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木景清点了点头,「您把他交给伯父处置,伯父把他打了个半死,关在房中。其实从小到大、大哥一直都待我不错。他只是被人蛊惑了,鬼迷了心窍。父亲……」

    木诚节抬手阻止他,「南诏正值用人之际,我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去让你伯母把他放出来,带我的请帖,亲自到成都和邕州去,请剑南节度使和邕州经略使来云南王府赴宴。跟他说,不惜任何代价。」

    吐蕃在聿賫城观望,若是知道这两位肯入阳苴咩城,不和的传闻便会不攻自破。他们再想有所行动,必定要三思而後行了。

    「是,我这就去办!」木景清高兴道。

    元宵之後,各地藩王和节度使会陆续离开长安,宫内宫外宴席不断。广陵王似乎把李慕芸给忘了,也没有派人来接她。她整日闷闷不乐,待在郑氏的住处,谁也不见。

    嘉柔依旧隔三差五去王慧兰的住处,跟她学看帐。她在王慧兰那里学得漫不经心,怕她有所防备,回来後便问云松要了几本帐本,倒是学得很上心,遇到琢磨不透的地方,就请教李晔。

    可是吏部的选官一个月後就要开始,李晔也要专心备考,嘉柔尽量不打扰他。

    这日一大早,李晔出去办事。嘉柔起来洗漱,听到玉壶抱怨——

    「郡主,广陵王妃回家也有一段时日了吧?广陵王府怎麽没有派人来接她?她到底几时回去呀?」

    秋娘在旁边说:「听说广陵王府最近在忙着纳小郭氏的事情,大概广陵王一时疏忽了吧。广陵王妃自己不肯回去,这事便僵在这里了。」

    出嫁的姑娘突然没有理由地跑回家中住,对夫家和娘家的名声都会有影响,更何况夫家还是尊贵的皇室。李绦已经骂过李慕芸,可李慕芸铁了心要留在家中,李绦也不能命人将她绑了丢回去,气得数落了郑氏好几次,怪她没有教好女儿。

    郑氏竟然还要李晔去劝广陵王,简直是不可思议。

    李晔是广陵王的谋臣,暂且撇开不提,东宫再不得势,广陵王也是堂堂的郡王,天潢贵胄,李慕芸一直得宠,听说广陵王府也没有什麽正经名义的妾室,她就有些飘飘然了,认为男人会为了她而放下面子,低头把她哄回去,简直是痴人说梦。

    嘉柔有时候也会觉得奇怪,郑氏和李慕芸倒像是一对母女,反而李晔怎麽看都不像郑氏所出。

    她一个人用早膳,忽然有点明白李晔说的「不香」是什麽意思了。以後他选上官,在家中的时间必然更短,她总得适应这样的日子。

    进食完毕,嘉柔正在漱口,忽然听到门外有凌乱的脚步声,原来是苏娘亲自带人过来。

    她行礼道:「郡主,请您赶紧准备一下,东宫的徐良媛马上到了。夫人和三姑奶奶已经去府门前迎接了。」

    徐良媛竟然亲自来了?李慕芸竟然有这麽大的脸面?嘉柔十分意外,这跟她想像中的,最後李慕芸灰头土脸地回广陵王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在郑氏的住处,嘉柔见到了这位未来的孝贤太后徐氏。

    徐良媛穿着华美的织锦宫装,裙尾拖曳在地上,气度雍容华贵,她的发髻梳得很高,一丝不乱,插着赤金凤的步摇。按理说,良媛的品阶并不算很高,因为东宫没有太子妃,她又是广陵王的生母,所以才受人尊重。

    她坐在主座上,对众人温和地笑道:「都坐下吧,不用拘礼。今日我是为阿芸的事情来的。」她的目光落在嘉柔的身上,轻轻地点了点头。

    嘉柔连忙露出笑容。这位未来的太后娘娘,跟娘亲是闺中密友呢。

    郑氏在旁说:「都是妾身的错,阿芸本来只是回家坐一坐,不小心染了风寒,身子一直不舒服。妾身想着广陵王府在办喜事,她这副病恹恹的样子回去冲了喜气,就留她多住两日,没想到竟惊动了娘娘。」

    徐良媛看向李慕芸,温和地问道:「那阿芸好些了吗?」

    李慕芸坐立难安,她没想到徐良媛会亲自来家里接她,今日闹出这麽大的阵仗,若她再不乖乖回去,真是打皇家的脸了。她连忙说道:「好得差不多了,正想这一两日就回去,却不想惊扰了娘娘,是我的不是。」

    徐良媛摇了摇头,「郡王出征在即,广陵王府得有人打理,好让他放心在外打仗,你说是不是?」

    「出……征?」李慕芸怔怔地问道,她从来不知道广陵王要出征一事。

    徐良媛解释道:「成德节度使过世了,魏博和卢龙两镇节度使都想吞并他的地盘,幸而王公子回去主持大局。但成德节度使昔日的旧部不服王公子号令,有一部分叛变北上,有一部分归顺了魏博和卢龙两位节度使,眼下成德军四分五裂,影响北境的安全,广陵王主动请缨,卫国公为副将,出兵平叛。」

    朝廷早就有收服河朔三镇的决心,但天子厌兵恶战,迟迟没有决定出兵,上回舒王就没能如愿。这回由广陵王出面,倒不知用什麽办法终於说服了天子。卫国公要跟着广陵王一道出征,便是表明立场,要站在广陵王这边了。郭家便是为此,才舍得将一个女儿送去广陵王府做妾室。

    如果说,之前李慕芸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听到徐良媛的言辞,她立刻觉得无地自容。她满脑子都是情情爱爱,殊不知这背後利益的牵扯。

    嘉柔一直偷偷打量徐良媛的表情,她面上在笑,却给人一种不易亲近的威严,甚至还能察觉到一点怒气。可直到她离开广陵王府,也一直是和和气气的。

    郑氏终於把李慕芸送走,心中一块大石放下,对嘉柔得意地说:「看来阿芸在郡王心中的分量还是很重的,否则徐娘娘怎麽会亲自来接她?徐娘娘平易近人,阿芸有这样的婆母,真是她的福气。」

    嘉柔回头看了一眼那辆远去的马车,还有护送的一列禁军,心中的想法跟郑氏不太一样。徐良媛看似来接李慕芸,字字句句更像是逼她回去。想到这位太后将来执掌後宫的手段,李慕芸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李慕芸与徐良媛共乘一辆马车,她满心都在想广陵王要出征的事,忽然听到徐良媛在旁冷冷道——

    「李氏,你可知错?」

    李慕芸心头一凛,连忙改坐为跪。

    「你身为广陵王妃,身上自有职责。当初郡王排除万难立你为妃,本就遭朝堂上下非议。我以为你能成为我儿的贤妻,一力在太子殿下面前为你作保,可如今你的行为,实在给广陵王府蒙羞!你太令我失望了。」

    李慕芸颤着声音说:「儿媳……知错了。」

    徐良媛冷眼看着她,这个女人若不是玉衡之姊,怎可能忝居广陵王妃的位置,更别说将来母仪天下。想到玉衡为广陵王所做的那些,她忍耐道:「东宫和广陵王府的处境,你心中应该最清楚。我不允许任何人再给殿下和郡王添麻烦,若你再行差踏错一步,这王妃的位置,还是主动让给更能胜任的人吧。」

    李慕芸浑身一震,低声应是。

    徐良媛说话的语气明明很平和,可就是有种气势,逼得她不敢抬头。

    这些日子母亲和弟弟劝了她那麽多,她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听进去。可到了此刻,她才彻底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根本容不得她任性和叫屈。

    她的行为,除了把广陵王推得更远,毫无任何作用。

    「儿媳以後再也不敢了。」

    「你明白就好。回到广陵王府,你自然知道该怎麽做,先起来吧。」徐良媛淡然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