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注:豆豆-小0说独家书籍,以下章节设置了防盗防采集,UC浏览器会造成漏字错字,UC用户建议复制链接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不该是这样的,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前世封潜和安承嫣未曾见过面,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适才封潜却好像是被勾走了心似的,眼中是她没见过的炙热迷离,她从未曾在他脸上看过那样的神情,心思深若幽海的他不会是动了凡心了吧?这念头令她心中的不安急遽扩大!

    席上,众人都是一副微痴的神情,封颐第一个拍手,连声叫好。「朕还是头一回看到如此精采绝伦的舞蹈,太美了!真的是太美了!若是在中原百国会上表演这支舞,肯定能技压群国,让他们看得目不转睛、甘拜下风!皇婶深藏不露,皇叔可真是有福了!」

    封潜并未搭腔,他执起酒盏将杯中的梨酒一饮而尽,幽深的眸光落向殿中的安承嫣,薄唇凝了抹叫人看不清的弧度,他不相信自己会让一个女子的舞姿迷住,可适才……他确实看得入迷了。

    她像云朵一般的柔软,像清风一般的轻盈,像出水芙蓉般的纯粹,也像云雾缭绕着月儿,宛若天上云卷云舒,又似庭前花开花落,彷佛在淡淡的晨曦中,漫步在旷野里,更像是汲取了天地间的精华,汇集成了那一瞬间的美,他从未曾沉溺于声色,适才,他沉溺了。

    「孩子,你跳这什么舞啊?哀家怎么从未曾看过?」太皇太后异常兴高采烈的问道。安承嫣绽开笑容来。「回母后的话,儿媳跳的舞名为芭蕾舞,也能编成戏曲。」

    芭蕾舞剧是综合音乐、美术、舞蹈于同一个舞台空间的戏剧艺术形式,「天鹅湖」、「胡桃钳」、「睡美人」……不胜枚举,改编成古代戏曲,肯定也是挺有意思的。

    「此话当真?」太皇太后眼睛一亮,来了兴致。「还能编成戏曲?」

    众所周知,太皇太后最喜欢看戏了,可说是到了入迷的程度,宫里的教坊还培养了戏班子,专门排戏练戏来娱乐太皇太后哩。

    「不过,芭蕾舞不好学。」安承嫣连忙将但书说出来。「若要排成戏曲,怕是要费不少时日。」

    她看太皇太后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不会明后天就叫她排芭蕾舞吧?

    「是啊,应该不好学。」太皇太后通情达理地道:「哀家适才看你跳得跟朵花在开似的,那要多少年的功夫才学得起来啊,也难为了你身子灵巧才学得会,换做旁人转那么多圈子都晕啦,哪里还站得直?对了,跳了那么久,肯定是累了,快坐下、快坐下!」

    「多谢母后。」安承嫣回到座位落坐,她抬起明亮的眼眸,发现没有笑容的有三个人,太后、丽贵妃和她身边的封潜。

    太后似乎是从头到尾都没说句话,是天生寡言还是累了无从得知,她觉得太后看封潜的眼神不一般,好像……好像有恨意?

    照理来说,封颐年纪轻轻就因为先帝骤然驾崩被迫登基,封潜尽心尽力辅佐封颐,太后应该感激涕零才是,没理由恨封潜啊,可能是她看错了,她可不能因为人家都不说话就把人家定位为不是好人。

    至于丽贵妃,她可以确定丽贵妃是完全的不喜欢她,太后对封潜带着恨意,而丽贵妃对她则是敌意,彷佛她抢了她的场子似的,几乎要将她瞪出一个窟窿来,那种敌意是不假掩饰的,懒得与她客套做戏的那一种。

    如果说太后对封潜的态度她看不明白,那么丽贵妃对她的态度她就更不明白了,她是亲王妃,与贵妃井水不犯河水,丽贵妃的敌人应是皇后和其他嫔妃才对吧,为何将她当成了假想敌?

    安承嫣偷觑着丽贵妃研究的时候,发现了丽贵妃那双美丽眸子的冷凝视线定点在了某处,轻颦着纤长的柳眉,眼神是极度的烦躁,顺着丽贵妃的视线望去,冷不防的发现竟是她身旁的封潜,让她顿时狠狠一愣……问题,不会出在他身上吧?

    皇帝的女人喜欢封潜,不会是这样吧?

    这荒唐的想法让她猛然一惊,无语愕然。

    「哎呀,怎么办呀,那芭蕾舞一直在哀家脑子里舞着,哀家今夜怕是睡不着了……」太皇太后还在回味无穷。

    封颐扬着唇,心情极好地说道:「皇祖母,这说来说去都是朕的功劳,若是朕没有做主赐婚,皇婶今日便不会入宫来,也不会露这么一手了。」

    「皇上实在英明。」皇后柔媚无比的笑道:「臣妾敬皇上一杯。」

    封颐从善如流的举杯,露出了俊朗的笑容。「皇祖母、母后,贺皇叔大婚,大伙儿一块儿喝一杯吧!」

    宫女连忙为诸位贵人斟满,封颐主邀的那一杯,所有人都一饮而尽。

    「好酒,真是好酒。」太皇太后的眼眸眯了起来。「令哀家想到了哀家初入宫那一年,首度喝到那窖藏多年的美酒,那一夜哀家醉倒了,连醉了也要抱着酒壶,令宫人们啼笑皆非。」

    封颐看着气氛如他预想般的热络了起来,颇有其乐融融之感,他认为自己要趁胜追击,绝不能让场子冷下来,而方法就是灌酒,目标自然是那误入皇家丛林的小白兔了。

    「朕必须要再另外敬皇婶一杯。」封颐嘴角若有似无的逸出一丝笑意,俊颜光华四射,像是镀了一层金。「皇婶,朕的皇叔就拜托皇婶了,早日为尊亲王府开枝散叶,多多益善,届时皇祖母肯定要笑得阖不拢嘴。」

    安承嫣喝下了封颐敬的酒,想到和封潜生孩子……她耳根子都烫了起来。

    可闻言,太后却是紧紧捏住了手中的酒盏,脸上是一片隐忍的神情,却还是流露出刻骨的恨意来。

    封颐目前膝下犹虚,绝不能让封潜早一步生下子嗣,这是她绝不容忍的事!

    太皇太后不着痕迹的将太后的反应看在眼里,她若无其事的收回了视线,配合封颐说道:「皇上说的不错,潜儿今年都二十有七了,其他人早做了不知几回爹了,如今也该是做爹的时候了。」

    「皇祖母的话对极了!」封颐一搭一唱的接口。「皇叔为了保家卫国,扞卫咱们大武江山,担误了终身,如今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肯定要尝尝做爹的乐趣!来来来,皇婶,朕再敬你一杯,往后要相夫教子,辛苦了。」

    安承嫣觉得身子越来越烫,她硬着头皮又喝了一杯。

    这酒是极品中的极品不错,可是,她没有酒量啊……

    「皇婶,换我敬您一杯。」皇后眼波流转,笑得如花开。「这梨酒可香醇了,别处是喝不到的,难得皇上没藏着掖着,皇婶可要多喝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