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母后,你的脸……」魏鸣渊也吓到了。

    楚心恬也低下头,同为女人,即使她上次那么残忍的对她刑求,她仍感不忍。

    「是啊,这张脸要哀家怎么活?不过,太医在确诊这病不会传染后,还是没人来看哀家,哀家明知这张脸难看,还是忍不住的想在死前,见见想见的人。」她冷笑。

    「母后放宽心,太医说了,这病不会致命。」

    「不会致命?要死不能死,要活不能活,就跟个活死人没两样!」她恨恨的看着他,「所以,太后想做什么呢?」魏兰舟突然开了口。

    太后看着福王,他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黑眸有着残佞之光,唇上勾起的是一抹令人惊惧的阴鸷微笑,全身散发着邪办气息,令她望之生畏。

    聂相也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魏鸣渊倒是先开口了,「太后既然有了离世之心,那有些事得让太后知道,免得留下遗憾,比如说——从过去到现在,朕一直在做什么?」

    他微微一笑,「朕不时地与福王商量,如何扳倒太后跟聂相。因为当年你们对朕的皇叔泼脏水,将他与多名堂兄先斩后奏,对,朕很清楚你们的野心,但朕没有能力,只能阳奉阴违,等着站稳脚跟后,才替皇叔报仇并洗刷罪名,还有,被无辜波及的穆国公府。」

    「这……皇帝,你是被福王蛊——」

    「闭嘴,朕还没说完,」魏鸣渊冷冷的看着太后,「朕接下来要说的是你跟聂相,你们苦心策划与拓跋佑勾结,想发动政变,给了拓跋佑承诺,说取得政权后会派兵助他去抢尼丹国国主的位置,只可惜,朕与拓跋鸿早结同盟,早一步的杀了拓跋佑,八千私兵根本没有离开他们国内。」

    聂相跟太后全呆住了,这么隐密的事皇帝都知道了?

    魏鸣渊回头看了徐公公一眼,徐公公立即明白的将手上一大叠拦劫到的书信拿到太后身前放下。

    「那些全是来求太后救命的书信,那些人贪渎证据确定,现在已全都入狱。」魏鸣渊继续道。

    太后跟聂相的脸色已经白得不能再白。

    「皇上,该换我说了吧。」魏兰舟走上前,笑看着两人,「是你们制造流言说本王是无忧阁阁主吧?啧啧,真是的,没想到你们不过是信口捏造而已,却被你们说中了。」

    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怎么会……

    「没错,歪打正着,本王的确就是无忧阁阁主。我这阁主吩咐手下做的,就是帮皇帝铲除异己,表面上动不得的奸臣贼子,这几年来,我跟皇上一明一暗慢慢的铲除政敌,皇上的权力逐渐壮大,几大爪牙陆续落网,而今,就只剩你们——」

    「来人,将太后跟聂相抓起来,送入天牢!」魏鸣渊下令道。

    聂相不敢置信地呆在原地,太后却像突然醒了过来,很快地跑向一名站在角落,浑身抖啊抖的宫女,她手上拿着点燃的烛台。

    魏鸣渊、魏兰舟跟楚心恬同时向外退,聂相却根本不知道太后要做什么……

    「太后,不要,不要啊!」那名宫女突然尖叫一声,拔腿往外跑。

    太后笑着拿着烛火去点燃大花瓶内蜡烛的蕊绳。

    聂相看着站在门口的皇帝等人,再看着太后,只见大花瓶内突然冒出火花,接着是奇怪的劈哩啪啦声,「哈哈哈!大家就一起陪哀家走吧,不然,哀家到了黄泉岂不是太寂寞了!」

    该死,里面理了炸药!聂相明白了,急着要跑。

    太后却冲过去抱住他,再看向福王等三人刚刚站的地方,不见了?怎么会?她不甘的发出吼叫,同时,爆炸声陡起。

    这震天爆炸声,让整个京城都撼动了。

    皇宫内更是一片混乱,太后寝宫几乎夷为平地,事后去收拾的宫人找到了几具破碎的遗体。

    庆幸的是,皇帝及时逃出,毫发无伤,但他难过地对文武百官说,是福王牺牲自己救了他,连福王最爱的小厨娘,也因为到哪里都带着她,跟着同赴死劫。

    太后跟聂相都死了。而这场爆炸的原因是,他查出太后跟聂相当年陷害摄政王与穆国公府的铁证,太后又身染怪病,便设计要与他同归于尽,不让他有机会对外说明事实真相,要让事实永久掩埋。

    皇帝说了很多很多,这些话也在京城的大街小巷流传,福王不再是声名狼藉的废柴王爷,他是可怜人,是有情有义的忠臣,但仍是个风流的王爷。

    福王府内上百名美妾,皇帝也作了主,愿意留下的就继续在府里生活,想离开的,也有一笔优渥的生活费,足度过后半生。

    但福王府没有风流倜傥的王爷,谁要守活寡呢,于是所有的美人都拿着钱离开了。

    半年后,在远离京城的一个风光明媚小镇上,来了一对似仙人的新婚夫妻。

    男的俊,女的美,夫妻合开一家小而美的点心铺。

    妻子做的点心道道都令人惊艳,但数量有限,每一种都不多,卖完了,下回请早。善良热情的邻居都觉得可惜,跟小夫妻说多做一点,钱就多赚一点。

    但夫妻俩不贪心,说是重质量,一个做,一个卖,常在上午时,架上就一扫而空。

    然后,众人就会看着小两口到附近的山上漫步,手牵着手,说说笑笑,感情好得让人见了都妒嫉又羡慕。

    此时,小夫妻正依偎的坐在山坡上,魏兰舟仰头看着蓝蓝的天空。

    「王爷……不,阁主,生意上门了。」

    诃子跑了过来,身后还有莲子跟栀子,三人笑眼眯眯的看着主子,但马上闭嘴,看着已经窝在主子怀里睡着的小楚楚。

    魏兰舟示意三人离开。

    三人明白的点点头,脚步放轻的离开,只是——

    「小楚楚还是那么笨,最近嗜睡,都没想到是为什么吗?」莲子的声音还是小小声的传到魏兰舟耳里。

    「她笨没关系,生下的娃儿别跟她一样就好。」栀子这么说。

    「对,笨没关系,但一定要跟小楚楚一样会做点心,不然,我们这些人,还有主子,一天没吃到她做的点心,浑身都没力。」诃子也发表自己的想法。

    「没错,这点一定要遗传到。」莲子做了总结。

    魏兰舟一边听着一边笑看着怀里沉沉睡着的美丽容颜。

    自从太后寝宫爆炸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福王,只有无忧阁阁主。

    因为只要他还是福王,他便得处在朝堂中面对尔虞我诈,可是,小楚楚的愿望很小,她想要过单纯的生活。

    穆国公府已是太遥远的事,她的记忆里甚至没有那些家人的面容,若恢复金枝玉叶的身分,她还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过无拘无束的自由生话吗?

    于是,他们有了共识,让福王消失,她也不需要恢复原有的身分。

    人生是他们的,他们想过一个可以守候彼此的人生。

    此刻,魏兰舟的手温柔地放在她仍然平坦的肚子,双眸深情的凝睇着轻轻打鼾的小妻子。

    他低下头,在她的额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