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陈桂香有些错愕,原以为对方是要私下用刑,却没料到刘氏什麽都没做,直接让她走,但此时她也顾不得深思刘氏此举是何意,她心里慌乱不已,二话不说直接跑了。

    喜儿跟在一旁,急道:「太太,怎麽将她放走了?」

    刘氏冷哼一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且让她再得意两天。」

    陈桂香放走了,那三个老虔婆刘氏却不会放过,她刚刚看过女儿的身体,腰上被那些黑了心肝的掐得黑青一片,简直没一块儿好地,都是些毒妇!

    「都拖出来,塞了嘴巴,叫她们尝尝板子的滋味。」刘氏冷声吩咐。

    她身後的两个仆妇点点头,立刻去了。

    黄昏时分,陈桂香脸色惨白、浑浑噩噩地回了燕子巷。

    张氏正在门口等着呢,见女儿终於回来,脸上笑起了皱纹,压低了声音道:「事儿成了吧?怎地现在才回,娘在这等得忒着急!」

    她忙把陈桂香拉进来,可一关上院子门就觉得哪里不对,急急道:「那个孩子呢?你没给抱过来?」

    难道是半道上就给卖了?女儿厌恶贺氏,连带她生的孩子都这麽不喜?

    两人回了屋子里,陈桂香才哆嗦着道:「娘……事情没成,被发现了。」

    「什麽!」张氏惊得一跳,发出一声惊叫,「那你侄孙儿呢?那可是咱们陈家的宝贝疙瘩!」

    陈桂香摇了摇头。

    「你倒是说话啊,怎麽变哑巴了!」张氏这下子不给陈桂香好脸色看了,恨不得打死这个办事不牢的女儿,「你是怎麽做事的?怎麽就被发现了?孩子到底在哪?」

    陈桂香咬牙道:「还能在哪,孩子当然是在贺氏那里,娘您也别顾着骂我,先头这事您可是满口同意的,现下被发现,难道都成了我一个人的错不成?你们若不贪心让孩子去享这份福气,今儿也就没这个事,如今倒全往我头上推!」

    「你个不孝女,不孝女!」张氏气了个仰倒,她扑过去一边捶打陈桂香,一边怒骂,「要不是你提出这个主意,勾得你嫂子起了心思,娘又怎麽会答应?你个黑了心肝的,我到底哪里对不住你,现在你把你侄孙儿丢在那处,别人该如何折磨他啊!」

    陈桂香连忙闪躲,心里也是生出了一肚子怨气,如果不是为了陈家,她至於冒这麽大的风险来做这件事?

    两人为此闹得不可开交,好一阵子才终於冷静下来。

    张氏快速思考着该怎麽办,事情既然曝光了,贺家人一定会追究,也势必会查到他们身上,牵连到他们。

    女儿怎麽说也是卢景程的娘,是那贺氏的婆婆,虽然做下了这等事,但因着这层关系,再不济顶多不来往罢了,却也不能对她怎麽样,更别提卢景程眼下正在青阳郡城,马上就要考举人了,要是卢景程考上,卢家更不可同日而语,贺家人怎麽都得掂量掂量。

    可他们陈家却不同,贺家若是没法向卢家出这口气,肯定会把矛头指向他们,他们这外来的绝对压不过贺家这个地头蛇。

    不行,要先搬出去避避风头才可以!张氏心里很快有了决定。

    有什麽事情至少等卢景程回来再说,他们是卢景程的外祖家,有卢景程在中间调和,到时可能就无事了。

    想明白了,张氏就立马道:「我现在不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事情败露,贺家人一定会找我们陈家的麻烦,桂香,你拿银钱出来,我和你兄嫂他们先出去避避风头,还有我们陈家的金孙,你尽快去要回来,他们若不给,你就在门口撒泼,说……说贺云珍自己不争气生了女娃,却要抢别人家的男孩充数,对,你就这麽说!」

    陈桂香现在还昏头昏脑的,一听这话,觉得让娘家人先搬出去也好,别跟着添乱,因此她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去自个儿的屋子里拿出一吊钱来交给张氏。

    「娘,拿了这钱,赶紧让福哥儿去远处赁个屋子。」至於陈家的孩子,她不信贺云珍敢做什麽。

    「晓得了!」张氏撇撇嘴,接过钱,叫来了自己的儿子,把这事仔细一说。

    第二日傍晚,陈家人便带着自己的东西,雇了辆车,走了。

    姜彤过了三天才逐渐恢复,不再每天昏睡了,她仔细看了看生出来的小婴儿,确认没什麽大问题,总算不再担心,转而去处理另一件事。

    「娘,派人去查查陈桂香,她身上有秘密。」姜彤心底隐约有了一个怀疑。

    闻言,刘氏皱着眉道:「嗯,只是娘一直想不通,陈桂香为什麽要把你的孩子换走?难道你生的不是她的孙子吗?」

    姜彤心中冷笑,若那真不是她的亲孙子呢?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娘,那天她们抱来的孩子还在不在?」

    「在,当然在,那可是证据!什麽阿猫阿狗也想弄过来充当我的孙子,呸!」只要想起自己的亲外孙差一点被抱走,还想弄一个假货来冒充,刘氏就气得不行。

    「娘,您知不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姜彤挑眉问道。

    刘氏摇头,「这倒是不知道,谁晓得她从哪里弄来的孩子。」

    姜彤却轻嗤了一声,「娘,您可能不知道,陈桂香娘家人几个月前举家来万安县投奔於她,她的侄媳妇也有了身孕,和我是差不多的月分,娘您说巧不巧?」

    刘氏一惊,「珍儿,你、你是怀疑……那个孩子是陈桂香娘家侄媳妇的!」

    姜彤挑眉轻笑,「娘觉得不可能?」

    刘氏完全不敢置信,竟然有人会把自己的孙子和侄孙儿调换,这到底是为什麽?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珍儿,你是不是想错了,或许是别的原因?」她觉得这理由实在站不住脚。

    姜彤眼睛眯了眯,脸上没什麽表情,平静地道:「娘让人去查陈桂香就是,她敢做这些事,背後必定有原因。」

    还有这事该告诉卢景程了,相信以他的聪明才智,肯定也会有所怀疑吧?

    姜彤嘲讽一笑,陈桂香其心可诛,从今以後,她再不会留半分情面!

    什麽婆婆,也不知道陈桂香心虚不心虚,差点害了她的性命、调包她的孩子,凡此种种无一不说明陈桂香是个狠毒至极的人物,良心这种东西那女人怕是根本没有!

    刘氏听了姜彤的话後,嘴里说着不信,其实心里已然相信了大半,只是因为这些事有悖於她这麽多年来的认知,加上无法理解,所以会下意识去反驳。

    但就像姜彤说的那样,事实摆在眼前,如何去否认?

    这调查几乎不难,刘氏派个人去稍微打听打听,果然得知陈桂香那侄媳妇,两天前生了个孩子,而现在卢家可没听见有孩子的哭声。

    如此,这被陈桂香带来的孩子定然就是她那侄媳妇的孩子没错了。

    「毒妇!果真是毒妇!这挨千刀的!」刘氏咬牙切齿,对陈桂香恨到了骨子里。

    姜彤靠在床上,垂着眼皮说道:「娘,把孩子送回去吧,还放在我们家做什麽,没得让人恶心。虽说稚子无辜,但我心里的膈应却是无法消除,光想着就难受。」

    刘氏一想也是,就依了女儿。

    陈桂香这几天时时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不是害怕此次设计谋害姜彤之事遭到报复,而是因为十七年前的一件秘辛。

    这晚,陈桂香好不容易睡着,在梦中,她回到了十七年前。

    当时,陈桂香带着身孕嫁到万安县,起先她确实瞒住了卢老实,让他很高兴的以为陈桂香怀的是他的孩子,那段时间就对她特别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