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皇上想恢复龙门卫的身分?」

    「我不清楚皇上对龙门卫有何盘算,只是要先找到龙门卫。」萧毓的父亲是皇上的武艺师傅,萧毓可以说跟着皇上一起长大,多少猜得到皇上的用意,可是皇上不说,他也不会宣之於口。

    「我来这儿两年了,连一个海盗也没瞧见。」陆柏峻可是很庆幸,要不,馔仙楼的生意就不会这麽好了。

    「这几年倭国没有内乱,海盗消声匿迹实属常理。」

    「这也是皇上认为四年前那批海盗是龙门卫的原因吗?」

    「这是原因之一,不过,虽说倭国没有内乱,但是天灾不少,百姓沦落为海盗也不是不可能。」

    陆柏峻摇了摇头道:「皇上想找到龙门卫不容易。」

    「原本不容易,可是先皇临终之前从齐王世子手上得到一个机关盒,据说里面放着可以调动龙门卫的虎符,还有龙门卫的名册。」

    陆柏峻惊讶的扬起眉,「先皇找到齐王世子?」

    「先皇登基後就找到齐王世子,可是先皇没有心力解决齐王世子的问题,直到病重了,才派锦衣卫暗中将齐王世子一家带回京城,齐王世子用齐王留下来的机关盒换取一家性命。」

    陆柏峻闻言皱眉,「龙门卫不在齐王世子手上?」

    「先皇对此心存怀疑,认为齐王故布疑阵,不过,皇上倒是相信。齐王诈死离开大周,实在养不起一支水师,再说了,齐王既然选择离开朝堂,也没必要带着如此强大武力,这只会教人怀疑他居心叵测,留下隐患,还不如请人造机关盒收藏虎符和名册,在关键时刻换取活命机会。」在萧毓看来,齐王不是绝顶聪明,但生性豪迈,懂得放下。

    陆柏峻想到什麽似的举起手,「慢着,不对,若是虎符一直藏在机关盒里面,四年前龙门卫以海盗之姿出现在纕州又是怎麽回事?」

    「皇上怀疑若非虎符被盗走了,就是还有另一枚虎符,且是伪造的虎符。可是,若说虎符早就被盗走了,没有打开机关盒的口诀,无法触动机关,根本打开不了机关盒。」

    「齐王不会不知道打开机关盒的口诀。」

    「齐王知道,但他不会告诉齐王世子,这是担心齐王世子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毁了他保存一家人性命的用心良苦。」萧毓很敬佩齐王,能够放下权力不是很容易的事,更别说大周的半壁江山是属於他的。

    陆柏峻越听越糊涂了,又忍不住搔了搔头,「齐王世子不知道打开机关盒的口诀,如何用机关盒换取他们一家的性命?」

    「齐王给齐王世子留下线索,齐王将打开机关盒的口诀刻在皇上的龙珏上。」

    怔了半晌,陆柏峻傻不隆咚的眨了眨眼睛,「皇上的龙珏是行冠礼的时候先皇给的,齐王如何将口诀刻在龙珏上?」

    萧毓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他真的相信齐王做了此安排,「皇上的龙珏只怕在先皇手上就遭到掉包,而齐王选择将打开机关盒的口诀藏在皇上的龙珏上,是因为皇上是先皇唯一的嫡子,最有可能继承大统。」

    陆柏峻觉得自个儿的脑子又打结了,「既然口诀刻在皇上的龙珏上,皇上应该已经打开机关盒了,不是吗?」

    萧毓无奈的一笑,「皇上的龙珏有一半在忠义伯府楚四爷身上。」

    陆柏峻一脸的错愕,这又是怎麽一回事?

    「这是四年前的事,我爹随皇上来江南赈灾,没想到竟在纕州遇到海盗,生死存亡之际幸逢楚四爷相救,我爹以我的亲事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可是当时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可以当信物,皇上便将随身的龙珏一半当作信物给了对方。」

    「……皇上竟然代替侯爷给了订亲信物!」陆柏峻觉得脑子快不够用了。

    「当时皇上还是皇子,将来即使我们武阳侯府不认这门亲事,随便施个恩惠就好了,可是先皇最後还是选了皇上继承大统,这个信物就不一样了。」当时那种情况下,无论皇上还是他爹,他们都不认为那半块龙珏有什麽大不了。

    陆柏峻点了点头,「皇帝和皇子的身分确实差远了,皇上可以下道圣旨赐婚,无论双方的身分是否合宜。」

    「楚四爷一直没有带着信物来找我爹,很可能是楚四爷有自知之明,知道高攀不上我们武阳侯府。」

    陆柏峻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有皇上的信物,你认为他会不要这门亲事吗?」

    「可是,楚四爷确实至今没有动静。皇上刚刚继位时,先稳住朝堂最为要紧,心想不如等楚四爷自个儿寻上门,可是他一直没有动静,机关盒也不能一直放着不开,便让我爹上门寻人,没想到早在两年前楚四爷就被忠义伯府逐出家门,带着妻子儿女迁来纕州。」

    陆柏峻唇角一抽,「楚四爷被忠义伯府逐出家门?」

    萧毓明白好友的意思,「这事我也想不明白,楚四爷身上有皇上的半块龙珏,忠义伯府如何舍得将他这一房逐出家门?」

    「你找到楚四爷了吗?」

    「不急,我的身分难免引人注意,说好了是来这儿吃吃喝喝,当然是先四处品嚐美食。」萧毓是美食爱好者,无论什麽事都不及享受美食来得重要。

    「难怪要我写信邀你来纕州,不过,我在纕州两年了,倒不曾听过忠义伯府楚四爷在这儿。」

    「他已经被逐出家门,在外面行走也不好搬出忠义伯府。」

    「这倒也是。」

    「我既然受你邀请来此品嚐美食,楚四爷的事过些日子再说。」

    「我可是真心邀请你来这儿品嚐美食,不过,我还没说服对方。」

    萧毓不解的挑了挑眉。

    陆柏峻摆了摆手,不愿意多做解释,「总之,你等着,我一定教你嚐到京城也吃不到的佳肴。」

    楚家厨房平日是李婶的地盘,楚妘静并不下厨,一来她事情多,二来下厨应该是一种享受,为了填饱肚子从早到晚消磨在油烟当中,再有趣的事也变得索然无味,所以心情一放松下来,她想到第一件事是洗手做羹汤。

    这一年真的很辛苦,虽然还没有能力买间大宅子,或是有间自个儿的铺子,但是手上有点银子了,如同她一年前的目标——一年之内存下第一桶金。

    不过,即便陆柏峻愿意多出一倍的银子买她的食谱,她却不急於用这种方式挣银子,以後她不会轻易卖方子,因为这不是长久之计,与其一次获利了结,还不如藉此与人合作谋取长期利益,只是,这样的机会怕是难寻。

    其实,如今她有底气了,这要感谢娘亲和妹妹一流的绣工,还有令人惊叹的拿手绝活——双面绣,配上她的设计,从帕子、荷包之类的小东西,再到衣裙、绣屏等高价位绣品,为她打开一条生财之路。後来,她又单卖花样子给绣坊,银子更是加倍的流进钱袋。

    此外,她的果子酒也找到销路了,喝过的人皆是赞誉不绝,这又给她开了一项财源,而庄子种植的蔬果也快要收成了。

    总之,他们再也不愁吃穿,可以供应两个弟弟安心读书考科举,如今挣银子已经是为了买房买田。

    楚妘静很享受下厨的过程,今日她做的是宋嫂鱼羹,又名赛蟹羹——用鳜鱼蒸熟後,剔去皮骨,加上火腿丝、香菇、竹笋末、鸡汤等佐料烹制而成。成菜後,色泽金黄,鲜嫩滑润,味似蟹肉。

    赛蟹羹也可以选用鲈鱼,不过春季河水清澈,水温舒适,此时鳜鱼乃一年四季最鲜美的。鳜鱼肉质细嫩,还有点独特的香味,极易消化,对儿童、老人及体弱、脾胃消化功能不佳的人来说,吃鳜鱼既能补虚,又不必担心消化困难。

    一窝赛蟹羹三两下就见底了,人人吃得意犹未尽。

    「大姊姊煮的鱼羹就是特别好吃。」楚严一脸讨好的看着楚妘静。他最不喜欢吃鱼,可大姊姊就是有法子让他讨厌的鱼味不见了,只嚐到鱼的鲜嫩。

    「你只要乖乖吃饭,大姊姊允许你五日点餐一次,不过,仅限一道菜。」楚妘静遇到嘴刁的人特别有劲,若能从他口中得一句「好吃」,可是很有成就的事。

    楚严两眼一亮,「我想吃什麽都可以吗?」

    「当然,只要我做得出来。」

    「我想吃炮羊肉。」楚严嚐过一次炮羊肉,从此念念不忘,可是,娘说羊肉太贵了,不准大姊姊再做这道吃食。

    「好,许久没有吃炮羊肉了,真令人想念。」楚妘静抢在母亲反对之前道。无论哪个时代,羊肉都是很贵的,据说宋代,羊肉是最贵重的食品,无论皇宫还是民间,无不将吃羊肉当成一件美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