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定亲了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用完了午膳,顾光晔便带着沈轻舞备下的许多礼一手牵着尹知雪二人一并上了马车,欢喜向着尹将军府走去。

    尹将军那儿自然也是得了消息,早早的让人在家里头把饭菜备至了,一瞧见二人回来,女儿那儿又是穿着女装回来,一对少男少女看着便是蜜里调油的模样,真是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头只道自己女儿好在是个明白的。

    又是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这未来的女婿,看他事事照顾自己的女儿,十分体贴的模样,当真是越发的满意,十分欢喜。

    沈轻舞送来了两支百年人参,与十多盏上好的血燕,以及各色的绸缎与糕点,尹大人自然也不会少了这么多的回礼,王安是一小车的礼物来,回去时,又是一小车的礼物回去,这么一来,也算是两家对于顾光晔与尹知雪的婚事有了一个共鸣。

    到晚,顾光晔用完了晚膳就跟着王安一并的回来了,正巧顾靖风也从宫里头回来了,一见尹将军回送的礼,便对着沈轻舞道“找天你和我一同进宫去,让皇上把婚赐了,也算是把他们二人的亲事定下了,你说呢?”

    “嗯,成,早点定下来,你儿子早点定身,免得他再怕自己的媳妇儿跑了就不好了。”沈轻舞把发上簪着的两支翠玉发簪拨了下来,拆下了发髻,坐在镜前正梳着发,只点头应和着。

    “皇上有意在磨炼晔儿两年,只等把婚赐下了,这亲事也就算定了,想想这日子过的真是快,等把晔儿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在好好的帮着欣沅和欣汝挑着合适的良家公子做婚配才好,等他们一个个的都成了亲,我们两个老的,就等着在家含饴弄孙了。”

    顾靖风褪下了外头的宝蓝色罩衣,在净房之中梳洗着,嘴里碎碎念道,沈轻舞已经躺在了床榻上,侧身这么躺着“一晃我竟然都四十了,你也都四十三了,那会你还说要带着我云游天下的,现在到变成了含饴弄孙,在这么下去,马上我俩一起进棺材了,你都没带我出去玩儿过,想起来,还真是伤悲!”

    “你这嘴,年纪越大,倒是越发的不忌讳,什么都张口的往外说着,半点把门的都没有,小心往后我可撕你的嘴去了。”顾靖风和衣躺下后伸手便是一记打在了沈轻舞的手上,绷着一张脸与之说道。

    “我这都快年过半百了,你都不能够让我发下牢骚的,而且我这说的也是事实,也没半点虚的,我还没来撕你呢,你倒是要先来撕我了,你说说,你自从交了兵权后,你可曾好好歇过那么一两天没有,这兵权交没交根本没什么区别,反而比从前还忙了,忙的马上儿子都要定亲了,现在倒是又来说我来了,我这满肚子的委屈还不知道和谁说去呢。”

    沈轻舞这儿提了个头,这么一说,顾靖风只皱起了眉头,轻声安抚起了沈轻舞“我答应你,等孩子们都有了着落了,我一定带着你游遍大江南北,就是你走不动路了,我驮也驮着你去,你看可好?”

    “我都走不动路了,你还想驮我呢,你别忘了,你可还比我老上三岁呢,得了吧。”沈轻舞见顾靖风如此的说,只在那儿斜睨了顾靖风一眼后,带着一脸的坏笑,不住的说道。

    “什么叫老当益壮你不知道啊,要不要现在就来试试?”沈轻舞那儿脸上还带着坏笑,顾靖风这儿已经直接压住了沈轻舞的身子,眼里头满是悸动的火焰……

    三日后,沈轻舞与顾靖风一起去到宫中向苏衡请旨,请苏衡下旨赐婚顾光晔与尹知雪二人的婚事,苏衡下旨,赐婚镇国大将军顾靖风之子顾光晔与左翼前锋营统领尹润之的女儿尹知雪二人成婚,选定十六那一日定亲,婚期则在顾光晔弱冠之后在选吉日。

    这一场赐婚引来满朝瞩目,亦是众人恭贺,而顾光晔在看到那张赐婚的圣旨之后,只笑的嘴巴咧到了后耳朵根,无比的欢喜着。

    直到十五日,沈家一家三口带着官媒带上了聘礼只一群人无比热闹的向着尹将军府而去,聘礼前前后后一二十人抬着,说不出的厚重,让人瞧着只道镇国将军府当真看重尹将军府上的女儿。

    沈轻舞帮着顾光晔存了这么多年的老婆本可是全部的拿了出来,真金一箱,白银一箱,还有绫罗绸缎各三箱,玛瑙珍珠各种宝石珠子又各一箱,加以花茶、果物、团圆饼以及三支上百年的人参,算的上是重中之重的聘礼。

    尹将军府所回的回礼自然也是十分的厚重,看着一对璧人在那儿你侬我侬的分不开的模样眼里头又是无比的欢喜着。

    “可真是没想到,我这儿一直在担心着,这丫头从小就是个不听人教诲的,往后会是要嫁个什么样的夫婿才好,才有人能够降服的住她,没想到,竟然就这么碰到了一个合意的,大将军与夫人把晔儿这孩子当真教育的极好,有涵养,懂礼貌,关键,这性情也好,我女儿有时候实在刁蛮,往后,还是需要晔儿多多的包容才是。”

    一家人一起坐下吃饭的时候,尹大人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着顾靖风与沈轻舞敬着酒满心感概的说道,话语里头满是欢喜又满是感概,是一种父亲出于对女儿的一种欢喜又是一种不舍,而一旁的尹夫人亦是,眼里头都已经有些忍不住的沁出了眼泪。

    同为父母,顾靖风与沈轻舞自然也知道他们此刻心中所想之事,顾靖风只站起身端起了酒杯与尹大人道“晔儿这孩子自幼有些憨直,原先我和轻舞还在担心他去到了博望轩再与知雪认识后,会一直这么把知雪当成了男儿看,没成想,还是知雪有心,所以说,他们两个合该就是天定的姻缘,十足的良配,你们放心,往后,我们只会把知雪当成自己女儿一样的疼爱,决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若是晔儿敢让知雪受一点的委屈,我们也绝不饶了他。”

    “大家都是做父母的,我这儿还有两个丫头,自然知道你们的心,好在我们两家离得近,只是皇上有意让晔儿将来接了我的班,所以知雪可能还需要委屈那么几年,等在博望轩再学上一些规矩之后,只怕是要上战场上去磨炼上那么几年,跟着军人的苦,尹夫人想来也知道,所以,还请见谅!”

    顾靖风执着酒杯,与尹将军尹夫人二人算是掏心掏肺的把这心里头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尹夫人自一听,便是一声轻叹,嫁与军人的苦,她自然是知道的,可比起把女儿送到宫里头去,一年到头的见不到一面来,能够看着自己的女儿与顾光晔这样两情相悦,又能够时常想见的,她已经是十分的满足的。

    “你若以后去打仗,我便同你一起去,我从小练功夫,自己也会保护自己,我随你一起,一路陪着你,与你一起并肩作战,我们夫唱妇随。”

    那儿顾靖风与尹将军正互相敬着酒的当下,尹知雪在那儿与顾光晔同说着话,尹知雪无比义气的拍着自己的顾光晔说道,一句话,让顾光晔在那儿宠溺的看着尹知雪直点头。

    而尹夫人那儿则轻拍着自己的女儿唬了一点道“没羞没臊的,大姑娘家家的,现在真的是什么话都往外说,竟让大将军与将军夫人看笑话。”

    尹知雪那儿一听,只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在那儿低下了头,而沈轻舞听后,扬唇一笑“我就喜欢这孩子的性格,直来直去,十分对我的脾气,十分像我年轻的时候,往后啊,你就和晔儿一起上战场上去,做一个人人称赞的巾帼英雄,到时候走出去,我可有面了,人人到时候都对我说,看,你儿媳妇儿可真厉害,是不是!”

    沈轻舞在那儿朗声欢笑的一番话,可是把一众人都给逗乐了,尹夫人只见沈轻舞对尹知雪这样疼爱,心下放了心,长舒了一口气,朗声一笑道“将军夫人可真是要把知雪给惯坏了。”

    “这儿媳妇儿娶了回去,自然是要当宝贝一样的惯着的,不然这娶回去,做什么,你们手里珍珠宝贝一样疼爱的小姑娘,总不能到了我们家去受气去,再说了,他们年轻,心里头想做什么,就让他们自己做去就是了,知雪身上有功夫,又是在军中长大了,就是跟在晔儿身边,跟他一块上战场去,也是可以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沈轻舞确实十分喜欢尹知雪这个小丫头,一番话说完之后,尹知雪便是已经赖在了沈轻舞的怀里头,当真是无比的亲昵。

    在无数响升起燃放于天际的烟火绚烂的天际下,沈轻舞的怀里依偎着自己的儿子未来的儿媳,身后站着自己所依靠了半辈子的男人,当真觉得,这样真的很好!

    人生的际遇或许是天定,比如自己,比如霓裳,又像是晔儿与知雪!

    全书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