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4章 爱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没有再坚持,谭惜选择了收下,结婚时没有一枚陆离送给她的婚戒,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

    “也好,旧款配旧人。”谭惜自嘲地笑了一下。

    最后,直到二人走到了地下车库,谭惜才想起陆离本来是要给顾之韵选戒指的。

    “不是说要给她买的吗?”谭惜皱眉问道。

    陆离淡淡讥讽地看她:“你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我是打着给之韵买戒指的幌子,然后给你买戒指的吧?”

    谭惜想了想,这个想法确实有点自作多情了。

    “那?”

    “这家商场居然还卖去年的旧款,档次太低,我自己找设计师为之韵设计一款吧。”陆离淡淡说。

    这么一说,谭惜顿时释然。

    “和我回家吧,奶奶如果看到我们两个一起回去,她会很开心的。”上了车,陆离偏头看着谭惜。

    凡是与奶奶有关的,谭惜总不会拒绝。

    等到了陆家,奶奶的确十分惊喜,陆父陆母的脸上也尽是喜色,豪华的别墅里气氛立刻升温。陆晟从楼上下来,先是沉默看着并肩站在一起的谭惜和陆离,随后也笑了起来。

    “我哥终于主动带嫂子回家了。”陆晟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说。

    全家人也都心知肚明,平日里想看看谭惜,都得连续几天电话轰炸陆离他才肯,现在他主动带了谭惜回家,怎能不叫人惊喜。

    “你这孩子真是的,带小惜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好让小赵多给你们烧几道好菜!”奶奶乐得合不拢嘴,拉着谭惜的手,眼睛瞪着陆离说道。

    “奶奶,今天就让赵姨歇歇吧,我来烧菜!”谭惜笑眯眯道。

    “哦哟,那我们今天可有口福喽!”奶奶更是高兴,一遍一遍地抚摸着谭惜的手背。

    陆离被陆父拉到一旁说话,而陆母则是和奶奶一样,坐在谭惜的另一侧,眼中也有着满意。

    聊了一会儿,陆晟嚷着肚子饿,谭惜笑着起身去厨房准备晚饭。

    陆家的保姆赵姨已经煮好了饭,只剩菜没有弄,见谭惜进了厨房,顿时惊喜。

    “大少奶奶,你回来啦?”

    谭惜顿觉亲切,微微一笑,上前洗了手,准备和她一起准备晚饭。

    赵姨早就习惯了谭惜在陆家下厨,也不阻拦,笑呵呵地说:“既然您亲自下厨,我就给您打下手好了,我的厨艺可远不及您了。”

    “怎么会,我的做饭手艺当初还是您教我的呢。”谭惜说。

    那时候谭惜刚刚嫁给陆离,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哪里会做饭?当时的她也聪明,马上就想到了陆家的赵姨,天天喜欢往这里跑,央着她教她煮饭烧菜。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谭惜会怕苦怕累,只是一时新鲜,没想到会那么有毅力,每天练习,即使手上伤痕累累也没有叫苦叫疼。

    陆家上下都很喜欢谭惜的,除了大少爷。

    赵姨默默在心里叹气,谭惜是个顶好顶好的姑娘,如果大少爷还不抓紧,有一天,他一定会后悔。

    这么想着,谭惜已经往锅里倒了油,正在加热,纤细的手腕有力地拿起沉重的炒锅,怕油分布的不均匀,熟练地晃了晃,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要多娴熟就有多娴熟。

    “赵姨,虾仁有吗?”谭惜头也没回地问道。

    “有的。”赵姨连忙将虾仁从冰箱里拿出来。

    让赵姨帮忙将虾线挑出,再用料酒、胡椒粉、淀粉腌渍,谭惜则将胡萝卜和黄瓜切成纤细薄片,等到锅里油热的时候下锅翻炒,一阵阵香味很快就飘了出来。

    虾仁腌渍了一小会,谭惜终于将虾仁也下了锅,翻炒、颠勺,让始终站在旁边看着的赵姨赞不绝口。

    “小惜,手艺又渐长啦!”

    谭惜腾出一只手,擦了擦额上的细微汗珠,微笑:“手艺有没有渐长,还得等会常常味道怎么样才知道。”

    虾仁翻炒至变色,谭惜麻利地将这一道“清炒虾仁”盛进了盘子,放到一旁,自己又忙碌着开始准备下一道菜。

    半个小时过去后,七道菜上了桌,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几道菜,陆家人都为之动容。

    “今天大少奶奶可累坏了,这几道菜都是她做的呢!”赵姨笑着说。

    “好孩子,等会奶奶有奖励!发红包!”奶奶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家人围着饭桌坐下,每个人都对谭惜的手艺赞不绝口。

    谭惜给陆离夹了一筷子虾仁,小声说:“你喜欢吃的虾仁,今天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将虾仁事先腌好,将就吃吧。”

    陆家将那块虾仁送进口中,鲜滑的口感让陆离满意地眯起眼。

    “小惜啊。”奶奶发了话,笑道,“眼看快要中秋节了,到时你可得回来,咱们全家人一起赏月吃月饼!”

    谭惜面上笑着答应,心中却在犹疑。

    中秋节至少也是下个月中旬,可她马上要和陆离离婚,于情于理,也应该是陆离带着顾之韵回来,一家人团圆才是。

    陆离吃饭的动作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那天晚上过后,他醒来才意识到自己与顾之韵经历了一场怎样的疯狂,不过这也没什么,顾之韵本就是他的女人,做这种事再正常不过,虽然心中有那么一丝丝异样,也被他强行抹去。

    但也是那一晚之后,他就刻意躲着谭惜,连她的短信也是匆匆看过就删掉,行为十分反常。

    有和他关系不错的朋友告诉他,他的种种异样,可能是“心虚”。

    与其说是心虚,不如说是不知该怎么面对谭惜。

    他努力理清自己的头绪,询问自己的内心,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那段时间,他夜夜睡在公司,避开顾之韵,也避开谭惜。在一段时间过后,他发现,他居然思念谭惜更多。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谭惜所吸引,他已经不想失去谭惜。

    就在他准备与谭惜坦白的时候,顾之韵忽然告诉他,她怀孕了。

    一直以来,二人的保护措施都做得很好,可就是那一晚,他没有任何准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