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朱仲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说吧。」

    「大人可还记得前阵子皇上下旨,请来自异域的法师赵全,前来皇城担任我东旭王朝国师一事?」

    端茶的手一顿,朱仲点点头,「是有这麽回事。」

    「湖中起怪风那日,这位法师刚好经过陵城,当时他的人恰巧就立在湖畔。」

    「什麽?」朱仲一愣,抬眸看向王刚,「他人当时已经到了我们陵城?没人通报上来啊。」

    「法师特立独行,行事低调神秘,身边只带了一个徒弟,一路走来都没通报过任何地方官员。」

    「那你怎麽认出他来?」

    「当时真国寺的全真道长不是也刚好来洛州办事吗?那日他和小的信步走到湖畔想等大人游湖归来喝杯茶打声招呼之後再走,没想到才刚走近湖边,便一眼将这赵全给认了出来,小的便想过去主动打声招呼,走近了正要跟他行礼,湖面却突来一阵古怪大风,这大风吹得大家都低头环胸的,小的却见那赵全法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皱着眉望着天又望着湖面……当时,小的亲耳听见法师说了一句话……」

    「什麽?」

    王刚双手一拱,头一低,把声音压低道:「大人您得先答应不怪小的有怪力乱神之语,小的方才敢答。」

    这话憋了这些天,一来是因为之前小姐落水一直昏迷不醒,不是说此话的时机;二来则是因为他深知朱仲从不信这些神鬼预言之说,因此才慎之再慎之,不敢随意宣之於口,免得遭来一顿斥责与白眼,那就真是没事找事了。

    「说吧。说什麽我都不怪你。」事关那场古怪的大风,便事关他家的延舞,他这个当爹的岂能不听?

    「是,那小的要说了。」

    啧,真是婆妈!

    朱仲斜瞪了他一眼,「你乾脆别说了!」

    「大人别气,小的正要说。」王刚说之前还又灌了自己一杯茶,方道:「那日法师说……天有异象,凤命已出,东宫恐变。」

    天有异象这大家都知道,可凤命已出?东宫……恐变?

    朱仲闻言大惊失色,手上的杯子匡当一声落在地上。

    陵城,属洛州内的小县,却是洛州的中心,精华中的精华,有来自无迷山最得天独厚的温泉水可以养出肌肤白晰透亮的姑娘,连那最尊贵美丽又脆弱不堪的芙蓉花,也是满山满地的长,随便抬眼一望便可见无迷山一片花海美景,终年温泉不断,烟雾缭绕。

    但无迷山却是个百分之百会让人迷路的山,不熟悉地形者一入山谷口便如在迷雾中行走,还没上得了山头就要摔个粉身碎骨,便有人说此处美景是千年妖精吸人的气血而育,又有人说此乃仙人居住的仙境,凡人止步,免遭祸殃。

    乐正宸不知这些传言从何而来,他只知因为这些可怕的传言,让无迷山成了一个无人敢轻易擅入的隐密禁地,打从他去年来到洛州赴任刺史一职开始,这便成了他最爱待的地儿,白芙蓉环绕着山後的温泉池子,躺在温泉池中上有蓝天可见,下有百花可赏,温泉坐拥,通体舒畅,确是仙境无误。

    他来此,从来不让人跟着,独自一人逍遥自在,方能真正享受那份绝对的清静与自我,这一年来,也的确未有人惊扰过他。

    今日却不然——

    远处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他挑了挑眉头,接着是有人说话的声音,由此可见上山来的不止一人,这不禁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来人的对话也传进他耳里——

    「主子,你刚刚跟奴才提到的治水之道,要不要找个空跟老爷提一提?」

    被称主子的人,一身书生装扮,斯文秀逸,眉目清雅,脚步闲散的往温泉池子旁的凉亭行去,手里却拿颗苹果在啃。

    「老爷子官微言轻,我那法子说出去只会害老爷子被羞辱一番而已,何况,民不与水争道,这策略的代价要大量移民,放弃部分农舍田宅,官员们短视近利,定不可行,说了也是白说。」说着,那人又啃了一口苹果,轻脆的响声光听起来就可口非常。

    「那中策呢?」

    「开辟分洪管道,沿途多立闸门,一是减弱水势,二可灌溉航运,三可改良土壤,提高农作物产量。这套方案只需拿出一年的修堤费用就够,可维持数百年,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这嵘河的泥沙最终会导致再次改道。」

    那斯文书生说着,人已步入亭中,撩袍在亭子中坐下来,轻叹了一口气,「不过那也是数百年後的事了,至少可保我们东旭王朝几世太平免於水患之苦。」

    「那便好,算是上策了。总比那些人东堵一块西堵一块来得好上千百倍,还年年劳民伤财的。」

    「也不能怪那些官员们短视近利,洪水一来百姓受灾,治水立马要见成效,哪能顾得上宏远大计?真要治水,要在平日,在上位者需能纳良言,还得有远见和决心,否则就算有才者有心进献上百计上千计,也是无用。」

    「主子说得是。」书僮装扮的那人把篮子提放到石桌上,掀开帕子,将一盘盘糕点从篮子里取出,「主子饿了吧?吃点东西,有你最爱的百合芙蓉糕呢。」

    「爬上山来还真饿了。」这俊俏的主子一笑,伸手便拈了一块色泽透亮的芙蓉糕入口,「都怪这路远,没能把茶具都弄上来,不然这些好吃又美丽的糕点若能佐壶热茶,定是天上滋味了。」

    书僮装扮的人一听,忙献宝似的从篮中拿出一壶茶来,「热茶没有,小的带了一壶温凉的花茶上了山,主子喝点?」

    「好啊,你这贴心的丫……小子,我还真没白疼你。」说着,这俊俏书生若有似无的往温泉池子瞄了一眼——

    这一瞄,竟见一上半身精壮赤裸的高大男子,不知何时站在那温泉池子的中央,双手交叉在胸前,目光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啊!」朱延舞下意识地轻叫出声,手里拿着的苹果一个不经意便滚落到地上。

    随着这声轻叫,在她身边的书僮也看见了这名赤裸着上半身的高大男子,也是跟着一叫,小小身形一闪,自动自发地挡在她家主子面前,「你……你是谁?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还没穿衣服!究竟想干什麽?」

    见状,乐正宸微勾着唇,有点啼笑皆非的看着这对主仆,「这里是温泉池,来这里自然是为了泡温泉,难不成在下还得穿着衣服泡温泉吗?」

    他虽没穿上衣,但下半身还是有块布遮着的,这两个跟他一样是男儿身的男人,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吗?

    说着,高大的身影已往池边走来,古铜色的精实身躯沾着水气,在日头下闪闪发光,益发地夺目,朱延舞当真是被眼前这一幕眩花了眼。

    非礼勿视。

    这句话对男人应该也是有用的,何况对方可是如今鼎鼎大名的洛州刺史襄王。

    他不识得她,是因为他没见过她。

    但她识得他,不是在今生,而是在前世。

    想着,朱延舞别开了眼,「蓝月,不得无礼。这位公子先到这里,按道理说是我们惊扰了人家。」

    「是,主子。」蓝月乖乖应着,看了对方一眼便重新转过身来服侍她家主子。

    朱延舞可以感受到那道目光始终不曾离开,她伸手又再拈了一块芙蓉糕,想也没想地便直接塞进嘴里,吃得太快,她被噎着咳了几下,蓝月赶忙把花茶给捧上,她咕噜咕噜喝了下去,好不容易才顺了气。

    「你还好吗?主子?」蓝月担心的直拍她的背。

    「放心,死不了。」朱延舞对她眨眨眼。

    蓝月会意,看了一眼正从温泉池畔朝亭子这边走来的那男人,微微点点头。

    「要不小的再去前方的山泉处取些水来?这花茶有点甜,怕腻了主子的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