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章 刁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父皱眉,冷声呵斥:“逆子!明明是你自己德行有失,你还敢怪谭惜!”

    陆离恨恨看谭惜一眼,便转头不再看她。

    抢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幸好送来的及时,已经没事了。”

    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陆母来到谭惜的身边坐下,白着一张脸,问:“谭惜,你怎么连顾之韵那个贱女人都斗不过?”

    见谭惜沉默无言,陆母又语气坚定地说:“我们陆家是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门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守好你陆家大少奶奶的位置!”

    谭惜心中苦笑,守?怎么守,陆离的心里全是顾之韵,即便她占着少奶奶的位置不走,陆离也只会更加厌恶她。

    陆母看了看谭惜憔悴的脸色,皱眉,起身走了。

    奶奶已经从抢救室里推出来,转移去了高级vip病房,谭惜想了想,终究还是跟了过去。

    如果奶奶看到她,一定会失望吧?她满心期盼着她能和陆离好好地在一起,结果却是这样。

    “奶奶醒了!”陆晟欢喜地出声,看着病床已经睁开眼睛的奶奶。

    奶奶的视线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谭惜的身上。她闭了闭眼睛,开口:“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小惜单独说几句话。”

    其他人出去后,奶奶的目光变得温和起来,示意谭惜坐到她身边。

    “傻孩子,这几年,你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奶奶抓过谭惜的手,声音低哑颤抖。

    谭惜一怔,随后眼泪夺眶而出。

    “如果不是今天我看了电视,我恐怕还会被你们蒙在鼓里!这几年你和陆离一直伪装着恩爱的假象,为的就是让我安心。”奶奶絮絮叨叨地说着,“苦了你了,苦了你了”

    谭惜连连摇头,“奶奶,嫁给陆离是我自愿的,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奶奶的日子不多了,小惜,你是个好孩子,就算你和陆离最终还是走不到一起,但你能不能,帮我照看着他?”奶奶用恳求的语气,浑浊的老眼深处泪光闪烁。

    “好,我会的。”谭惜抹掉眼泪,答应了。

    “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用家里操心,就是这个感情,我怕他有一天什么都失去了,才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谭惜说不出话,只能点头。

    奶奶嘴唇嚅动,欲言又止,最后只是叹一句:“委屈你了。”

    安抚好了奶奶,谭惜从病房里出来,陆离与她擦身而过进了病房,连个余光都没有留给她。

    第二天,谭惜早起去了拉夏菲尔酒店。

    “不是让你在家休假,怎么过来了?”苏儒推了推金丝眼镜,一脸严肃。

    谭惜勉强一笑,“在家闲着也是无聊,不如早点过来上班。”

    “腿好了吗?”

    谭惜心中一暖,“已经好了。”

    苏儒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进了电梯。

    又是一整天的站岗,除了赵思思,酒店的其他员工依然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好在她也不是很习惯别人热情对她,一天下来除了累些,倒也自在。

    之后又连续站了几天班,谭惜对这份工作越来越娴熟,偶尔还会帮其他员工解决一下客户的刁难。

    这一天,酒店上下都在忙前忙后,谭惜有些好奇地和赵思思打听,这才知道,原来是酒店的老板要过来,会在这里举办一个很盛大的酒会。

    谭惜从没见过这家酒店的老板,也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了晚上,各色衣冠楚楚的人物断断续续地进了酒店,谭惜站在大堂保持微笑,只感觉脸都快僵掉。

    等到那位酒店的“老板”出场时,谭惜瞪大了眼睛。

    陆离穿着一身阿玛尼西装,从他的布加迪威龙上下来,拉风无比地走进了酒店,赢得一片在场女性的芳心。

    “看,这就是酒店老板,他还是全国最大的红酒品牌总裁呢,怎么样?又帅又土豪,好想爬上他的床!”赵思思一脸花痴地盯着陆离猛看,恨不能将眼球都贴到陆离脸上。

    听着周围一阵阵吸气的声音,谭惜心中苦笑,当初她也是被陆离的外表迷惑,如果他靠脸吃饭,也绝对不会混得比现在差。

    “我最爱的韩国欧巴和陆离,如果让我选一个,我肯定选陆离!”赵思思肆无忌惮地犯着花痴。

    陆离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大堂,似是感觉到了某些灼热的视线,他皱眉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谭惜。

    他眼中有半晌错愕,但很快恢复了平静。进电梯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谭惜一眼。

    谭惜打了个寒噤,她在心里祈祷,等会陆离不要找她的麻烦。

    赵思思却高兴得不行,压低声音欢呼,“陆离他刚才看我了!他看我了!”

    谭惜无奈,不理会她,继续保持微笑站岗。

    到了八点,酒会开始的时间,苏儒一脸诡异地叫来谭惜,皱眉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陆总?”

    谭惜的心一颤,下意识地否认。

    “可是,那他怎么会点名要你上去端酒呢?”

    他终究还是要找她的麻烦。

    “不知道。”谭惜含糊回答,“他让我去,我去就是了。”

    换上了服务生黑白相间的小礼服,谭惜叹气,宁甜给她找的什么破工作,老板居然是陆离,她这辈子就躲不开陆离的魔咒了是吧?

    乘电梯上了七楼,酒会很盛大,陆离在台上讲话,这次酒会的主题是梦烧红酒新品品尝,希望大家提出宝贵建议。

    谭惜无言,端起酒盘,在现场四处走,谁手中的酒杯空了,她就上前续上。

    陆离从台上下来,皱眉看着人群里正在微笑给一名半秃男人续酒的谭惜,脸色沉了下来。

    因为那男人的手,此时正放在谭惜的腰上,且有向臀部移去的趋势。

    “早就听说这家酒店不错,没想到是真的,看这服务生妹子都长得这么好看。”半秃男人眼中有着垂涎之色,视线一直在谭惜的胸前打量着。

    谭惜身体僵硬了,她退后两步,挤出笑容:“您过奖了,我那么还忙,您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说罢,松一口气就要走开,没想到那男人抓住了谭惜的胳膊,稍稍用力就将谭惜拽了回去。

    “别急着走嘛,陪我们哥几个喝一杯?”半秃男人猥琐笑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