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章 决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是被下身的酸胀弄醒的。

    身体到处都像被人打了一顿那样疼,胳膊和腿更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

    最让谭惜在意的,是下身被异物撑住的肿胀感。

    掀开被子看了看,谭惜“啊”地一声惊叫出来。

    陆离抱着她,二人此时的姿势,像是紧紧连在一起。而她微微起身掀被子这样细微的小动作,更是惊醒了陆离。

    “怎么,现在知道羞了?”陆离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

    谭惜想要抽身离开,却被陆离抢先一步抱住身体,轻轻在她体内顶弄几下。

    “又要来?”谭惜羞愤难当,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或许是谭惜脸上的倦意太明显,陆离只轻轻动作了几下就退了出来。

    “暂且放过你。”陆离轻笑着起身,开始穿衣服。

    谭惜也想起身,却被陆离按住。

    “你好好休息,今天就别往外跑了。”

    正好她也浑身酸疼,谭惜就势躺在床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不动了。

    过了会儿,谭惜才开了口。

    “最晚你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刷房卡进来的。”陆离回头扫她一眼,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猪。

    “我是说,房卡只有两张,一张在我这里,另一张在萧哥手上,你是怎么拿到的?”谭惜问。

    陆离笑了一声,“很简单,把那个男的灌醉了,找出他身上的房卡。”

    “什么?!”谭惜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有什么好奇怪的。”陆离嘲笑她的大惊小怪。

    谭惜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静默了三秒后,她问:“那萧哥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陆离见她表情严肃,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你很在意他?”

    “当然,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谭惜震惊地说。

    知道谭惜不是在担心那个男人,陆离的脸色顿时阴转晴,漂亮的眸子眯着笑:“放心吧,我又不是黑社会,只不过是把他扔到了别的房间而已。”

    谭惜松了一口气,没有出人命就好

    不过她马上又皱起眉,“他醒了之后肯定会知道的,到时候怎么办?”

    说完她就后悔了,她这话问的,怎么像是在和陆离偷情怕被抓包一样?

    陆离也是这么想的,已经穿戴整齐的他俯下身,对谭惜暧昧笑起来。

    “很像偷情,是么?”

    谭惜先是羞得涨红了脸,之后又像是想起什么,脸色淡了些。

    “可不就是在偷情么?如果让顾之韵知道了,她大概要伤心欲绝吧?”

    陆离的脸色骤然冷下来,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说些什么,被谭惜打断。

    “你先出去吧,等会萧哥回来了看到你不好交代。”谭惜掩上被子,侧过身不去看陆离。

    看不到陆离是什么表情,只觉得房间里温度骤降了几度。谭惜闭了闭眼,努力平定自己乱成一团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没有了那个人的气息,外面的房门也被关得震天响,谭惜才缓缓睁开眼睛。

    一段错误的婚姻已经结束,难道又要开始另一段错误了吗

    不。谭惜咬了咬唇,做出了决定。

    强忍着身体的酸痛起了床,洗澡后,谭惜从行李箱里翻出另一套衣裤。今天他们可能会去当地的一些景点玩,为此,谭惜特地挑了一条舒适又时尚的牛仔裤。

    精心化好了妆,房门外一阵响动,之后就听到有人走进来。

    谭惜皱了眉,难道是陆离去而复返?

    出门看了看,是萧哥回来了。此时的他满脸困惑,身后还站着礼貌微笑的酒店服务生。

    “先生,您的房卡掉在了走廊上,在今早被我们酒店的一位员工在捡到了。”服务生说。

    萧哥困惑不减,“可是,我又是怎么到了楼下的房间的呢?”

    “这可能是您昨晚醉酒,恰巧走到了一间敞开门的空房间吧。”

    谭惜无语地听着服务生满面自然地在那里编谎,如果不是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大概也要相信那个服务生的话了。

    萧哥果然释然,“既然是这样,我也没有什么财物损失,就不用调取酒店监控录像了。”

    酒店服务生道了一声谢,随后离开了。

    见到房间里探出头的谭惜,萧哥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一声,一面在心中懊悔昨晚喝酒误事,一面羞窘被谭惜知道他酒后的糗事。

    “萧哥,早。”谭惜若无其事地对他笑笑,“吃早餐了吗?”

    “还没有。”萧哥也笑起来,“我不太想吃酒店的早餐,我听说酒店前面的那条街有家早点铺子很不错,我们去尝尝?”

    谭惜点点头,“再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就好。”

    萧哥了然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谭惜缩回了房间。

    将粉底涂了一大块在粉扑上,谭惜努力涂抹着脖子上的青紫吻痕。昨晚陆离毫无节制,身上看得见的地方,看不见的,都布满了这样的吻痕。

    涂了很厚的一层,才终于将那块青紫色掩了下去。以防万一,谭惜又选了一件领子比较高的外套,这才出了房间门。

    “我们走吧。”谭惜笑靥如花地拉着萧哥出了门,顺便叫醒了安佳和林哥,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去,安佳和林哥同意了。

    出了酒店门,萧哥就拉着林哥开始谈事情,谭惜和安佳二人自然就走到了一起。

    “离你这么远都闻到一股粉底味,你这脖子上的粉也太厚了吧?”安佳撇撇嘴,然后小声在谭惜耳边问:“昨晚,你真的和萧哥睡了?”

    谭惜不想瞒着安佳,将昨晚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听得安佳既无语、又佩服。

    “陆离也真是色胆包天了,如果萧哥真的要求酒店调取昨晚的监控录像怎么办?”

    谭惜想了想,随后一笑:“以陆离的手段,让昨晚的监控录像消失一段,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安佳想了想,“也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