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直到陈桂香怀孕九个月,即将临盆的时候,她本想趁机制造早产的假象,可卢老实不知道从哪里听了消息,说他当了便宜爹,还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他这是要替别人养儿子呢!

    受了朋友一通嘲笑,卢老实气愤的同时心里也有了疑虑,回来以後就拿话试探陈桂香,吓得陈桂香心里冷汗直流,面上却不能显露出来,还要装作生气和对方大吵一架,第二天一早便假藉散心之名去了普陀寺,结果还没上山就发动了,也亏她是个能忍的,故意默不作声,咬牙坚持到了寺庙,拜了一轮菩萨之後才小声呼痛。

    住持见有妇人生产,立马安排了厢房,没多久陈桂香就生了,是个男孩。

    陈桂香没有即刻通知卢老实,而是在寺庙厢房里住着,想着该怎麽把这事糊弄过去。

    谁知到了第三天,普陀寺来了个贵人住进後院厢房,带来的下人时时守在外头,不让香客往後面去,唯恐冲撞了贵人。

    然而陈桂香因为在坐月子不能挪动,她家又没人来带她回去,小沙弥告知了贵人身边的下人一声,请他们体谅。

    反正是个成天待在屋子里不出来的女人,又离贵人的院子远着,所以那些人也没计较,就这麽让陈桂香继续住着。

    有一次,贵人出来散步,陈桂香听见动静,从窗户缝隙偷偷看过去,顿时惊呆了。

    不怪她如此惊讶,实在是这位夫人生得太过美貌,怕是神仙也不过如此了,容貌身姿简直是无法形容的好看,即便肚子高高隆起,显见已经怀有身孕,却也无损她的仙姿玉容。

    陈桂香看着那个高贵出尘的女人,连嫉妒的心都生不起来,只感叹自己命苦,若不是李长兴抛弃了她,她现在也是个官家夫人了。

    她本以为两人只有这一面之缘,没想到隔天当这位夫人再度出门散步时,一只野猫突然跳出来,把那夫人惊得摔了一跤,提前发动了。

    当时那位夫人身边只有两个伺候的丫鬟,惊慌得不知所措,一个立刻跑去叫人,一个则在旁边哭着。

    陈桂香赶紧走出来,帮着丫鬟把贵人扶到了她旁边的一个空屋子躺下。

    不知怎的,半个时辰过去了,前去叫人的丫鬟还没回来。

    陈桂香见贵人快要疼晕过去,忙让留下的丫鬟去找找,她先帮忙守着,要是再拖下去,贵人就危险了。

    丫鬟此时根本没了主意,焦急地点了点头就往外跑。

    可是过了好久,两个丫鬟还是没有回来,陈桂香先是担心,而後心中慢慢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来。

    躺在这里的夫人身穿绫罗绸缎,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中肯定是有权势地位的,她的孩子生来就能享尽荣华富贵,被人捧在手掌心疼宠。

    反观她,即便生了个儿子,却因为不是卢老实的孩子,很有可能落得母子一起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再次看了贵人一眼,陈桂香心中陡然下了决定。

    她对那贵人用了催产香,这是她偷偷买的,日日都备在身上,想着以防万一时可以用来糊弄卢老实,没想到竟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大约半个时辰後,在陈桂香的帮助下,那贵人也生了个男孩,随後便晕了过去。

    陈桂香飞快地抱走那孩子,接着回到厢房把自己的儿子抱过来,放在了贵人的身边,抹上血迹,布置出是贵人自己生出来的,然後就抱着那个贵人的孩子躲在远处,观看後面的事。

    终於,丫鬟们带着人姗姗来迟,发现夫人生了,那两个丫鬟怕担责任,很有默契地隐瞒了陈桂香出现的事,因此众人丝毫没有发现异常。

    陈桂香见事情发展顺利,便带着孩子慌慌张张下了山,在一户农家租了屋子,随後请了个人去通知卢老实,说她被猫儿扑着肚子摔了一跤,早产了。

    不久,卢老实带着大夫一同前来,满腹的怀疑在看见瘦弱的婴儿时去了一半,再让大夫一看,大夫说孩子因为早产身体虚弱,须得细细养着才好,否则很容易夭折。

    卢老实听了这话,另一半怀疑也尽数去除,满心欢喜的将陈桂香接了回去……

    陈桂香一梦惊醒,冷汗直流,转头一看,天已经大亮,她正要换下汗湿的衣服,顺儿已经禀报说外头来了一个人。

    陈桂香急忙更衣洗漱,等她去到前院,见来人是刘氏身边的人,顿时吓得直打哆嗦。

    贺家的下人也不说话,冷笑着将孩子往陈桂香手里一放,冷哼一声,转头便大步走了。

    陈桂香呆愣不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这这……孩子就这样送回来了?

    看着手中的小竹篮,当初她怎麽把孩子带去的,刘氏就怎麽送回来,里头依然是那个粗糙的襁褓和一条小被子。

    当初张氏知道要互换孩子,甚至连条好的襁褓都舍不得用,说反正贺云珍那里要什麽好东西没有,孙子肯定会被照顾妥当,而贺云珍的孩子压根没必要用好东西,随便裹条毯子带回来即可。

    但看现在,陈桂香脸上火辣辣的,活像是被人搧了几个巴掌,心中更是慌张得厉害,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有卢景程在,贺家人不敢拿自己如何。

    顺儿眼神闪烁,太太这几日很奇怪,几天前陈家那个女人生了孩子,结果隔天太太就抱着孩子出去了,说是孩子有些不好,要去看大夫。

    顺儿觉得很奇怪,新生儿不宜吹风,怎麽不把大夫请到家里来?但她只是个下人,无权置喙。

    之後陈桂香回来了,孩子却不见了,顺儿人精一样,知道事有蹊跷,她跑去阿贵那里打听,奈何对方蠢货一个,问什麽都只摇头说不知道,搞得她怪闷的。

    就在刚才,突然有人在外头大声拍门,她前去开门,见那人手中提着一个篮子,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太太带孩子出去时用的,再往里头瞧,见有一个孩子,她赶紧前去禀报太太。

    见陈桂香的脸色非常不好看,顺儿就故意试探道:「太太,这不是福少爷的孩子吗?咱们要不要给送过去?」

    陈桂香现在压根没有心思注意顺儿在想什麽,闻言便道:「当然要送过去,哥儿还这麽小,哪能离得了娘,你快去雇顶小轿,我得赶紧把孩子送过去。」

    顺儿应是,忙一溜烟出去了。

    等轿子准备好,陈桂香赶紧的去送孩子了。

    刘氏派了人盯着陈桂香,对她的动向一清二楚,见她果然将孩子送去给了陈家人,那孩子是谁的无庸置疑。

    随後,刘氏又派人去四处打听,打听陈桂香过去的一切,包括陈桂香当初是怎麽嫁到万安县的,事无巨细都要查个清楚。

    这麽一调查,就打听到陈桂香二嫁,还有她怀的孩子其实是前夫骨肉的事。

    刘氏赶紧把这些事都给女儿说了,暗暗咋舌道:「你说,女婿难道真的是陈桂香之前丈夫的孩子?可就算女婿真的是她前夫的儿子,不照样是她陈桂香的骨肉?你肚子里怀的依然是她的亲孙儿,她何至於要将孩子给换掉?」她脑袋都想糊涂了也想不通。

    姜彤沉吟了半晌,问道:「娘,还有没有打听到别的事?」

    「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不太好打听,再问也问不出什麽来。」刘氏叹了口气,突然一拍大腿,「哦对了,还有一点,听说当初陈桂香的孩子不是在家里生的,而是在前往普陀寺的路上,不知怎麽的就早产了。」

    姜彤忽然道:「娘,我看这事我们不必再打听了。」

    「珍儿,这又是为什麽,不是说……」

    姜彤摇头,她们知道这些已经够了,剩下的就交给卢景程处理,关於他的身世,还有他们的孩子,都该由他去跟陈桂香讨个说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