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79番外沈荃之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十八章【番外沈荃之妻

    塔娜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对那个明晃晃给皇帝戴绿帽子,勾搭自己前夫的女人,实在是不愿多看一眼。饶是如此不耐烦,中宫皇后下令,让她去昌平,慰问丧子且因难产而不能再生育的辅国公福晋董鄂·乌云珠,她还是不能不去。

    坐在马车上,塔娜还一个劲儿不明白:菊姐姐平日里那么宽厚一个人,对妃子们都是和颜悦色,只要按规矩办事,从来不多难为的。怎么就眼里就容不下一个改嫁了的乌云珠?一个女人,没了儿子,不能再生,还不够惨,您还特意命我去探望。这不给人家伤口撒盐吗?也不对呀,既然是气人家,怎么还带着这么多好药材、好太医,这到底是让董鄂妃好好的,还是让她不好呀?

    塔娜哪里明白,菊花打的就是让董鄂妃半死不活的主意。只要熬到四十岁,往后,美人迟暮,纵然是年轻初恋,胸前朱砂痣也能变成蚊子血,窗前明月光在男人眼里,也不过就是菜市场那烂菜叶叶。年轻时候死了,留给男人一丝年想。就不信年老时候死了,那帮好色男人还能记着她满脸皱纹,还能念念不忘?没见汉武帝李夫人临死不肯见皇帝?上辈子顺治后宫一帮女人赢不了个死人,如今——哼哼,看你董鄂妃年老无子,改怎么面对博果尔那一帮子妻妾?

    菊花这些心思,塔娜自然是不知道的。自从与博果尔和离之后,她便幽居在绣楼,难得下来一次,比汉家女子都矜持。若不是皇后懿旨,还不知道她要宅到什么时候。

    沈荃得知塔娜要去昌平,特意找顺治请了假,一路护送。骑马在外护着塔娜马车,听见塔娜在车里不住叹气,忍不住劝道:“实在不想去咱就回去吧。何苦跟那么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见面。你要怕皇后那边不好交代,我进宫去求皇上。总不能为了一件小事,叫你百般为难。”

    塔娜隔着帘子微微一笑,低头只管看绣花,不在说话。沈荃等了半日,不见车内回话,只得暂且打住。虽说二人有了婚约,沈荃常年见满蒙女子豪放之风,并不介意跟未婚妻多接触接触。奈何入关八旗别扭的很,对那明朝遗留下来的所谓规矩,那是去其精华、留起糟粕。尤其是出了董鄂妃给皇帝戴绿帽事件之后,上至皇帝、下至旗民,一个个恨不得把自家女子关死在屋里,一辈子不出门。塔娜受这股风气影响,嚷嚷着说什么被逼下堂,无脸见人,自己把自己关在卓礼克图王府后花园绣楼内,将近一年没下楼。直到后来与自己定亲,才叫青格儿、孟谷青两个劝着,下楼来拜见未来婆婆。后来沈老夫人提起此事,还怀疑这位格格是不是汉人冒充。

    沈荃想起这事,不住叹气。就是明朝时期,还有民间女子出门逛街踏青,怎么到了满洲统治,反倒把女人逼的更紧了。这次若不是皇后出面,只怕,塔娜连二门都不肯出吧。难得出来散心,还总想那些糟心事儿做什么呢?

    路上停脚歇息。留下护卫之人,侍卫们都下马到不远处走走,活动活动手脚。嬷嬷也带着总角丫鬟出来收拾吃的。唯独塔娜,依旧关在马车里不肯出门。

    沈荃实在看不下去:您一个蒙古格格,本就开爽朗大方,因为一个博果儿,为了那所谓的名声,捏着鼻子过一辈子,有意思吗?

    走到马车前,对着车下嬷嬷、丫鬟拱拱手。嬷嬷们便知新姑爷有话跟塔娜说,想想这在蒙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一笑避开了。

    沈荃看四下无人,远处侍卫也没注意,这才小心上车,咳嗽一声,挑帘子进来。瞅见塔娜手忙脚乱拿着一本书到处藏,沈荃忍不住笑了,弓腰站在车厢门口,笑说:“又不是外人,藏什么呢。我进来了。”

    塔娜嗔怪:“孤男寡女的,纵然有婚姻,也不该如此胡闹。快出去,别叫人看见了说闲话。”

    沈荃闻言,愈发无奈起来,就势靠门口坐着,侧对塔娜,慢慢说道:“我就奇怪了,以前我也在蒙古呆过几年。那里民风淳朴、百姓实在,怎么同样的人,到了京城,就变的比汉人还要迂腐?格格,咱不能好的不学坏的学呀。”

    塔娜闻言,低头慢慢问道:“汉人哪里还有下堂妇再嫁的,你这不是逼我吗?”

    沈荃听了,苦笑摇头,“格格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书上都说女子要从一而终,却不知,汉武帝生母是休了前夫才进的宫,宫外还给汉武帝留了一个异父姐姐。宋朝有娼门出身的刘皇后,武则天更是一女事李世民父子二人,元朝那些旧事,就更不用我说了。至于明朝,”沈荃微微一笑,“若他们不太过拘泥那些繁文缛节,只怕,张皇后、周皇后妯娌俩,还不至于自杀殉国,徒留伤悲。”

    一番话说的塔娜脸色微红,抬头问道:“亏你是上书房师傅,居然这般胡说。等我告诉皇后,叫皇上知道,非治你的罪不可。”

    沈荃听了,微微一笑,靠在门框上,也不反驳。

    塔娜看他着实没文人身上那些酸腐,心中这才安定下来,翻出来刚才到处藏的书,一把摔到沈荃怀里,说道:“你真当我乐意看那些害人的《女儿经》啊?还不是我母亲说,你是才子,更何况上头还有公婆,要我多学汉家女人做派。免得将来——再给休回家门。”

    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沈荃一看,也不知说什么好。随手把那揉搓的皱巴巴的《女儿经》扔到车外,往前凑了凑,隔着一步远坐下,柔声劝道:“傻子,你当我为什么向你父亲提亲?我就是喜欢蒙古女子豪爽开朗。若是希望娶个温婉的,家里那么多提亲的汉家亲戚,不早就应下了?”

    塔娜得寸进尺,“什么?你家到底有多少人给你提亲?你——往后我哪里看得住,岂不又要来一回博果儿、董鄂妃那等乌糟事?”

    沈荃见她这边“一着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心里又气又疼,没好声地说:“放心,我原先喜欢的人,早就嫁人生子了。跟她男人好的跟蜜似的。她家院墙老高,我可偷不起。”

    塔娜听了,哭的更厉害了。嬷嬷、丫鬟们看时候不短回来,就见沈荃沉着脸跳下马车,车里头塔娜抽抽搭搭。嬷嬷吓了一跳,赶紧上车去看。一问才知,原来自家格格是为沈荃早年有心上人伤心呢。嬷嬷也是过来人,扭过身去笑笑,回头劝她:“格格,沈大人都三十多了,以前有个心上人有什么稀罕的。依我看,他有心上人,念念不忘倒好了。若不然,如今他房里怎么回如此干净,连个暖床的丫鬟都没呢?”

    提起这事,塔娜又满意起来。总算止邹声,心平气和绣起花来。嬷嬷、丫鬟们皆松了一口气。

    倒是沈荃,不知为何,一路再也无话。饶是他平日温文尔雅一人,到底浸淫官场多年,一生起气来,官威大显,吓的一帮侍卫们都战战兢兢,不敢靠近。

    好容易挨到昌平,沈荃因是休假,只去福全那边送了喜帖。回来后就留在驿站。塔娜进了行宫,先见布木布泰,布木布泰问她:“京中如何?”

    塔娜自然拣好听的说了,末了又说:“皇上、皇后都惦记着您老人家呢。”

    布木布泰一听笑了,“叫他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就是。我很好,不用惦记。”说完,又问塔娜,“听说,两个月后,就是你的喜日子?想要什么,跟姑姑说,姑姑给你挑好的压箱。”

    塔娜微红了脸,很是不好意思,慢慢说道:“怎好叫姑姑破费。家里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布木布泰笑呵呵说道:“什么叫破费?当姑姑的给侄女添箱,就算破费了?前几年青格儿、孟谷青几个出嫁,那可不就更破费了。”

    说的屋里众人都笑了。福全福晋、玄烨福晋赫舍里氏也跟着一旁打趣。布木布泰又问:“听福全说,沈荃也来了。他倒是有心,一路护着。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说着拍了拍塔娜的手。

    那边福全福晋妯娌俩连声恭喜。塔娜却微微低了头,对着布木布泰叫一声:“姑姑——”眼泪便如珍珠般洒了下来。

    布木布泰一看急了,急忙搂在怀里,心肝肉地叫:“这是怎么了?啊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跟姑姑说,姑姑给你出气。”

    福全福晋看一眼,知道八成有什么私事,对着赫舍里氏使个眼色,二人便携手退下。顺便带走屋里伺候下人,只留苏麻拉姑一个站在旁边伺候。

    苏麻拉姑送二位亲王福晋出门,给布木布泰姑侄俩换了茶,抽身出门,立在门口伺候,顺便帮着守门。屋里影影绰绰说了几句。苏麻拉姑也是个玲珑心思,三言两语便听出门道。原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塔娜因为嫁过一回,伤了心。对嫁人之事有些抵触,生怕再次所遇非人。

    布木布泰听完,噗嗤一笑,拉着塔娜的手轻声劝道:“嫁个一二回的,又不是你一个。姑姑我遇到的,都是什么好东西?妻妾成群不说,还把女人当物件儿,送来送去。早年后金那些事儿,你又不是不知。远的不说,单看博果儿,原先宝贝董鄂妃那个贱人,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如今看她容貌淡了,不还是整日里跟别的女人厮混?要我说,满洲男子——都是好色的。你菊姐姐吃了多少苦,才算熬今日。若算起来,汉家男儿,倒是谨守本分。那个沈荃,我看不错。单是他三十多岁,没个屋里人,你嫁过去,就不会苦。”

    塔娜听了,点头称是。

    布木布泰宽解塔娜之后,就命她去看董鄂妃。此行前来,就是菊花派她去嘲笑董鄂妃的。自然要不虚此行才是。

    看着塔娜出去,布木布泰坐不住了。侄女都是讨债的。上辈子菊儿是,这辈子娜仁、塔娜两个也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不管都不成。叫苏麻拉姑进来,跟她说明白了。苏麻拉姑笑道:“主子多虑了。依奴才看,那个沈大人挺好的。刚才裕亲王来,就问太后什么时候有空,沈大人送了两幅字画,给太后送礼呢。瞧瞧,还没过门,就知道孝顺长辈了。”

    布木布泰闻言笑了,“是比博果儿强。”

    苏麻拉姑陪着笑笑。就听布木布泰吩咐:“你去跟福全说,就说那天都行。我也见见侄女婿。另外,你跟福全、玄烨说,叫他们抽空探探沈荃口风,或者干脆叫太医给沈荃诊诊脉。三十多岁了还没女人——该不会身体有问题吧?”

    这话一说,苏麻拉姑也觉得严重起来。当即叫几个宫女进来伺候,自己抽身去裕亲王、康亲王住的院子里传话。

    这事最后闹的沈荃哭笑不得。伸胳膊让太医好好看。倒是福全、玄烨很是过意不去。太医看完,说沈大人十分康健,告退出去。福全赶紧给沈荃赔不是。沈荃淡淡一笑,说道:“两位王爷都是天潢贵胄,自幼屋里不缺女人。然而沈荃出身百姓之家,讲究的是夫妻和睦。媳妇一个就够了。多了,普通百姓,哪里承受的起这等福气。二位不必担心,沈荃既然提亲,自然是一心想与塔娜格格好好过日子。此生绝不负她。”

    福全、玄烨听了,都说沈荃好气度、好人品。娶了塔娜表姐,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塔娜听了这话,放下心来,特意跑到董鄂妃跟前得瑟一番。把个心思玲珑、敏感谨慎的董鄂妃,气的当场昏厥过去。连着喝了一个月的药,才算好起来。

    好在博果儿这几年对董鄂妃的心思淡了。娜木钟又压着他生孩子。没顾得上找塔娜麻烦。

    塔娜看人都气晕过去了,心里不发怯可不是真的。嘴上还硬,说什么要回京备嫁,懒得跟董鄂妃耍。扭头就走,董鄂妃只顾顺气,顾不上跟她吵架。

    等屋里安静下来,董鄂妃幽幽一笑,说了句:“这就是命!”

    塔娜可不管董鄂妃心中是何感想。回去见了布木布泰,说要回京。布木布泰知道她的喜日子近了,便送了她一车嫁妆,命福全、玄烨一同回去,路上好有照顾。沈荃假期也结束了,一路同行。

    到了京城卓礼克图王府。塔娜依旧回后花园绣楼住。上了楼,看桌上摆着一壶酒、一幅画。问是谁送来的。丫鬟们说是新姑爷送的。

    塔娜打开酒闻一闻,乃是十年酿桃花春。再看画卷,一片桃花,一座小楼,一名女子,倚窗喂燕子。塔娜看了半日,淡淡笑了:好你个酸文人,竟敢偷窥姑奶奶闺房!

    多年以后,塔娜才知道。那天沈荃去卓里克图王府摘桃花,远远望见绣楼之上,一个女子伸出胳膊喂燕子,他的一颗心,久未起波澜,却在那天,动了一下。轻轻一下,如被燕子剪过柳叶,轻轻划过一作者有话要说:送个番外,贰仟多字。多日以来,感谢亲们的支持啦!买一送一,巨划算!

    【番外福全玄烨

    福全自认,这辈子过的比上辈子舒坦。

    首先,爹娘都全和了。没少爹也没少娘,爹也疼娘也疼。更美的是,这辈子的爹跟亲娘关系好。这辈子的娘也没不像上辈子老祖母那么偏心。当然,上辈子老祖母之所以偏心,那也是给董鄂妃气的。谁叫自己挑谁肚子投胎不好,偏偏挑了个姓董鄂的庶妃呢?

    这回好了,什么都不缺。老三有的他都有。阿玛那边,反倒更加疼爱自己。就连皇上“哥哥”、皇后“嫂子”,对自己也更加喜爱些。没法子,谁叫自己做“贤王”做的轻车熟路,信手拈来就是君臣相得。哪像老三,整日里只知道张扬,却不知,帝王最忌讳他这等自认高人一等,万事皆在手中掌握的。好在老三聪明,懂得审时度势,才没叫皇帝“哥哥”给撸了。

    后来到娶妻生子,福全更是得意。上辈子福晋多好啊,别的不说,起码跟自己白头偕老,生了几个孩子,一个个懂事孝顺,夫妻俩从来没红过脸、吵过架。家世低就低点儿吧,有个普通岳家,省得皇帝那边老惦记着。

    再瞧老三,娶个大学士的孙女,哪里好了?你以为赫舍里氏还会跟上辈子一样让着你,咬着牙容你娶上十几二十几房的?果然,俩人成亲没一年,赫舍里氏就到母后皇太后那里哭诉,说是康王爷俸禄不够,贴补了不知多少嫁妆进去,还是不够。

    哲哲也奇怪呢,同样是亲王,福全那边过的滋滋润润,怎么玄烨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菊花冷眼瞧着,柔声劝解:“是不是玄烨有些特殊爱好?”

    这一说,赫舍里氏当即就跪下了,贤惠大方说道:“爷没别的嗜好,就喜欢生儿子。府里姨娘已经有十二房了。每个人臣妾都是按照侧福晋的规格发银子,谁也不敢委屈了。故而,才入不敷出。”

    哲哲到底年纪大了,汉化不深,不爱讲究女子从一而终道理。一来当年皇太极妃子就有随口送人的,二来若是她嚷嚷什么“女子当以贞静为主”,布木布泰脸上也不好看。故而一听这话,当即把赫舍里氏一番敲打,“胡闹,不过就是暖床的女人,当年先帝身边哪个女子没做过。下了床,该当宫女还是宫女,年纪到了该嫁人还得嫁人。她们是什么东西,还抬举起来当成主子了?我说玄烨这些日子怎么面黄肌瘦,敢情是女色祸害的。你这就回去,把那些狐媚子给哀家打了出去。往后他再敢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你只管拿鞭子抽。”说着,把自己做姑娘时候玩的马鞭赐给赫舍里氏。

    菊花一看好玩,撺掇着哲哲叫来贴身大宫女宝音,陪赫舍里氏一同回府,帮着管那些女人。

    赫舍里氏得了太后、皇后懿旨,擦擦眼泪说几句好话,哄二人高兴了,起身带着宝音等人回府。

    彼时玄烨刚刚从衙门回来,看见宝音身后一帮壮实嬷嬷,个个如煞星一般,心里也嘀咕。宝音毕竟是哲哲身边老姑姑,平日里布木布泰都敬重三分。见她站在跟前,玄烨不敢托大,笑吟吟站起来问道:“姑姑来了,母后皇太后她老人家可好?”

    宝音笑着回话,“太后她老人家好。”二人见礼已毕,玄烨便问宝音所来何事。

    宝音笑而不答,只看赫舍里氏。

    赫舍里氏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将府里没钱养小老婆的事儿说了。说完,还当着众人的面跪下来哀求:“王爷若是舍不得,实在是没法子,只有让妾身回娘家去吃喝。到晚上回来睡了。起码,还能省了我们主仆几个嚼用,多养个格格。”说着,悲从中来,几个丫鬟跪在一旁,与赫舍里氏抱头痛哭。叫宝音等一堆宫里来的嬷嬷看了好一场笑话。

    玄烨一阵头疼,早知道这辈子的赫舍里氏没有皇后金冠压着,刚毅性子比上辈子更甚。却没想到,这么不肯给面子。

    赫舍里氏可不管他那一套:你不就是皇帝他弟吗?在朝廷里头,还要多亏我爷爷、我阿玛、我叔叔呢,别给脸不要脸。这边对我说情话,那边就搂着小丫鬟滚床单。这还是要借我娘家势力呢,等将来若我娘家拜了,还不赶紧把我赶到偏房?哼,你无情我就无义,不弄的你丢人现眼,从今后我就不是上马能打仗、下马能管家的满洲姑奶奶!

    玄烨生了半日闷气,正想开口训斥,就听外头通传:“太子驾到!”

    这位太子,便是皇二子保成。

    保成进门,玄烨一肚子气就消失无踪了。罢了,上辈子终究是我先对不起你们母子,这辈子,便是让你一让,又能如何?

    想罢,请宝音帮忙,遣散府内众多姬妾。

    保成亲手扶赫舍里氏站起来,奇怪问道:“三婶,您这是做什么?三叔又去眠花宿柳,您只管跟我提,何必跟自己身子过不去。”

    赫舍里氏抓住保成的手,一阵悲切,“好孩子,你不知道,如今府里就剩下三两银子,遣散姬妾的路费,还不知该从哪里出呢。”

    保成一听,噗嗤笑了,几步走到玄烨身边,几把将他腰上荷包、香囊、玉佩等物拽个干净,双手捧到赫舍里氏跟前,说道:“三婶你看,这些个东西送到当铺里,该指不少钱吧?”

    赫舍里氏还在犹豫,就听外头福全哈哈大笑:“那是自然,当然值不少钱。那东西,可是各家姑娘送你三叔的定情物。都是公侯家闺女,送给情哥哥的,自然要挑好的了。”

    赫舍里氏听了这些话,一咬牙,几把抓过来,扔到身边大丫鬟怀里,沉声吩咐:“当,死当!”

    福全还领着自家福晋在一旁撺掇,“弟妹啊,你再去书房瞅瞅,那书房多宝阁里头,还有不少呢。全当出气,往后十来年,吃穿不愁啊!”

    保成在旁陪笑。玄烨扶额,暗暗喟叹:难道,这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二哥,赫舍里氏,保成,朕于你们,竟然只剩下埋怨了吗?

    玄烨啊,三年清知府,还十万雪花银呢。更何况你又是个当皇帝的。执政多年,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不很正常?矫情什么呢矫情。比起《八爷穿成四福晋》里那位老皇帝,您的日子,已经十分好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