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李晔低头看了嘉柔一眼,见她除了脸红也没什麽异样,就说道:「当然可以,我们恰好也有事要跟母亲说。岳父大人他们即将回南诏,嘉柔明日想回去告别。虽然於礼不合,但也是人之常情,母亲可否答允?」

    郑氏见李晔亲自开口,知道他偏袒嘉柔,她不允就是不给儿子脸面,便顺势说道:「南诏离这儿山高水远,她以後难见家人,也怪可怜的,回去也无妨。我再备些东西,你们一起带去,也算我们李家的一点心意。」

    「多谢婆母,我先代父亲母亲谢过您。」嘉柔感激地说道。

    「好了,没事就早些回去休息吧。」郑氏看着嘉柔,加重了语气,「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

    嘉柔应是,手在袖子底下紧紧抓着瓷瓶,起身跟着李晔出去了。

    苏娘这才从外面进来,抚着心口说道:「夫人,您可吓死老奴了,老奴以为……」

    郑氏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什麽,以为我要给她下药?她可是朝廷封的郡主,我敢吗?还有你看看四郎刚才进来时那紧张的样子,我要是对他媳妇做了什麽,他肯定跟我翻脸!最好那郡主知情识趣,若她冥顽不灵,我还是要给四郎纳妾的。」

    她是不喜欢嘉柔,因她与生俱来的高贵身分,让她这个婆母气势上都矮了半截,更不能像对寻常儿媳一般立规矩,可儿子喜欢,看样子还喜欢得紧,她也无可奈何。

    【第十九章 世间女子你最好】

    嘉柔跟李晔回到住处,李晔见她一语不发,就说道:「母亲她久居内宅,性情有些孤僻,若言语中有什麽失当的地方,我替她赔个不是。」

    嘉柔摇了摇头,「婆母没说什麽,只是找我聊了聊。你要沐浴吗?」

    李晔怎会不知母亲的性情,在家里没地位惯了,大嫂和二嫂向来不怎麽给她好脸色,好不容易添了个儿媳,偏偏又是郡主之尊,矛盾之下,想必也不会对嘉柔多友善亲切,可嘉柔却没有告状,反而言语中颇有维护之意,这让他很高兴。

    她生於膏粱锦绣的云南王府,生来便是郡主,但她没有那些娇生惯养的毛病,反而骨子里善良和包容,像那夜去崇圣寺为庶弟求医,这也是吸引他的地方。

    嘉柔发现李晔一直看着自己,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转身要走开,李晔却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面前,搂着她的腰,笑着问:「刚刚在母亲那儿,你叫我什麽?」

    嘉柔没防备他忽然抱着自己,双手按在他胸前,直直地看着他的青色衣领,闪烁其词,「没叫什麽,我去让他们准备沐浴……」

    李晔收紧手臂,嘉柔整个人贴在他怀里,呼吸都乱了。

    其实他的力气挺大的,嘉柔在女子里的力气已经不算小,毕竟是能骑马射箭的,但在他面前,还是败下阵来,这种力气,哪里像是一个经年体弱多病的人?

    李晔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充满了灵气,当年小小的她爬到他身边的时候,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也是这双眼睛,灵动得像蹦跳於山岩间的小鹿,长大後,她又多添了几分动人心魄的美丽,很难叫人移开目光。

    他低头亲她,她的睫毛轻颤,眼皮一阵温热,然後闭上了眼睛。

    他的吻很轻,落在她挺翘的鼻尖上,然後碰到了嘴唇,虽是轻轻一碰就离开,嘉柔仍是没有睁开眼睛。

    有些事,迟早都要来的,何况,她又不讨厌他。

    李晔能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後背,低头再次吻她。冬裳厚重,他们都还穿着在外面时的外裳,他只能摸到棉裘,可她露在外面的脖颈皮肤,滑如凝脂,想必身上也是那般滑腻的感觉。

    他的呼吸渐渐粗重,她彷佛花蜜般香甜绵软,他的理智变得不可控制,只想得到更多,等怀里的人放松下来以後,他一把将她抱起,放置於床上。

    嘉柔重重喘息,怔怔地看着他。她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什麽,他眼中的光芒,她甚至十分熟悉,虽然害怕,但她只是闭上眼睛。

    床帐扯下,厚重的衣裳一件件从床上掉落,床内春情荡漾。

    嘉柔闭着眼睛,能感觉到他动作很温柔,彷佛细密的春雨,等他精壮的身体覆上来,湿热的吻在她胸前流连,她也难免被勾起了一些情慾。

    可当男人分开她的双腿,用手试探到她足够湿润,准备进入的时候,前世那些回忆都像洪水一样涌来,她开始推李晔的肩膀,「不要……」

    之前的绵绵铺垫和融合已让李晔的身体达到火炉般的灼热,很难在此停住,他俯身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哑道:「疼的话,我再停下。」

    嘉柔拚命摇头,踢蹬着双腿,甚至哭出声来。

    李晔发现她是真的害怕,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抗拒他的进入。她本就紧,进去十分艰难,再遭此抵抗,强行继续怕是会伤到她。

    「不怕,没事了。」李晔停下,将她抱在怀中,轻抚着她的背安慰。他身体里还燃烧着一团火,可顾惜她的念头占了上风。

    嘉柔还在哭,肩膀可怜地一抽一抽,汗湿的头发覆在脸上,表情十分委屈。

    「是我不好。」李晔靠着她的发顶,「吓到你了。」

    在他心里,这是个未经人世的小姑娘,怕也在情理之中,却没想到她害怕至此,暗暗责怪自己太着急了,可情之一事,在於理智掌控不了,而且随着日久情深,他的自制力应该会越来越薄弱。

    嘉柔也知道自己很扫兴,太没用了,可她控制不了恐惧,她不是排斥李晔,而是不喜欢被侵入的感觉,她用一层厚厚的壳包裹住了自己,紧紧地缩在那个壳中,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对不起。」她对李晔说道:「我并非有意……」

    李晔摇了摇头,柔声道:「慢慢来。」

    嘉柔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声,虽然没到最後一步,但两人也终於算裸裎相见了,她没有多想,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安然地睡去,在这个人的身边,总是莫名地觉得安心。

    更深夜静,李晔心中的那团烈火慢慢熄灭,他倒是学过一些道家养生的心法,调息顺气,不算太难受。

    他将睡着的嘉柔轻放在枕上,自己掀开床帐下去,他穿好衣裳,再将她掉落的衣裙一件件捡起来,挂在桁上。

    她的恐惧并不像是单纯的害怕,而是有什麽不堪回首的往事压着她。李晔一下就想起了虞北玄,她承认过两个人之间有私情,莫非是虞北玄对她做过什麽,让她留下了阴影?他的眼眸暗下来,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

    他并非不在意他们两人的过去,只是将那份在意压在心中,不想给她增加负担,可经历今夜的事,他难免自问,她不愿意跟他亲热,是否因为还没放下那个人?

    虞北玄的能力就算放眼举国四十多个藩镇,也是佼佼者,否则不会被舒王看上,并大力扶植。那个男人身世坎坷,阅历丰富,年纪轻轻已经总领一方,拥兵十万,对於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的确极富魅力。

    李晔的拳头越握越紧,最後长叹了一声,自己还真的没想像中那般大度。

    门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像有个人影晃在门扇上。

    李晔收起思绪,陡然开门出去,门外的仆妇先是惊愕,大概没想到他忽然出现,连忙低头弯腰地退到旁边,诚惶诚恐地叫道:「少爷。」

    李晔关上门,走到廊下,冷冷地问:「你在干什麽?入府之前,没人教过规矩?郡主平日宽待你们,并不代表你们可以如此放肆。」

    仆妇吓得跪在地上,「老奴、老奴只是……」

    李晔打断她,「去告诉母亲,不要再过问我房中的事。另外传我的命令,以後这个院中发生的一切,若再被外面的人知晓一星半点,我绝不会轻饶你们任何一个!」

    仆妇一抖,连忙趴在地上求饶。

    李晔也没叫她起来,直接越过她走了。

    只是短短的一会儿,那名仆妇已经满头大汗,大气都不敢喘。素日里都说四少爷最是温和好脾气,可刚刚那气势分明像极了相爷。

    李晔看四下无人,独自走到林中,没有灯火照明,树影幢幢,他对着暗处,沉声说道:「不是说过没有急事,不得进入李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