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章 同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没别的了。”谭惜熟练地撕开泡面桶的盖子。

    陆离的少爷脾气上来,“我从来不吃垃圾食品。”

    谭惜默默又将盖子给贴好,重新放回了冰箱,取出一颗洋葱,两枚鸡蛋。

    陆离又皱了眉。

    上前一步打开冰箱,陆离额上的青筋跳了跳,“谭惜,我没给你钱吗?”

    “要么你出去吃,要么就吃这个。”谭惜取出菜刀,沾了水切开洋葱。这样可以让洋葱不那么辣眼。

    陆离站在门口,看着谭惜娴熟的动作。曾几何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也拥有这般手艺了?

    煮好了米饭,一盘简单的洋葱炒蛋很快做好了。谭惜也不招呼陆离,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陆离皱眉,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怎么不一样了?他原以为这是她欲擒故纵的手段,可经过这段时间来看,她是真的对他冷淡了不少。

    不过也好,马上就要和她离婚了,这样对他们二人都有好处。

    陆离这么想着,心里却愈发堵了起来。

    吃了晚饭,谭惜收拾了碗筷就下了逐客令。

    “你回去吧,有人应该在等你回家。”谭惜打着呵欠说道。

    陆离非但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来看。

    谭惜没理会他,回了房间,关上房门睡觉。

    门关上的钝响让陆离气闷地抬起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直堵得慌。这个女人真的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想了想,陆离又恢复了冷静。他不明白自己最近是怎么了,看到谭惜的时候觉得心烦,看不到她的时候,又会控制不住地想她。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之韵”两个字醒目。

    陆离接起了电话,顾之韵的声音娇滴滴地:“老公,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回家?”

    谭惜在房间里听着陆离低低讲电话的声音,眉眼间是掩不住的疲惫。

    既然已经绝对抛弃我,又何必再来招惹我?

    “我在公司加班,今晚可能回不去了。”陆离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话一出口,他自己都愣住了,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和之韵说谎。

    顾之韵明显不相信,但是也不好追问,只是嘱咐了他几句注意身体,就挂断了电话。

    谭惜扯过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裹在里面,似乎只能这样才能带给她安全感。

    一滴眼泪,悄然从她的眼角滑落。

    第二天早上,谭惜打开房门,意外地看见陆离居然没有走,高大的身子整个蜷缩在沙发上,显得很是滑稽。

    凝视着陆离的睡颜,平日里严肃冷漠的一张脸,此时乖顺的像个大男孩。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让人情不自禁地向往。

    谭惜没有再多看,安安静静地洗漱收拾完毕后,从房间里扯了一条毯子给陆离盖上,随后上班去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陆离同时睁开了眼睛。方才他感觉到谭惜的目光,也感觉到她最后毫无留恋地移开视线。

    心仿佛空掉了一块,陆离坐起身子,捏起一角柔滑的毛毯发怔。

    他到底是怎么了?

    时间过得很快,陆离奶奶的生日很快就到了。

    谭惜用自己最后的一点积蓄给奶奶买了礼物,和陆离一起回到了陆家。

    奶奶见谭惜和陆离一起回来,乐得眉开眼笑:“人回来就好,还买什么礼物!”

    陆晟也从楼上下来,看到谭惜,对她温和一笑。

    谭惜也同样回了一个微笑。

    陆离看到他们两个之间的互动,心中生起无名火,找了个机会将谭惜拉到浴室,质问:“你和陆晟就这么等不及,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

    谭惜皱眉,看着用两条胳膊将他抵在墙上的陆离,骂了一声“神经病”就要挣开他,没想到陆离却猝不及防地吻了下来。

    唇与唇的碰触让谭惜倏然睁大了眼睛,先是懵了几秒,随后她奋力地挣扎,陆离的力气却更大,死死地禁锢住她。

    一吻过后,两人的嘴唇都有些红肿,谭惜擦了擦嘴唇,面无表情。

    “只要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始终是我的女人!”陆离霸道地宣告着自己的主权。

    谭惜懒得理他,直接推开他走了出去。

    陆家的饭席上,谭惜和陆离姗姗来到,二人都肿着嘴唇,明眼人都能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奶奶更是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让谭惜坐到她的身边,不断给谭惜夹着菜。

    奶奶夹了一只鸡腿到谭惜的碗里,笑眯眯说:“我的好孙媳妇,吃这个,争取在我进土之前让我抱个大孙子!”

    谭惜红了脸,却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她在奶奶面前做戏,为了哄奶奶开心。其实哪里会有什么孙子,就算是有,也不会是她和陆离的,没有人比她更心知肚明。

    许是见了谭惜和陆离的关系还算和睦,陆家人都很高兴,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的,竟也生出些温馨的感觉。

    谭惜默默珍惜着这顿饭,珍惜这最后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光,因为,她已经答应了陆离,会在奶奶的生日后和他离婚。

    饭后,谭惜本想帮陆家的阿姨收拾下碗筷,被奶奶拉住,一直抓着她的手和她聊家长里短。

    谭惜也是个会说话的,一直应着奶奶,偶尔说几句俏皮话,将奶奶逗得抿嘴直乐。

    这一坐就是两个小时,天色已经擦黑了,谭惜就要找个理由先走,奶奶却不许,执意留她和陆离在陆家住一晚。

    谭惜用目光征求陆离的意见,陆离轻点了下头。

    到了晚上,谭惜犯了愁,她和陆离总不能在陆家还分房睡,样子起码还是要做一做的,但是,一个床怎么睡?

    她倒是无所谓,反正陆离肯定也对她没兴趣,只不过不知道陆离怎么想。

    洗好了澡,谭惜香喷喷地进了被窝,柔软的大床让谭惜情不自禁地叹息一声。她自觉地缩到床的边缘,将床的大部分位置留给了陆离。

    陆离走进来,见状皱眉,“你怎么不干脆去地上睡?”

    谭惜玩着手机,选择不予理睬。

    陆离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一点一滴汇聚到枕头上。

    “你这样睡会着凉的。”谭惜忍不住说道。

    陆离无动于衷。

    无奈之下,谭惜果断下了床,去浴室拿了条干毛巾,招手让陆离坐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