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6章 重回靳家 Vip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车子停在靳家门口的时候,尹向晚醒了。

    抬头看看,靳家还是老样子,和她走的时候一样,当初那个十分舍不得她,极力挽留她的张嫂也不知道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认出她。

    当初她进入靳家的时候,就从没想过要就在那里很长时间,后来一点一点的,她慢慢的把靳家当成自己的家,开始慢慢的融入这个大家庭,却没想到,最后还是不能久居,

    那时候她想,可能她真的不是一个容易安定下来的人,可是后来有了小白,她慢慢的摒弃了这种感觉,她觉得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谁说他不能安定,谁说她注定孤独,有了小白,她到哪里都不孤独,到哪里都是她的家。

    所以说,人只要一旦有了归宿,就不会觉得孤独了。

    现在她又回到靳家,竟有种重回故里的感觉。

    “好了,别看了,进去吧,张嫂看到你,肯定高兴的不得了。”靳夜擎说着,让人把尹向晚的行李送上去,自己则带着尹向晚进去了。

    “啊,太太。”

    果然,看到尹向晚的张嫂果然十分兴奋,“太太,您终于回来了,是不是先生把您给姐回来了,我就说过的嘛,先生一定会后悔的,什么时候重新领证啊?什么时候要二胎啊?你们两个人准备去哪里度蜜月啊?”

    张嫂这一连串的问题,尹向晚一个也回答不上来,只能跟着瞎笑,什么也不说。

    “好了,张嫂,赶快上楼把侧卧收拾好,让人把行李送过去。”

    靳夜擎无奈的打断张嫂。

    “哎,不对啊,太太您不和先生一起睡啊?”

    张嫂一脸的疑问。

    “按照你们老一辈人的想法,没结婚不就是不能一起睡的么?”靳夜擎道。

    “这都什么时代了,先生您还这么保守,我这个老太婆都放下旧时代的约束了,怎么您还这么拘束?”

    靳夜擎被张嫂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先生,您先和太太说会儿话吧,我去收拾,”说完,张嫂上了楼,把离主卧最近的那间侧卧收拾了出来,有让人把尹向晚的行李送了进去。

    太好了,太好了,太太回来了,先生终于又能经常回家,又能经常笑了。

    家里,还是得有个家的感觉才好,要不然,不知道怎样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先生已经好久都没有开怀的笑过了,老太太临死之前嘱咐过她,一定要让先生找到一个他喜欢的太太,让先生一辈子开心快乐,不要像老太太和老先生一样,一辈子就这么虚度过去,两个人互相都不相爱,住在一起,也是度累。

    她一直都记在心里,六年前,她以为,先生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辈子就这个安稳幸福的生活下去了,谁知道中间又出了这么一个意外,她是真的希望先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和爱他的妻子,看来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了。

    晚上的时候,小白和潇潇从野营回来,两张疲惫的小脸上都是难以言喻的开心,小白一看见尹向晚在客厅里,更是高兴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箭步跑到尹向晚身边,一把就抱住了她。

    “大宝大宝,太好了,你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了。”

    小白一脸的兴奋,弄得尹向晚也只能跟着瞎笑。

    潇潇则是一脸的羡慕,但是没有办法,没有妈咪的她只能扑到爹地的怀里,撒娇求安慰。

    “爹地,潇潇想你了。”

    潇潇说着,抬头就在靳夜擎的俊美侧脸上留下了一圈口水。

    “好了好了,别瞎闹了,先吃饭吧。”

    说着,靳夜擎抱着潇潇,尹向晚拉着小白,四个人欢天喜地的去吃饭去了。

    张嫂看着,觉得眼里湿漉漉的,不自觉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老太太,老先生,你们看见了吧,你们的在天之灵安息吧,先生他很好,他已经找到了可以一辈子一起携手度过的神仙美眷,你们就安心的走吧,这么多年了,你们最担心的事情也已经解决了,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发展了。

    张嫂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离开了客厅。

    花园里还留着当年太太和先生一起种的花和草,这么多年了,先生一直都是悉心照顾,松土施肥,打虫浇水,她第一次看到先生这么努力的做一件事,从小到大,先生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没有什么办不到的,她相信,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等到那时候,她就可以功成身退,安心的回到乡下度过晚年了。

    吃过晚饭,小白和潇潇回到卧室去做今天野营老师布置的日记,只剩下尹向晚和靳夜擎坐在客厅里。

    “要不要跟我去酒窖看看?”

    坐了一会儿,靳夜擎觉得没意思,就拉着尹向晚去酒窖喝酒。

    尹向晚其实也觉得没意思,于是两个人就达成了共识,一起去了底下酒窖。

    靳夜擎家的酒窖可谓是一绝,在这里,各种名贵的红酒葡萄酒,只要你敢喝,在这里就一定能找得到。

    记得当初尹向晚刚刚嫁入靳家的时候,靳夜擎就告诉她,靳家的任何地方,她都可以去逛逛,她逛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个神秘而又宽敞的酒窖。

    面前一排排的架子上,摆的全是各国各种各样各不相同的酒。

    放弃尹向晚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味……

    她没忍住,就开了一瓶看似非常贵的就,一个人坐在酒窖的小桌子上,边喝酒边浏览酒窖里的各类品种。

    其实有的时候吧,人总是这样,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她也不能免俗,喝着这一瓶,又觉得那一瓶应该会更好……

    于是一口气开了三四瓶,放在一起喝,喝的时候觉得挺好,没想到喝完了之后酒劲才上来,她一下子就栽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最后还是佣人发现酒窖没有关门,才发现了她,要不然,她可能就要丧命于酒窖了。

    其实说起来,靳家这么大,要是你真的一不小心谁在了哪里或者晕倒在一个小角落里,没有人注意到你的话,你是真的有可能死在那里的。

    幸亏她的地位还是比较重要,不然她估计,那一次,她应该也就死在酒窖里了,兴许下一次用人去酒窖拿酒的时候,发现的就是一把枯骨了。

    哎,真是悲惨啊……

    想到这里,尹向晚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

    靳夜擎问道。

    “没事,就是想起来我在酒窖里喝醉那次,差点死在里面。”

    尹向晚笑了笑道。

    “还好意思说呢,那一次喝了我四瓶顶级红酒,你好意思啊你。”靳夜擎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喝醉在酒窖里的事,你那次不是第一次发生。”

    “啊?还有谁那么倒霉啊?”

    尹向晚问道。

    “我的妈妈。”

    靳夜擎说着,打开了酒窖的门锁,“她在酒窖里喝醉的时候,全家人都疯了,每个角落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她的影子,爸爸急得都差点哭了,一直在找,最后在酒窖里找到她,爸爸又气又无奈,又不忍心责骂妈妈,最后只好把她抱回了卧室。”

    “可惜爸爸一直深爱着妈妈,她却后知后觉,一直都不知道,估计现在到了天上,老两口应该会很幸福吧。”

    说着,靳夜擎看了看窗外的天空,“我一直觉得,我爸爸和妈妈,就像我和你一样,不过我比吧把我幸运,最起码我爱的人知道我爱她,而妈妈,一直都无知无觉。”

    尹向晚很少听靳夜擎提起关于他爸爸妈妈的事,一方面她不想掀他伤口,另一方面她也不敢问。

    “那后来呢?”

    今天,这句话她终于可以问出口。

    “后来……两个人经常吵架,但是即使吵的再厉害,爸爸也都会回家,他从来没有在外面留宿过,对妈妈说是认床,其实我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这个习惯。”

    靳夜擎推开酒窖的门,“到了,进来吧。”

    这个熟悉的酒窖,这个熟悉的味道,尹向晚到现在还记得那几瓶酒的味道,她走在里面又重新回忆了一下,一切都还是像当初那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他们也都没有变,只不过是彼此知道和了解的更清楚了。

    靳夜擎从架子上取来一瓶红酒,打开之后拿了两个杯子,递给尹向晚一个,他一个,两个人坐在了桌子前面,倒上了酒,一边喝一边听靳夜擎讲他爸爸妈妈的故事。

    “他们出车祸的时候,我还挺小的,妈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护住我。”

    “而爸爸,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过头看看妈妈和我,两个人被送去了医院,但是没有抢救成功,手术过去后不到一天,两个人就相继走了,临走的时候,爸爸和妈妈躺在一起,两个人走的很安详,我猜想他们应该没有什么遗憾了吧,毕竟互相对彼此的心意,他们已经都知道了,你说对么?”

    尹向晚点点头。

    靳夜擎其实说的没错,生命的价值其实不在于长短,而在于价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