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章 酒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苏儒说出来的时候,谭惜还是低落了一把。

    “理由是什么?”

    “他们觉得你和总裁的关系有些暧昧,会影响酒店的形象”苏儒说出这个连他都觉得有些荒唐的理由,看着谭惜平静如水的眸子,说,“我会尽力帮你争取留下来的,只不过现在我还没办法说服他们”

    “不用了。”谭惜感激地笑笑,在苏儒说出了这个理由之后,她就已经猜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即便是苏儒再怎么努力,也都是白费力气的。

    “我最近刚好打算出国进修,还在准备提出辞职,现在不就是个好机会吗?”谭惜笑了笑,安慰似的说着。

    虽然来到酒店的时候不长,但是苏儒一直对她很不错,在她心里,早就把苏儒当成朋友了。

    “出国?”苏儒反问。

    和苏儒简单说了下她出国的计划,苏儒终于放松下来。

    “也好,一直在这里做大堂经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苏儒赞同她的计划。

    “好,我先去继续我最后一天的工作了,明天我会把辞职报告发到你的邮箱。”谭惜说。

    “等一下。”苏儒叫住谭惜,“公司高层虽然做出了决定,但是他们同时提出,会在你离职后额外支付你三个月的薪资。”

    “好,谢谢。”谭惜微笑点头,然后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刚迈出办公室,谭惜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为什么她什么都放弃了,他们还要把她最后的一点希望也都拿去?

    之前爸妈给的嫁妆,她上次去银行查了才知道,因为是在爸爸的名下,在谭氏集团破产后,就已经被银行冻结。

    她只能延迟了出国学习的计划,指望着这一点薪水,慢慢存款,然后再做打算。

    现在,她连工作都没了,别说出国,就连眼前最现实的问题——生存,她都难以应付。

    下班之后,谭惜只悄悄地和赵思思告了别,她虽然没有说这件事的原因,但是赵思思还是猜出了一些。

    纵使气愤,也是无可奈何。她也只不过是酒店的一个普通员工,冒然出头只会多了一个平白丢了工作的人而已。

    下班之后,谭惜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

    事到如今,出国的梦已经成为泡影,可她好不甘心。

    她花费了整个青春追着陆离跑,却从未真正靠近他一丝一毫的距离。不是她跑的不卖力,而是陆离,他根本就没有给她靠近他的机会。

    现在她想明白了,决定放手了,想要成全他们,成全自己。她什么都妥协了,他们却还是要夺走她的希望。

    她真的好想离开这座城市,远离伤害她的人。

    绝望之下,谭惜想到了陆离当初承诺给她的那笔离婚赡养费,于是,她拨通了陆离的电话。

    “陆离,你能借我一笔钱吗?我会还给你的。”谭惜开门见山问道。

    电话那边传来一声轻笑。

    “我是顾之韵。”

    谭惜的心落下去,问:“那陆离在哪里?能让他接一下电话吗?拜托了。”

    “不好意思,他在洗澡,恐怕不能接你的电话。”顾之韵漫不经心地说。

    “那好吧。”谭惜咬了咬唇,挂断了电话。

    顾之韵有些得意地看着已经挂断的通话界面,然后看了一眼浴室的位置,陆离还在里面没有出来。

    然后,她把谭惜的号码,随手拖进了黑名单里。

    最后一条路也断了,谭惜很想崩溃大哭,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就算哭了,老天也不会同情她可怜,来帮一帮她。

    还是得靠自己。

    忽然,谭惜想到了那天在地铁上遇到的那名女人,她是做“那个”行业的,她说总有一天谭惜会主动找她。

    怔怔地想了一会儿,谭惜无奈苦笑,这次居然被她给说中了,她现在真的到了需要联系她的地步。

    翻找出那天忘记扔的名片,上面“安佳”两个字用烫金的字写着,下面是她的联系电话。

    深吸了一口气,谭惜在手机上按下了那串数字。

    “喂?”电话里的声音娇媚到极致,听得谭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是谭惜,我们见过面的。”谭惜有些犹豫地说着。

    “原来是你啊,我记得你。”安佳笑眯眯地说,“我就知道你会找我的。”

    谭惜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眼底已是一片决绝。

    “我想加入你们。”

    安佳并不意外,说:“这件事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们见面谈吧。”

    “好,什么时候?”谭惜问。

    安佳沉吟了一下,“现在天还没黑,你家在哪里?我们约在你家附近吧。”

    “我家在郊区,可能不太方便,这样吧,你在什么地方?我过去找你。”谭惜说。

    “安广大厦对面的微熏酒吧,你进来之后直接和门口的小哥提我名字,他会带你来找我。”

    “好。”

    挂断了电话,谭惜的手都在抖。她结婚至今没有和陆离同过房,还是处女,没有经历过人事,就要面对这样的经历,她的内心陷入巨大的痛苦和挣扎。

    用冷水洗了脸,谭惜化了个淡妆,换上了一身较为成熟的连衣裙,出了门。

    来到安佳所说的酒吧,还没有进门就已经听到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她从前只是在电视里见过,并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心里直打退堂鼓,但想了想现在的处境,她咬牙走了进去。

    门口果然有两个小哥在守着,谭惜进去,和他们说了安佳的名字,他们果然一副“了解”的表情,眼神复杂地带着谭惜来到一间包厢。

    “安姐,你的客人。”小哥招呼着说。

    “去,什么客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要接客了。”安佳笑骂了一句,招收示意谭惜进来。

    带着局促进了包厢的门,偌大的豪华包厢里只有安佳一个人,桌上摆着酒,显然是特地在这里等她。

    “今天的你太美了。”安佳对谭惜今天的装扮赞不绝口,“我要是个男人,我恐怕现在就要脱裤子了。”

    谭惜有些尴尬,她不是很习惯安佳这样豪放的说话方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