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章 醒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谭惜随手拽过沙发上的薄毯,盖住脸,声音冰冷沉闷。

    陆离想说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开门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敲包厢的门。

    谭惜已经没力气过去开门,“是谁?”

    “小惜,你没事吧?刚才那个男的好像很奇怪的样子。”门外保安小刘的声音传来,让谭惜稍稍安下心。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有事我会主动麻烦你们的。”谭惜安抚了一句,在听到门外没了声音后,才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在她和陆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她该怎么应对?不见面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陆家还不知道她已经和陆离离婚。

    正想着,手机铃声就突兀地响起来,屏幕上,“奶奶”两个晃了一下谭惜的眼。

    平稳了呼吸之后,确保自己已经十分沉着冷静,谭惜接起了电话。

    “小惜啊,你有些日子没有回家来看我了,是不是工作太忙啊?”奶奶的声音带了笑意,仿佛可见她慈祥的面容。

    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

    伸手抹掉眼泪,谭惜也故作烦躁:“是啊奶奶,最近工作忙死了,完全抽不出时间去给奶奶做好吃的呢。”

    “哟,原来奶奶在小惜心里就是个贪吃老太婆啊?”奶奶笑骂了一声,随后笑意稍减,“小惜,你是不是还在因为上次那件事,还在生我们的气?”

    谭惜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上次陆离在陆家夺门而出后,谭惜就再也没有回过陆家。

    要说心中没有怨恨,是假的。一直以来,她都用一颗真心对待陆离,和陆离的家人,可他们从来都不会注意到她的喜怒哀乐,他们的眼里,只有陆离一人。

    可说怨恨,倒也不至于。她对陆家来说,终究是个外人,现在离了婚,他们更没有理由去在意她如何。

    “咦,难道奶奶不是想念我熬的桂圆莲子粥了吗?”谭惜笑吟吟地说。

    “好吧,就算是奶奶的心事被你猜中了。”奶奶在电话里乐不可支,“那我的好孙媳妇,你什么时候来给我这个老太婆熬粥啊?”

    “等我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会和陆离一起回去的。”谭惜说。

    奶奶听她这么说,更是乐得嘴都合不拢。

    “好好好,你说陆离这孩子也真是的,一天到晚也不说主动把你领回来,每次都得我打电话请你们两个。”奶奶欢喜地抱怨着,又督促了几句,“好啦,你工作也别太累了,实在不行咱们就不做了,不就是那点钱吗?咱们陆家不缺!”

    谭惜轻轻“嗯”了一声,脸上却在苦笑。

    对于陆家来说,当然不缺那点钱。可是对她来说,钱意味着她的命运。

    没有钱,她的命运就不会掌握在自己手上。

    “奶奶,我会尽快和陆离回去看您的。”

    到那时,就是她和陆家摊牌的时刻。不知道奶奶能不能接受这一切。

    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谭惜觉得包厢里有些闷,无奈又没有窗户可以通风,只能起身,清理了一下“战场”,又闻到包厢里有淫靡的味道,连忙打开门进行通风。

    下身还在一阵一阵地疼痛,只要稍微牵扯到肌肉,就会使她痛得皱眉。

    等到包厢里完全没有了痕迹之后,谭惜决定先回家,不等安佳和李蕊了。

    “小惜,这就走啊?”闲着没事坐在大厅喝酒的保安们见谭惜要走,都纷纷打招呼。

    谭惜在酒吧的人缘很不错,因为她长得漂亮,性格又温和好相处,人人都对她有些好感。做这一行虽然在别人看来十分不耻,可他们却是知道怎么一回事的。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会被逼来到这种地方谋生。

    “嗯,今天有些不舒服,先走了,等安姐和李姐回来之后帮我说一声,我明天再过来。”谭惜尽力掩饰疲态,笑着说。

    “我看你脸色是有点不好,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一名年轻的保安多看了谭惜几眼,看到谭惜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想要上前仔细查看。

    “不用了,可能是没有休息好吧,我回去睡一觉就会好了。”谭惜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摆摆手笑着拒绝。

    被拒绝的年轻保安眼中闪过一抹黯然,随后关切地说:“要不要我帮你叫车?”

    “不用了。”

    谭惜再次拒绝。

    保安不再勉强,但还是坚持送谭惜出了酒吧,亲眼看了谭惜上车才放心回去。

    坐在出租车的后排,谭惜闭上眼。

    酒吧里的所有人对她都很好,包括刚才那个年轻的保安,初次见她的时候都不敢和她对视,目光触碰都会瞬间脸红。

    她不是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意,可是她不能接受。

    爱情这东西,太不靠谱了。

    车里气氛很安静,谭惜闭着眼睛,回忆她一厢情愿的这五年,忽然觉得自己蠢不可耐。那么奋力追逐的爱情,最后还不是一败涂地,更落得今天如此地步。

    所以,爱情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谭惜讥讽地笑起来。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谭惜泛着冷意的笑容,还有眼中的讥嘲,顿时了然。

    他做这行多年,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乘客,通常都是受了什么刺激,看谭惜这样的表情,几乎可以断定她是受了情伤。

    “姑娘,失恋啦?”司机有心开导,主动搭话。

    “不是,离婚了。”谭惜说。

    司机像是吓了一跳,“你才多大就结婚了,然后还离了?要我说啊,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乱来了,我看你模样,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吧?我女儿和你年纪差不多,现在还在美国读研呢。”

    “是啊,太乱来了。”谭惜轻轻说。

    她其实并不后悔这一切,她只是恨。

    恨自己的不争气,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导致现在,一无所有。

    “不过嘛,离了也好,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怕遇不到好人家吗?”司机安抚了一句,然后顿了顿,“哎,姑娘,看在你失意的份上,今天的车费我给你抹个零头,就不给你打小票了。”

    谭惜微微一笑:“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