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章 魔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的脸色逐渐阴沉,但是又不好发火,只能压下火气:“先生,我们这里是不允许服务生与客人一同喝酒的。”

    半秃男人一听,不乐意了。

    “你们的老板都是我的朋友,你和我们喝酒,谁敢说你?”

    谭惜正在为难,陆离就走了过来。

    “我的酒杯里没酒了,你怎么半天不来续?”陆离冷冷询问。

    谭惜知道陆离这是在给她解围,端着酒盘一声不吭地来到了陆离放置酒杯的桌前,续上了酒。

    那半秃男人是商场打拼多年的老鸟,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但他只以为是陆离也看上了谭惜,于是打着哈哈,拍了拍陆离的肩膀,笑道:“误会,误会!”

    陆离的脸色也没有那么沉了,和那半秃男人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转身时,有些厌恶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左肩,方才被那男人碰过的地方。

    “你是不是就只会给我惹麻烦?”陆离来到谭惜的身边,冷着脸仰头喝下杯中酒,示意谭惜续上。

    谭惜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什么情况都能逆来顺受。刚才被那猥琐男人调戏了一番,火气没处发,现在陆离又来怪她,她沉不住气了。

    “那明明是我的麻烦,只是你偏要来多管闲事。”

    陆离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眼中同样有着火气。

    “我多管闲事?”

    “对,还有,我大堂经理做得好好的,你偏要我上来给你当服务生,这难道不是你自作孽?”谭惜口齿伶俐地反驳,她只是脾气好,这并不代表她嘴笨。

    陆离似乎被气得不轻,连话都懒得说一句,直接端着酒杯走了。

    谭惜乐得清闲,端着酒盘在场内四处晃,看各种名媛互相攀比首饰,男女假惺惺地碰杯,比在大堂站岗有趣多了。

    酒会到了中旬,基本上没什么人喝酒了。跳舞的跳舞,说悄悄话的说悄悄话。谭惜去收了一圈杯子,又一批新的杯子送了上来,每个杯中都倒上酒,将酒盘放在一边,谁想喝谁自己来拿。

    就在她倒酒的空档,有人在她身边坐下,是一名打扮很性感的美女。

    她礼貌地点头微笑,美女却不买账,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嗤笑:“这么漂亮来做服务员,脑子进水了。”

    谭惜有些尴尬,也没有解释,整理好了杯子就要默默退走。

    那美女继续说:“跟着我干,怎么样?保证比你现在光鲜一百倍。刚才那个老男人调戏你我都看到了,想不想走出来?”

    出于礼貌,谭惜没有转头就走。美女直接上前递给谭惜一张名片。

    “我叫安佳,我有一种感觉,你迟早会来找我。”美女绽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一步三摇地走了,亲亲热热地挽住一个五十左右男人的手臂。

    看样子,是那男人带她来的。

    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名片,安佳,乐都商务会所的副总经理。

    在c市,这种场所的副总经理,也叫做“鸡头”。

    谭惜笑了笑,将名片撕成两半,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酒会结束后,送走了一批批微醺的客人,谭惜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下身子揉了揉脚踝。

    穿高跟鞋来回走了几个小时,脚踝都开始发疼。

    “起来,跟我回家。”陆离的皮鞋出现在她面前,她仰起头,陆离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车。”谭惜想也不想地拒绝。

    陆离冷笑,“你看看几点了,公车是专门为你服务的?”

    谭惜上来了脾气,“那我自己打车回去,不要你管。”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刚好有东西忘在家里,送你只是顺便。”

    谭惜沉默了,换下高跟鞋,穿着她自己带来的平底鞋乖乖和陆离出了酒店,上了车。

    一路无言。

    到家后,陆离看着谭惜下了车,就要发动车子掉头。

    “你不是有东西忘在家里了吗?”谭惜叫住陆离。

    陆离摆摆手,发动车子走了。

    第二天,酒店里就有人传言,谭惜其实是陆离的情人。

    谭惜和宁甜大闹酒会的那段视频已经被陆离动用了关系完全抹去,一点痕迹都找不到。她们不知道谭惜和陆离的关系,昨天陆离又叫谭惜去了七楼,加上有人亲眼看到酒会结束后谭惜上了陆离的车,算是证实了她们的猜想。

    “牛逼啊,陆离都能被你泡到。”赵思思酸溜溜地对谭惜说道。

    “不是这样”谭惜现在是百口莫辩,无论她说什么,她们都会以为她是在扯谎。

    赵思思翻个白眼,“得了吧,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现在整个酒店上下都不敢得罪你了,你慌啥。”

    “你们都太闲了是吗?”苏儒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来,严厉地说。

    众人纷纷耸肩,各自忙去了。

    谭惜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逃不开陆离的魔咒了。不管到了哪里,永远都是陆离在影响着他。

    下了班,谭惜开门,恍惚间看见客厅沙发有个人影,吓得她大叫。

    陆离走上前打开灯,皱眉看着谭惜,“鬼叫什么?”

    谭惜惊魂未定,“你怎么在这?”

    陆离冷冷看他一眼,“谭惜,你别忘了,这也是我家。”

    换了鞋进屋,谭惜径直向房间走去,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陆离坐在客厅的沙发,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等了半天,也不见谭惜从房间里面出来。

    谭惜累得只想睡觉,却听到房间门被推开。

    “你不做饭?”陆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恼怒。

    “我很累。”谭惜把脸埋进被子里,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

    “我饿了。”陆离的语气僵硬。

    谭惜抬起头,看了看他,“所以?”

    “所以你去做饭。”

    谭惜莫名笑了一声。

    从前她多么盼着能和陆离能留下来一起吃晚饭,没想到反而是两人关系即将结束的前夕,他要求她做饭给他吃。

    谭惜撑着从床上起来,来到厨房。由于最近濒临弹尽粮绝,冰箱里只有几样简单的食材,和两桶方便面。

    在洋葱和方便面间,谭惜选择了方便面。她记得陆离不喜欢洋葱的味道。

    “你就给我吃这个?”陆离跟进厨房,看清她手里拿的东西后皱眉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