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没事,只想抱抱你。」朱延舞说着已然张臂由後抱住她家丫鬟。

    「小姐,你这是怎麽了?」

    「没事,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你真好……等等真的有熊来,还是让牠先吃了我吧。」她很真心地说。

    「小姐……不,主子……」蓝月的眼睛突然瞪着前方,语无论次起来,「那个……主子……来了……真来了……」

    朱延舞一愣。不会吧?熊来了?这山里当真有熊?

    她僵住了身子,偷偷地将脸一侧,从蓝月的身後望向前方——

    一抹高大俊美的白色身影,像尊佛仙一样的杵在前方,正对着她露出温文尔雅、超凡脱俗,像谪仙般的笑。

    竟然是……襄王?

    他真的来了?并没有因为这场大雨就失约……

    不只如此,天都快黑了他竟还往山上走,必定是来找她的。

    是因为担心她?还是因为他心系着她的治水良方?

    不管是因为什麽,此时此刻看见他,她真的有说不出的开心与感动,冰冷的身子因他的出现而微暖着。

    「你来了。」朱延舞对他真诚的微笑着。

    此刻的她,依然一身男子装扮,清丽脱俗,对他露出的灿烂笑容,让她清丽中添抹上淡淡的娇艳。

    是他之前眼瞎?还是他对女人男人太无感?竟未察觉眼前的她是个姑娘家?

    要不是方才他走来时,远远便听见了她家丫头一再喊她小姐,他还真要被这姑娘耍得团团转了。

    「是,我来了。」乐正宸看着她,淡淡地道:「对不住,刚刚一上山便被大雨困住了,所以来晚了。」

    「没关系,来了就好。」对他真的谨守诺言,她已经感动到不知该说什麽好,能在此时此刻看见他,简直就像遇见了个活菩萨。

    乐正宸看着她,想问她话,却突然意识到她此刻竟坐在地上,不由皱起了眉,「你怎麽了?受伤了?」

    本来还没事,被他这温柔的一问,朱延舞顿时觉得一阵委屈,鼻头一酸,眼眶一红,一滴泪就这麽不期然地滚落,惊得她忙伸手抹去,别开了脸。

    真是糗了!在他面前楚楚可怜的哭,这种蹩脚的戏码可不在她原本勾引这个男人的戏本里。

    主子掉了眼泪,蓝月看了心疼不已,也忍不住想哭,「小……我家主子她摔了一跤,拐了脚……这位公子,你可否帮帮忙,跟我一起扶主子下山?」

    乐正宸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本来还有点生气这两个小姑娘骗了他,但此刻她们可怜兮兮又主仆情深的模样却让他有些心软,说起来,姑娘家女扮男装出门在东旭王朝也算常见,毕竟行走方便些,认不出她们是雄是雌,错在他眼拙。

    想着,他二话不说的走上前,突然旋身背对她蹲了下来,大方的让出他宽大的背,「上来吧,我背你下山。」

    嘎?朱延舞和蓝月都惊愕的看着乐正宸。

    他可是堂堂七皇子,现在闻名天下的襄王呵,身分是何等尊贵?竟要背一个对他来说来路不明的「男人」下山?有没有这麽亲民和善啊?先别说这山路并不算太好走,这尊贵的背上背了个人,还得走上一段路,一般人都要哭爹喊娘的了,他竟然说要背她?

    「还愣着干什麽?快上来!」乐正宸说着,又不放心的回头去瞧这姑娘,她正一脸呆呆的看着他,让他好看的眉头又是一凝,「你该不会两只脚都受伤了吧?连我的背都爬不上来吗?算了,我抱你……」

    话落,乐正宸已经转过身来要将坐在地上的她给抱起——

    「不是!」朱延舞回过神来抓住他的手,本来冻得有些苍白的脸,此刻带点微红,「咱们素昧平生,实不敢这样劳烦公子,还请公子下山後帮在下寻几个人上来抬我下山即可,我很重的,公子一个人可能背不动在下……」

    乐正宸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担心我把你不小心摔下来吗?本公子可是习武之人,走这几步路还不至於把你给摔了。再说了,你不怕我一下山就忘了你,把你们丢在黑漆漆的山中?」

    意思是聪明点的,现在就该巴巴的抱紧他这根大海中唯一的浮木才对……

    朱延舞幽幽地看着他,「这麽大的雨公子都愿意赴约了,我想公子绝不是那种会把在下丢在山里不管不顾之人。」

    「你说得有理。」他笑着点点头,「不过,人心难测,这上山下山的着实累人,偶尔会改变主意也是人之常情,你想赌吗?」

    「我……」被他这一问,朱延舞定定的看着他那双温润好看的眼,还真不知是否该赌上一赌了。

    襄王,果真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

    明明说话的嗓音这麽温柔好听,明明看着她的眼神是那般温柔迷人,可他话里行间却带着一丝凉薄与逼人的冷意。

    这样一个男人,她真能算计得了他吗?

    面对他这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朱延舞有片刻的迟疑,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罢了。

    是因为脚太疼所以才让她有片刻退缩吧?她可是死了又再次重生的人,有什麽好怕的?上天既给了她重生为人的机会,只要她愿意,只要她够努力,铁定可以改变自己的未来,生死无惧,还有何可惧?

    蓝月见她家小姐迟迟不语,就怕主子一时糊涂真的拒了襄王,不由急道:「主子!你还是让公子背下山吧!你身子都湿透了又受了伤,禁不起再折腾了!」

    虽说她家小姐平日野惯了喜欢到处跑,但毕竟是个千金之躯啊,何况前阵子才落水昏迷,身子都还没好全呢,再一身湿的在这山中度上一宿,餐风露宿的,那岂不又得要去小姐半条命?

    「我觉得你家丫头说得对,你觉得呢?」乐正宸始终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他说……丫头?

    朱延舞一愣,随即释然。

    本就没打算要瞒他多久,男扮女装只不过是让两人在一开始比较容易亲近罢了,如今这麽快便被识破,虽在意料之外,却也没必要惊慌失措。

    「公子既已知我是女儿身,就不怕因此沾染麻烦?」她眼眸沉定,却慧黠如星。

    「在下敢赌姑娘不是胡乱攀扯之流,山中只有我们三人,若都守口如瓶,在下岂有麻烦可沾?」

    意思就是,如果有毁她名节一事传出去,那也绝对是她和她家丫头的杰作,目的就是要胡乱攀扯他。

    朱延舞扯了扯唇,「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公子了。」

    乐正宸温柔一笑,再次转过身蹲下来,蓝月忙上前把她家小姐扶上他的背,他的背上一沉,还有软软温温的触感。

    他背着她起身缓步走下山,丫头蓝月在後头跟着,很快天就黑了,可眼前这位就算前方一片黑,似乎也可以轻易辨识出正确的路,连她们这对常常上山熟门熟路的主仆都感到不可思议。

    夜里的山林益发冷凉,但枕靠在他宽大的背上,朱延舞的确觉得身子温暖了些,一开始还因为这样被他背着,胸口磨蹭着他的背而有些尴尬,所以不敢将身体完全贴靠上去,但时间一长她便有些疲倦,不知何时竟在他宽大温暖的背上沉沉睡去……

    清晨的皇城,笼罩在一股薄雾中,过不了多久,日阳的金光初现,皇城便如撒了金粉般灿亮亮的逼人眼。

    右丞中书令秦士廉才刚下朝,便让妹妹敏贵妃身边的掌事宫女暗自请了去乐华宫,才行至宫门前便又有人速速通报,待他踏入宫中,掌事宫女把众人都屏退,敏贵妃开门见山的将昨儿到真国寺礼佛遇全真道长徒弟白筑一事给说了。

    秦士廉震惊非常,「此事当真?」

    「自然是真。」敏贵妃深信不移,「全真道长可是得道高僧,宫里历代妃嫔只要到真国寺都要求见求他指点一二。」

    「可这话并不是道长亲口对你说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