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章 温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抱着那一堆气味刺鼻的床单枕套,谭惜来到了洗衣房。酒店内有全自动洗衣机,但是顾之韵要求必须用手洗,直到把味道洗得一点都闻不到为止。

    这明摆着的刻意刁难,谭惜却不得不照做。只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而已。

    将所有衣服放进洗衣池里,谭惜努力地搓洗着床单,可无论放了多少洗衣粉,那股刺鼻的味道却很顽固,只是稍淡化了一些,并没有完全消失。

    这样来来回回洗了三遍,谭惜再次闻了闻已经拧干的床单,总算没有了那股味道。

    手指略有些灼痛,竟是手在搓洗的时候擦破了皮。

    来不及处理伤口,谭惜擦了擦汗,回到了大堂。顾之韵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见谭惜回来,还对谭惜笑了笑。

    “洗好了。”谭惜没有看她,直接对苏儒说道。

    苏儒点了点头,目光扫过谭惜红肿的手,眼中闪过愤怒和不忍,摆了摆手,示意谭惜回去工作。

    顾之韵优雅地站起来,手扶着头,蹙眉说:“唉,不知道怎么回事,头有些痛,今天这酒店我就不住了,改天再来吧。”

    说着,娉娉婷婷地走了。

    赵思思看着顾之韵的背影,双眼冒火,一把拉过谭惜的手,见上面已经起了水泡,甚至有的水泡已经破裂,不由得大骂谭惜。

    “你傻啊?她让你洗你就真的洗!”

    谭惜无奈苦笑:“我有什么办法?”

    赵思思眼睛一瞪,“你不会去和陆离吹枕边风么!让他好好教训那个死女人!”

    “好啦,也不是什么大事,继续工作吧。”谭惜安慰她几句,缩起受伤的手,重新站得笔直。

    下班之后,谭惜疲惫地进了家门,但她很快怔住,客厅的灯居然是开着的,恍惚有个人影坐在沙发上!

    走近一看,原来是陆离。

    “你怎么来了?”谭惜讶异,平时陆离在她这里待上一小会都要老大不耐烦,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等她。

    陆离走到厨房翻开冰箱,怒气冲冲地对谭惜说:“谭惜,我没给你钱吗?满冰箱的方便面,你是想进医院吗?”

    谭惜把包包挂起来,想到钱,她眉目之间的倦色更重。

    陆离冷冷地翻着手机,将手机屏幕亮给谭惜看。

    “我给你的钱,一居然一分都没用,好,你真是好样的。”陆离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今天刚被顾之韵刁难了一番的谭惜也隐隐有股无名火,此时被陆离激了上来。

    谭惜冷笑看着陆离,“怎么,你觉得愧疚了?”

    “我只是听说了你今天洗床单洗到手肿,来看看你需不需要送医院而已,免得你落下什么残疾,赖上我。”陆离恶狠狠地拉过谭惜的手,谭惜吃痛,惊呼了一声。

    看着她两只惨不忍睹的手,陆离眼中的光芒晦暗不明。

    “医药箱在哪里?”陆离问。

    谭惜指了指房间的柜子里。

    陆离拿来医药箱,让谭惜坐在沙发上,抓过谭惜的手就要为她上药。

    “我自己来吧。”谭惜有些尴尬,想要缩回手。

    “别动。”陆离冷冷看她一眼。

    谭惜果然不动了。想着陆离多半是在为了顾之韵刁难她而感到愧疚,所以帮她上药。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心里那一点暧昧尴尬的心思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只余一点心酸。

    陆离的手法很笨拙,用针挑水泡的时候总会扎到她的手。在意识到自己的笨手笨脚后,陆离也有了一丝尴尬,尽量使自己的动作小心翼翼。

    针扎的滋味不算很痛,但是也不好受。谭惜沉默看着陆离,她从未见过陆离这样认真的样子,一时间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五味杂陈。

    挑破了水泡,又上了一层药粉,最后用纱布裹好伤口,谭惜的手已然被裹得像两只粽子一般。

    “这,我明天怎么上班啊?”谭惜哭笑不得地看着两只手,包扎得特别丑不说,一层一层的纱布又缠得那么厚,连煮泡面都煮不了。

    陆离起身,语气生硬:“坐着别动。”

    谭惜没动,看着陆离走进了厨房,然后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几乎让谭惜错觉厨房是不是塌了一半。

    不一会儿,面香从厨房中溢出来,谭惜的肚子后知后觉地叫了起来。

    陆离端着一碗面,小心翼翼地走来。谭惜走过去,看到面里有个荷包蛋和几片胡萝卜,惊异看了陆离一眼。

    “你做的?”

    陆离闻言,眉头马上皱了起来,没好气说:“难道还有第三个人在这里?”

    谭惜也不客气,用包成粽子的手拿起筷子,夹起一根面品尝。

    没有想象中的怪味,味道竟然还不错。谭惜边吃边点头,示意赞赏。

    陆离懒得理她,自己去客厅看起了电视,没有要走的意思。

    吃完了一碗面,谭惜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也没有之前那么疲惫了。把面碗放在水池里,走出去看到陆离居然还在,不由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陆离瞥她一眼,语气凉凉的:“你很希望我走?”

    谭惜点头,“是啊,我要睡觉了。”

    陆离一窒,嫌弃看了她一眼:“吃饱了就睡,你是猪吗?”

    没等谭惜反驳,陆离就已经起身,对谭惜说:“走,跟我出去一趟。”

    也没说去哪里,陆离就载着谭惜来到了市区。

    “这么晚了,做什么啊?办手续也不用赶今天,民政局都下班了。”谭惜坐在副驾驶嘟囔着。

    陆离脸色一黑,没理她,一脚油门加快了车速。

    等到了超市,谭惜终于知道了陆离的用意。

    “买菜?”谭惜拿起一个西红柿仔细端详,扫了一眼贴着的价签,吓了一跳,“好贵!”

    放在从前,她买东西从来都不会看价签这种东西,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变得精打细算起来。

    陆离劈手夺过她手上的西红柿,又挑了几个,一股脑地装进了购物车里。谭惜推着车,陆离一路见什么拿什么,很快就把购物车装了一大半。

    “够了够了,我一个人吃不完这些的!”谭惜急得不行,连连让陆离别再拿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