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二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因为临时找不到拿得出手的东西,所以才把这只随身带着的珍贵镯子,也的确是舒贵妃给他的东西给拿来当赏赐……

    越想,这地儿越不能再待。

    既然露过面了,现在全部的名门千金都知道她今天有出席过赏花宴了,之后也不会有人再借机编排她的不是,也不会再连累爹爹……不是吗?

    失礼就失礼吧。

    「蓝月,我们回家吧。」想着,朱延舞已起身往外走。

    「现在?小姐,赏花宴才刚开始没多久耶……」蓝越捧着舒贵妃赏下的盒子赶紧追了上去。

    「本小姐身体不适,只好提早离席。」

    嗄?「这样好吗?小姐?」

    蓝月正想再多什么,一道低沉的嗓音在身后叫住了她——

    「朱大小姐请留步。」乐正勋大步流星的朝她走来。

    一听到这熟悉到让她厌恶的嗓音,朱延舞的心便沉了下来,她想假装没听见,但乐正勋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来到她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幸好……

    不像猪。

    还赏心悦目。

    「朱大小姐要走了吗?是否是本王招待不周?」

    朱延舞扯扯嘴角,很勉强的露出一抹极淡的笑意,「王爷多虑了,只是臣女前些日子染了风寒,身子不适,湖边风大,所以想……四处走走。」

    「是吗?那本王陪朱大小姐走走吧。」

    「王爷毋须多礼,还有一众千金等着王爷观景赏花呢,臣女可以自己走,王爷请。」说罢,朱延舞欠身绕过乐正勋就要走。

    一只大手蓦地拉住了她——

    朱延舞被惊了一跳,缓缓地回头看他。

    「怎么?朱大小姐好像不太喜欢见到本王?本王是哪里得罪了朱大小姐吗?还是,母妃送的东西你不喜欢?」

    这顶帽子扣得可不轻呵。

    朱延舞忙不迭福身低眸,「臣女惶恐,舒贵妃娘娘厚爱,臣女喜不自胜。王爷和臣女素不相识,岂会得罪臣女?」

    「既然如此,那就让本王陪朱小姐走走,这环湖小径是本园美景之最,很值得一游。」说着,乐正勋不容她拒绝,朝她比了个请的手势。

    「谢王爷。」一滴冷汗从她的额间滑落而下,朱延舞提步慢慢地往前走。

    蓝月想上前相扶,却让一名王爷的近身侍卫给伸手挡下——

    「有王爷在,会照顾你家小姐的。」

    意思是,现在王爷正陪着她家小姐,叫她不要没眼色的往前头凑?

    蓝月闻言,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她家小姐,「那我跟在后头,离远一点可以吧?」

    「可以。」

    「谢大人。」说着,蓝月好一会才提步跟在后头,远远地看着平王和她家小姐的背影。

    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呵,她轻叹着。

    偏偏老爷早早就替小姐定了亲,否则她家小姐何须自己偷偷私底下谋夫婿?光明正大送上去选妃多好?可小姐偏偏一门心思谋的不是平王,而是襄王,人家还不领情。如果她家小姐可以让平王相中为妃,可能就是未来的太子妃了……

    想着,蓝月不禁眉开眼笑起来。

    相对于她家丫头那轻快的脚步,走在前头的朱延舞可以说是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高大健壮的平王曾给她很大的安全感,可如今,她只觉得有强大的压迫感不住朝她袭卷而来,却是无能为力。

    果然,她还是避不了吧?

    就算她用尽心机,费尽心力,还是逃不出平王的手掌心……

    「本王送给你的粉红衣衫,为何会穿在齐大小姐身上?」乐正勋突然开口问道。

    朱延舞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垂下了眼,「臣女不明白王爷的意思?臣女收到衣服时就是现在身上穿的这一件。是……哪里出错了吗?」

    乐正勋微微一笑,「是吗?那肯定是有人办事不力才会弄错了。」

    朱延舞摇摇头,「无妨,不过就是件衣服,臣女挺爱蓝色的。」

    乐正勋点点头,「甚好。」

    「只是,臣女不明白,王爷竟记得自己送出哪一件衣衫给哪一位小姐吗?」

    乐正勋闻言,大笑起来,「那倒不是,只是这件粉红衣衫的布料及花色的织法特别精致,为感谢县令的诸多帮忙,所以本王让人特地留给朱大小姐,没想到朱大小姐却没穿上,反而是齐大小姐穿在身上,因此才问上一问。」

    「原来如此。」她点点头。

    原来,他本来就识得齐若雨,才会一眼便发现穿粉色衣衫的姑娘不是她朱延舞……真是失策。她该想到的,毕竟他儿时也是住在京城,这些个大官总会偶尔聚聚,也许他们儿时就见过几次?

    乐正勋看了始终低垂着脸的朱延舞,突然出声道:「嫁给本王为妃吧。」

    嗄?朱延舞没料到他就这样大剌剌地把话说出来,惊得她朱唇微启,错愕不已,整个身子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王爷,这万万不可。」她想也没想便拒绝了他。

    他挑了挑眉,没想过这女人竟会直接拒绝他,半点贪恋富贵权势的心都没有,还真是难能可贵得很。

    「为何不可?因为你早有婚约?」

    「是。」果真是把她调查得一清二楚呵。

    「我听说当年元家全家被灭,无一幸存,就算元氏长孙的尸首始终未寻获,也不代表他还活着,这样的婚约有等于无,只要你愿意,本王会上呈父皇,父皇会谅解的。」

    朱延舞摇摇头,「王爷雄才大略,贵为皇子,臣女不敢高攀。」

    「是吗?是不敢高攀?还是根本不愿意?」他朝她逼近了一步,神色冷冽,「本王看中你,是你的福分,你却不乐意?」

    「不是的!」他高大的体魄不住地朝她逼近,朱延舞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一步,「是小女……小女……早已有了意中人!」

    话落,乐正勋双眸一寒,竟起了杀意。

    这眼神,熟悉极了。

    当年齐若雨陷害她,让平王以为是她想毒死她腹中胎儿时,平王就是拿这个眼神看着她,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那痛,那羞辱,就算到了这一世,也历历在目,如同亲临。

    朱延舞骇地全身颤抖着。

    风是真大,吹得她蓝色衣裙不住地轻摆飞扬,眼皮跳着,她甚是不安,感觉湖面的凉意从背脊处不断窜入。

    不对……

    她的身后就是湖了吗?

    该死!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