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45、幸福大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文羽彤的小脸蹭的一笑烧红了,埋怨道:“君琛,你不要脸,放开我啦!”

    君琛故作不悦道:“什么叫不要脸,我们是夫妻。”

    “可是我们说好的,在我没有——嗯!”君琛不想再听她说下面的话,直接用唇堵住了她的嘴,既然她不好意思主动,他不介意自己主动。

    文羽彤气愤的推他,在他怀里挣扎,可是君琛却紧紧的抱着她不松手,加深这个吻,很快,文羽彤便沉浸在了这个温柔缠绵的吻中,任由君琛尝遍她口中的每一寸甘甜。

    以前被他吻,总觉得很气愤,可是现在,她居然不排斥他的吻了,也不觉得气愤了,反而有些喜欢他的吻。

    “殿下,娘娘,晚膳准备好——”香儿不知道里面的情况,直接走进来叫二人用膳,当看到抱在一起拥吻的二人,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咬断自己的舌头,自己来的怎么这么不是时候呢!赶紧背过身去,自责道:“对不起殿下,娘娘,奴婢不知道你们在——”

    文羽彤羞涩的赶紧推开君琛,从他的怀里跳下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君琛却一脸的淡定自若,他是在吻自己的妻子,有什么好慌乱的。

    文羽彤羞愧难当,只想赶快逃离,慌乱道:“我先去放了五霸他们。”立刻跑了出去。

    香儿识相的赶紧跟过去:“娘娘,等等奴婢。”

    房间里只剩下君琛一个人,摇摇头笑了。

    接下来几日,文羽彤挺忙的,亲自去了欢乐院,去看了那些老人和小孩,君琛真的是个办事效率很快的人,说让人帮欢乐院重建家园,真的就快速的派人去了,几天的时间就把院子重新建造了,现在的欢乐院变得很漂亮,还派来了几位很有爱心的私塾先生教孩子们识字。

    文羽彤亲自帮五霸在文家的店铺里安排了工作,他们做事很认真,干的很好,很适应这份工作。

    一切都忙好之后,日子终于回到了之前的平静,文羽彤依旧每天待在太子府里,没事的时候就练君琛教她的武功,现在她真的已经习惯了在太子府的生活,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节奏,突然觉得,大江南北的到处跑,也没有什么意思,去过再多地方,见过再多的人,再美的风景又有什么用,没有一个爱的人可以分享,一个人也会觉得很无聊,虽然现在待在太子府里,不比外面的天大地大来的广阔逍遥,但是心里却很充实,皇室和自己之前想的不一样,以前自己印象中的皇室中人,都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勾心斗角的,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其实皇室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公公婆婆虽然是皇上皇后,可是真的很相亲相爱,对自己像女儿一样的疼爱,小姑子雪瑶和自己相处的就像姐妹似得,有什么心事都会和自己说,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君琛对自己,真的挺好的,看着霸道,不好相处,其实他很迁就自己,还有他的那些表兄弟姐妹,都很容易相处,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充满了感动和温馨。

    现在竟然不想一个人出去跑了,就算是要看外面的山山水水,也应该和爱的人一起去看,一个人去看,真的很没有意思。

    可是一年的约定之后,自己是不是就要离开这里了,到时候,自己会舍得吗?

    现在想到离开这里,心情会变得很沮丧,很低落,心里会有很多不舍,原来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真的会习惯的,和一个人生活久了,真的会产生感情的,而这种习惯和感情真的很可怕,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被这种习惯和感情困住。

    不过文羽彤现在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不管约定到期后,是走是留,现在都不要去想,现在要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今天君琛没有回来用晚膳,派人回来告诉文羽彤了。

    文羽彤一个人用过晚膳之后,便回房间了。

    其实没有什么特殊事情,君琛每天都会回来陪她用三餐的,若是有事情不回来吃,也会派人提前来告诉文羽彤的,这点文羽彤倒挺开心的。

    文羽彤一个人在房内下了会儿棋之后有些困了,便梳洗之后躺到了大床上。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文羽彤揉揉眼睛,睁开,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朝床前走来,看清来人后,文羽彤坐了起来,看向来人,温声道:“君琛,你刚回来啊!”

    君琛已经来到了床前,在床沿坐下,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是吵醒你了?”脸微红,眼神有些迷离,一张口都是酒味。

    文羽彤见状,不悦的蹙起眉头质问:“君琛,你喝了多少酒啊!”

    君琛勾唇一笑道:“没多少,我没事。”

    文羽彤嘟嘟嘴道:“还没事呢!你看你的眼神,明显就是喝醉了。”

    君琛一脸不解的摸了下自己的眼睛道:“我的眼睛醉了?怎么可能啊!我的酒量很好的,才不会喝醉呢!定是这天太黑了,你看不清,我凑近点你看看。”突然凑近文羽彤,一张俊美无疆的脸在她面前放大,同样也有很浓的酒香味。

    文羽彤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哎呀!难闻死了,离我远点。”

    君琛不但没有被她推开,反倒是长臂一伸,将她抱进了怀中。

    文羽彤不悦的挣扎:“君琛,你干什么,放开我,松手啦!”都说酒后容易乱性,他现在喝醉了,自己要离他远点,可是这个该死的君琛,力气这么大,自己根本就挣脱不开啊!

    君琛低头看向怀中的小人儿,身体立刻烧了起来,看着她,暗哑着嗓音喃喃道:“羽彤,你真的好美。”

    君琛的夸赞让文羽彤羞红了小脸,不敢与他对视。

    而君琛却情不自禁的凑近她的唇,吻上了她。

    待文羽彤反应过来要反抗的时候,已经被他压倒在了床上,他宽大的怀抱把她紧紧的包裹住,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吻很温柔,细细的品尝着她的美好,吻一路而下,像是密密麻麻的春雨般落在她敏感的肌肤上,大掌也开始在她身上不老实起来。

    文羽彤从一开始的反抗,到后来慢慢的沉沦,美好的身躯在他身下彻底的软成了一滩水,他的大掌好似有魔力般,所到之处,让她忍不住颤抖。

    身体被他撩拨的像是着了火般,急需什么来灭火,不由自主的抱住他强劲有力的劲腰,体内有股冲动在往外流窜,只想拥有他更多,双臂一点点的收紧,紧紧的抱住他的劲腰,口中不自觉的发出"shen yin"声,他的名字就这样不由自主的从她的口中溢出来:“君琛——”糯糯软软的声音,像是最美的乐章,叫的他的心都要酥了,这是君琛听过的,最美的呼唤,虽然对她着迷,沉沦,但是他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而文羽彤彻底的沉沦在了他制造的温柔中,跟着自己的心走,不再排斥他,相反,而是极力的想要拥有他。

    君璐着在身下沉沦的小人儿,心中是满足的,得意的,就在彼此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时,君琛突然抽身离开,拉过被子帮她盖上。

    意乱情迷中的文羽彤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向站起来的君琛,眸中写满不解。

    君琛一脸自责道:“文羽彤,对不起!今晚是我失控了,不过好在最后时刻拉回了理智,我答应过你,在你没有爱上我之前,我不会要你。夜深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这番话,君琛很坚定的转身离开。

    文羽彤彻底的愣住了,直到关门声传来,她才回过神来,想到刚才在他身下的沉沦和对他的渴望,就觉得羞愧不已,怎么会那样呢!不但不排斥他,而且还很渴望他的靠近,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他了?

    可是刚才他明明可以要了自己,为什么又突然离开呢!害的自己被他撩拨的浑身发烫,心痒难耐:“君琛,你个可恶的家伙。可恶——”文羽彤气的大喊。觉得自己刚才好丢人。

    而走出房间的君琛,脸上没有了丝毫的醉酒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

    他是一国储君,从不会让自己喝醉,他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所以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清醒,醉酒是最要不得的,即便是和几个好兄弟在一起开心,也不能让自己喝醉,以免有不轨之人趁机对自己不利,不过刚才在文羽彤面前,的确是装醉,他想要看看她对自己到底能接受多少。

    她的反应让他很满意,在心里坚定道:文羽彤,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亲口承认你爱上了我。

    次日,一大早,文羽彤便带着香儿来到了君琛的房间,趁着他上早朝前,见到了他。

    这么早见到文羽彤,让君琛很意外:“文羽彤,你怎么来了?”

    文羽彤巧笑倩兮的朝他走近,看向他,温声道:“太子,昨晚你喝醉了,酒醒后一定不舒服吧!所以我让下人给你准备了醒酒汤,喝了再去早朝吧!”

    君琛很意外,点点头道:“你倒是有心,辛苦了。”

    文羽彤故作羞涩的低下头,娇滴滴道:“太子,你说这话岂不是太见外了嘛!来,臣妾喂你喝。”端过香儿手中的碗,亲自喂君琛。

    君琛一脸的不可思议,赶忙拿过她手中的碗道:“不用了,我自己来。”仰头喝下一大碗醒酒汤。

    文羽彤有些失落的看着空掉的碗。

    君琛整理好衣衫道:“我去早朝了,天还早,你还是回去再休息一会儿吧!”迈步朝外走去。

    文羽彤赶紧开口道:“我等你回来一起用早膳。”

    君琛丢来一句话:“今天我会留在宫中陪父皇母后用早膳,你不用等我了。”然后走出了房间。

    文羽彤失望的跺脚。

    香儿见状,不解的问:“娘娘,你怎么了?平时不是不喜欢和殿下一起用膳吗?你说殿下总是逼你吃你不喜欢的东西,今天殿下不回来用膳,你应该高兴啊!”

    文羽彤瞪向她,喃喃道:“你懂什么啦!”虽然昨晚的一幕让文羽彤很羞愤,但却也让她看清了自己的心,她真的爱上君琛了,所以她想要抓住这段婚姻,不想放弃,可是该死的君琛,难道看不出来人家的靠近吗?

    一晃又过去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君琛很忙,每天早出晚归的,文羽彤想见他一面都难。

    今天,君琛早朝后终于回来用早膳了,文羽彤很开心。

    早膳后,文羽彤让他陪着一起去护城河划船。

    君琛淡淡道:“大冬天的,划什么船,着了风寒怎么办,还是等到开春再去吧!”

    文羽彤小声埋怨道:“人家又不是纸做的,划个船怎么会感染风寒嘛!”

    君琛去书房忙了。

    下午的时候,君琛进宫了一趟,急匆匆的回来,收拾了包袱,便对文羽彤说要出京办事,去北方剿灭一些反贼,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依旧不见君琛回来,文羽彤很担心,不过这一个月,文羽彤倒也没闲着,皇后经常让她进宫,婆媳二人说一些体己话,然后给文羽彤讲述一些宫里的事情和身为皇后如何管理后宫。

    文羽彤认真的听着,可是心里却不解,父皇母后都还年轻,君琛登基,至少还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到时就算自己没有离开君琛,留在他身边做他的皇后,也没必要这么早告诉自己如何做一个皇后吧!

    不过心里这么想,可是却依旧很认真的听,很认真的学。

    又过去了几日,依旧没有君琛的消息,文羽彤心里不免焦急,为了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今天她去了五霸的欢乐院,去看了那里的老人和孩子,忙了一天,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回到府中。

    刚进府中,便看到管家急匆匆的跑来了,气喘吁吁道:“娘娘,您,您终于回来了,太子,太子殿下,回来了。”

    “君琛回来了?他在哪里?”文羽彤开心的问。管家立刻回道:“在清宁轩。”

    文羽彤拎起裙摆,立刻朝清宁轩跑去。

    管家抹了把额上的汗,喃喃道:“楚少爷为何让自己装出一副急切焦急的样子告诉娘娘,太子殿下回来了呢?”

    文羽彤跑进清宁轩,便看到院子里站了几位俊美非凡,高大挺拔的身影,这几个人文羽彤见过,君琛的几个表弟,来过太子府,和君琛的感情真的很好。

    为了保持太子妃的形象,文羽彤就算心急的想要早点见到君琛,还是要忍住,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一步步优雅的朝几个人走过去。

    楚铭瑄见文羽彤来了,立刻摇头叹息,一脸的悲伤。

    文羽彤看到他这副模样,一脸的不解,心里忍不住猜测起来,这大晚上的这四个人不在自己府中歇息,跑来这里做什么?还有刚才管家一副急切的模样,莫不是——君琛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一颗心狂跳不已,有些慌张和害怕,但是面上却努力的隐忍着,走到了几人面前。

    几个人见文羽彤来了,立刻恭敬的唤道:“表嫂。”

    文羽彤努力的勾起唇角,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颤抖的问:“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几个人面面相窥,最后一致的将视线投到了楚铭瑄身上。

    楚铭瑄瞪了几人一眼,然后看向文羽彤,无奈的叹口气道:“表嫂,你怎么才回来啊!太子表哥他,他——”

    “君琛他怎么了?”文羽彤的心彻底被提了起来,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担心和紧张。

    楚铭瑄低下头,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语气伤心道:“表嫂,你还是进去看看吧!这次太子表哥亲自去剿灭反贼,可是那些反贼实在是太心狠手辣了,见大势已去,便鱼死网破,表哥他一人勇战那么多反贼,被一百多个反贼包围住,结果,结果——”

    文羽彤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被抽空了,忍不住退了两步。

    “表嫂,你没事吧!”其余三人担心的问。

    文羽彤摇摇头,然后艰难的迈着步子,一步步的朝君琛的房间走去。

    其余三个人看向楚铭瑄,小声训斥道:“你小子,你就不怕把表嫂吓出好歹来。”

    “明天你等着琛表哥收拾你吧!”

    “你小子实在是太坏了。”

    楚铭瑄却得意道:“我这叫帮他们,你瞧他们,成亲都这么久了,还分开住,看着都急人,明明相互喜欢,却都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这叫推波助澜,他们会感谢我的。走吧走吧!别妨碍人家小夫妻的好事了。”几个人赶紧开溜了。

    文羽彤来到内室,见君琛在床上躺着,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有些不敢靠近,心里害怕极了,害怕他会离开自己,害怕再也听不到他说话,再也听不到他训斥自己,再也看不到他冷漠又霸道的模样,还有他那笑起来,颠倒众生的模样。

    文羽彤忍着眸中的泪水,一步步的朝床沿走去,短短的距离,却走了好久好久才走到,虽然不想面对他不幸的事实,可是却又那么的思念他,想要见到他。

    文羽彤来到床沿坐下,看着床上闭着眼睛,一副安静模样的君琛,那么的迷人,俊朗,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是想到管家的急切,楚铭瑄的伤心,她的心好痛好痛,他真的已经走了吗?这现实对她来说太残忍了,她真的无法接受。

    文羽彤坐在床沿,看着君琛,眼眶红红的,强忍着泪水喃喃开口:“君琛,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你离开的这些日子,我真的好想你,每天都在盼望着你回来,你离开我身边,我才发现,你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每天见到你,不会觉得什么,你离开了才知道,原来我早就习惯了你在身边,习惯了吃饭有你陪着,习惯了你在一旁教我练武,习惯了你对我的霸道,虽然每次都很强势,可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也习惯了和你斗嘴,虽然总是会说要离开你身边的话,可是我心里却早就不想走了,因为我习惯了待在你身边。

    于是我告诉自己,等你回来后,我就告诉你一些我的心里话。

    君琛,你知道吗?虽然一开始真的很排斥你,很想逃离你身边,觉得你这个人又傲慢,又霸道,还很不讲理,总是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可是相处久了会发现,其实你只是外表冷漠,你的内心是火热的,你心中有大爱,喜欢帮助别人,可是却不会表现出来,其实你的心很仁慈,只是你却用冷漠无情的外表伪装起来了,因为你是储君,将来的帝王,所以你必须这样面对世人,可是在我面前的时候,你总是能不经意的露出你的真面目,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喜怒哀乐隐藏的很好的人,每次我都会把你惹怒,其实看到你生气,我也挺内疚的,可是在你面前,就是不肯轻易的服软,可能是心里清楚,你会包容我,宽恕我吧!自从认识你,我真的做了很多错事,若是别人,只怕早就死很多回了,可是每一次,你都不和我计较,我心里都知道。

    我总是说你能把我气死,其实却恰好相反,明明每次都是我把你气的要命。

    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何执意要娶我为你的妻子,可能只是因为我要了你的玉佩,不过成亲后,你真的在尽一个丈夫的责任,可是我没有做好一个妻子。

    君琛,希望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做你的好妻子,我们的一年之约快要到了,我想续约,我想和你签定一个一辈子的约定,不想离开你身边,想要永远待在你身边,做你的妻子,再也不离开你。

    君琛,在这段婚姻中,我爱上了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不想离开你,所以,也请你不要放弃我,不要离开我,君琛,好不好?

    君琛,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和我说话啊!君琛,你睁眼,你睁眼啊!”文羽彤的情绪很激动,抓住君琛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他。

    “文羽彤,你找死啊!”一道略显疲惫,带着不悦的声音传来。

    文羽彤一怔,觉得一定是自己的幻听,这一定不是真的。

    君琛见文羽彤低着头,愣住了,再次开口:“文羽彤,你怎么了?哑巴了?”

    文羽彤感觉自己的心停止了跳动,这声音,那么的真实清晰,不像是做梦,是真的。

    猛地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深邃黑亮,似乎能洞悉前世今生的迷人眸子,正盯着她看。

    文羽彤立刻坐直身子,心里的悲伤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不悦,气呼呼的瞪向君琛质问:“君琛,你没有死,你为什么要装死骗我?”

    君琛一脸的茫然,坐起身,凑近她。

    文羽彤吓得朝后撤了撤身子,不悦道:“你离我远点。”

    君琛伸手敲了下她的头,坐正身子,讥嘲道:“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我这里把我晃醒,你想做什么?”

    “我,我,我哪有想做什么,明明就是你,是你装死,骗我。”文羽彤气愤的控诉道。

    君琛一头的问号:“我装死?文羽彤,你脑子有病吧!我在外忙了那么久,很累了,回来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你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还把我晃醒,还敢反过来指责我,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明明就是你的错,既然你没有死,为什么让楚铭瑄他们骗我?”文羽彤质问。

    “铭瑄?他们怎么了?”君琛细想了下从自己回来到现在,自己刚进府中,便见楚铭瑄他们已经在了,然后楚铭瑄很热情的给自己端了一杯茶,还不等自己拒绝,直接送到自己嘴边,让自己喝下去。

    当时自己还问他干什么?

    他说那是接风茶,庆祝我平安归来。都是自家兄弟,当时也没有多想。

    现在想想,倒觉得有些奇怪,喝过那茶一会儿之后,便觉得有些困意,和他们一起用了晚膳之后就回房休息了,本打算等文羽彤回来和她说说话的,可实在太困了,就先躺到床上了,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便听了文羽彤的声音,听到了她说的话,想醒来,却发现怎么也睁不开眼睛,直到她用力的晃自己,自己才终于醒来,还以为是自己这些日子太乏了,才会很难醒过来,原来是楚铭瑄那小子在茶水里动了手脚,太信任他们了,所以才会对他们疏于防范,那小子,真是活腻了。

    文羽彤见君琛不说话,冷哼一声讥嘲道:“怎么?被拆穿了,无话可说了?”

    君璐向她,一脸平静道:“我是被楚铭瑄在茶水中动了手脚,才会睡的那么沉,不是装死,楚铭瑄真的亲口告诉你,我死了?”就不信那小子敢这么说。

    文羽彤回想了一下,的确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与自己说君琛死了,立刻反驳道:“就算他们没有亲口说,可是他们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误会。”

    “那是你自己笨,怪不得别人。”君琛无情的讥嘲道。

    “你——”文羽彤气鼓双颊,可爱极了。

    君璐了,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意,看着她,小声道:“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虽然没能立刻醒过来,可是那些话,可都听的真真的。”

    “你,我,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夜深了,我要去睡觉了。”站起来就要开溜。

    君琛怎会让她得逞呢!长臂一伸,扯住她的胳膊,微微用力一拉,文羽彤就顺着这股力道,华丽丽的跌进了君琛的怀中,四目相对,君琛笑的迷人,文羽彤羞红了双颊,原来爱上一个人,这么容易脸红啊!

    君璐着怀中红了小脸的小人儿,温声道:“刚才我可是听见你说你爱我了,既然爱上了我,为什么还要逃走?难道不想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太子妃?”

    “我,我——”文羽彤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

    君璐着她,不解的质问:“文羽彤,你心里是不是还在担心什么?”

    “我,我能担心什么?从我设计抢你玉佩时开始,我就已经被你攥在手心了,就算我再反抗,也是徒劳无功,你是太子,与你作对,就是自讨苦吃。”文羽彤移开视线,淡淡道。其实她是有担心,她担心这一厢情愿的爱会受伤,会太累。

    君琛自然看到了她眸中划过的黯然,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一脸认真道:“文羽彤,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娶你,只是因为你拿了我那枚属于太子妃的定情信物?”

    文羽彤回视他,一脸认真道:“难道不是吗?”

    君琛抬起手,真想将她的脑袋瓜敲开,看看里面到底装得什么。

    文羽彤见状,立刻抱住自己的脑袋,瞪向他抗议道:“不准再敲我的头。”

    君琛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看着她认真道:“文羽彤,你以为那块玉佩,你开口要,我就会给你吗?只因你替我挡了一刀,我就会把那么重要的玉佩送给你吗?”

    “什么意思?”文羽彤一头的问号,

    君琛无奈一笑道:“那是因为我想给你,因为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想要娶的那种女孩子,不知道是缘分还是什么原因,第一眼看到你,就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你,这就叫一见钟情吧!所以我才会费尽心思的要把你娶到手。”

    君琛的话让文羽彤喜出望外:“君琛,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君琛傲慢的瞪了她一眼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吗?”

    文羽彤摇摇头。

    君琛深情的看着她。

    文羽彤对上他的眼睛,羞红了双颊。

    君琛低下头靠近她,文羽彤立刻推向他的胸口抗议道:“你不是很累了吗?你应该多休息,那个,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今晚——啊!”

    君琛不等她把话说完,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看着她,认真道:“文羽彤,今晚休想再逃走,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你可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

    听到这话,文羽彤的心里甜甜的,暖暖的,知道他不会说甜言蜜意,能说出这番话,已经不容易了,可是心里真的很紧张,还是壮起胆子道:“那,那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做心理准备好不好?”

    “不好?你不需要准备。”大手一挥,床前的锦帐落下,今晚,他要完成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而她也要完成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蜡烛默默无声的燃烧着,锦帐晃动,只听文羽彤的抗议声不停的从里面传来:“君琛,你的手摸哪里呢!”

    “啊!君琛,你个流氓!”

    “不要扯我衣服。”

    “那,那里不可以啦!”

    “啊——”

    这一晚,月朗星稀,花好月圆,磕磕绊绊了这么久的两个人,终于修成正果了。

    一番翻云覆雨的缠绵,他们都完成了人生最美的蜕变。

    文羽彤偎在君琛的怀中气喘吁吁,不悦的瞪向君琛,心里有无限的埋怨,这个该死的男人,今晚是人家的第一次,他居然要了那么久,想要了她的命啊!知道他体力好,可是也太久了吧!真是个恐怖的男人。

    相比于文羽彤的不满,君琛却很心满意足,像是一头饱餐了一顿的狮子般,唇角带着满意的笑。

    她果然是致命的美好,比自己想象的要美好的多,诱人的多,真的会让他着迷,中毒。

    君琛拥紧怀中的小人儿,宠溺的捏捏她的下巴打趣道:“别看了,以后你有的是时间看。”

    文羽彤气哼哼道:“你哪只眼睛看我是看你啊!这分明就是瞪你,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

    君琛却一脸委屈道:“我还不懂怜香惜玉,我已经在克制了,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你的第一次,怎么会这么快结束。”

    文羽彤惊得下巴差点脱臼:“这还短,君琛,你,你到底有多好的体力啊!你真是个危险的男人,呜呜,我后悔爱上你了。”

    君琛不悦的捏紧她的下巴道:“臭丫头,你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我是不会对你放手的。”

    文羽彤看向她,认真的问:“那我们的一年之约呢?难道要作废吗?”

    君琛却清冷道:“当然作废,我们重新签约,你是我君琛的,生生世世都是。”

    文羽彤心里高兴极了,嘴上却反驳道:“生生世世,也太久了吧!会看厌的。说不定哪天,再出现一个美女,你就把我踢一边去了呢!你可是太子,将来的皇上,后宫佳丽三千人。”

    君琛不悦的捏捏她的小脸道:“臭丫头,感情只会越来越深,怎么会看厌,看厌的就不是真爱。

    就算我是太子,将来的皇上又怎样,谁规定皇上就必须后宫佳丽三千,父皇也是皇上,不也只有母后一个女人吗?”

    “父皇是例外。”文羽彤喃喃道。真的很羡慕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感情。

    君璐着她认真道:“我也会给你这样一个例外。”

    文羽彤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君琛依旧很认真的看着她道:“从小父皇母后就告诉我,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对感情更要专一,男人的幸福并不是妻妾成群,而是遇到一个自己真心爱的女人,正好这个女人也爱你,牵着彼此的手走进婚姻,相爱一辈子。

    从写着父皇母后的爱情,真的很羡慕,受他们的熏陶,我内心从小树立的婚姻观就是一夫一妻制,没有什么一夫多妻。

    文羽彤,你就是那个我要牵着手到永远的女人,所以我向你保证,我绝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不管是太子,还是皇上,我的妻子永远只有你一人,与我比肩而立的女人,只有你一个。而你也只能爱我一人,就算有一天看厌了,也不可以离开我。”

    她的话让文羽彤湿了眼眶,感动不已:“君琛,我,我何德何能能让你这样对我?”

    君琛叹口气道:“可能是你上辈子做过太多好事吧!”

    文羽彤被他的话逗笑了。

    君琛帮她将眼角的泪水擦去,温声道:“夜深了,早点休息吧!如果你不累,我们不妨再来一次。”

    “不要,不要,不要,我很困,我这就睡。”赶紧闭上眼睛,可不想再来一次,现在浑身的骨头都很酸痛,再来一次,指定小命不保。

    次日

    君琛早早的醒来,轻轻的穿好衣服便出去了,怕吵醒文羽彤。

    待文羽彤醒来之后,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轻轻一动,浑身就酸痛的要命,忍不住在心中又把君琛给数落了一番。

    不过想到昨晚的事情,小脸烧红,一个人傻傻的笑着。

    香儿走进来,来到床沿,看着一个人傻笑的文羽彤,掩嘴一笑道:“娘娘,恭喜你。”

    文羽彤的思绪被拉回,瞪向她,装傻道:“恭喜什么?”

    “恭喜娘娘和太子殿下终于修成正果了啊!”香儿笑的暧昧。

    文羽彤的小脸红红的,反驳道:“有什么好恭喜的,我和他是夫妻,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

    香儿依旧笑着:“是是是,很正常,也不知道是谁之前一直嚷着要离开。”

    “我,你,取笑我是不是?”文羽彤故意板起脸瞪向香儿。

    香儿很配合的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不敢,不敢,奴婢不敢。”

    文羽彤满意的笑了:“这还差不多。”

    香儿转移了话题:“娘娘,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还要睡吗?”

    文羽彤摇摇头:“不睡了,起床。”坐起身,两条白皙的胳膊露了出来,只见露在外面的肌肤上布满吻痕。

    香儿掩嘴笑了。

    文羽彤立刻把被子拉高,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心里又开始数落君琛了:该死的君琛,真是属狗的,弄的人家一身都是吻痕,呜呜,丢死人了。

    香儿看出了主子的窘迫,安慰道:“娘娘,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明殿下很爱娘娘,娘娘,奴婢帮你更衣。”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你,你先去帮我准备梳洗的东西。”身上的吻痕更厉害,才不要让香儿看呢!

    香儿知道主子害羞了,点点头道:“好,奴婢去准备梳洗的东西。”盈身先下去了。

    文羽彤忍着身体的酸痛,赶紧把衣服套上,好在现在是冬天,可以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把那些痕迹都遮住。等君琛回来,一定让他好看,可恶的家伙。

    君琛早朝后没有立刻回来,而是去见他的几个好表弟了,特别是楚铭瑄,好好的把他训斥了一番。

    不过楚铭瑄却很有理,说完全是为了撮合他们才想的这一招。

    君琛念在他一片好心,也确实撮合了自己和文羽彤,只是口头教训了一番,并没有真的惩罚他,但是给太子下药这种事情,以后绝对要杜绝,不管是出于好心还是别的理由。

    楚铭瑄是个很识相的人,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自然选择乖乖点头,不过下次这种事情还会不会再发生,只能视情况而定了。

    君琛和文羽彤的感情在相处中一点点的加深,也慢慢的找到了夫妻相处之道。

    两年后

    君千澈把皇位传给了儿子,如今君琛是皇上了,文羽彤是皇后,而他们刚满一岁的儿子是皇太子。

    而君千澈和墨柒柒,成了太上皇和太后,住进了古今宫。

    古今宫是君千澈几年前就下令让人建造的,在皇宫的最北边,一个很清净的地方,宫里的宫殿,和布置是古今结合的,有的是君千澈设计的,有的是墨柒柒设计的,一个很别致很美丽的宫殿。

    里面有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也有竹林,桃花林,没事的时候,在这里品品茶,下下棋,拿张躺椅一躺,惬意极了。

    而且殿内的布置和装置有很多现代的东西,很独特。

    古今宫就像人间仙境一般。

    君千澈和墨柒柒没事的时候会一起游山玩水,过神仙眷侣般的生活,逍遥自在,玩累了就回宫,住在古今宫内,犹如住在世外桃源里。

    今天是墨柒柒的生辰,一大早,君千澈便让文羽彤和君雪瑶带着墨柒柒出宫逛街去了,让她多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其实墨柒柒也没有什么要买的,到了现在这个身份地位,什么没见过,所以只是和女儿,儿媳妇好好的逛逛玩玩。

    而君琛则在宫里帮父亲忙着。

    墨柒柒和君雪瑶,文羽彤在宫外玩了一天,直到天黑才回到宫中。

    墨柒柒不喜欢生辰太铺张浪费,所以一家人在一起用了晚膳,便和君千澈一起回了古今宫。

    当走进宫里,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喜庆的红色,墨柒柒愣在了原地,不解的看向君千澈

    君千澈唇角勾着迷人的笑容,看着墨柒柒深情道:“柒柒,一直以来,我都欠你一场婚礼,虽然当初你做皇后的时候,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但当时的墨柒柒不是你,所以那不属于我们的婚礼,一直都想再为你举办一场婚礼,可是总是有诸多的事情阻止了这件事,如今我不再是皇上,终于可以清闲下来了,所以我要给你补一个婚礼,虽然不隆重,虽然没有满朝文武的祝贺,但是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给你一场真心的婚礼。”

    墨柒柒感动的湿了眼眶,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询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做的?我知道了,难怪你让我今天和瑶儿,羽彤一起出去逛逛,你是趁着我出去布置的吧!她们都知道吧!”

    君千澈点点头:“她们都知道,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柒柒,你愿意嫁给我吗?”君千澈看着她,眸中是满满的深情和认真。

    墨柒柒眸中的泪水滑了下来,点点头,认真的回道:“我愿意。”

    君千澈笑了,伸出手。

    墨柒柒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

    君千澈牵着墨柒柒的手,一步步的朝他们的房间走去。

    从宫门口走到他们住的房间有一段距离,这段路上都铺满了红色的地毯,两面摆放着红色的玫瑰花,还有用红色锦缎扎成的花朵,一路上都飘着淡淡的玫瑰花香味。中间还有一个心形的拱门。

    君千澈牵着墨柒柒的手,唇角始终勾起幸福的笑容。

    而墨柒柒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很暖,很甜蜜。

    被君千澈牵着走进房间,床上摆放着凤冠霞帔和新郎的喜服。

    君千澈看着墨柒柒,有些自责道:“柒柒,我知道你们那个时空的人成亲都穿白色的婚纱,可是在这古代,真的很忌讳这些,所以——”

    “我懂!澈,你知道吗?其实在我心里,最想要的婚礼,是中式的,也就是你们古代这样的婚礼,大家都穿白色的婚纱,见过了,就没意思了,所以我很向往有一场中式的婚礼,可能是因为我是考古人员,每天接触古代的东西,所以就很向往你们古代人的东西吧!澈,谢谢你完成了我这个心愿。”

    听她这么说,君千澈松了口气,拿起喜服道:“我们换上吧!”

    墨柒柒点点头。

    二人换上了喜服。

    虽然已经算是中年了,但是岁月并没有在二人的脸上留下痕迹,君千澈依旧俊美非凡,墨柒柒依旧美艳动人,穿上喜服的他们,郎才女貌,登对极了,看着彼此,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们拜了天地,君千澈帮她掀开了盖头,喝了交杯酒,完成了婚礼该有的礼仪。

    君千澈看着自己美丽的新娘,难掩喜悦道:“柒柒,你真美。”

    墨柒柒羞涩的笑了,温柔道:“澈,谢谢你给我的婚礼,我真的很开心,很幸福,今生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你,与你相爱。虽然我们的爱恋跨越古今,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但是我们却都一一克服了,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要幸福的在一起。”

    君千澈握紧她的手道:“我会让你每一天都生活在幸福中的。娘子,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们不要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

    墨柒柒羞涩的笑了。

    君千澈抱起自己美丽的妻子,朝大床走去,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他们要好好的缠绵,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每一晚都是美好的洞房花烛夜。

    文羽彤把儿子哄睡之后,让奶娘抱走了,走到君琛面前,一脸羡慕道:“父皇母后真的好幸福啊!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依旧这般恩爱,像新婚夫妻一样,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啊!父皇为了母后,这么早就退位了,母后真的好幸福哦!”

    君琛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凑近她耳边低语道:“是不是朕冷落皇后了,或者对皇后哪里不够好?”

    文羽彤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反驳道:“我倒是希望皇上冷落臣妾几天,对臣妾不好。”每晚都侍寝,如果不是害怕他会发怒,真的想给他选几个妃子,欲壑难填的家伙。

    “其实我们也可以像父皇母后那样啊!我们现在好好培养皇儿,等他成年之后,朕就把皇位传给他,我们就可以像父皇母后一样了。”君琛心中早就有了自己的小九九。

    文羽彤一脸担心道:“那皇儿会不会怪我们啊?”

    君璐着她反问:“我们会怪父皇母后吗?”

    文羽彤摇摇头:“当然不会,羡慕他们还来不及呢!”

    君琛笑了:“相信皇儿长大了也会理解我们的。”

    文羽彤赞同的点点头。

    次日

    大婚后的君千澈和墨柒柒更加的幸福甜蜜了,坐在桃花林中下棋,品茶,远远望去,像是一副绝美的画。

    君琛继承了皇位,尽着一国之君的责任,但是对妻子,儿子,却每天抽出时间陪伴,他不但要做一个好君主,更要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还有好哥哥,妹妹到了该选驸马的年纪,所以他会帮着参谋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幸福的他们一定会越来越幸福的,皇宫里每天充斥着欢声笑语,因为墨柒柒的到来,彻底的改变了君千澈和君琛这对父子的爱情观和婚姻观,连带着他们身边的亲人,朋友,对待婚姻都有了新的认识,都是一夫一妻制,他们觉得这样的婚姻才是最幸福,最能长久的。

    ------题外话------

    到这里,这部文正文和番外全部大结局了,谢谢各位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有你们的支持,才让水儿有写下去的动力,真的很感谢你们,多余的话不说了,全体么一个。嘻嘻

    另外介绍一下水儿的其它的完结文文:

    《特工傻妃不争宠》

    《朕的皇后太有财》

    《刁蛮医妃不好惹》

    《黑道“傻”后》

    《少将的黑道小妻》

    《名门撩宠,宠入骨》

    《我的王妃太有肉》

    《朕的皇后太爱钱》

    希望亲们能多多支持水儿。

    水儿要休息一段时间,好好构思一部新文,等水儿再开新文的时候,记得继续捧场哦!爱你们,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