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章 晕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瑞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大有不答应他的要求就赖着不走的架势。

    “好吧,中午我和你一起吃饭。”谭惜答应,和苏儒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从兜里掏出手机,想了想,谭惜还是输入了一行字:

    “中午单位临时有事,办手续改到明天吧。”

    正在开会中的陆离看到手机屏幕亮起,在看到这行字后,心里压不住的烦躁忽然就淡了,连他自己也说不上原因。

    到了中午的时候,虞瑞准时到了大堂等谭惜,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谭惜和虞瑞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在周围人的议论下带着虞瑞上了七楼的员工食堂。

    上了楼,虞瑞登时傻眼。瞠目结舌地看着谭惜泰然自若地坐下,端了两个餐盘去窗口打饭。

    看着盘子里的两荤两素,虞瑞嘴角直抽。

    “你说的和我一起吃饭,就是吃这个?”

    谭惜抬头扫他一眼:“不然呢?”

    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虞瑞公子怎么都动不下筷子。

    谭惜也不管他,左一筷子又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吃到满意处,还享受地眯起眼,算是对食堂师傅的厨艺表示赞赏。

    虞瑞看着她小猫一样,贪嘴又优雅的可爱样子,忽然也想尝尝这大锅饭菜的味道。

    于是,帝听传媒高贵的虞公子,破天荒地吃了一顿食堂。

    周围一众看似专心吃饭,实则眼睛和耳朵都在努力往这边探的群众,纷纷把下巴跌倒了餐盘里。

    谭惜有些讶异地看了虞瑞一眼,然后再掩去眼中神色,低头吃起饭来。

    吃饭期间,有一名女同事自称是虞瑞的脑残粉,特地去楼下拿了纸笔上来,请虞瑞签名,虞瑞微笑点头答应,还委托那名女同事多多关照谭惜。

    有了这个例子之后,女同事们立刻飞奔下楼,过了两三分钟又火急火燎地上来,让虞瑞签名。谭惜和虞瑞坐着的那张桌子里里外外被围个水泄不通。

    正当谭惜发愁的时候,一个低沉带着怒气的呵斥声从外围传来:

    “你们在做什么!”

    最开始还没人在意这个声音,等到有人喊出了一句:“是陆离!”之后,场面立刻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之前还发了疯要让虞瑞签名的女同事们,在看到陆离出现后,非但没有危机感,反而激动起来。

    两个超级大帅哥近在眼前,更让她们兴奋的是,有八卦!

    自从上次酒会之后,谭惜是陆离的女人已经是酒店上下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虞瑞公然勾搭陆离的女人,还被陆离撞见,一出年度大戏啊!

    谭惜见陆离来了,眼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苏儒已经上来将员工们疏散了,然后识趣地离开,整个食堂只剩下谭惜,陆离和虞瑞三人。

    “陆离,你怎么一幅要吃人的样子?”虞瑞笑嘻嘻地看着盛怒中的陆离,丝毫不惧。

    陆离冷冷看他一眼,不理会他,只来到谭惜面前,用手狠狠抬起她的下巴,眼神阴鸷:“你这还没和我离婚呢,就想着勾搭男人了?”

    谭惜挣开他的禁锢,眼中光芒破碎。

    “与你无关。”

    “你现在还没有和我解除婚姻关系,你还是我的合法妻子,怎么就与我无关了?”陆离怒极反笑。

    “我说过了,与你无关。”谭惜把嘴唇咬得发白,眼眶中泪水晶莹,“这些年,你的什么与我有关了?房子车子都是你的,我不过是借住你家,就连老公,也是我暂借了别人的,马上就要给人家腾位置,我现在怎么样,与你有什么关系?”

    陆离皱眉,“房子和车如果你想要”

    “我不想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谭惜就厉声打断了他。

    一个人的一生,究竟要流多少泪水,才能不再绝望?

    “没人稀罕你的房子和你的车,那终究不是我的,别人施舍来的东西,我不高兴收。”谭惜抹掉眼泪,眼神坚毅倔强。

    “陆离,我现在活的很好,明天我会和你去办离婚手续,我们这段错误的婚姻,到此结束吧。”

    陆离有些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谭惜,直到此刻,他才能够真正确认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后,吵着要嫁给他的小女孩。

    虞瑞坐在旁边,抖着二郎腿,原本看好戏的心,在看到谭惜涌着眼泪但仍然坚毅的眼神后,变得意兴阑珊。

    他心底浮现出一丝异样的情绪,很陌生,一闪而过。

    最后是陆离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酒店,虞瑞也没再烦谭惜,老老实实地回了自己的房间。谭惜擦干眼泪,去洗手间洗了脸,收拾妥当后,继续下午的工作。

    好像是经过了一场训话,酒店的人对谭惜的事情不再像以往那么讨论热烈,私底下仍然有人八卦一番,只不过收敛了很多。

    赵思思倒是对谭惜好一通抱怨,称她无情击碎了她的少女心,同时拿下她两个梦中情人,她很受伤。

    谭惜一笑置之。

    一下午过得还算安稳,到了下班时间,谭惜换好衣服从更衣室走出来,看到虞瑞老大不耐烦地等在那里,见她出来了,长吐一口气。

    “你再不出来,我都快站着睡着了。”虞瑞向谭惜抱怨,语气居然有些撒娇的意味。

    谭惜立刻被脑内跳出来的“撒娇”这个词惊悚了一下。

    “什么事?”

    虞瑞耸肩,“专门在这里等你,还能有什么事?约会呗。”

    谭惜直接就往酒店大门走,“抱歉,没空。”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什么时候都没。”

    虞瑞有些急了,瞪眼,“你这女人怎么这样的?”

    谭惜冷静反问:“我怎样?”

    虞瑞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总不能说,她怎么能对他这个颇有美色的钻石王老五毫无反应吧?

    被她噎得泄了气,虞瑞愈挫愈勇,坚持要送她回家。

    “我晕车。”谭惜拒绝。

    虞瑞笑得很无辜:“我刚好有辆直升机,我现在让人开过来?”

    谭惜无语,到底是富家公子,讲话就是财大气粗。

    “我也晕机。”

    虞瑞的脸上明明白白一副“我才不信”的样子。

    谭惜叹了口气,“好吧,我是晕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