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十八章:终章(三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舅舅……”陆昭锦如遭雷击。

    她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张温润宠溺的面容,“杜先生。”

    父亲像信任自己一样信任的杜先生,将银刀医术都交给他保管。

    原来,是她的……舅舅。

    “澄溪,澄溪是护城河的下游,澄溪的浣衣女……”陆昭锦喃喃,脑中将一切都串联起来。

    她的母亲护着弟弟烧坏了脸,逃出来后在澄溪边定居,救下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学会了盘扣……

    “舅舅……”她失声,看着同样痛苦,却狞笑起来的夏承安,颓然闭上了眼。

    夏承安不会放她们走开的,皇城是他的根,而沈志既然早知道了她母亲的身份,只怕早就将杜先生抓到手里,她即使追出去,也找不到人。

    “他会回来的。”叶幼清话音未落,门口便响起了女子阴测测的冷笑。

    “陆昭锦,来看看你的舅舅。”沈志驾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走入门内,属于陈贵妃的明艳面容显得苍白狰狞:“他可是我一直藏在暗处的底牌,现在终于可以用了。”

    夏承安登时大怒,周身灵气暴虐,却被叶幼清拦了下来。

    沈志怪笑。

    “好儿子,你母亲那么爱我,现在让她彻底地和我融合在一起,不是很好?”

    夏承安怒喝着一掌震开叶幼清,又对上了陆昭锦。

    “陆昭锦!”他咬牙切齿,“我为你准备了第二道……”

    “没错,就是要你们制住他,陆昭锦,”陈贵妃的嗓音再次响起:“制住他,我要他的身体!”

    陆昭锦蓦然瞪大了眼:“你已经疯了。”

    杀妻杀子,现在还要夺儿子的身体,只为皇城龙气。

    “呵,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个下场的。”沈志开口,却有着妖异诡怪的娇媚。

    “难道他就没想过杀了我这个父亲,以绝后患?呵,把他的身体换给我,这是移魂之术的法门!”

    沈志念出一段口诀,又冷喝:“而且要他自愿,亲自施展移魂之术对换。”

    他非常讨厌这具女人的身体,但是现在太过虚弱,而且陈锦嬛并不是沈家血脉,所以他受到压制,根本无法再施一次移魂之术。

    这件事又不能交给陆昭锦来做,所以结果只能是夏承安自愿。

    “这不可能!”陆昭锦断然拒绝。

    “当然可能,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怪笑,阴柔阳刚交汇,说不出的诡异,扼住杜先生脖子的手骤然收紧:“我现在就是要你的命,你也会给的,所以我要他的命,易如反掌。”

    纵是叶幼清,也有一瞬动容。

    “我不需要!”陆昭锦断喝,猛地回身看向夏承安,大声强调:“我再说一次,我不需要!”

    不过就是赌,她还赌得起。

    夏承安勾起一丝笑意,模样同样执拗得可怕。

    “我来。”叶幼清踏前一步,突然道:“我来与你交换灵魂。”

    “叶幼清,你虽然是选定的人,但是你现在站得可是我沈家的皇城!”沈志不在大殿,尚不清楚真相,并不知道她二人都有克服压制的办法。

    所以即使是现在的夏承安,也不是陆昭锦二人合力的对手。

    但如果叶幼清点破这一切……

    “手下败将!”夏承安爆喝一声,根本不给叶幼清说话的机会,口中吟诵心决,扑向了沈志。

    “这才是我的好儿子!”沈志大喜过望,准备迎接被动的调换。

    夏承安看着母亲熟悉的面容,眼波攒动,化作邪魅勾起的唇线:“朕,传位于叶幼清。”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叶幼清摆脱束缚,体内涌入龙气,猛然跃起,快如一道虹光,立掌劈来。

    纵然那具身体披着尊贵龙袍,却毫无道法,同普通身躯一样被瞬间击飞。

    套上年轻外壳的沈志好似一个破布娃娃,从空中滚落,灵魂被困锁炙烤,再也没有反抗之力。

    而对面,陈贵妃与杜先生的身体却双双倒下。

    一个唯有陆昭锦和叶幼清两人能看到的魂体飘飘荡荡,在日光下不断消融。

    “这一次,我可没让你抢先。”夏承安得意地瞥了叶幼清一眼。

    陆昭锦肩头颤抖,无声泪落。

    “别哭,是我定力不够,我怕进了母亲的身体,依旧会用你舅舅的命威胁你。”

    叶幼清上前将陆昭锦揽在怀里。

    “真是讨厌,不过看在你没有驱逐我的份上,忍你一次。”

    夏承安的魂体不断消散,他却感受不到痛苦一样地自顾自说着:“这一次,我是为你而死,为了走向你,选择了这条最难的道,你要永远的记住我,永远。”

    “夏承安!”陆昭锦哭喊。

    “这不是我的名字!”

    他竟然笑得没心没肺:“他没有名字,你同情他,我也没有名字,你也要同情我,所以要牢牢记住我,时刻想着我,一辈子。”

    魂体越来越淡,声音也微不可查:“给我,起个名字吧……”

    烟消云散,尘埃落定。

    “好。”女孩子的声音,悄然响起。

    ……

    太子带领重臣赶来时,陆昭锦已经带着杜先生消失,他只好先命人处理后事。

    叶幼清将玉玺递了上去,悠长荡漾的莫名气息逐渐从他身上剥离,如龙入海,没入宫城大地之中。

    “你……”夏承贤踟蹰。

    如今叶幼清手握玉玺,身负异能,又有统领重兵的父亲,篡位夺权,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但他就这样轻飘飘的,交出来了?

    难道他就对这天下至尊的位置,真的不动心吗?

    夏承贤想起了那日的自己,刚得知皇帝过世时的自己,是他心智不坚才铸成大错。

    “叶幼清,”他张口,他不相信有人能面对帝位而不动心。

    “你错了,是她不喜欢这里。”叶幼清立掌止住了夏承贤话头,淡然远去。

    “是啊,她怎么会喜欢这里,怎么会留在这里。”夏承贤喃喃,他和夏承安,都错了。

    他们都以为,自己才是最爱她的。

    想把后位留给她,让她成为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但他们都忽略了她的意思。

    又或者说是刻意去忽略她的感受,因为他们根本放不下帝位,放不下,这江山天下。

    即使是数十年后,一代英主夏承贤死前下令,要带着一道未公布的谕旨入殓。

    有旧人都知道,是当年废帝夏承安未公布的第二道谕旨,但是内容,一直无人知晓。

    ……

    数月之后,京中已经恢复原本的热闹。

    似乎所有的兵荒马乱,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大街小巷依旧响着各种各样的八卦轶事。

    “听说了吗,那昳容阁的新阁主,尚主啦!”

    “呸!尚主的是人家卫候世子,承平长公主下嫁的消息黄榜都贴出来了!”

    “我说尚主,我说尚长公主了吗?那是清音郡主!”

    对面众人讪讪,清音郡主可是当今皇后的嫡亲妹妹,倒还真当得起尚主二字。

    不过这几日虽乱,但朝堂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动。

    只是风光一时的陈家变成了卫家。

    先是陈相爷请辞将相位让给了卫候,后是先帝遗孀卫贵妃殉情,太后荣宠的八皇子,提前封了亲王,现在又出了卫世子尚长公主的消息,一时间,卫氏贵不可言,远胜当年的叶家。

    “其实说到长公主,从前叶侯府里的那位也是这么尊荣无比来着,不过后来才知道……”

    “别提那种恶毒的女人,听说是在乱军中死了,当时的冀津护军营不是围了城,要不是陛下天纵英明,京中突然出现了本该在城外的六千军士,咱们吧都要遭殃了。”

    “还有她那个女儿,借着叶家福荫封了妃却不安分,听我那做宫女的贵女说,叶妃身边还有个半疯的老嬷嬷,亏得是陛下仁善,宫里竟还会留这种人。”

    街头巷尾,对当日的事都是乐此不疲。

    茶肆里的几个婆娘聊够了,每人拿出三枚铜板放到桌上:“陈姑娘,我们吃好了。”

    “真是多谢陈姑娘,让我们这些寻常农妇也能进这么高级的地方闲聊,不比对面的酒家里那些男人差。”

    女子纤纤素手掀开帘缦,有小丫鬟上前将十几枚铜板收起,她莺声:“不谢,我也只是,想为自己活一回。”

    向她一样。

    女子倩影绰约,消失在帘缦后。

    对面马铃一响,两个小道士从马车上下来,对面酒家小二习以为常地上前给车中人打了壶酒。

    “自从这至明道长当了观主啊,这道士喝酒的风气就越来越浓了。”酒馆里有人议论。

    马车里的沈念一脸无辜,拍了拍一旁掀开车帘的男子:“看谁呢?”

    对方不应,转过身来那抹倩影却在脑中挥之不去。

    “沈祁啊,要不你先别管你那逍遥堂了,赶紧叫你师兄上山当道士,继承承影观要紧,不然我还要兼管沉云庄,真是累都累死了。”

    “别想。”对面声音冷漠听不出语气:“叶幼澈要去当叶侯。”

    “噗!”沈念一口酒吐了出来:“他老子连尸体都找不到,就说死了?还有他娘蒋氏,那么聪明的女人,也突然莫名其妙地殉情?说出去谁信?”

    对面没人搭理。

    “不是,他继承侯爵,那叶幼清做什么去?”

    沈祁冷酷的面容微一松:“他,追老婆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