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271.271大结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梦儿……”

    东方弗离没有动,任凭那根尖利的穿过他的身体,又被拔了出来。

    “纳兰青帝,你就那么不肯成全我一回吗?”

    梦妃握着金箍刺,手指都攥成了青白色。

    她愤怒至极,眼角,滚出了热泪搀。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比我还想要成全你。”

    东方弗离的声音绵绵的,全身的力气一直在流失悦。

    “我希望你过的好,我希望你幸福,我希望你的认真会真正过的开心。”

    东方弗离凄然一笑。

    “梦儿,我早就料到这样的结局,可是我从没有怪过你。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刀,我不怪你,二十多年之后的这一刺,我仍旧不会怪你。

    “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回来。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拯救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哈哈哈哈哈……”

    梦妃忽的大笑了起来。

    “纳兰青帝,你真是可笑之极!你怎么会爱别人,你怎么会爱我?你爱的人不是只有你自己吗?你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我?”

    她笑着笑着,身体忽然蹲了下去。

    因为额头上,忽然间好像被什么尖利的针刺中,刺得她的猖狂的笑声戛然而止。

    脑海中,好像有另一个灵魂在冲撞着想要出来。

    梦妃的意识,渐渐消弭。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段记忆。

    那是善良与温情,深爱与付出……

    那是,属于柳云凡的记忆。

    她是被那个凄惨的梦吓醒的。

    梦里,她看到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羽瑶,杀死了自己的丈夫东方弗离……

    所以,她醒过来了!

    此时的柳云凡,依旧愣愣的站在门口处。

    这两段不同寻常的记忆,她都找回来了。

    一个是属于现在的她的记忆,一个是属于二十多年前梦妃的记忆;一个是梦妃回归时借助她的身体所做的事情,一段是她恢复意识时所做的事情!

    而整件事情的连接点,就是在魔幻林中,上古四大神兽之上射出的四个冰针——锁魂针。

    锁魂针,锁住魂魄,亦是留情针啊!

    当初在凤凰翼宫中,那封魂印中的记忆被华颜植入了她的脑海中,于是,属于梦妃的那段记忆被灌注进了她的身体中。

    因此,属于梦妃的意识占据了她的全身。

    之后,她随华颜去了长生殿。

    本想利用柳云凡的鲜血将真正的梦妃唤醒,可惜,却被东方弗离阻止。

    梦妃得知东方弗离就是纳兰青帝的真相,一怒之下再次拔出金箍刺刺向了她。

    这个时候,柳云凡额头上的锁魂针起了作用,它唤回了陷入沉睡中的柳云凡的意识。

    她醒来之后,为了寻找东方弗离,被纳兰朔引入了冰火璇玑壁画中。

    在这个壁画中,她得知了自己过去的一切,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最后找回了真正的自己,看清楚了二十年前的真相,也唤回了曾经善良的自己。

    而此时此刻,柳云凡将一切都弄明了了。

    她居然,亲手杀了纳兰青帝两次啊!

    眼角的泪,终于如豆粒般滚落。

    她看着躺在床上那个已经苏醒了的男人,庆幸的说不出话来。

    还好,还好他没有事!

    这一刻,她想到了一个她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东方弗离离她而去了,她会怎么样呢?

    此刻,她有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她一定活不下去。

    床前的千金子惊愕了好久,终于开口道:“你说你是纳兰青帝,不是聿哥哥,那我的聿哥哥去了哪里?”

    “当年,我为了自己自私的想法,想方设法找一个合适的身体可以让我重生。后来,我找到了。他就是扶月帝国的太子东方聿。那时候,他是个孩童。可是他命中有一个生死之劫——他会大病一场,性命堪忧。

    “我就是借着他生病的时候,利用封魂之法将自己变成了他。只不过封魂之法也有缺陷,就是我不能立刻拥有所有的记忆。只有在以后的日积月累中,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

    “因为当初我的记忆一片空白,这才有了扶月帝国的太子大病一场变成了疯癫之人的假象。至于那位真正的太子东方聿,他是我的亲弟弟。除了这个原因,再就是作为对他的弥补吧,我将他变成了另一个人,还给他安排了人生中一段美好的姻缘!”

    “另一个人?聿哥哥他变成了谁?”

    千金子急急问。

    “勃勃青萝,娑娑叶泽。

    朝开暮合,冬没夏灼。

    灵灵佳人,绰绰约约。

    执子之手,天地盟誓。

    同心同结,与子偕老……”

    东方弗离没有说话,房中另一处角落中,缓缓走出了一个白衣人。

    这首诗……

    千金子永远不会忘记,这是当年她与她的聿哥哥在花园中誓言。

    这个誓言,只有他们二人知晓。

    此刻,有人说出了他们的誓言,那么,不就说明这个人就是她的聿哥哥?

    可是,这个声音好熟悉!

    千金子猛然转身。

    当看到身后那个温润的白衣人时,她近乎喜极而泣!

    她真的没有想到,东陵国的夜王爷凌夜风也是一个被偷换了灵魂的人。

    她更想不到,她的聿哥哥居然会变成了凌夜风。

    她最想不到的是,她追逐了半生,竟然没有追错了人啊!

    “聿哥哥……”

    千金子哽咽着,扑进了他的怀中。

    “聿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怎么都不会想到,你会是我的聿哥哥……”

    “琉璃……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琉璃郡主……对不起,我没有认出你……者们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真正的自己。直到来到这长生殿中我才知道,原来,我本应是扶月帝国的太子东方聿。”

    凌夜风紧紧地搂住她,再也舍不得松开。

    当年在东陵国,千金子失望离开他之后,他才发现那个追逐了他多年的与众不同女子在他心中早已经刻上了牢固的印记。

    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一条不知尽头的追寻之路。

    再后来,他从假的千金言手中将千金子夺了出来。

    费了千辛万苦,终于解了她身上的蛊毒。

    而正是这一场经历,才使得她恢复了自己原本的记忆。

    良久,凌夜风终于抬头看向还有些虚弱的坐在床上的东方弗离,“哥哥,我应该谢谢你的成全。谢谢你成全了我跟琉璃。”

    东方弗离摇摇头,“这都是天意吧!我也只能顺应天意,却不能改变天意!”

    看到这样的场景,柳云凡终于按捺不住了。

    她跨入房中,几乎飞奔到了东方弗离的床前。

    “弗离,我回来了!”

    看到他苍白的脸颊,柳云凡又心疼又内疚。

    她抓着他的手,再也不肯放开。

    “对不起!我真的成了你的煞星,我差点儿第二次杀了你!”

    “云凡,不要自责。你从来都没有杀过我,不管是哪一次!”

    东方弗离伸出手将她的眼泪勾去。

    “你知道吗,还有一个人非常想见我们!你能不能扶着我一起去看看她?”

    “嗯!”

    柳云凡狠狠的点头。

    她没有想到,东方弗离再次领她来了地智门中。

    他打开了里面隐藏的机关。

    地智门中,奇迹般的又多了一间密室。

    密室中,放着一张水晶床,水晶床上面静静的沉睡着一个粉嫩衣衫的小女孩儿。

    她睡的很甜,很香!

    那一刻,柳云凡的泪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

    她认的那个孩子。

    她叫纳兰灵溪。

    她是二十多年前纳兰青帝与梦妃所生的孩子。

    “灵溪,她怎么了?”

    柳云凡扒住水晶床,几乎哆嗦着将手往灵溪的鼻尖上放去。

    “她没有事情,只是沉睡了而已!”

    东方弗离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缓缓地道入了灵溪的口中。

    “云凡,其实二十几年前,就算你捅了我一刀,我也死不了。最终,我在地智门中死去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耗尽了全身的功力。

    “其实,从你与华颜密谋一切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一切。我预测出未来好多事情。所以,在你的阴谋开始的时候,我的计划也开始了。之所以没有早早的阻止你,只因为我想给你另一个没有污点的人生。

    “因此,我默认了你用封魂印封锁自己的记忆,还将一半灵魂放进了一个孩子的身上。而我,也是用了几乎同样的方法,塑造了另一个我。我抹去了白松的记忆,让它去了扶月帝国,变成了东方小白。

    “当年带着花花进地智门之前,我还做了好几件事情。我将灵溪放在了这里,你失手杀了黑竹,我便将它的灵魂封锁,后来又塑造了另一个它,也就是一直跟着你的呆呆姑娘。

    “这是冥冥中的天意吧!二十几年前的一刀,我将灵溪封印;二十几年后的一刺,我又将灵溪身上的封印解开。当初,正是因为我耗损了全身仅剩的功力,所以才会加速了自己的死亡。

    “至于长生殿中的其他人……”

    东方弗离忽然顿了顿。

    “你如今应该都知道了。林青妹就是纳兰青妹,楚尘飞就是尘土,而彭越,其实就是南碣浪子血煞灵!”

    彭越的事情,柳云凡还是震惊的。

    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南碣浪子血煞灵居然是东方弗离故意安排的一个角色。

    他的坏,他的狠,他的绝情,实际上都是为了激发柳云凡的正义之心,让她旧能不要被邪念蒙蔽双眼。

    因此,血煞灵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包括他杀人,包括他残害良家女子……

    都是假的!

    而真相是,当倪裳在杀人的时候血煞灵在救人。

    那些遭迫害的女子的死亡其实都是假象,是血煞灵在她们身上用了一种药。

    最后她们的尸体消失,是因为血煞灵要重新救活她们,只能偷偷抢走她们的身体。

    至于最后那些女子被送到了哪里,自然是血煞灵的秘密住处中。

    柳云凡暂时没有机会见到所有人,只是听东方弗离说,当初被血煞灵抢走的人中,有三个人最后选择当了血煞灵也就是彭越的夫人。

    她们分别是——她的姐姐柳云婷、扶月帝国跟她抢老公的程锦儿、还有那位

    李员外新夫人小琴。

    柳云凡对此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回头看看这一路,其实无所谓好人与坏人。

    灾难的源头,不过是她的邪念与贪念而已。

    其间的所有人,不过都是无意或有意间被卷入的棋子。

    她的邪念,将所有人都变成了棋子,包括她自己!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恍惚间,柳云凡想起了很久之前在梦妃冢里面她看到的诗句——

    香梦长眠兮雨潇潇,雅妃久睡兮路迢迢。

    魂灵兮归天夜残照,故冢兮静留独逍遥。

    莫以嗟心兮论旧事,赌过方晓兮今世缘。

    黑白兮难断身后命,子夜归止兮妄自嘲。

    在一切都结束的今日,她是要自嘲一番的吧!

    她自己是开始,也是终结啊!

    那日,东方弗离还问了她一个问题:“云凡,还记得当年我让你答应满足我的那三个愿望吗?”

    她点头。

    他说:“那第一个愿望,是让你去我蓬莱阁作客。第二个愿望,是在你失意的时候请你相信你我是你的丈夫,相信我跟你说的一切。第三个愿望,就是在冰火璇玑壁画中,纳兰青帝让你杀了他!”

    柳云凡猛然怔住!

    这三个愿望,一个比一个沉重,一个比一个令她心痛啊!

    她忽的扑进了他的怀中,哭道:“弗离!我也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能够一直陪着你,一直陪着你走下去……”

    那日,水晶床上的那个孩子醒了。

    柳云凡抱着她,一遍一遍的承诺她:“灵溪,娘亲答应你,等崖边的梅花开了,娘亲,爹爹,羽瑶妹妹,花花妹妹,黑竹干娘,白松干爹,一起陪你去看梅花……”

    一刻前看着她陌生的面孔还处于呆滞中的孩子,下一秒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脖子,哭道:“娘亲,娘亲,灵溪终于等到了!灵溪跟爹爹终于等到了!”

    这一刻,柳云凡感觉无比的幸福!

    似乎,一切都团圆了。

    东方雪与纳兰朔的误会解开了。

    二十多年前,华颜暗算纳兰青帝。

    纳兰朔为了救自己大儿子的性命,这才毁约,没有来得及解释原因,后来便没有机会解释了。

    东方雪因爱生恨,一恨就是二十几年。

    不错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了他,因为纳兰朔并非真正的背叛!

    当知晓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不是她亲儿子的那一刻,东方雪还是愤怒的,可当得知自己的孩子没有死,变成了东陵国的凌夜风时,她又觉得无比安慰。

    在那里,柳云凡还见到了故人。

    他们是扶月帝国的无上老君和神丹宫的小无上老君,他们都是纳兰朔的同门师兄弟。

    那位无上老君就是当年长生殿中叛变的公孙涅,他曾与华颜策划叛乱,可惜失败了,被纳兰朔驱逐出了北暝。

    而那位小无上老君,则是在神丹宫被柳云凡抢了之后,半道上被纳兰朔捉回了长生殿。

    除了了解这些,柳云凡还破译了一个惊天秘密!

    那就是这一路上,她非常好奇,为何风啸辰渊大陆中,有太过的文明与她所待的那个世界类似。

    像汉字,像诗经中的情诗,像山海经中的上古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鱼妇、翳鸟……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七弦烙梅琴那个凄美故事中的秦郎。

    纳兰青帝给梦妃讲的故事中,曾经提到过大秦帝国。

    这个大秦帝国,柳云凡想到的便是秦始皇嬴政。

    于是,她专门好奇的查探了一下长生殿中古文典籍。

    终于,她找到了一段有用的记载。

    那是关于秦郎的来历!

    典籍中记载的大体意思是说,在远离风啸辰渊大陆的地方有一个大秦帝国。

    国中有个厉害的人物,他博学多才,通晓医学、天文、航海,他的名字叫徐福。

    当年,秦郎跟随徐福,带着童男童女各三千人,乘船去找寻传说中仙岛。

    结果途中遇上蛟龙,秦郎被冲下了大海。

    他大难不死,醒来时候,发现自己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个地方叫做风啸辰渊,而徐福与三千童男童女却早已不知了去向。

    从此,徐福便留在了这里。

    他将自己在那个世界所学到的东西一一传进了风啸辰渊大陆中。

    其中,就包括《诗经》《山海经》……

    除了这些真相,柳云凡还挖掘到了一点。

    那就是,风啸辰渊大陆中,那所谓的翳珀灵珠,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传说中的翳鸟的眼睛。

    它们实际上都是秦郎遗体火化之后的舍利!

    看到了这些,柳云凡忽然觉得好亲切!

    原来,一千多年前,早已经有过一个人跟她一样,从大海中穿越到了这里。

    真相揭开了!

    这是一个完美的结束,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正如她再次看到凤长欢的时候,那开心的模样,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述。

    原来,那个因为她而死的男人,没有死啊!

    那一年,凤长欢为了救她,抱着她纵身跳入悬崖。

    在崖底,她看到了他的墓地。

    可是如今在长生殿中,她却看到了他的人,只不过,他的重伤恢复不过来了。

    原来,是纳兰朔救了他啊!

    虽然他的拄着拐杖,可是依旧让她觉得安慰。

    原来,崖底的坟墓,只因凤长欢不想让她看到他残缺的模样……

    当第一朵梅花盛开的时候,柳云凡静静的站在梅花树下,勾唇轻笑。

    她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片幸福洋溢。

    他们现在已经是四口之家了,马上,就是五口人了!

    “蠢猪!”

    呆呆姑娘粗鲁的声音,从老远就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蠢猪,老子恢复记忆之后,本来想着要好好恨你一次。可是看在老子干女儿和未出世的干儿子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不过,你猜猜老子第二胎会生儿子还是女儿?会生个什么颜色的?会不会还像花花似的,一撮白的一撮黑的,跟我俩谁都不像,难看死了……”

    “嘤嘤嘤……娘亲坏坏,娘亲怎么可以说花花长得丑……”

    柳云凡还没有接话,眸子圆滚滚的肥球已经从柳云凡的袖子里钻了出来。

    它爬到了地上,伤心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又伤心的哭喊的往前跑。

    一边跑一边哭道:“嘤嘤……花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花花被自己的亲娘嫌弃了……嘤嘤……娘亲有了弟弟妹妹就更不喜欢花花了,花花不要活了……”

    “啊呀!蠢猪,你怎么不跟老子说这小家伙在这里?啊呀呀!老子被你整惨了!”

    呆呆姑娘话没说完拔腿就追朝自己那无赖闺女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呼喊:“花花,谁说娘亲嫌弃你了?娘亲也没有不喜欢你啊……你不要再跑了……”

    柳云凡望着那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摇头一笑——

    这个花花,可不就是呆呆姑娘欠扁的小时候嘛!

    这一刻,依旧幸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