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章 做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时,从房间里走出一对年轻情侣,女孩年纪和谭惜差不多大,男生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一直宠溺看着女孩兴奋摆弄着刚拿到手的小红本。

    “以后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你的钱都归我管喽,哼哼!”女孩扬着手中的小红本,俏皮地说。

    “是,都归你管。”男生当即掏出钱包,把银行卡、信用卡都递到女孩手里,自己只留了些零钱。

    女孩被吓了一跳,脸上又有满满当当的幸福之色:“呀,你怎么当真啦,我开玩笑的!”

    看着那活泼欢快的女孩,谭惜的心湖似被一阵轻柔的风浅浅拂过。

    当初她和陆离结婚时,她也是这幅模样。虽然陆离从头到尾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但她却高兴得不得了,一直在陆离的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惹来陆离厌烦的表情也不恼,满心满眼的都是幸福。

    陆离也看着那女孩,心中起了一丝怀念。

    谭惜那时也是如此,甚至比这个女孩要更快乐,更聒噪,可她的身边,终究没有那样一个满脸宠溺,听她胡言乱语的男孩而已。

    “下一个!”

    一对夫妇又从里面出来,二人刚领了离婚证,脸色都不太好看,喊了一句后,就匆匆离开了。

    谭惜起身,和陆离说:“走吧,到我们了。”

    走廊的椅子似乎有魔力一般,陆离无论如何也不想站起来,在谭惜催促询问的眼神下,他定了定心神,镇定自若的地起身。

    “走吧。”

    进了房间,谭惜直接把小红本递了上去。

    “离婚?”戴着啤酒底眼镜的大妈见惯不怪地接过,表情冷漠。

    “各种证件都带齐了没?”

    “带齐了。”谭惜说。

    许是看谭惜年轻漂亮,陆离也是英俊帅气,大妈觉得这对夫妻站在一起太合适,难得多嘴问了句:“确定想清楚了?”

    谭惜笑笑:“想清楚了。”

    “嗯。”大妈还是没什么表情,把证件照贴上,盖了几个戳,换了个绿色的小本子给谭惜和陆离。

    “收好。”

    接过那陌生的绿色小本,谭惜的心空得仿佛什么都没有了,忍不住握紧那冰凉的触感,让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够充实一些。

    陆离没什么表情,直接将离婚证放进了衬衣口袋里,对谭惜说:“走吧,送你回家。”

    谭惜摇头,“不了,我等会还有事。”

    “你能有什么事?酒店那边说你已经离职了。”陆离皱了眉,一面在心中责怪自己,既然已经离了婚,干嘛还要操心她的事情,又一面忍不住想关心她。

    “去一个朋友那里。”说完,谭惜就走了出去,在马路边上拦车。

    陆离紧随其后,看着过往的一辆辆出租车都已经载了客,再看谭惜不慌不忙地在那里招手示意,心下一阵火大。

    上了车,陆离的语气强硬。

    “上来,你去哪里,我送你。”

    谭惜不想麻烦他,直接走到了另一边,继续招手拦车。

    陆离被气得七窍生烟,脾气一上来,也不管谭惜了,一脚油门就开出了十几米远。

    在转弯的位置,陆离顿了一下,然后一脸恼意地调了头。

    “上来,我没空在这和你浪费时间。”陆离冷冷地看着谭惜。

    知道陆离的倔脾气,谭惜没再说什么,默默地上了车。

    “去哪里?”

    谭惜没有报上酒吧的名字,而是说了那条街的号码,找了酒吧附近的超市下车。

    “我到了,谢谢你。”

    抬眼看了看超市的牌匾,陆离沉下声音,“你要买东西,至于跑来这么远的超市?”

    “嗯。”谭惜懒得再说什么,走进了超市。

    从超市里面的窗户偷偷向外看去,十多分钟后,陆离的车终于开走了。

    “小姐,您到底买不买东西?”超市摆货的大妈嫌谭惜站在那里碍事,出了声。

    “抱歉。”谭惜歉意地笑笑,挑了几包零食和饮料,然后走去了酒吧。

    今天是周三,安佳和他的新金主去逛街了,李蕊也有事没来酒吧,谭惜看了看手里的零食,暗道她们俩没有口福,自己坐在练舞室内里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好像是保安在阻拦着什么人。

    谭惜打开门,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了正在四处寻视的陆离。

    她心里“咯噔”一下,反应迅速地立刻关上门,不过陆离还是看到了她。

    “开门!”门外陆离的声音阴沉的可怕。

    谭惜想起来,她已经和陆离办完了离婚手续,现在二人已经没有了夫妻关系,无论她怎样,陆离都是管不着的。

    于是,谭惜开了门。

    陆离的身后还站着几个保安,正一脸疑惑,眼神在陆离和谭惜之间转来转去。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和他说几句话。”谭惜对保安笑笑,然后让陆离进了练舞室。

    “你和我说的有事,就是来这种地方?”陆离上上下下打量着谭惜,在看到她身上有些暴露的练舞服装,眼神更似喷火一般。

    “怎么,你是缺钱缺得吃不上饭了吗?要来这里自甘堕落!”

    “我是缺钱,但是我自甘堕落,好像并不妨碍你什么。”谭惜冷静地回答。

    听听,她这是什么语气,什么态度?说的又是些什么东西!

    “离婚协议书里我写明了会给你房子和钱,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去!”陆离不由分说地拉住谭惜的胳膊,就要将她往外拖。

    “不用了。”谭惜猛地将胳膊抽回来,不顾肘上火辣辣的疼痛,嘴角勾出冷笑。

    “我不会要你的钱,对我来说,就算我去做鸡,赚来的钱,也要比你给的来得开心。”

    这一句话让陆离如遭雷击,不可置信地看着谭惜,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谭惜的口中说出来。

    谭惜顿了一下,又轻轻开口:

    “陆离,我们离都离了,还是彼此不要再见面了吧,对你,对我,都好。”

    一阵长久的沉默后,陆离冷静下来,表情也重归冷漠。

    “或许,我们不做夫妻,还可以有另一种关系。”陆离说。

    谭惜诧异地抬眸看他。

    “你不是想做鸡吗?你可以卖给我,我有的是钱。”陆离眼神嘲讽,一字一句地吐出这句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