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6章 心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谭惜,你是猪吗?”陆离忍无可忍,有些崩溃地说。

    “我是猪,你现在和我说话,岂不是我的同类?”谭惜劈手夺过陆离手中的电视遥控器,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今天有非诚勿扰。”

    看着她认真地调着电视节目,陆离差点被她气笑了。

    “所以,这就是你不做饭的理由?”

    “我暂时不想吃,所以不做,如果你想吃,你可以自己做。”

    她看不出他这趟来就是想缓和两人关系的吗?见好就收这个道理她到底懂不懂?

    “那件事情是我太冲动了,说话有些重,你不要放在心上。”陆离别扭着说。

    “然后呢?”

    陆离咬牙切齿:“然后你就给我适可而止吧!”

    “你才该适可而止!”谭惜突然提高了声音,冷眼看着陆离,“你让我解释给你听,我解释了,可是你信我么?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发飙,陆离有些发怔,她说的没错,他潜意识里就是觉得谭惜欺骗了他,不愿意相信谭惜和虞瑞出现在一起是个巧合。或许是在商场上见惯了欺骗谎言,现在连同她,也开始不信任起来。

    “原本你不信任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我只是你的一个地下情人,陪你过一辈子的人又不是我,信任对你我来讲是个不需要的东西。”谭惜的声音有些抖,似乎在拼着力气说这一番话。

    “可是,我就是不服气,为什么到最后什么糟心事都落在我身上。”说到这里,谭惜狠狠抹掉顺着脸颊滑下的泪,“为什么一定是我呢?”

    “谭惜,你听我说”见她失控流泪,陆离也不禁慌了心神。

    为什么明明是她在落泪,可他的心却同样在揪着痛呢?

    “那件事情是我不好,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们都不要再提了,好不好?”陆离轻声哄着。

    生平从未这样好声好气哄人的陆离,也不管什么男人的尊严和面子了,他现在只想谭惜擦掉眼泪,重新笑起来。

    谭惜偏过目光,看着沙发上的毛垫子发呆。

    过了一会儿,听见陆离起身,听脚步声,像是走进了厨房。

    陆离翻看着冰箱,找到了一颗完整的花椰菜。想到刚才谭惜随口扯的谎,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拿出花椰菜,放到案板上正要切碎,却见谭惜走了进来,一把夺过菜刀,冷着一张小脸:“我来吧,你出去。”

    陆离弯了弯眼,感觉心底涌出的喜悦都快将他淹没。

    她到底还是原谅他了。

    吃饭的时候,谭惜也是不声不响地埋头扒饭,陆离边吃边看着她,看着她微微拧在一起的眉,和眼底的别扭,打心底觉得,这顿饭是有生以来吃过最开心的一顿饭。

    饭后,谭惜懒得洗碗,将碗筷丢到洗碗池里就算了事。陆离皱眉看着那一摞碗碟,大感头疼。

    他很讨厌洗碗,那种满手沾满了油渍的黏腻感会让他烦躁不已。不过看着余怒未消的谭惜,他也只能做一下这种事情表达和好的诚意。

    于是,梦烧红酒公司的总裁,挽了袖子,系上围裙,亲自洗碗。

    生疏地擦洗着碗碟,强忍着把那一堆满是油腻的东西扔出去,十五分钟后,陆离终于洗好了碗。

    谭惜冷着脸进来检查了一圈,看到碗碟已经被洗得十分干净,脸色终于缓了下来,冷哼一声:“这件事情,你怎么补偿我?”

    “你想要我怎么补偿?”陆离问。

    谭惜踩着拖鞋重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像个颐指气使的女王。

    “以后每次和我吃饭,都得你洗碗。”

    陆离顿时哭笑不得,收到谭惜不满地眼神后,无奈地点头答应。

    “还有什么吩咐?”

    谭惜歪着头,想了想,说:“没有了,跪安吧。”

    陆离恨不得上前狠狠捏住这小女人的鼻子,一件事让她得了理,马上就开始无法无天了。

    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严肃了脸问:“你和虞瑞在一起,真的只是个巧合?”

    “对我来说是巧合。”言下之意,那件事有可能是宁甜故意安排的,但是她并不知情。

    陆离放松下来,随后又有些不满。

    “宁甜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吗?怎么还要多管闲事?”

    非诚勿扰里的女嘉宾还在给男嘉宾提各种刁难的问题,谭惜淡淡放下遥控器,“我怎么和她说?难道我要告诉他,我和你离了婚,改做你的地下情人吗?”

    陆离皱眉:“我说了,你要给我时间”

    “你搞错了。”谭惜定定地看着他,“我不是在对你要求什么,至于你说的需要时间,我并不相信时间能改变什么,你也不会选择做出改变,我的话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而已,别再花费心思揣测我了。”

    陆离余下的话梗死喉中。

    是啊,就算是她给足了他时间,他又能怎么样呢?他已经负了谭惜,当然不会再负了顾之韵。

    到最后,孤独的人还是她。他根本给不起任何承诺,只能说出这样自欺欺人的话进行自我催眠。

    见他没了声音,谭惜自嘲地笑了笑,转头继续看电视。

    最终只有一位女嘉宾给男嘉宾留了灯,虽然那位女嘉宾并不是他心仪的对象,可男嘉宾还是同意了牵手。

    “这种将就的感情,又能走得了多远?”谭惜自言自语地说一句,随后,又因为自己的咸吃萝卜淡操心感到好笑。

    下一位男嘉宾的vcr播放结束后,陆离就起了身。

    “今天我先回去,你乖乖在家。”

    我不在家,又能去哪儿呢?谭惜默默忍住了这一句,也起身送陆离。

    “天太黑,开车慢点。”她嘱咐说。

    陆离凝视着她,眸色似夜空深邃。俯身,唇在她额上停留几秒,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这个吻,同时也烙在了谭惜的心上,没有甜蜜,只有心酸。

    不带任何欲的吻,像是饱含了所有相思之苦,爱别离,求不得,无尽怜惜。

    可谭惜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感人至深的戏,而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