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章 酒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载着顾之韵吃过晚饭,回到了他们的那个家。

    没有谭惜所住的别墅那么夸张,但想比那个空荡冷清的别墅,这个家明显温馨了许多。

    顾之韵穿着一袭薄纱睡衣,美好若隐若现。陆离刚审阅了几份文件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面。

    陆离的呼吸变得粗重,眼中火焰燃烧。他直接扔下笔记本电脑,抱过顾之韵就是一个入侵的吻。两人热烈交缠间,陆离的大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顾之韵的身上游移。

    顾之韵一双白皙纤细手臂缠住陆离的脖颈,柔软若即若离地在陆离的身上磨蹭,引得陆离全身的血液都往小腹下方蹿。

    一吻过后,陆离直接抱起娇喘吁吁地顾之韵,看着顾之韵已经迷离的眼神,三两步来到卧室,将顾之韵扔到圆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感觉到小女人的动情,陆离毫不犹豫冲进去,两人同时哼出了声。

    “老公,老公”顾之韵双臂紧紧环住陆离,眼神迷离地喊着陆离。陆离进入之后便不再压抑,在顾之韵的身上纵情驰骋,顾之韵尖叫连连,恨不能就这样融化在陆离的疼爱之下。

    在这样激烈的恩爱中,顾之韵才能稍稍压下心中不安。今天陆离在看到谭惜上了别的男人车后,眼神和表情都很不对劲。这种细微到或许连陆离自己都察觉不出的变化,顾之韵却敏锐地感觉到了。

    她怕。虽然一开始就是她和陆离相爱,谭惜不过是个死缠打烂的第三者,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她就是很怕那个女人和陆离走得太近。

    只有和陆离结合在一起,她才能够安心。这一刻,陆离是属于她的,无论是身,还是心。

    半夜的时候,顾之韵迷迷糊糊地醒来,迷蒙着眼睛扫了一圈,发现陆离正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什么。

    顾之韵起身,上前抱住陆离,柔声问:“怎么还没睡?”

    陆离听见顾之韵的声音,面色稍霁,“睡不着,你怎么醒了?”

    “感觉到你没在我身边,所以醒了。”顾之韵声音委委屈屈。

    陆离闷声,没有说话。

    “是不是在想白天谭惜的事情”顾之韵见陆离的脸色不对劲,咬着唇,试探问道。

    陆离的脸色果然微微一变。

    “你就那么在意吗?”顾之韵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陆离无奈安慰:“没有,我只是怕传出去,会有不好的影响”

    顾之韵有些情绪失控:“外界根本没人知道你们结过婚,怎么会传出去!”

    陆离一怔。的确,这个理由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在意呢?

    白天谭惜上了陌生男人车的场景,一遍又一遍在他脑内循环回放,他就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喉咙,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这是为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宁甜上门。拽着谭惜就往外拖,称晚上有个很重要的酒会,她必须参加。

    “酒会?我为什么要参加?”谭惜感到莫名其妙。

    “来参加这个酒会的,可都是上流社会里的上上流,你要是看不上苏儒,就在酒会上挑一个。”宁甜直接开车将谭惜载到商场,“今天就挑一身衣服,美瞎那些男人的眼睛!”

    直奔香奈儿专柜,宁甜一眼就看中了一款香槟色蕾丝网纱礼服,直接让店员取下,扔给谭惜示意她去换上。

    谭惜翻过礼服吊牌,售价59800.

    放在从前这种价位的衣服,谭惜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是现在不一样,家里给她的钱只够再支撑她两个月,自己马上又要和陆离离婚,奢侈不起。

    宁甜态度强硬,“换上。”

    店员立刻见缝插针,“这位小姐,您的朋友真是好眼光,这款礼服是上个星期米兰走秀的新款,今天国内才刚到货,您长得这么漂亮,穿上一定很好看!”

    谭惜拗不过宁甜,只得去试衣间换上礼服。想着反正试穿又不要钱,等会找个借口说礼服不合适,不买就是了。

    等到谭惜从试衣间出来,店员和宁甜的眼睛立马直了。

    香槟色的礼服该遮的遮,该露的露,将曲线勾勒得堪称完美,露在外面的皮肤如若凝脂,即便是宁甜,都暗自吞了吞口水。蕾丝与网纱的结合既不失名媛的典雅,又有少女的俏皮。谭惜妩媚的容貌也被压下艳色,更添了几分雍容贵气。

    “就这件了!”宁甜大手一挥,直接让店员开单。

    谭惜摇头,“我觉得这件衣服领口有点低了,而且显得胸好大我们还是再看看吧。”

    宁甜满头黑线,“显胸大还不好?你看看你那小平板,凑四个人都能在上面打麻将。”

    谭惜想打人。

    由不得她拒绝,宁甜直接甩给店员一张卡,59800在分分钟内刷了出去。

    最后,谭惜和宁甜拎着各种纸袋从商场出来,除了那件香槟色礼服,其余都是宁甜自己看中买下的。

    作为“稻米”搜索引擎总裁的女儿,这些消费对她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今晚你就给我争口气,勾搭个高富帅回来,不然我这投资可就亏大了。”宁甜一本正经地说。

    “宁甜,我已经结婚了。”谭惜无奈地提醒。

    宁甜冷笑,“结婚?你问问陆离他承不承认?”

    “无论他承不承认,这都是事实。”

    宁甜恨不得一根手指戳死谭惜,“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你和陆离结婚三年有名无实,他外面有人在先,你给他戴绿帽子在后,这很公平啊!”

    “去越说越离谱。”谭惜翻白眼。

    晚上七点半,卿悦酒店,宁甜带着谭惜直接上了七层,此时酒会上已经有不少人在举着酒杯攀谈。

    “等会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怂,记住,凡是有我呢。”还没进门,宁甜低声在谭惜耳边说道。

    谭惜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心底打了退堂鼓。

    “我还是回去吧,这种场合不适合我”谭惜僵笑。

    宁甜不由分说地把她拉了进去。

    谭惜正要借口腿疼先走,就看到已有人向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宁小姐,今晚您太美了。”一名半秃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亲热地和宁甜握手,然后将目光转向谭惜,好奇问道:“这位同样美丽的小姐是?”

    “我”

    “她是陆离的夫人。”宁甜淡淡地开口,瞥了一眼旁边傻住的谭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