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势已去,杨舒清反倒恢复了平静,她知道若是再胡搅蛮缠下去,她就是被休弃的下场,於是她道:「好,我们和离。」

    谢景翊冷漠的瞅了她一眼,正欲叫人准备文房四宝,姜柠宝却开口了,态度强硬——

    「不是和离,是休弃。杨氏,你没有选择,你既然敢假装有孕,又和秦王私下来往密切,就该知道会有这麽一天。景翊,这已经不是你的私事,而是事关定国公府的声誉,这是国公爷的意思。」

    她不是藉着谢珩的权势逼迫人,因为他也有休弃杨氏这个儿媳妇的意思。

    谢老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谢景翊,眼中难掩失望,语气淡淡的道:「柠宝说的对,杨氏必须休弃。」

    都被人欺辱到这个分上,还想着给杨舒清一份体面,谢景翊的做法太令人失望了,幸好姜柠宝以後会给她生孙子,往後定国公府不会落到他身上。

    陈太医暗暗点头赞同,定国公府可不是一般的国公府,杨氏做出这等丑事,确实该休弃,想来安远侯也不敢心生怨恨。

    姜柠宝又吩咐道:「春喜,准备文房四宝。」

    「是,夫人。」春喜高兴的去拿文房四宝过来。

    终於要将少夫人赶出府了。

    听到是父亲的意思,谢景翊心一惊,想想也是,父亲昨夜截了杨舒清的密信,肯定知晓了她做的丑事。

    以父亲的性子,没有将杨舒清发配到家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倩蓉和倩碧面如死灰,小姐被休弃,名声毁了,秦王还会娶小姐吗?

    「定国公的意思」这几个字一直在杨舒清脑海中不断的回响,她没想到利用一只猫传递消息的手段,竟然会被定国公的黑衣亲卫发现。

    这般无孔不入的手段,让她不寒而栗,生怕自己的隐密势力被盯上。

    当务之急是离开定国公府。

    杨舒清想通後,死死盯着神色淡漠的姜柠宝,撕开了之前温和乖顺的伪装,她抬手抚了抚鬓角上的珠花,冷冷的道:「姜柠宝,我记住你了,这一次,我认栽!」接着再转向谢景翊,「谢景翊,我等你的休书。」

    姜柠宝微勾起唇角。「杨氏,你终於不装了吗?」

    杨舒清冷笑道:「铁证如山,我再装也没用,反正我也不想待在定国公府了,选择嫁给谢景翊就是一个错误,我现在打算挽回这个错误。」

    杨舒清的话将谢景翊的心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质更为清冷。

    原来他在杨舒清的眼中就是一个错误。

    姜柠宝不在意她贬低谢景翊,只是不免感叹,他们才成亲一个多月,官配就成了怨偶,看来自己这只蝴蝶的影响还真大。

    谢老夫人看着神色傲然的杨舒清,眼底闪过一抹冷意。

    陈太医觉得有点可惜,这场大戏这麽快就落幕了。

    这时,赵管家和春喜一同进来了,将文房四宝摆放在桌上。

    姜柠宝瞥了一眼杨舒清冷静又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眼底闪过一道异芒,回头看向谢景翊,淡淡的道:「景翊,去写休书,杨氏的罪名不贞不孝,记得写进去。」

    杨舒清怒目瞪向姜柠宝。

    姜柠宝朝她微微一笑,扬了一下手中的信函。

    杨舒清的神色变了变,心里燃烧着熊熊恨意。

    她不知姜柠宝手中到底有多少证据,但看她的模样,应该是有备而来,陈太医还在场,她不敢赌。

    小不忍则乱大谋。

    谢景翊沉默的写了两份休书,姜柠宝看过後,交给谢老夫人过目。

    谢老夫人看完,满意的点点头,对黄嬷嬷道:「拿给杨氏。」

    杨舒清看到休书的内容,气得浑身发抖,俏脸都扭曲了,她看着姜柠宝似笑非笑的表情,忍着冲破天际的恨意,咬牙道:「倩蓉、倩碧,我们收拾东西离开。」

    杨舒清最後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众人,她将所有人都记在心里,尤其是姜柠宝和谢景翊,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後悔的。

    谢景翊回到院子,看到杨舒清带来的下人在搬嫁妆,他便面无表情的去了书房。

    府里的下人早已从赵管家那儿得到消息,他们都对假孕陷害夫人,还和秦王勾搭的杨小姐心生厌恶,对她和她的下人都没有好脸色。

    姜柠宝派人将杨舒清被休弃的消息传了出去,免得杨舒清再次颠倒黑白。

    不过半天时间,这个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

    「听说了吗,安远侯府的大小姐被休弃了。」

    「真没想到杨大小姐会是这样的人。」

    「娶到这样不贞不孝的女人,谢少爷真可怜。」

    「听说这事是定国公的亲卫截到了杨大小姐秘密外传的信件才曝光的,这杨大小姐真是作死,竟然敢在定国公的眼皮子底下玩花样。」

    「还以为定国公府是安远侯府呢,这下摔了大跟头吧。」

    「你们说秦王还会娶杨大小姐吗?」

    「嗤,肯定不会。」

    「谁说的,别忘了杨大小姐名下有一个专卖天价酒的上云酒坊,还有五百万的嫁妆银……」

    「五百万两白银啊,如果杨大小姐看得上我,我入赘都可以。」

    「人家大小姐能看得上你?你作梦吧!」

    老百姓的话题一下子歪到了五百万两嫁妆银上头。

    他们都没有忘记一个多月前,杨大小姐晒出的嫁妆银和一抬又一抬的嫁妆,这一次,她被休弃後,大家都看到她将嫁妆带回了安远侯府。

    除了名声狼藉,杨大小姐有丰厚的嫁妆,还是京城五美之一,「财」貌双全,某些根基浅薄、别有心思的人蠢蠢欲动,开始打起了杨舒清的主意。

    他们本来没有机会娶到高高在上、身分尊贵的安远侯嫡女,但现在,他们的机会来了。

    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姜柠宝得知後,忍不住挑了挑眉,杨舒清等着秦王娶她入府,哪里会看得上这些人,果真,等她拒绝所有上门提亲的人之後,那些人恼羞成怒,开始使劲的往杨舒清身上泼脏水,她的名声被传得更为不堪。

    最後还传出杨舒清誓死要嫁给秦王当侧妃。

    不过这是姜柠宝故意派人放出的风声。

    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了秦王身上,杨舒清被休,杨舒清和定国公府的关系破裂,秦王的势力开始削弱。

    晋王趁机打压秦王。

    杨舒清被休弃,也有秦王的原因,如果秦王没有娶杨舒清当侧妃的意思,那麽秦王将失去安远侯的支持,若是娶了杨舒清,就能人财两得。

    这对呼声极高的秦王来说是个最好的选择。

    秦王妃当然不同意秦王娶杨舒清,这个大威胁,她怎麽可能让她入府?但秦王的确需要安远侯的支援,於是秦王妃在娘家人的劝说下,咬牙同意了。

    秦王终於派人上门求娶杨舒清当侧妃。

    这个消息一出,京城轰动了。

    原本嘲讽杨舒清的贵女,个个嫉妒得眼睛都红了,这可是最有机会登上那个位置的秦王,杨舒清声名狼藉,心狠手辣,何德何能得到秦王的青睐?

    难道就因为她有五百万两白银的嫁妆银?

    谢景翊得知这个消息後,心里没有一丝波动,他最近一直在作一个诡异的梦,压根没有心思关注杨舒清。

    这个时候,选秀结束了。

    傅菀宁被乾元帝册封为贵妃,杨婉玲被册封为贤嫔,皇后是当朝帝师的嫡孙女。

    除此之外,乾元帝还封了几位美人。

    册封的圣旨一下,杨舒清有一瞬间有了想要弄死傅菀宁和杨婉玲两个前世仇人的冲动,但一想到乾元帝也活不了两年,再加上乾元帝的身体,想要子嗣几乎是不可能的,便放下了这样的心思,就等着风风光光的嫁到秦王府。

    姜柠宝一边养胎一边看好戏,杨舒清离开後,她的日子过得更惬意了,许是身体好,她到现在还未孕吐过。

    不过谢珩依然担心,每日都会抽空陪伴她。

    这期间,大舅舅一家抵达了京城,大舅妈还来定国公府看望过姜柠宝几次,姜柠宝非常开心。

    唯一令姜柠宝觉得古怪的是,她最近频繁见到谢景翊。

    每次她去荣喜堂和谢老夫人用膳的时候,谢景翊都在,虽然他一如既往的沉默,但是看向她的眼神颇为奇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