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章 早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谁说你一个人了?”陆离回头扫她一眼,继续往购物车里装着东西。

    谭惜一愣,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二人在路过零食区的时候,陆离居然随手也扔了几包零食进购物车里,薯片、奶糖、牛肉干

    “陆离,我不吃零食的。”谭惜皱眉看着已经满了的购物车,就要把那些零食放回原位。

    陆离截住她的手,“又不是给你买的。”

    “啊。”谭惜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敢情是她自作多情了。

    推车满满一车的东西,二人来到柜台结账。

    谭惜从钱包里翻出银行卡,递给收银员,陆离冷冷扫她一眼,直接将卡扔在了柜台上。

    “用我的。”

    收银员花痴地看着陆离,又嫉妒地扫了几眼谭惜,用陆离的卡结了账。

    小票开出来的时候,谭惜不禁捏了一把汗。这一车的东西,居然花了近千块,幸好没有用她的那张卡,不然的话,余额不足那就太尴尬了

    拎着这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家,将那些菜全部放到冰箱里,唯独留下了那几样零食还装在袋子里。

    谭惜将袋子递给还在沙发上的陆离,示意他拿去。

    陆离真的接过,然后打开袋子,拿出一包原味薯片,自己优哉游哉地吃了起来。

    “你不是从来不吃零食的吗?你说这些都是垃圾食品”谭惜狐疑地看着吃得正香的陆离。

    陆离斜她一眼:“突然就想尝尝这些东西。”

    谭惜坐在一边,也不管他,只等他吃完离开。

    一包薯片很快进了胃里,陆离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陆离,别告诉我你今晚打算住这了。”谭惜困意上涌,懒懒地问了一句。

    “怎么,不行吗?这里也是我家。”陆离面无表情地又拆开了一包牛肉干。

    谭惜无语,又不能赶陆离出去,只好去房间拿了一床新的被子过来,指了指客房的位置。

    “你可以住那里,我经常收拾,很干净。”

    陆离皱眉:“那你呢?”

    “我当时是住我的房间。”谭惜一脸怪异地看着陆离,不明白他今天是怎么了。

    陆离冷哼一声,抱起被子,向客房走去。

    午夜,谭惜躺在床上,被一阵阵雷鸣声惊醒。

    极亮的闪电透过窗帘照进房间,晃得人眼生疼。

    在此同时,客房的陆离也睁开了眼睛,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睡着。

    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陆离坐起来,接通了电话。

    “老公,你在哪里?外面好大的雨,雷声也那么大,我、我害怕”顾之韵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带了一丝恳求,“老公,你回来陪陪我好不好。”

    陆离脸色微冷,许是顾之韵已经发现他知道了她今天对顾之韵的刁难,所以在晚上的时候乖乖的没有打电话找他。现在见他深夜仍没回家,大概是终于沉不住气了。

    “我在外面,暂时回不去,你在家开着灯,等会雨就停了。”陆离语气冷淡。

    顾之韵咬着唇,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

    他就那么在意那个谭惜吗?他说过的,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可是现在,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顾之韵还想在说些什么,陆离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听着一声声可怖的响雷,和噼里啪啦打在窗上的密集雨点,陆离心底忽然一紧。

    不知道谭惜,她会不会害怕呢?

    这么想着,他已经下了床,走出了房间。

    刚走出去,就看到客厅里模模糊糊有个黑影,陆离脸色一冷,迅速开了灯。

    起床喝水的谭惜被骤然间的亮光刺了眼,有些恼怒地回头瞪着陆离。

    在片刻惊愕后,陆离才有了丝懊恼。

    谭惜现在这幅表情,哪里像是会害怕打雷的样子。

    陆离冷冷看她一眼,也从冰箱里拿了一瓶饮用水,拧开喝了一半下去。

    冰凉微甜的水润过喉咙,陆离也清醒了一些,无意间看到谭惜正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不禁眉头一皱。

    “你怎么不穿鞋?”

    谭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毫不在意:“反正也只是出来喝水而已。”

    陆离的眉头皱得更紧,三两步走到谭惜的房间拿出她的拖鞋,扔在地上,语气冷冰冰的:“穿上。”

    谭惜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穿上了,只是心底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从前的陆离连看她一眼都嫌多余,更不要提会在意她有没有穿鞋,最近的陆离也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对她心有愧疚,对她的态度竟与从前有所不同。

    这样冷不丁被人关心,谭惜反倒有些不习惯,斟酌着说了一句“谢谢。”

    这一句道谢微微刺痛了陆离,看着她站在原地,表情有些尴尬的样子,他的心莫名有些酸涩。

    陆离转身回了客房,躺进柔软舒适的被子里,脑子里无论如何也甩不掉谭惜紧张到不知所措的画面。

    外面的雨已经小了,雷声也听不见了,一切又将重新归于夜的平静。

    可是陆离的心,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

    谭惜醒来的时候,陆离的那间客房仍是房门紧闭的状态,似乎还没有醒。谭惜一时间有些不习惯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想了想,还是多做了一份早餐,将陆离的那份用盖子小心盖好保温,然后自己匆匆出了家门。

    外面的房门一响,陆离就睁开了眼睛,尽管传到客房里的只是轻微一个响声。他的睡眠一向很浅,一点声音都会立刻醒来。

    走出房间,看到桌上谭惜为他留的早餐。

    吐司面包加煎蛋,还有一杯温牛奶。她知道他一向不喜欢吃甜腻的东西,所以吐司面包上面干干净净,没有涂抹任何酱料。

    陆离坐下来,慢慢吃着这份早餐,回忆起从前谭惜在他身后,死缠烂打问他喜欢中式早餐还是西式早餐的样子。

    他冷冰冰的不理她,她也不生气,只笑嘻嘻说,如果他不说的话,她就去问奶奶,反正奶奶一定会告诉她的。

    那些回忆早在他心里逐渐淡忘,今天想起,却像只发生在昨天一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