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又看了谭历身边的卓然一眼,这一眼激得卓然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他那是什么眼神,充满暧昧和嘲笑似的,他在笑自己什么?

    当他还在疑惑的时候,那人又开口说:「这是你的新情人吗?不怎么样嘛。对了,我离婚了,要是被他甩了,随时欢迎你来找我,这些年我可都没忘了你,旧梦重温的感觉,一定很不错!我可是很想你……」

    他带着轻蔑的口气,说着下流又暧昧的暗示,刺得卓然耳膜发痛,他就算再迟钝也听出来了,这男人和谭历有过关系,但又似乎很看不起他。

    这个混蛋!凭什么对他的阿历说这种侮辱的话?!

    回头瞥见情人隐忍气愤,但又有几分自嘲和无奈的表情,他越加火大,就在男人准备转身离开之际,忽然吼了一句,「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这句话让另外两个人都有些意外。

    「怎么,你叫我?」男人回过头,挑衅的眯眼看他,一副很不屑的模样。

    卓然再也不想克制自己想痛扁他的念头,砰的一拳就狠狠揍了过去。

    「啊!」男人再怎样也料不到卓然会说打就打,冲上来就给自己这么一拳,立刻歪倒了身子,发出一声哀叫。

    卓然又扑了过去,压着他的身体狠狠的痛打下去。「混蛋!你敢这样说阿历你再说一遍试试?我揍得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周围有人听到动静,惊呼了起来。

    而男人不甘弱势,拼了命与卓然扭打在一起,谭历想分开两人,却根本插不上手,因为这两人扭打的姿态已经完全接近原始人,你一拳我一脚的打成一团。

    半晌,在谭历和几个迅速赶来的保全一起努力下,打得不成样子的两人才被分开。

    那男人的模样明显要比卓然惨上几分,眼睛青紫不堪,脸也肿了一半,被揍得不轻。

    不过回头看卓然,也比对方好不了多少,嘴唇被打破了,一半的脸颊也是肿的,手捂着肋骨,显然也被揍了好几拳。

    「要不要叫警察?」人群中有人提议。

    男人捂着痛处,望到卓然凶狠的目光,忽然有几分瑟缩。

    卓然上前一步,揪着他的衣领,狠狠的道:「你个混蛋,有种就去叫警察啊!」

    「不……不用了……」男人嗫嚅着,完全没了刚才傲慢的模样,暗暗心惊面对的这人是个疯子,搞不好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算了,他不跟这像狼一样的野蛮家伙一般见识。

    「哼!」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卓然回头向谭历伸出了手。「阿历,我们走!」

    结果他并没有如愿的回到家,而是直接被谭历开车送到医院。

    一直到医生替他检查完伤口,做了包紮,取了药,谭历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离开医院坐回车上,卓然已经完全没有方才跟别人打架的那种气势,只是很不安的看着情人明显僵硬的表情。

    「阿历,对不起啊,那个……」在他小心翼翼,却不知该怎么道歉的时候,谭历忽然搂住他的脖子,嘴唇狠狠的堵了上来。

    「嗯……」卓然闷哼了一声,完全被他的举动震得措手不及。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车内激情的余韵良久未散,连空气都是温热的。

    卓然的臂膀环过谭历,让他紧紧贴靠在自己胸口,不容许有一丝空隙。感觉恋人轻细的呼吸就吐在自己脖子上,痒痒的又很亲密,他这时的心是满足的,里面注入了很多的东西,而这些都是阿历给他的。

    「伤口疼不疼?」谭历突然问,想到他腹部的伤被医生吩咐过要涂药。

    「被你一说就觉得疼了起来。」咧嘴一笑,卓然空着的那只手往隐隐作痛的肋骨摸了过去,「奇怪,刚刚都没觉得痛啊。」

    「怎么会?是不是刚才撞……要不要再去给医生看一下?」听他这么说,谭历马上担心了起来。

    「傻瓜。」卓然笑得暧昧,搂着他的手臂又加了几分力道,「现在换你变傻瓜了,都不懂我的意思吗?刚才我那么想要你,怎么可能会感到伤口的痛,光是你那样子……」他附在恋人的耳朵,说出下半句叫他面色绯红的话。

    谭历羞恼的瞋了他一眼,接着静静看着他,半晌才开口,「刚才那个人叫白梦谦,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以前?」他有点意外。念大学的时候谭历一向独来独往,没见过他和什么人在一起啊。

    「是高三那年。」

    「高三?」脑海里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在洗手间听到的别人说的闲话,记得对方好像是大机械系的男生吧?

    「是啊,认识他那年我才高三。」谭历苦苦一笑,「为了这件事,我爸把我赶出了家门,你上次才见过他,还记得他说的话吧?」

    「他打你了?」卓然只想知道这个。他记起上次见阿历父亲的模样,那老头似乎气得很厉害。

    「这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伤了家人的心。」谭历的声音很黯然。

    「阿历,你很想回家,是不是?」

    他贴着卓然的胸膛,点了点头。

    「高三那年暑假,白梦谦对我说他要结婚了,说他从来没想过和我长久在一起,因为他的另一半不可能是男人,还说我喜欢男人是不正常的,叫我以后找个圈内人,否则只有被抛弃的份……」他低低一笑,笑声里有着无奈受伤和几分凄凉。

    「那个混蛋,我真该揍死他!」

    卓然搂着他的手不自觉的用力,甚至大到使谭历感到疼痛,但他心里只觉得好欣慰,因为他对他的疼惜与不舍。

    「算了,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教训。」抚了抚卓然的肩膀,化解他的气愤。

    「阿历……」卓然的声音听起来比他这当事人还闷。

    他微微一笑,抬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何况刚才你已经替我出气了,你那样揍了他一顿,我心里真是痛快!」

    「那你干么不自己动手?」被他哄得开心了,卓然傻笑,放在他腰际的手使劲掐了一下。

    「有你在,我何必自己动手?」谭历微抬身子想避开,眼神既明媚又狡黠。

    卓然看得发怔,叹了口气。「阿历,我真的好像中了一种叫谭历的咒。」

    「那是很喜欢我的意思,是不是?」谭历笑着问。

    「是,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得都快失去自我了!」他继续叹息,湛蓝的眼里满是温柔和深情。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

    「在我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卓然低语,诚恳的说出自己所想,「你呢,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大学的时候。」谭历迎上他期待的目光,「不知不觉,就那样喜欢上了……」

    卓然心里迅速涌起远比喜悦还要更深的悸动,晶亮的眼里闪着能融化一切阴霾的光芒,深深攫住情人,低头贴上他的嘴唇,在那里烙印,「我爱你,阿历。」

    「我也爱你。」迎合他的吻,谭历低低说出心底深处藏了许久的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