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章 偶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下午依然是站岗,穿着高跟鞋连续站岗那么久,谭惜有些吃不消,腿和脚又酸又痛,还没拆线的伤口也在痛。为了酒店形象,依然要始终保持微笑。

    赵思思偷偷瞥了一眼谭惜的站姿,站的笔直笔直的,不禁在心里骂她傻。

    “你不累啊?像我这样,把重心移到另一条腿上,来回轮换,背也不用挺那么直。”赵思思低声说道。

    “谢谢。”谭惜感激道谢,但腿和背还是直的。

    赵思思撇嘴,图啥呢?等到晚上你就知道难受了。

    等到了下班时间,谭惜的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酸痛无比,坐在换衣室里,坐下就不想起来。

    “行不行啊?”赵思思嫌弃地说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谭惜微笑点头,“我没事的,你先走吧。”

    赵思思“切”了一声,“那行吧,我就不管你了哈,反正你有苏儒呢。”

    说罢,换好衣服走了。

    又坐了一会儿,谭惜简单按摩了下腿部,感觉好点后,走出了酒店。

    走到酒店对面的公交站点,谭惜疲惫地靠在公交站牌的柱子上,也不管脏不脏了。

    一辆熟悉的黑色布加迪威龙停在她的面前,她瞳孔一紧,下意识地站直身体。

    “你怎么在这?”陆离按下车窗,皱眉问道。

    谭惜向车内瞄了一眼,一怔,顾之韵就坐在副驾驶上。

    “我在等车。”

    陆离抬眼看公交站牌,冷笑,“你一个千金小姐,居然会在这里等公车,稀罕了。”

    谭惜偏头,不再看他。

    副驾驶的顾之韵似乎在陆离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陆离微一点头,转头对谭惜说:“上车吧,我们送你回家。”

    谭惜的心像是被重拳猛地一击。

    他说的是“我们”,看来他已经自动将她归类成了外人,而他和顾之韵才是一家人。

    勉强一笑,“不用了,我再等会公车就会来了。”

    陆离皱眉,将视线移向谭惜的腿。

    “你的伤口还没有拆线,你乱跑什么?”

    谭惜心中苦笑,这句责问,听起来多么像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关心。

    可陆离,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他的妻子。

    谭惜不说话,陆离也不走,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左等右等,公车就是不来。

    又一辆保时捷911停在陆离的车后。

    车窗按下,苏儒招手示意谭惜上车。

    公车迟迟不来,陆离也坚持不走,谭惜想了想,还是选择了上苏儒的车。

    总比面对那一对男女要好得多。

    陆离透过后视镜,就这么看着谭惜上了“陌生”男人的车。

    短暂的惊愕后,陆离想要下车将谭惜拽下来,但是一旁的顾之韵忽然捂住腹部,紧紧拉住她的手臂,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

    “老公,我、我胃疼”顾之韵楚楚地说。

    陆离立刻紧张起来,“是饿到了吗?”

    顾之韵摇头,咬着唇,“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吧”

    “我们去吃饭。”说着,发动了车子,“想吃什么?上次的那家牛排怎么样?”

    “都听你的”

    看着黑色布加迪威龙飞驰而去,谭惜满心的苦涩。他最终还是对她漠不关心,连她上了别人的车都毫不在意。

    “你前男友?”苏儒也发动了车子,问。

    谭惜摇头,“刚才谢谢你了,能把我在前面的公交站点放下吗?”

    苏儒皱眉,清俊的脸上一片严肃。

    “你站了一天,之前又没有过相关经验,肯定累坏了,说地址,我送你回家。”

    谭惜不同意,苏儒再三坚持,她才松了口。

    “好吧,不过我家住的有点远”

    等到了别墅的门口,苏儒才惊愕起来,“这是你家?”

    谭惜囧了,这么豪华的别墅,的确有些夸张了。

    “不是我家,我只是暂住。”

    说的是事实,这的确不是她的家。这里谁的家也不是,仅是陆离的一套别墅而已。

    苏儒点头,虽然还有疑惑,但是却没有再问。

    “那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打给我。”苏儒递了张名片。

    谭惜接过,连连道谢。

    这个苏儒是真的绅士,不追问别人的家事,不下车送人避嫌。

    能遇到这么好的领导,算是她不幸的生活里一件幸事吧。

    谭惜一个人进了别墅,空空荡荡的,和往常一样。

    宁甜打来电话,问她今天如何。

    “都挺好的。”

    “好个屁,姑奶奶我才想起来,你腿上的那伤还没拆线呢!我忘了这事,难道你也忘了?你真是作死啊!”宁甜气得牙痒痒。

    “夸张,我又不是残疾人,你至于么?”谭惜失笑。

    “我看照你这么作死,也快了!”宁甜翻白眼。

    谭惜忽然想起什么,“宁甜,我的工资,每个月多少啊?”

    “一个月6000,不算奖金。”

    谭惜吃了一惊,“这么多?”

    宁甜“呸”了一声,恨铁不成钢,“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傻逼的豪门少奶奶,这是什么地方?c市!打个车起步价都要20块钱的地方!6000块钱除去吃喝拉撒,连件衣服你都别想买!”

    “”

    “这还是你姐姐我门路硬,直接让你跳了试用期,不然你就等着拿6个月2000块钱的薪水吧。”

    谭惜叹气,“宁甜,真的谢谢你”

    “打住,别谢,你姐妹我和你从大学到现在,我眼睁睁看着你跳入陆离这个火坑,当初没拉你一把,你的今天也有我的责任,你就当我是赎罪吧。”宁甜翻着白眼说道。

    谭惜哭笑不得,宁甜这人就是这样,嘴上比谁都滑舌,其实最仗义的就是她。

    “还有那个苏儒,钻石王老五,黄金单身汉!你要是看上了就给我抓紧喽,那酒店里不少小姑娘都惦记着呢。”

    见宁甜越说越离谱,谭惜含糊应了几声就找借口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

    接起电话,居然是苏儒,宁甜给他打了电话说明了她腿受伤的情况,他直接给谭惜批了几天的假期,让她腿好后再来上班。

    苏儒的语气很坚定,谭惜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因为疲累的原因,谭惜洗澡后煮了点面吃就睡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