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十一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自桓、灵以来,黄巾倡乱,天下争横。降至初平、建安之岁,董卓造逆,榷应为单人旁、汜继虐;袁术kan号于寿春,刘表占据荆州,韩遂马腾虎吞雍凉:盗贼蜂起,奸雄鹰扬,社稷有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中涓弄权,宦官当道,官匪勾结,百姓怨声连天,生活苦不堪言。世人皆说:大汉气数已尽,又要改朝换代了。”广饶城内,刘备面对曹操孙权,侃侃而谈。

    刘备的直言不讳让在一旁的天子畏缩地缩了缩身子。而孙权微露喜色,曹操不动神色。

    “为何天下政局稍一败坏,人们不想着怎样革除弊端,励精图治,却首先就想到改朝换代?”刘备扫视着诸人,众人目光躲闪,无人回答。

    “因为改朝换代后,自己可以当皇帝?”刘备只好自问自答。

    “为何众人皆想当皇帝?——因为帝权威严无上,天下产业全是皇家私物,皇帝具备无上的权利,却不需要对天下百姓承担一汤勺责任。”——还是无人回答刘备的话,刘备只好继续说下去。

    “政权一崩坏就想到改朝换代,其理论依据就是《五德始终说》,此书认为:整个物质世界是由金、木、水、火、土构成的,事物的发展变化是通过五行相生、五行相克来实现的。人类历史的朝代更替与变迁同自然界一样,是按照土德、金德、火德、水德、木德的顺序进行的,是一种客观必然。此所库存: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又曰:久乱必治,久治必乱。”

    看到自己空费口舌,两旁人懒洋洋地根本不在意,刘备目视曹操,问:“果真如此吗?”

    曹操不语,皇帝惶恐不安。孙权抢先答:“古之圣贤所言,必有其因。五德始终说,吾未闻其有谬也。”

    刘备轻轻一笑,道:“五德始终说——不求甚解,荒诞离奇;推卸责任,逃避困难。”

    曹操动容:“公所言,底毁圣贤。何也?”

    刘备豪气冲天,吼一声:“好吧,让我们来看看《五德始终说》如何不求甚解,荒诞离奇。”

    “所谓五行相生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所谓五行相克,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如此循环不断,生生不息。”刘备一脸地轻蔑,继续说:“木生火。木何以生火?钻木取火也。然而,能生火的,都是木吗?或者,唯木可以生火吗?非也……

    钻木取火时代,确实,唯木可以生火。来人,给几位诸侯表演钻木取火。”刘备随后恶意的叮嘱表演者,那些人都是青州高等学堂的士子:“孩子们,表演要敬业点,钻木取木时代,青铜器还没有普及,衣服不加缝纫,演员披块兽皮,简单地扎一下就行。表演要专业,服装一定要符合当时地时代。不许见到半片铁器、青铜器。”

    刘备的嘻讥令孙权气急败坏,他压低噪门,忍住怒气说:“玄德公,我们来这儿,不是看你钻木头的。”

    刘备收起了笑容,盯着孙权,一字一顿地说:“我马上就让你看到土也可以生火!金也可以生火,甚至水也可以生火——谁说水克火,我今日让水生火!”

    “什么?”,刘备此话一出,众人皆惊,曹操也变了脸色。

    “来人,从土里给我刨块燧石出来,给各位诸侯表演燧石取火。”

    燧石取火,众人隐约知道,可没想到刘备却拿它来,当作土也可以生火的例证。转念一想,燧石出于土,五行中它肯定不算是金、不算是水、不算是木,更不能算是火,只能是土,以燧石取火,这不正好是“土生火”嘛。

    “金生火,如何说?”曹操不信。

    “两刀相击,必有火星。可惜这火星点燃不了木柴。但我青州书院经过研究,终于研制出火刀、火镰,以火刀火镰取火,倍于钻木取火。”刘备顺手取过学子递了的两把铜刀,双刀相击,一团火苗自刀柄向上燃烧。

    火刀火镰的制作其实很简单。中国具备丰富的“独居石”矿藏,而这“独居石”就是一种稀土元素。将之碾碎,用酸浸再用碱浸,最后剩下的不溶于酸与不溶于碱的金属泥,就是富含稀土元素的矿泥。这些矿泥混入锌、铅、铜中,就能制成现代地“打火石”。刘备这两把刀就是如此制作,不过,为了加强燃烧效果,刘备让人预先在刀上撒了硫磺粉与木炭粉。

    “金生火”,刘备把刀伸到众人面前,一一展示。心中还暗想:“如果科技技术许可,我制作一块金属钠,让你们看看金属自燃,让你们更说不出话来。”

    “下面让你们看看水生火”,刘备乘胜追击:“冰,出于水而寒于水。水生火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把冰制作成凸透镜,用其点燃柴火;另一种则完全利用一种水——一种特殊的油水凝析油,类似于汽油。它清澈透明,流动不停,这是我们青州油泉胜利油田所在地出产的,我们就加快它的流动速度,让它自燃磨擦燃烧。”

    先前钻木取火的学子披着兽皮来报告:“使君大人,钻木取火已经完成。”

    刘备大手一挥:“摆上来。”

    四个火盆依次摆在众人面前:木生火,土生火,金生火,水生火。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五行相生嘛”,刘备一直看着眼前四只火盆,微笑地问:“唯木可以生火吗?这怎么解释?”

    在众人呆愣当中,刘备再抛出重磅炸弹。他拿着一个空无一物的大烧瓶,打开瓶塞,做势将瓶中的物体倒入钻木取火的火盆。“木何以生火?木真地能够生火吗?”

    令人惊讶——那火竟渐渐熄灭了。众人恐惧莫名,曹操强自镇定,孙权喃喃自语:“有鬼,有鬼”。天子微露喜色。

    “不是鬼,是奇淫技巧。”刘备解释说,“这个瓶子里装的是‘死气’,学生们将木炭燃烧后排出的气体二氧化碳收集起来,装入这瓶中。这‘死气’无色无味,却能使火不再燃烧。经过学生们研究发现,我们呼吸的气体中,含有‘生气’氧气与‘死气’,‘生气’使人生,‘死气’使人死。万物燃烧,也需要‘生气’,有了‘生气’存在,金木水土皆能生火,没有‘生气’,木头也不能生火。所以,能否生火,与这物体是金木水土无关,只于生火时,是否存在‘生气’密切相关。”

    刘备说到这,扬一扬空瓶:“各位想知道‘生气’与‘死气’的详情,可在其后与学子们详谈,他们会作一系列的试验,证明给你们看。现在,我们重读一下‘五行相生说’——何其荒诞。钻木取火时代,人们披着兽皮产生的对世界的认知,我们现在竟然还奉之若瑰宝,岂不荒谬?尚古非今,社会岂能进步?!”

    “这世界上没有五行相生,也没有五行相克”,刘备斩钉截铁地下结论:“关于五行相克的讨论没时间和诸位详谈,不过,五行相生、相克的理论是相互依存的,相生即不存在,谈什么相克?至于说五行相生蒙昧的其他证据嘛,它的谬误不仅仅是木生火,是全体谬误。比如:水生木的解释是说:水浇到土上,草木自然生。我们已经证明过了,如果土里没有种子——蒸熟的泥土,浇多少水也生不了草木。

    所以,《五德始终说》纯粹骗术,是秦赢政为了夺天下而选择的一种愚民之术。今人以为博大精深,我看是博大精深的荒缪。今人以为其成理论成系统,我看是成理论成系统的胡说八说。

    为什么人们在朝政败坏时,就想着换一个皇帝,由自己坐庄,不想变革朝政,使黎民受惠?如此推御责任,逃避困难,我看只是要争权夺利。众人都看中了那皇位,只想自己享受,哪管天下黎民?今日我召众人来此,是想与诸位探讨一条新路:我们为何不试着先共拥吾皇为天下共主,以期减少杀伐,稳定百姓,再尝试变革朝政,革除弊端,为天下百姓谋福?”

    孙权忍不住嘟囔:“汉室颓废,天下志士共谋取而代之,清退乃汉室宗亲,自然想维护汉室。这么说,岂不寒了天下忠士之心。”

    刘备直接无视,继续说:“在下人皆争皇位,不过是想坐于其上奴役天下。若这皇位不钗象征无上的权力,还代表对天下黎民地义务,我料天下必还有伯夷、叔齐在。故此,改革朝政,自吾皇改起。我希望诸位能与我一起,协商制定一个章程,让这天下非一人之天下,让一己之私不能再危害百姓。如此,中涓也罢、权臣也罢、贪官也罢,与社稷无害——我们有制衡之道。”

    曹操开口了:“皇帝权力如何约束,便是你所说的大丞相制吗?”

    曹操最关心这点,他与刘备商定推行的大丞相制,在与内曹受巨大的压力,皇帝甚至因为失去权力,发动政变。因此曹操想让刘备表明态度,对衣带诏做出正式否决。

    刘备不理急色的皇帝,明确的表态:“不错,大丞相制出于你们两人的给定,连带九品中正制、三宫六卿制、三权分立制,这是我们对汉政官僚体系的一种变革,这还须加上科举选拔制、官员任职期限制。有了这种体制变革,我们可以确定官员们地责、权、利,对官员的政绩进行量化考核。

    说到这里,就必须说衣带诏的问题,依据新的官僚体系,诏书核发必须通过丞相府核准,再发有司讨论。有司许可,诏书下达,有司不许,三封诏书而还。圣上必须做出选择,或者撤销诏书,或者退位,或者解散丞相府,重新由百官推举大丞相。圣上不经相关部门下达衣带诏,此谓伪诏。丞相府可明令申斥,圣上必须公开致歉。”

    刘备此言一出,即使一心想获得刘备支持地曹操也深感震惊,这对于君权是肆无忌惮的侮辱。曹操不敢答应。

    “立宪吧”,刘备看着周围人地表情,轻声说:“过去的事,我们不再追究。叫诸位来,我们确立一个国家**,我称之为‘宪法’。我们在这部国家**中,确立政府运行地架构、确立君权、确立臣权、确立民权,以此约束众人按规矩行事。此宪法一立,我们为后世创立一个千秋万代的长治久安。我等三人之名,万载得以永传。”

    转过头去,刘备目视孙权,不屑的笑了:“孙兄,若不是我发了神之誓,不危害赴会者地安全,你这样处处撩拨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回吴地。不过,请你记住,令弟孙翊与我关系甚密,我不是只有你一个选择。”

    刘备说话时,孙权正想冷言冷语几句,被刘备这样**裸的一威胁,立刻哑口无言。

    曹操不愿意了,孙权与他共同赴会,刘备威胁孙权,就是在隔山震虎,曹操的性格远较孙权刚强,立刻长身而起:“玄德公何出此言,你邀我们来赴会,我们来此可是受你气的?”

    刘备连忙道歉,曹操余怒未息,愤愤坐下。刘备拉着曹操地衣襟,迫问:“今上为天下共主,曹公可肯?”

    “吾祖为汉臣,吾父为汉臣,吾亦汉臣也”,既然刘备已否定了衣带诏,曹操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当然不愿意在细节上与刘备再争执,便假意怒火未息的回答。

    “孙权的意思呢?”刘备偏头问。

    孙权唯唯诺诺。

    “好”,刘备拍手称快:“既然大方向有了,让我们确定大宪吧。吾皇可先言希望皇权有哪些。曹公、孙权试言希望为皇权加哪些限制。”

    在刘备的压迫下,对于国家大宪的讨论开始了。

    青州邸报上连篇累牍地报道了讨论内容,并强调了制定大宪地意义:从此之后,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人之天下也。吾等黎民百姓值此大宪确立之际,不可钳口不言,也当伸张自己的主张。

    邸报的说法引起了各方面的共鸣,全国各路诸侯纷纷派遣代表,全国各个阶层推举舌辩之士,赶赴青州。均希望从各个方面影响参加讨论的三雄,为自己的地方、阶层争取最大的利益。

    一时间,全国内战顿息,青州的辩论吸引了各方地目光。当数种观点相持不下的时候,曹操首先察觉到弊端,刘备身边谋士如云,总能找见出谋划策之人。为了跟刘备相抗衡,曹操取消了顾忌,从自己的领地内召集众谋士前来参加辩论。孙权如法炮制,广饶城立刻冠盖云算,吵闹声、辩论声日夜不休。

    这场辩论持续了三年,当年秋末,确定了大汉的官僚体制架构后,曹操再也支持不住,携带皇帝返回洛阳,留下众谋士继续辩论。等到众谋士支持不住时,各地推举地舌辩之士轮番上阵,接过了辩论的话题。

    曹操走后,孙权也急慌慌地躲回了吴地。本来不打算再与刘备继续讨论大宪的孙权,见到他走后,曹、刘两家仍在认真讨论着大宪地其余内容,唯恐以后失去发言权,急忙再选人手,进入广饶。

    借着这场辩论,元老院的表决制也深入人心。当人们观点激烈交锋,相持不下时,众人也就默认了通过表决的方式,尊重大多数人地意愿,以此达成政治上的妥协。

    在现在皇帝的大旗下,国家终于貌合神离的统一起来,随着大宪逐渐制定完善,并颁布实施。

    孙、曹、刘常借违反大宪地名义对周围弱小的诸侯实施吞并,大宪逐渐演变成了大义。违背大宪就是违背大义,人人得而诛之。而遵守大宪,在大宪的名义下,诸侯可以实施自己的法律、政策,治理自己的领地,至此,这种割据下的统一局面形成。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不被他人吞并,诸侯在你死我活的竞争中,先后采取了重商策略,降低农税,吸引农民参与到他们的征伐中。整个大汉变成为一个庞大的战争机器,对外显露出咄咄逼人的扩张姿态。因此,徐庶的征西行动获得了各方源源不断的支持,谁都想在这场掠夺中分一杯羹……

    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