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章 开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之韵坐在沙发上,有些气闷地对顾母说:“妈,之前陆离给了你一百万,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如果不是今天顾母炫耀了最近新买的奢侈品,她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

    顾母闻言不屑地冷哼一声,“告诉你干嘛?每次都责怪我收了陆离的钱,他马上就是我的女婿,我让他提前孝敬我一下怎么了?”

    “可是,那样陆离会觉得我和他在一起是为了钱!”顾之韵红了眼眶。

    顾母见她哭了,也有些慌。

    “好了,你先别动气,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被她这么一提醒,顾之韵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这个孩子来之不易,她一定要保重身体。

    “妈,你如果缺钱,你和我说就是了,我现在还没有嫁给陆离,这样不好的。”顾之韵放柔了语气,缓缓说道。

    “所以我才让你努力一点,让陆离赶紧和你把证领了!这证一天没领,我这心里就不踏实!”顾母抱怨道。

    顾之韵咬了咬嘴唇,“每次提起这个,陆离就说我身子太弱,先在家养一段时间身体。”

    “上次你进医院的时候陆离和我说,会马上和你领证,不过我心里还是没底,前段时间他不是被谭惜那个小妖精给迷住了吗?会不会是她从中作梗?”顾母越想越气,在心里认定了就是因为谭惜。

    提起谭惜,顾之韵也是一怔。上次在酒店刁难了她之后,陆离冷落了他好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她那天晚上故意勾引陆离,又碰巧有了他孩子,不知道陆离会不会因为谭惜再也不理她。

    这么想着,顾之韵的心底悄然升起一抹怨恨。

    “妈,我先回去了,有事电话联系。”顾之韵再也坐不住,今天本应该是陆离和她一起回来的,但是公司突然有些紧急事情需要处理,陆离就让司机送了她回来。

    打电话给司机,司机在片刻后就开车来接了顾之韵。坐在车里的顾之韵咬了咬嘴唇,对司机陈成说:“去我老公的公司。”

    陈成不敢有异议,立刻调头,将车子开往“梦烧红酒公司”。

    到了公司后,顾之韵走到前台,询问陆离现在在什么地方。

    “您是?”前台没有见过顾之韵,礼貌地询问。

    顾之韵微微一笑:“我是你们陆总的未婚妻。”

    前台有一瞬间的狐疑,从前也经常有一个女生来给总裁送汤送粥,好像是叫谭惜,大家都以为那才是总裁夫人,只不过没有公开而已。只不过那个谭惜有一段时间没来了,现在又来了一个,难道是总裁夫人换人了?

    前台斟酌了一下,语气更加礼貌:“您好,现在陆总在七层的会议室,会议已经开始了一个小时,估计快要结束了,您可以去七层会议室旁边的茶水间等待。”

    顾之韵满意地点点头,挎着那款新买来的限量包包,就要走去电梯。

    忽然,她回了头,对那名礼貌的前台绽出一个笑容。

    “你很有前途,我会和阿离提起你的。”

    前台惊喜万分,感激地点了点头。

    无视一路上各种探究的眼神,顾之韵直接上了七层。会议室旁边果然有一个茶水间,但顾之韵没有走进去,而是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静静等待。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桌椅的响动,看来是会议结束了。

    门一开,里面的人皱眉看着顾之韵,不明白她怎么会站在会议室门口。

    顾之韵侧开身子,让开了出口,等到人都走出来的时候,才把头探进会议室里面,张望着寻找陆离的身影。

    陆离还在将电脑关机,不经意间抬头,看见顾之韵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她,不禁眉头一皱,问:“你怎么来了?”

    假装听不出他并不是很好的语气,顾之韵上前,帮忙整理陆离的文件,温柔开口:“想你了,就来了。”

    陆离拦住了她的动作,在看到顾之韵有些受伤的眼神后,语气也放软了一些。

    “这些文件都是有顺序的,弄错了会很麻烦。”

    顾之韵点点头,看着陆离收拾好文件,然后和他一起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门外还有些人没有走,在看到顾之韵和陆离一起出来之后,眼中露出些许意味深长的表情。

    “阿离,你是不是不希望我来?”顾之韵和陆离并肩走着,眼神黯然。

    “没有,只是你现在身子不方便,这么来回走动,对身体不好。”陆离的语气平淡。

    顾之韵挽住陆离的手,楚楚地说:“阿离,你怎么给了妈那么多钱?你知道的,她那个人平时花钱如流水”

    “没事,用完了我再给就是。”陆离说。

    这一句把顾之韵骇得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阿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用给她钱的”

    陆离的表情不变,“没什么,她是你妈,我自然会孝顺。”

    顾之韵慌乱之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挽着陆离的手臂不断收紧,像是害怕她一松手,陆离就会不见了。

    “你先去公司外面等我,我去拿车。”陆离挣脱了顾之韵,乘了电梯去地下车库。

    看着已经空荡荡的手臂,顾之韵感觉心也空了一块。

    她终于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常常心慌、不安。这段时间里,陆离看似每日都在她身边陪着她,守着她,可是,他的心正在逐渐远去

    片刻的静默后,顾之韵掏出了手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收起手机,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公司。

    中秋节已经过去,谭惜和往常一样早晚乘坐地铁上班下班。

    今天,她刚处理了一件客户投诉的问题,苏儒就把她叫去了办公室。

    做事一向果断、干净利落的苏儒,今天难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观察到他眼中的纠结和为难,谭惜主动开口询问:“苏经理,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

    “你没有哪里做得不好。”苏儒摇摇头,随后,他有些艰难地开口。

    “只是酒店的高层,不同意你继续留在酒店工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