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章 破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到谭惜想出国,陆晟稍稍坐直了身子。

    “去哪个国家?我在国外有几家分公司,到时说不定还能帮上你。”

    谭惜略一思索,“美国吧,有一所学校的心理学很有名气。”

    陆晟轻轻“哦”了一声,没有再问。其实他很想问一问,她学成之后还会不会再回来,但是不管她的回答是回,还是不回,他都会很在意的吧。

    一路将谭惜送到了谭家的宅子外面,陆晟说:“我就不进去了,替我和伯父伯母问好。”

    “好,谢啦。”谭惜笑着说。

    谭父谭母见谭惜回来,自然是十分高兴。但是听说了是陆晟送她过来的,脸色又都不好看起来。

    “那个陆离是怎么回事?他到底还有没有把我们谭家放在眼里了!”谭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要打电话给陆离质问。

    “妈,你误会他了,他今天刚从美国回来,正在家补觉呢。”谭惜陪着笑脸说。

    谭母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仍是有些不满,“改天我遇到他,可得好好说说他!”

    始终坐在一旁抽烟的谭父瞥了谭母一眼,嗤笑一声:“得了吧,就咱家现在这个境地,哪还有咱家说话的份。”

    谭惜敏锐地听出了谭父话中的苦涩,眼皮一跳,问道:“爸,咱家怎么了?”

    谭父看她一眼,继续抽着烟,没有说话。

    见谭父不说话,谭惜的目光又转向谭母,谭母的表情立刻颓然下来,眼中有泪。

    在谭惜的一再追问下,谭母才说了实话。

    最近谭氏集团内部出了问题,大股东们纷纷要求撤资,已经在走法律程序。公司没有资金周转,即便是有资金,一下子失去这么多股东,也几乎没有再正常运营的可能。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有一段时间,只是一直对外秘而不宣,但眼看公司就要挺不住,这件事公之于众,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谭惜的脸色苍白起来。

    “本来你爸是不让我跟你说的,可是,也瞒不住了”谭母抹着眼泪。

    想不到自己只是一段时间没有回家,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这次是咱家的一个大劫,要是、要是陆离能帮咱家一把”谭母犹豫着,终于还是说出了她心底的想法。

    “在孩子面前胡说什么!她和陆离的关系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谭父恼怒地喝了谭母一声。

    谭母没有理会谭父,拉住了谭惜的手,脸上带着哀求:“小惜,你能不能和陆离说一说,让他帮咱们家一把?不然这个坎咱家是过不去了!”

    谭惜的身体摇摇晃晃,被谭母握住的手一片冰凉。她脸上几乎没有血色,深呼了一口气。

    “妈,陆离不会帮的,我这些年该丢的脸不该丢的脸都已经丢尽了,我想最后给自己留一点自尊。”

    谭母脸色一变:“就当妈求你了!”

    “我才是求你了,妈。”谭惜的声音轻轻的,透着悲哀。

    就算是去求陆离,陆离也会无动于衷的。再者说,公司到了这个地步,帮与不帮,又有什么差别呢?

    谭母颓然陷在沙发里,仿佛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湮灭。

    从谭家出来,谭惜意外地接到了陆离的电话。

    陆离鲜少给她打电话,除了奶奶勒令让他带着谭惜回家外,二人通电话的时候屈指可数。

    “你家的事情,我听说了。”

    谭惜“嗯”了一声。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陆离问。

    “没有。”谭惜声音平稳。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谭氏集团即将破产的消息已经在各大新闻版面占据了头条位置,谭家往日的辉煌已经永远成为了过去。

    这几天,谭母给谭惜打了电话,她和谭父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到洛杉矶去,那里有一处谭家的红酒庄园,生意还不错,他们决定再去美国闯一闯,看看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谭惜听后,心中既难过又欣慰。在谭母问及她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走的时候,她拒绝了。

    “你和陆离关系那么差,留你自己一个人在国内,我俩怎么能放心?”谭母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担忧。

    谭惜笑了笑,“妈,你就别担心了,我和陆离挺好的。”

    “真的?”谭母怀疑问道。

    “真的。”

    谭母松了一口气,“只要你和陆离过得好,我和你爸也就放心了,后天来送送我俩吧,这一走,下次再看到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谭惜的眼泪涌上来,努力压抑着哽咽,“好。”

    之后,谭惜给陆离打了电话。

    “我爸妈后天就要离开c市,去洛杉矶了,你和我一起去送送他们吧。”谭惜说。

    “好,后天早上我去你家接你,至于酒店那边你不用担心,我”

    陆离的话还没说完,谭惜就截断他。

    “酒店那边我会和苏儒请假,你什么都不用管。”

    陆离没再说什么,二人约好后天一起去机场,然后就挂了电话。

    后天,龙嘉国际机场,谭惜和陆离找到了已经在等候的谭父谭母。

    陆离挽着谭惜的手,整个人若有若无地拥着她,显得二人亲密无间。谭父和谭母看在眼里,担忧的神色有了些许放松。

    “爸,妈,到了那边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事情就联系我,平时我也会发短讯给你们。”谭惜不舍地帮谭母理了理衣襟。

    谭父和谭母也是动容,眼中有泪强忍。

    陆离开口说:“爸,妈,你们在国外不用惦记小惜,我会照顾好她的。”

    谭惜心里一酸,附和着点头。

    “陆离,我们就把小惜交给你了。”谭父有些憔悴地说。

    陆离郑重地点头。

    等到谭父和谭母登机之后,谭惜主动松开了陆离的手,表情淡淡的:“刚才谢谢你了。”

    谢谢你,陪我一起演这场恩爱的戏。

    陆离的眉头微微拧起,然后又松开。

    “我和苏儒请了半天的假,趁现在你我都有空,我们去把手续,办了吧。”谭惜垂下头,说。

    陆离终于动了怒。

    “谭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不会在你爸妈刚走,你最脆弱的时候和你离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