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章 楚姑娘的菜单】

    「这一道称为爊鸭——首先将鸭子洗净,麻油入锅烧热。下鸭子煎至两面呈黄色,下酒、醋、水,以浸没鸭子为度。加细料物——安息茴香、甘草、白芷、姜、花椒、砂仁等细末,还有葱、酱,用小火煨熟,熟透之後仍浸在卤汁中,食用时再取出,切块、装盘即可。」楚妘静对着围观的三位人——何掌柜和两位主厨解说一遍之後,便亲自示范一遍。

    满室生香,不过此香挑起的是人的食慾,真想立即嚐上一口,可惜,他们只能捡主子剩下的,不过,只要能嚐上一口,他们就满足了,因为他们早见识过这位楚姑娘的厨艺了得,同一道菜色,经她之手,就是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了,待会儿要送给贵客食用时再取出切块装盘。」楚妘静相当佩服馔仙楼的东家,试菜同时推广新菜色,因此,每逢馔仙楼推出新菜色,不到一个月,不仅仅是纕州官宦富户,就是附近各州来此的商旅也都会特地点这道新菜色。

    何掌柜交代厨子一盏茶之後送到竹苑,便对着楚妘静拱手道:「东家在东三房等候楚姑娘,请楚姑娘随小人上楼。」

    楚妘静点点头,解下围裙收入布背袋,随着何掌柜出了厨房,进入二楼的东三房。

    「楚姑娘来了。」陆柏峻起身相迎,邀请楚妘静坐下。

    回以一礼,楚妘静便在陆柏峻对面坐下,在这同时,陆柏峻将合约书和两张五十两的银票推过来。

    「楚姑娘以一百两将方子卖给我,不觉得可惜吗?」陆柏峻自认为眼睛犀利,三两下就可以将一个人看穿,可是两人打交道有一年了,她给他的感觉依然蒙着一层纱,只知道她并非外表一般地娇弱可欺。

    楚妘静不以为然,「若是这个方子不卖给陆公子,将来也许有人研发出这样的方子,我的方子就没什麽意义。」

    「我还是很佩服姑娘,姑娘豁达。」

    楚妘静不好多做解释,其实她也只是用了别人的方子,只道:「我还要谢谢陆公子给了机会。」

    「我是个实际的商人,若非楚姑娘做出来的糕点嚐过的都说好吃,教我见到商机,而楚姑娘又真有本事,我也不会跟楚姑娘合作。」陆柏峻还记得一年前初次见到她的情景,她推着摊子在馔仙楼对面卖糕点,卖的还是馔仙楼最有名的栗子糕。

    当时,人人看她是个傻子,她却挑起他的好奇心,他认为她此举必有目的,果然,没几日答案就揭晓了,她是利用馔仙楼来打响自个儿的栗子糕名号,她的栗子糕不但比馔仙楼好吃,且更为便宜。

    由此可知,她很聪明,但也太冒险了,若不是遇上他,她必然惹祸上身。这一点她很清楚,因为後来他找她买方子,她提出合作方案,也向他道歉,若非无奈,她不会冒险利用馔仙楼。

    无论如何,单从此事来看,她绝对是个聪明有胆量的姑娘,可是接下来两人打交道,她总是中规中矩,教人摸不透她真正的性情。

    「如此说来,我们是互蒙其利,犯不着觉得谁亏待谁。」

    「虽是如此,爊鸭若是大卖,下次姑娘的方子我愿意出两倍的价钱。」

    略微一顿,楚妘静没有拒绝的点头接受了,他是要防止她将手上的方子卖给其他酒楼,他们合作有一年了,馔仙楼的迅速崛起以及菜色上的创新势力引来同行注意,即便馔仙楼三缄其口,只要花点心思还是可以得知馔仙楼的方子出自何处。

    「对了,听说楚姑娘在寻城里的房子,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陆公子,暂时不需要。」虽然向何掌柜打探城里买卖房子的事,就意味她无意隐瞒此事,但这不表示她想跟东家扯上关系。

    「若有用到我的地方,楚姑娘不必客气。」

    「我记住了。」

    「还有一事,贵客来访,不知能否请楚姑娘亲自为我备一桌宴席?」

    「抱歉,我不为不相干的人下厨。」对楚妘静来说,下厨一直是一种生活乐趣,如今为了养家,她不得不卖方子,不得不亲自下厨示范,除此之外,她可不愿意让下厨变成索然无味的公事,甚至是一种痛苦。

    「此位贵客关系着我的将来,我才会如此慎重请楚姑娘为他准备宴席,不必昂贵的食材,只要楚姑娘的拿手菜,六菜一汤一甜品,五百两。」

    这比卖食谱赚得还快,不过,楚妘静还是毫不迟疑的摇头婉谢,「馔仙楼的厨子又不比我差,陆公子何必舍近求远?」

    「楚姑娘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比不上楚姑娘。」

    「谢谢陆公子如此看得起我,不过,这是我的规矩,还望陆公子见谅。」

    陆柏峻理解的点点头,也不再强求,楚妘静赶紧起身告辞离开。

    「爊鸭送去竹苑了吗?」陆柏峻看着何掌柜问。

    「是,萧公子已经在用膳了。」

    「我去竹苑,你请厨房送一份爊鸭过来。」陆柏峻随即悠闲的步出东三房,下楼走向位於酒楼後方的竹苑。

    竹苑位於馔仙楼後方,是陆柏峻的住处,有独立进出的门户,不过,要绕上一大圈。在外人看来,这是两个毫不相关的门户。

    萧毓喜欢美食,但旁边有人,他的胃口就不好了,就是珍馐摆在他面前,他也嚐不出味道,因此待他吃饱了,陆柏峻方才不疾不徐的走过来。

    陆柏峻见了石桌上剩下的菜色,就知道好友的评价,不过还是要问:「如何?」

    「爊鸭不错,你捡到宝了。」萧毓是一个吝於言词的人,能从他口中得一句「不错」的评价已是不易。

    陆柏峻同意的点点头,在对面的石椅坐下,「我也觉得自个儿挖到宝了,一百两银子买了这道方子,实在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就追加一倍。」

    「我也认为如此,免得其他酒楼将我手上的宝挖走了。」

    闻言,萧毓戏谑的挑起眉,「你不会真的以为自个儿是被家人赶出来,准备在这儿落地生根吧。」

    「我确实是被家人赶出来的。」虽然是刻意安排的。

    「你忘了自个儿为何来纕州吗?」

    「如何敢忘了?不过,明面上是跟家人闹不和才来纕州,我不能一点作为都没有。」

    「这倒也是,不过没想到你的馔仙楼如此有模有样。」

    「这是当然,回到京城,我可不想人家笑我一事无成。」

    「皇上不会怪你一事无成,倒是龙门卫,至今还没有线索吗?」

    点了点头,陆柏峻苦恼的搔了搔头,反过来问:「皇上为何如此确定四年前在纕州看到的海盗非真正的海盗,而是龙门卫假扮的?」

    「你对龙门卫了解多少?」

    「我知道这是齐王训练的一支水师。」齐王乃太祖皇帝的弟弟,兄弟两人在天下大乱时携手逐鹿中原,兄弟两人一个擅长陆战,一个擅长水战,而正是因为齐王训练的这支水师可以越过各方势力潜入京城,跟太祖皇帝来个里应外合,为大周的军队打开京城的城门。

    大周的建立,龙门卫厥功甚伟,可是太祖皇帝建国之後,第一件事便是废了龙门卫。太祖皇帝认为水师的存在已无意义,大周的敌人是西北的凉国,北边的燕国,还有南边的越国,可是在齐王看来,太祖皇帝是藉机夺他手上兵权。兄弟两人从此有了嫌隙,後来齐王诈死带着妻儿离开大周,随之消失的还有龙门卫。

    「太祖皇帝想废了龙门卫确实有私心,但是大周刚刚立国,百废待兴,没有银子养一支无用武之地的水师,这也是事实。虽然海盗一直都存在,但他们并没有组织,不过是流落海上的游民,不足以构成威胁,太祖皇帝当然认为水师没有存在的意义。」萧毓觉得太祖皇帝和齐王皆有勇无谋,水师绝不能废掉,可是养一支水师确实花银子,所以,最好利用水师的本事自给自足,而这一点当今皇上就想到了。

    「因为龙门卫是水师,皇上才会怀疑四年前偷袭纕州的海盗是龙门卫?」

    「皇上亲眼见识这批海盗的实力,他们并非没有组织,我爹当时也在场,听他提及那批海盗,他们各个身经百战。」

    略微一想,陆柏峻就明白了,「若是真正的海盗,他们不可能在纕州引起那麽大的混乱。不过,既然皇上怀疑那批海盗是龙门卫,为何没有将此事禀报先皇?」

    「当时江南水患,朝廷急於救灾,甚至连嫡出的皇子都派来江南,先皇哪有心思管龙门卫的事?而且皇上跟先皇想法不同,先皇想灭了龙门卫,皇上却不赞成。」太祖皇帝一直在寻找龙门卫的下落,临终之前还再三嘱咐先皇莫忘此事,可是先皇身子不好,无心关注水师的事,皇上既然知道先皇对水师的想法,当然不会主动告知纕州之行的发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