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章 往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路开着飞车赶到家的陆离,进门就看到顾之韵捂着肚子坐在客厅的地上,脸色惨白,见陆离回来,犹如看见了救星。

    “阿离,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可是他们好慢”顾之韵有气无力地想要起身。

    陆离走上前扶了顾之韵起来,当机立断决定不等救护车了,直接去医院。

    十分钟后,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顾之韵被推进去做抢救,陆离被隔离在外面。

    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陆离的不自觉地握拳。这个孩子虽然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那毕竟是他的骨肉无论是顾之韵还是孩子,他都不希望她们出事。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顾之韵的妈妈接到陆离的通知,也急匆匆赶了过来。

    “我可怜的女儿啊!”顾母听说了顾之韵正在里面抢救,不管三七二十一,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嚎啕起来。

    由于她的声音太大,周围的人纷纷皱眉向这边看过来。

    陆离本就心烦意乱,被她这么一哭,更是脑子嗡嗡直响。

    碍于她是顾之韵的妈妈,他忍下了不耐烦,安慰道:“阿姨,您先别着急,之韵她不会有事的。”

    顾母眼睛一瞪,眼泪鼻涕还挂在脸上。

    “你说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之韵这样还不是你害的!”顾母一反之前对陆离的谄媚态度,哭哭啼啼地说,“之韵她最近吃了很多苦,你又不常回家,你要是多在家陪陪她,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

    顾母的话陆离无法反驳,只是沉默听着。

    “之韵她那么爱你,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她!”顾母说完,停止了大声嚎啕,改为小声抽噎。

    她一向很懂得见好就收。

    陆离陷入自责之中,这件事情,他的确有责任。

    这时,抢救室的灯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陆离和顾母同时起身围了上去,焦急问:“怎么样?”

    医生的表情严肃,环视一圈,最后目光在陆离的身上停顿。

    “你是患者的丈夫?”

    陆离冷静点头,“我是。”

    “你这个丈夫也做得太不称职了!”医生毫不留情地批评,“你妻子之前多次做人工流产,好不容易再次怀孕,在前几个月最危险的时期,你没有好好陪她,是在忙些什么?”

    陆离点头,又问了一次:“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次是先兆流产,再晚送来一会儿,孩子就保不住了。”医生说。

    顾母抓住了重点,面带喜色:“这么说,是孩子保住了?”

    医生看了看顾母,眼神怪异。他只见过不问大人如何,只关心孩子有没有保住的婆婆,还没见过这种不关心自己女儿的母亲。

    “保住了,以后要多加注意,下一次可不一定会这么幸运了。”医生最后嘱咐两句,就先忙去了。

    顾之韵被护士从抢救室推出来,已经陷入了昏睡,陆离直接找人安排了高级vip病房,顾母的脸色才算好了一些。

    在高级vip病房外,顾母叫来陆离,换上一副慈母表情。

    “陆离啊,之韵这次吉人天相,以后可不能再有这种事情发生啦!阿姨我呢,最近打牌输了钱,刚才有点态度不好,你也别放在心上。”

    陆离点头,神色淡淡的:“我马上让人给您转一百万,您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吧。”

    顾母喜形于色,对陆离的态度也是大变。

    “好,好,说到底之韵这孩子还是有福气,给我找了这么个好女婿。”顾母笑得嘴都合不拢。

    陆离神色不变,想要转身进病房,又被顾母一把拉住。

    胳膊上陌生的触碰感让陆离脸色变了变,他一向很讨厌别人碰他。

    看到陆离沉下来的脸,顾母也自觉地缩回了手,陪着笑说:“女婿啊,这个,之韵现在也有你俩的孩子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之韵去办手续啊?”

    之前还是生硬地叫他陆离,听说陆离要给她一百万,马上亲亲热热地称呼了“女婿”。

    “快了。”

    陆离只丢下这一句话,就转身走了进去。顾母脸上的喜色却更是掩也掩不住。只要陆离承诺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兑现,只要陆离说快了,那之韵也就是快熬出头了。

    这么想着,顾母恨不得马上给她的那些牌友每个都打一遍打电话,和她们炫耀这件事。

    病房里,陆离上前帮沉睡的顾之韵掖好了被子,坐在一旁静静看着顾之韵的睡颜。

    刚怀一个月的身子,还没有明显地胖起来,她的脸颊仍然瘦削,睫毛安静地覆在眼睑下。

    那一年,他还是个大二的青涩青年,顾之韵是隔壁大学学音乐的姑娘。那一天,顾之韵早早地等在陆离常去静坐的那棵树下,红着脸,闪躲着眼神递给陆离一封画着粉色桃心的情书。

    陆离的外表帅气,又是院系里赫赫有名的学霸,家境又好,追捧他的女生能从学校北门一直排到东门。

    这样的场面他也不是第一次见,每次都是冷漠应对,让对方自己识趣走开。

    这一次也是这样,陆离冷着脸,避开顾之韵所在的位置,走去另一颗树下,态度要多孤傲,就有多孤傲。

    刚刚坐下,顾之韵就再次走了过来,倔强着小脸,递情书的手始终没有放下。

    树叶在阳光的投射下,在她的裙摆上投下一片斑驳。看着她那小鹿一般倔强的眼睛,陆离忽然笑了。

    然后,他伸手接过了情书。

    再后来,二人陷入热恋中。

    直到毕业,陆母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顾之韵的身世背景——一个农村来的姑娘。

    她用了很多手段,试图拆散他们,但是陆离却不在意那些,不顾反对,执意要和她在一起。

    最后,陆母给了顾之韵一笔钱。

    她还是走了。

    时隔两年,他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在一家夜总会坐台。明码标价,两千一晚。

    他惊愕、震怒,顾之韵在看到他后,也是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

    “跟我走。”陆离阴沉着脸,拉住她的手,想要带她离开。

    顾之韵化着浓妆的脸上,绽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放手,别耽误我做生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