经过街角时,今夏将刀连鞘一起掷出,飞砸在男子背部。男人踉跄一下扑到,还未来得及起身,便被今夏一脚踹倒,干脆利落地反剪了他的胳膊。

    “今夏!今夏!出事了!”

    杨岳从后面喘着气追上来。

    今夏拧住男子的手,抬眼看着杨岳,喘着气等着他说下文。

    “言官弹劾陆炳,说他是奸党,圣上下旨,将陆绎革职抄家入狱,还要追讨陆炳生前的十几万赃款!”

    “……”

    今夏骇住,手上失了准头,险些将那男子的手拧断,痛得他大声呼救。

    “人呢现下在哪里”

    “听说已经被抓进诏狱。”杨岳皱眉道。

    把那男子往杨岳身上一推,今夏转身就往诏狱方向飞奔,到了诏狱外,却被挡在外间。

    “我是六扇门的捕快,有公务在身,让我进去!”今夏掏出制牌亮给守门的校尉。

    校尉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没有公函,六扇门也不得入内!”

    “我真的有公务在身,你先让我进去,回头就有人把公函送来。”

    校尉仍是摇头,将她挡在门外。

    “你……”

    “袁姑娘!”岑福赶过来,将她拉到一旁,低声道,“没有用的,除非你有公函,否则这些家伙只认钱不认人,不会让你进去的。”

    “你是锦衣卫,”今夏一把揪住他,“他们肯定会让你进去,你带我进去!”

    岑福为难地道:“实不相瞒,陆家出事后,连我和岑寿也被撤职了。现下,连我也……”

    “那他在里头怎么办”今夏急得不行,“我知晓诏狱里头的规矩,进去没钱孝敬就得打,他现下被抄了家,哪里还有银子来打点。”

    “我也正是为此事着急。好在诏狱内有大半是老爷的旧部,就盼他们能看在老爷的面上,对大公子和二公子网开一面。容出功夫,让咱们去想法筹钱。”

    今夏问道:“要多少银子我马上回去筹!”

    “我知晓你家不容易,能筹多少是多少吧,我和岑寿也在想法子。”

    “行!”

    今夏一丝犹豫都没有,拔腿就走,径直去了六扇门。

    “我要预支一年的月俸。”她朝管账的廖师爷道。

    廖师爷干瞪着她。

    今夏急道:“你瞪我做什么,赶紧的,我要预支一年的月俸。”

    “不行,没有这个规矩。”廖师爷不满道,“六扇门又不是你家开的,哪有这样跑过来想支银子就支银子!”

    今夏扫了他一眼,压低嗓音道:“你在李家胡同养了一房妾室,这事,你也不想我捅到嫂夫人那里吧”

    闻言,廖师爷大惊失色:“你、你怎么知晓的”

    “我怎么知晓你就别管了,就说支不支银子吧,痛快点!”

    廖师爷欲哭无泪,道:“一年的月俸真的不行,没有这个规矩,若是被上头知晓,连我的饭碗也要被端掉。我最多只能帮你争取支半年的月俸,这也是冒了风险的。”

    “半年”

    “最多最多只能半年,”廖师爷恳求地看着她,“你再逼我也没用。”

    今夏无法,只得道:“行行行,半年就半年吧。”不管多少都是银子,能筹多少是多少。

    拿了预支的月俸,今夏又往家中赶去,见到袁陈氏,什么都不说,扑通一下就跪下来,把袁陈氏吓了一大跳。

    “这孩子,怎么了这是你别吓唬我啊!”袁陈氏拉扯她。

    “娘,孩儿今日遇上难关了,您能不能把给我攒的嫁妆钱给我。”今夏不肯起,抱着她的腿,“娘,求你了!”

    袁陈氏被她弄得心慌慌的,追问道:“什么难关啊你总得告诉我吧。”

    “我现下还不能说。”

    “你这孩子,我连你要银子做什么都不知晓,我怎么能把银子给你呢。”

    今夏仰头看她:“娘,你把嫁妆钱给我,我答应你,不用这钱,我也把自己嫁出去。”

    “说什么胡话呢!”袁陈氏被她弄得晕头转向。

    今夏跪着抱紧她:“娘,我求求你了,这事真的很要紧,若是、若是……我就活不成了。”

    “什么活不成了,你胡说什么呢”袁陈氏伸手摸在今夏脸上,湿湿的,惊道,“你怎么了怎么哭了”今夏从小到大,就甚少哭过,今日这般模样,着实将她吓着了。

    “娘,你把嫁妆钱先给我,以后我保证把自己嫁出去,还把钱再挣回来还你,好不好”今夏恳求道。

    “……娘要你还什么钱,你个傻丫头,攒这些银子还不是为了你么。”袁陈氏把她扶起来,“别哭了啊,我给你拿银子去。”

    “谢谢娘!”今夏拿袖子胡乱抹眼泪,“银子我自己拿吧。”

    “不用,你不知晓在哪里。”

    “不就在灶间钓鱼篓子下面的瓷缸里头么,您没换地方吧”

    袁陈氏楞了楞,回过神来没好气道:“你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发现的!”

    抱着支来的月俸和嫁妆银子,今夏赶紧找到了岑福和岑寿。

    “一共是六十四两银子,够不够”她把一包银子摆到桌上。

    岑寿拿出自己的包袱:“我这边凑了一百三十两。”

    岑福道:“我已经找人打听过,他们还没有为难大公子,应该是还念着旧情。我寻思着再用银子上下打点一番,大公子在里头日子也不至于太难过。”

    “那……能见着他么”今夏忐忑道,“不见着他人,我心里终归放心不下。”

    岑福点头:“这事我来想法子,你且回去等着。”

    接下来接连过了七八日,她都没有等到岑福的消息,不放心去问,岑福总是说没法子。

    “自从严家那件事之后,里外变动特别大,原先当值的人现下也不熟。”岑福皱着眉头叹气。

    岑寿在旁只皱眉,不吭声。

    今夏无法,整日呆在六扇门内坐立不安,直至这日黄昏,见杨岳匆匆忙忙进来。

    “陆大人的外祖母家也被抄了,方才我看见一大批女眷被押进京来,淳于姑娘也在里头。”

    “啊!那他的外祖母呢”

    今夏一惊。

    “听说她本就年事已高,遇上这样的事儿,人便有些禁不住,在路上感染风寒,还未到京城便死了。”杨岳道,“我想把淳于姑娘赎出来。”

    “这些女眷要送往何处,教坊司么”

    今夏紧张问道,人一送进教坊司,再想往外头赎,可就不容易了。

    “不知晓,但听说想买丫头的,可以先去挑。”

    “那你还不赶紧!”

    杨岳踌躇道:“我担心我爹爹不同意,他不愿意,我便拿不到银子,如何赎人所以才来找你商量,怎么样才能让我爹同意。”

    “先把人赎出来要紧,你去老廖那里支银子。”今夏附到杨岳耳边,如此如此这帮说了一通,“……你只管这样说,不愁他不给你支银子。到时候人已赎出来,头儿再要反对,也没辙了。”

    “真的”

    “真的!你赶紧,万一人被别人挑走了怎么办。”今夏催促他。

    杨岳被她说得一急,撒开长腿就去找老廖支银子去了。

    没想到陆家出事,竟然连陆绎的外祖母家也被牵连进来,现下陆家的状况,与当年的夏家何其相似,覆巢之下无完卵。今夏心中百味杂陈,刚想去看看这些女眷都被押在何处,才出六扇门,就看见岑寿匆匆忙忙过来。

    “快来,我哥找你!”岑寿招呼她。

    今夏奔过去,跟上他:“他在里头怎么样好不好怎得等了这么久,这些日子我都快急死了。”

    看她的模样,岑寿欲言又止。

    “怎么了”他的神情没有逃过今夏的眼睛。

    岑寿为难地别开脸,被今夏又给拽回来。“他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呀!”今夏急道。

    “……其实是大公子吩咐的,他不想见你,叫我们别带你进去。”岑寿一口气道。

    今夏一愕:“他不想见我!”

    岑寿也很是烦恼:“我也不知晓究竟为了什么,他再三交代了,我和我哥也不敢违他的意思。”

    “那……现下是他肯见我了”

    “不是。”岑寿急得直叹气,“大公子在里头不太好,可能这些日子变故太多,老爷刚刚才离世,又出了这么大事情,他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前几日还肯吃些东西,这几日连水都喝得很少,我和我哥都担心……”

    只是听着,今夏就已经心急如焚。

    岑寿领着她到北镇抚司后头的小门,门口守卫显然已经打点过,见他们到了便赶紧招手让他们进去,岑福在里头等着他们,引着今夏曲曲折折往里头走。

    这还是今夏头一遭进入北镇抚司的监牢内部,比起她更熟悉的刑部大牢,诏狱内潮湿阴冷,而且弥漫着一股终年不散的腐烂气息。到处都能听见哀嚎和呻吟,饱含着巨大的痛苦,锥子一样扎入耳中,听得人毛骨悚然。

    监牢比起刑部的监牢,更小,更加低矮。略高些的人被关在里面,想要站直腰都不太容易。

    今夏跟在岑福身后,曲曲折折地走,经过一间又一间监牢,看见内中一个个或憔悴不堪或麻木呆滞或已不成人形的囚犯,心里一阵阵发紧。她不敢去想,陆绎现下会是怎生一个模样。

    潮湿发霉的通道上,岑福毫无预兆地停住了脚步,转向左侧的那间监牢。

    “大公子。”他轻声唤道。

    监牢中的那人一身灰袍,长长的黑发披散下来,看不清面容,靠坐在墙上一动不动。

    是他么

    今夏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慢慢蹲子,轻声唤道:“是你么”

    听见她的声音,灰袍人的身子微微一震,缓缓转过脸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监牢颇小,今夏从木栏中探手进去,轻轻拨开他脸上的头发,露出他清隽苍白的面容……

    “这里不好,我叫他们不要带你来的。”陆绎朝她微微一笑。

    岑福知情识趣地拉着岑寿走到稍远处,以作避嫌。

    看见陆绎现下这般模样,再想起他昔日何等风姿卓绝,今夏心中酸楚,却知晓自己绝对不能在他面前伤感。

    “这里不好,想来东西也不好吃,可总会过去的,所以你还是得吃点。”今夏的手慢慢滑下来,握住他的手,朝他笑道,“我小时候在堂子里头,那里也不好,可那会儿我也没亏待过自己,吃得可多了,一群孩子就数我最胖,我娘一眼就看上我了。”

    陆绎低首看她的手,大概因为他的手冰冷之极的缘故,她的手显得特别暖和。那股暖意通过手心直传到他的心里。

    看见她好端端的,真好,他想。

    “因为你有金甲神人护佑,”他微微一笑,低喃道,“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今夏望着他,想到还在新河城时,他就像现下这般握着自己的手,对她说——“……别怪自己!所有的事情,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只是我需要一点时日。你只要好好活着,不要去想也不要去做任何报仇的事情……”

    骤然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攥紧他的手。

    “你说过,所有的事情,会给我一个交代的。”她问道,眼睛紧盯着他,目光不放过他任何一丝神情变化,“严家已经被扳倒,你现下莫不是在拿自己的命想给我交代”

    陆绎微微垂下双目,一声不吭。

    今夏再也忍不住,又是气恼又是伤心:“你怎么能这么傻!你以为你这样做,是在给我交代么”

    “……这个仇太大,我也不知晓该怎么还你,现下这样,正好。”他低声道。

    “你……”今夏被他这一气,脑子倒清醒了许多,“你要给我交代是吧你知晓么,因为你在这诏狱里,为了能进来见你,我不光预支了半年的月俸、还问我娘把我的嫁妆钱全要出来。你听清楚了,现下我连嫁妆都没有,想再攒银子,又得花好几年光景,到那时候我肯定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你若要给我交代,就好端端从牢里出来,把我娶了,这才叫交代!”今夏拽着他,面对面,一气把话说完。

    莫说陆绎愣住,因她声音清脆,连同稍远处的岑福和岑寿也是一愕。

    “你……你莫忘了我们两家之间……”陆绎语气不稳,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我祖父死了,你爹死了,严世蕃也死了,严嵩被发配边塞,那些当年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若把自己也搭进去,那……我想我也活不成了。”今夏顿了顿,“方才的话,我是认真的,我向我娘要嫁妆钱的时候,就朝她说了,不用嫁妆,我也能嫁出去,她才肯把银子给我。”

    陆绎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不知为何,泪水不知不觉就滴落下来。

    今夏握紧他的手:“现下,该轮到你了。你答应我,再难也要好好活着,别的事情都不用去想,只想着一件——我在等你!”

    陆绎定定看着她。

    “答应我了”

    陆绎伸出手穿过木栏,摸摸她的脸,微笑着点了点头。

    “以后别来了,省着点银子,等着我就好。”他嘱咐道。

    今夏笑开。

    尾声

    此后,今夏、还有岑福等人一直在致力于为陆绎昭雪。

    三年后,陆绎再次上折,首辅张居正也为其雪冤,认为陆炳救驾有功,非谋反叛逆奸党。此时当朝天子已非嘉靖,而是万历。万历下旨,赦免陆绎,免去追赃,并令陆绎官复原职。

    正是腊月里,江南飘着细细小小的雪花。

    上官曦带着兜帽,手持货单,在渡头一样一样地清点此番自京城送来的货品。一阵寒风卷起,掀开她的兜帽,她伸手去扶,不留神货单从手中松脱,被风卷走,飘向河面。

    她还未去追,便见一抹人影飞身跃出,翩若青燕,足尖轻点过船篷,接住那张货单,在空中旋身而回,最后落到上官曦面前。

    “堂主。”

    仍旧如旧日里那般,阿锐唤了她一声,将货单递到她手中。他面上的旧痂已经尽数脱落,但仔细看还是可看见条条伤痕。

    上官曦看着他,唇边泛开一丝笑意:“唤错了,现下我可是帮主。”

    阿锐一愣:“这么说,你和少帮主,不,和谢家公子……恭喜啊……”

    上官曦打断他:“我没成亲,那两坛子酒还在湖底沉着呢。谢霄去了西北,这偌大个帮无人料理,我帮着老爷子暂时料理着罢了。”

    “……”得知她还未成亲,阿锐讪讪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上官曦看看他,又望向水面,轻声道:“等天暖了,你帮我把湖底的两坛子酒捞上来吧。”

    阿锐看着她,嗯了一声。

    京城中,雪下得正紧。

    淳于敏系上围裙刚进灶间,便被杨岳拦住。

    “天太冷,我来包羊肉饺子就好,你莫沾手了,到里屋烤烤火吧。”

    淳于敏笑道:“我来帮你烧火,今日大哥哥从诏狱出来,我也该尽点心才对。他们什么时候能到饺子可来得及”

    “来得及。我听今夏说,还要去圣上赐还的老宅看一眼。”

    陆绎走出诏狱,雪粒子打在他脸上,冰冰凉凉的,却是久违的清新沁人。

    前头不远处,今夏牵着马匹,笑意盈盈,正等着他,肩上积了些许雪,显然已经等了好一阵了。

    他走过去,轻轻替她掸落肩上的雪花,两人之间,能有此重逢之日便已满足,再无须过多言语。

    两人翻身上马。

    “那所老宅被封许久,里面定然是……”今夏不愿他看见破败的老宅而伤情,“要不等过几日,打扫好了再去”

    “我想先去看看。”陆绎轻声道。

    今夏便不再劝,随他一起驰向陆家老宅。

    直至老宅前,一枚硕大的铜锁挂在上面,钥匙在陆绎出诏狱时才还给他。陆绎打开锁,推开门,久未上油的门轴吱吱呀呀地响……

    原本以为会是满目苍夷,但却因为大雪的缘故,将所有的破败都隐在雪下,展目望去,白皑皑的一片。

    陆绎举步朝前,一直行到大堂,今夏栓好马匹,快步跟上他。

    大堂已不复当年模样,桌椅残破,画漆斑驳,屏风上的绸缎早已褪色。

    今夏突然拉住陆绎:“等等,后面好像有人。”

    她指得是屏风后面影影绰绰的黑影。

    除了他二人外,陆绎并未听见其他呼吸声,但看那黑影确是可疑,遂一把将屏风拉开。

    那瞬,两人齐齐定住身形。

    屏风后,竟是一个做工精细的人偶。

    面容用细瓷制成,笑容僵硬而诡异,双目漆黑。

    它,正定定看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感谢各位陪伴至今,狮子深鞠躬!

    实体书会有番外,上市之时我会公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