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章 找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陆离的话听着很令人动容,但听在谭惜耳里,反倒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陆离,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离婚和不离婚,有什么分别吗?”

    陆离一顿,随后眼中冒出了火气。

    “谭惜,你从前不是不想和我离婚吗?现在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就因为那个虞瑞?”

    这一连串的质问,也无法激起谭惜的情绪。

    “陆离,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想和你离婚不是因为任何人,而是因为我想通了,想明白了,正因为当初我的纠缠我的死不放手,才有了今天这个结果,你不能和你爱的人在一起,我过得也不痛快,这样没有意思。”谭惜的声音很轻,眉目间尽是疲惫和憔悴。

    陆离的心,被这一句轻飘飘的“没有意思”狠狠撞了一下。

    就是这样的一痛,一怒,将久居高位,很少被人驳斥的陆离惹怒了。

    陆离怒极反笑,冷漠道:“好,好,这么看,反倒是我缠着你不放了。”

    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机场。

    谭惜站在机场迷茫了一会儿,然后步行去了地铁站。从这里打车回到市区至少要二百块,她再也无力负担了。

    地铁人很多,谭惜瘦弱的身子被挤来挤去,在地铁的低温空调下,也硬是出了一身的汗。

    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响起,谭惜艰难地摸出手机,接起电话。

    “你人呢?”陆离火冒三丈的声音响起。

    “在地铁上,人很多,我稍后打给你。”谭惜被挤得喘不过气。

    “不用了!”陆离直接挂断了电话。

    停在机场外的劳斯莱斯,坐在副驾驶的陆离脸色铁青。

    司机看他脸色,硬着头皮问:“陆总,谭小姐还和我们一道回去吗?”

    陆离冷冷扫他一眼,看得司机后背直冒冷汗。

    “回公司。”

    被挤得七荤八素的谭惜直接回了酒店,换好衣服后继续上班站岗。

    赵思思笑话她傻,明明批了她半天的假,偏偏她办完事就马上回来了。

    谭惜心中苦笑,她现在的银行存款不超过四位数,以后的一切都得靠她自己自力更生,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她只能努力做到最好。

    本应该风平浪静的一天,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变得不再平静。

    下午的时候,顾之韵坐着配有司机的法拉利,以酒店老板娘的身份,来到了拉夏菲尔酒店。

    整个拉夏菲尔酒店立刻起了一阵小骚乱,苏儒带了人亲自去门口迎接。

    “以前没有来过这里,今天没什么事,出来走走,没想到我老公手下人经营的这家酒店还不错。”顾之韵穿着一身奢侈品,手上的那款限量lv包包尤其抢眼,姿态高傲地进了酒店。

    她一眼就看到在大堂站岗的谭惜,眼中亮芒一闪,然后转开了目光,订了一间最昂贵的总统套房。

    将一张金光闪烁的银行卡拍在柜台上,苏儒立刻低头说:“顾小姐,您只管住下,不用钱的。”

    顾之韵故作惊讶,掩着唇娇笑:“这怎么好?即便我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娘,也不好坏了规矩不是。再说了,收钱嘛,最后也都是在我老公的账户里,一样的。”

    赵思思恶寒地看着顾之韵,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寒碜道:“啧啧,看这骚样,她真是陆离的老婆?”

    谭惜没有说话,只平和地目视前方,对顾之韵的到来恍若未见。

    苏儒不卑不亢:“顾小姐,既然您的钱最后是打在陆总的账户上,那就不用再多此一举了。”

    顾之韵的脸色稍沉,她将这张卡拍在这里,不过就是想当着众人的面,尤其是谭惜的面,炫耀她的光鲜和幸福,没想到这个苏儒居然这么看不出眼色。

    其他女员工也有些看不惯顾之韵一进来就耀武扬威的样子,视线也大多数在往谭惜这边瞟,在知道了谭惜和陆离有点关系后,她们也能猜出顾之韵今天怎么会来到这里。

    “姐妹,稳住,等会她要是敢刁难你,我一定站在你这边!”赵思思见谭惜一派淡定的样子,以为谭惜是在强撑,不由为谭惜加油打气。

    谭惜对她笑笑,没有说话。

    顾之韵重新揣回那张银行卡,带着薄怒,在服务生的簇拥下上了楼。在转弯的时候,若有若无又向谭惜的方向看了一眼。

    谭惜心中叹息,顾之韵今天来这里,就一定是准备了什么好戏,绝对不是单纯地秀幸福那么简单。

    顾之韵,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她一直都知道。

    果然不出她所料,过了一会儿,顾之韵就怒气冲冲地从楼上下来,说是要投诉。

    苏儒仍是那副不卑不亢的表情,语气淡淡的:“顾小姐,您有什么建议,您直接提出来就是了。”

    顾之韵冷笑一声:“房间里的枕头被子一股怪味,难闻死了!你们这么大的酒店,难道还换不起一床被子了?”

    苏儒的眉头皱起,向顾之韵身后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服务生会意,立刻就去房间,将那间总统套房的被单拿了出来。

    闻了闻,服务生的脸色变了。

    苏儒上前,也轻轻闻了闻被子,的确是有一股怪味,略微有些刺鼻,但是味道分布很不均匀,倒像是有人故意将什么有味道的液体喷洒在上面。

    “顾小姐,我们酒店一直都是一天一换床单枕套。”苏儒语气微冷。

    顾之韵不怒反笑,“那你的意思是,这味道,是我自己弄上去的?故意来找你们的茬?”

    苏儒神色不变,“那顾小姐,您的意思是?”

    顾之韵的手指一指,位置不偏不倚,指向了谭惜。

    “让她,去把那个房间里的被子枕套都洗一遍吧。”顾之韵玩弄着精心修饰的指甲,漫不经心地看了谭惜一眼。

    谭惜心下一跳,这顾之韵果然是针对她来的。

    赵思思听到顾之韵提出这么欺负人的条件,眉头一皱就要站出去替谭惜说话,谭惜却在这之前拉住她,对她轻轻摇头。

    然后,谭惜走了过去,点了头,对苏儒说:“我洗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