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V第二十五章[07.11]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与她……不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吗?

    她越想越胡涂,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最后想到他袒露的胸膛看起来十分结实,趴在上面就像趴在石头上……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都流口水在上面了,他怎么还不推开她?

    关云希想着、想着,心头莫名有些躁动,好似有一头小鹿在里面乱跳。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想这不太可能,那家伙老是给她一张冷脸,一点也看不出哪里有热情呀?

    她感到口干舌燥,下了床,连鞋子都懒得穿,直接赤足去拿桌上的水。

    她灌了一口水,不小心弄湿了衣襟,只好把衣裳脱了,却不经意瞄见胸前可疑的红点。

    她惊讶,忙走到窗前,借着月光再看个仔细,发现胸前的红点不止一处,她越看越疑惑,索性走回妆台前,点了盏灯,看个清楚。

    这一瞧不得了,她脖子上的红点还真不少。

    关云希虽然没开过荤,但前世在江湖上跑了不少地方,这点见识还是有的,这些可疑的红点是被人弄出来的,至于怎么弄的,又弄在这么暧昧的位置上,她心中立刻有了数。

    震惊了一会儿之后,她骂了声。

    「卧槽!老娘被偷吃了!」

    关云希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轻薄了,那个褚恒之看起来正经八百,又对她没什么兴趣,居然趁她酒醉时偷亲她。

    她很不甘心,就算两人有婚约,但他怎么可以表面君子、背地里小人,面不改色地吃了她呢。

    当然,关云希绝对不会怪她自己为何要三更半夜渣入人家屋里,喝得醉醺醺,给人机会对她动手动脚?她只会想到,原来褚恒之对她是有欲望的,而他敢碰她,就表示他不怕娶她。

    想通了这点,关云希坐在床上继续发呆。

    原来,那家伙是喜欢她的呀。

    除去一开始的吃惊,她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讨厌他,虽然被他偷亲了,但她没有想象中的排斥,反倒在知道原来贵公子倾慕于她后,心中有那么点得意。

    人俊、武功好,又有个老爹在刑部,怎么看都是她占的便宜居多。

    所以说,贵公子就是好面子,喜欢她也不早说,老是在她面前矫揉造作,承认喜欢她会死啊?

    既然知道人家喜欢她,她不乘机坐地起价怎么行。

    她一边拿药酒涂在饱满胸脯的吻痕上,一边开始盘算,该让他付出多少代价,才不会亏了被偷吃的这几口?

    想到自己以后可以用美人计来对付褚大公子,关云希这一夜连作梦都在笑。

    【第九章】

    关云希是行动派,想做什么,就会立刻付诸行动。

    她让锦香把闺房里的大箱子搬出来,在里面找,找出了一条枕巾,以及一个现成的荷包。

    她叫锦香把针线和剪刀拿来,接着就开始缝制荷包,缝制好了便交给锦香。

    「拿去给程叔,送到褚府,就说是我做的,是给他们大公子的一点心意。」程叔是锦香的爹,亦是府中管事。

    锦香看着手中的荷包,嘴角抽了抽,不安地吐出一句话。

    「送这个荷包……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锦香把咬一牙,觉得还是提醒小姐的好。

    「说不定褚公子家的荷包多,又比这个还漂亮呢!」意思就是,小姐,您做的这个荷包太上不了台面了,连她这个丫鬟看了都觉得有些丢脸。

    关云希却不以为意。「这就是这荷包的价值所在,这个荷包独一无二,外面买不到,最重要的,这是我亲手缝的。」

    锦香瞠目结舌地看着枕巾上被剪下的一个洞,然后再看向荷包上被缝上去的小鸟图案。

    这哪是做荷包,不就是把块布直接缝到荷包上而已吗?

    「可是,小姐,为何选这个图案?」

    「小鸟吉利嘛,意喻在天愿作比翼鸟呀!」

    锦香抽了抽嘴角,忍不住道:「小姐,这是两只鸭……」

    「咦?是吗?差不多啦,行了,提醒程叔,记得要跟对方说是我亲手缝的,快去、快去。」她朝锦香挥挥手。

    锦香一脸惊疑,但是架不住小姐的命令,只好讪讪地去找自家爹爹。

    关云希认为,送定情礼就要送贴身之物,所以她选了荷包,但她却不会绣工。

    她本是江湖女侠,走南闯北,后来领着一票弟兄干起劫富济贫的事,拿刀、拿剑她在行,但是拿针拿线她完全是门外汉,所以便直接把枕巾上的鸭剪下来,缝上去就得了。

    另一头,程叔把礼送到褚府就要离开,因为锦香交代过他,礼送到就快点回来,谁知道褚大公子却说要见他。

    「大公子召您进去。」

    程叔感到意外,没想到褚大公子会亲自见他,他忙应是,跟着下人进去。

    程叔低着头走进屋里。

    「这是你家小姐做的?」

    程叔回话。「是。」

    「这东西真是她亲手做的?」

    程叔觉得奇怪,但想到女儿说这确实是小姐做的,便如实回答。「是的,我家小姐说这是她亲手缝的荷包。」

    「亲手缝的?」

    「是。」

    褚恒之盯着这个荷包,脸色冷淡,沉默以对。

    在程叔忐忑不安时,褚恒之对他道:「回去告诉你家小姐,就说这荷包我收下了,」接着对总管道:「拿锭银子给他,送他出去吧!」

    「是,公子。」总管含笑对程叔道:「请随我来。」

    「是。」程叔心喜,觉得女儿真是太多虑了,人家禇公子很满意,还让人打了赏呢!

    程叔走后,褚恒之盯着手上的荷包,两面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布料,边缘有缝线,绣工并不精细,且这块布是缝上去的,上面的图案是两只鸭。

    褚恒之盯着看许久,淡淡地吐出一字。「丑。」

    他把这个丑荷包搁在一旁,继续看着手中的文册。

    过了会儿,他眼神瞟过去,又看着那荷包。

    「真是丑。」又嫌弃了一遍后,他伸手将荷包拿来,收进衣襟内的暗袋,贴身放着。

    程叔一回到关家,便把事情向关云希说了一遍。

    云希听了很满意,她就知道褚恒之一定会收。

    「既然他赏给你你就收下吧!锦香,带你侈去库房那儿,跟管事说从我的分例中拿锭银子给你爹,就说是我赏的。」

    程叔和锦香听了,忙向小姐道谢,锦香便领着爹爹下去了。

    【连载中】

    本书已完结。需完整无删请咨询客服QQ:3609867346。

    豆豆独家VIP书籍,感谢对天下书库的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