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章 中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就这么喜欢做小姐?”陆离怒极,紧紧握着顾之韵的手腕,将她弄疼。

    “你管不着。”顾之韵冷漠说,挣扎了几下,挣脱不掉的陆离的禁锢,她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你放开我!”顾之韵崩溃大哭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甩了陆离一个耳光。

    “当初我被你妈妈赶走的时候,你在哪里?我那时就想着,反正我们总是要被拆散的,我不如拿了你妈给的那五十万,从此和你江湖不见!”顾之韵几乎歇斯底里。

    随后,脸上泛起红肿巴掌印的陆离,紧紧地,将她拥进了怀里。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跟我走,我会和你结婚。”

    谭惜坐在家里,看着始终没有亮起来的手机,还是忍不住拨通了陆离的电话。

    陆离走出病房接了电话。

    “她怎么样了?”谭惜斟酌着问道。

    “已经没事了。”听见谭惜的声音,陆离努力压制心中的那股悸动,冷淡地说。

    “哦,那就好,我先挂了”谭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匆匆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的陆离深吸了一口气,医院里浓重的消毒水味让他清醒了不少。

    回到病房,顾之韵已经睁开了眼,她表情焦灼地想要起身,被陆离上前扶住。

    “阿离,我们的孩子呢?还在不在?”顾之韵艰难地吐出后三个字,眼中有着惊惶。

    被她这幅样子刺痛了一下,陆离握住她的手,安抚地拍了拍。

    “我们的孩子很好。”

    顾之韵悬着的心落下,微笑回握住陆离的手。

    “阿离,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安心养好身体,我会一直陪着你。”陆离将她鬓角的碎发绕到耳后,轻声说。

    顾之韵笑了,满眼的幸福。

    顾母此时也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一股脑地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

    一番嘘寒问暖后,顾母一个劲地在顾之韵的面前夸赞陆离有孝心,在她进了抢救室后急得不像样子,顾之韵听了,表情更是幸福得意。

    陆离收到了陆晟发来的短信。

    “我已经把她平安送到家,至于你俩的事,你好自为之吧!”

    看完,陆离随手关了手机。

    中秋很快就到了,酒店给较高职位的员工都放了假,包括谭惜。

    已经到了中午,奶奶已经给谭惜打了电话让她回去过节,被谭惜婉言拒绝了。

    这段时间陆离一直在家陪着顾之韵,连公司需要处理的文件都让秘书送到家里来。谭惜每每打电话询问陆离办离婚手续的事情,都被他以没空的理由推掉。

    今天,他大概也不会回家过节吧?毕竟陆家人和顾之韵那么势同水火,要让他们接受顾之韵,一时半会恐怕不行。

    在家闲着没事,谭惜坐车来到市区,看到路边有卖月饼,想了想,掏出零钱买了几块。

    “美女,要什么馅的?”卖月饼的老板笑着问。

    谭惜也笑:“我可以自己挑吗?”

    “当然。”

    五花八门,各种馅的月饼差点把谭惜弄晕。现在的月饼越来越新鲜,有甜糯好吃的冰皮月饼,月饼馅也令人啼笑皆非。

    虾仁馅、鸡蛋馅的月饼已经让谭惜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越看,她的嘴巴就张得越大。

    什么韭菜馅、榨菜肉丝馅、腐乳馅、麻辣牛肉馅,谭惜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这也太奇葩了吧?这都是些什么黑暗月饼啊!

    挑了几个稍正常一点的,还没来得及装袋,就接到了宁甜的电话。

    “亲爱的,中秋节快乐!”宁甜似乎心情不错。

    谭惜莞尔一笑,“中秋快乐。”

    “今晚来我家过节吧,我爸和我妈最近和我打听你在忙什么,他们可惦记你呢!”宁甜说。

    还没等谭惜开口,宁甜又说:“不准拒绝!我知道你和陆离的事,今年咱们不去他们家受他们的气,直接来姐这里,月饼随便你吃!”

    谭惜哭笑不得:“我哪里有受气好吧,那我等会坐车去你家,记得给我开门。”

    “好嘞!”

    看了看袋子里并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月饼,谭惜又去超市里买了些水果零食,坐了地铁去宁甜家。

    到了宁甜家,宁甜的父母很是高兴。

    “小惜啊,终于把你盼来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宁母拉着谭惜的手嘘寒问暖,“瘦了,明显瘦了!”

    宁甜在一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妈,凭啥你一见面就夸谭惜瘦,在家里就天天说我胖?”

    宁母回瞪她一眼,“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小惜,成熟稳重一点,一天也没个女孩子样!”

    宁甜做了个“我服了”的手势,“得,您这么喜欢谭惜,不如让她来给你当闺女。”

    宁母顿时又眉开眼笑,“我看行!”

    谭惜放下水果和月饼,有些腼腆地看着宁父宁母,不好意思道:“阿姨,叔叔,今天没什么准备就过来,你们别在意。”

    宁父摘下老花镜,频频在杂志封面上出现的脸已经板了起来。

    “说得什么话?到这里,就是到家了!”宁父说。

    谭惜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宁甜的父亲宁远威是“稻米”搜索引擎的总裁,与谭父也是故交。谭惜和宁甜二人在大学之前彼此素不相识,但是都考上了赫赫有名的a大,更巧合的是,虽然专业不同,但是她们还是被分配到了一个宿舍楼。

    虽然不同寝室,但二人每天进进出出,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在知道了还有上一辈的渊源后,感情更加亲厚。

    现在,谭家衰落,宁甜的父母还当她是老友的女儿一般疼爱,只是对谭家的事情只字不提,怕勾起谭惜的伤心回忆。

    “宁甜,去洗水果。”宁母下巴一昂,指向桌上谭惜带来的水果。

    “林阿姨今天回家过节了,这种事情只能我来喽。”宁甜一脸哀怨地拎着水果去了厨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