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章 流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阿离,你回来了?”顾之韵挺着微圆的肚子,连拖鞋都没有穿就跑出来。

    看到她光着脚,表情惊喜的样子,陆离眼中闪过一抹暗色。

    “怎么连鞋都不穿就跑出来?地上这么凉,你还怀着身子,快回去。”

    顾之韵乖乖地回去找了鞋,拍着滚圆的肚子,“阿离,我想去报一个早教班,听说对孩子以后的成长特别有好处。”

    才几个月大的孩子,能听出来什么?陆离没有说出口,想到顾之韵平时在家的确有些无聊,也就点了头。

    “好,到时候我让司机接送你。”

    顾之韵看着陆离直奔浴室,像是要洗澡的样子,不禁开口:“吃过了饭再洗吧?”

    陆离一顿,然后继续脱下衣服:“已经吃过了。”

    顾之韵的眼中马上闪过一丝愤怒,又很快被她掩去。

    “好,那我先睡了,最近总是睡不够。”顾之韵巧笑嫣然。

    第二天,顾之韵醒来的时候,枕边已经没有了陆离,连一丝余温也摸不出。她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眼中有着强烈的恨意。

    又是谭惜,她已经抢去了陆离三年,那个本该成为陆家少奶奶的人是她!如今,她连陆离的心都要抢走么?

    洗漱一番,又精心化好了妆,顾之韵坐上车,报上了谭惜家的地址。

    司机有些犹豫,“顾小姐,陆先生只告诉我每天接送你去早教中心,没有说”

    顾之韵冷着脸,“你管那么多做什么?都是赚一样的钱,你管我去哪里?你可别忘了,我才是能决定你去留的人。”

    听到顾之韵这么说,司机也不好再说什么,识趣地开了车。

    车子一直开到了别墅门口,顾之韵下了车:“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出来。”

    看着顾之韵走过去敲了门,司机转过脸,全当做没有看见过这一切。

    谭惜正在撤换床单,准备拿下去洗,忽然听见有人在急促地按门铃,谭惜微感诧异。

    这地方这么偏僻,到底是谁来了呢?如果是陆离的话,他早就用自己的钥匙开了门。

    开了门,顾之韵站在门外,见了谭惜,心中的妒火烧得更旺。

    谭惜有着比她年轻漂亮的一张脸,即使穿着宽大、毫无性感可言的睡衣,只用了一根黑色发圈松松垮垮地绑住头发,也浑身都散发出逼人的艳色。

    见是她,谭惜的表情也淡下来,冷清问:“什么事?”

    顾之韵不屑地笑:“看你这幅样子,陆离是不在你这里了?”

    “他不在。”

    “那昨天呢?”顾之韵眼神锐利,“昨天,他是在你这里的吧?”

    谭惜皱了眉,冷下脸,“你是来找茬的?”

    “不找茬,只是找老公而已。”顾之韵故意加重了“老公”二字。

    “那你可以走了,他不在这里。”

    顾之韵弹着做了光疗的鲜艳指甲,表情透着无限鄙夷:“既然他不在,那我干脆和你说另外一件事吧。”

    谭惜面无表情地看她。

    “既然你已经和陆离离了婚,那你是不是应该自觉一点?这房子是陆离的,你怎么还赖着不走?”顾之韵“啧啧”几声,“你该不会是脸皮真的厚到,想昧下这栋房子吧?”

    任凭谭惜脾气再好,再逆来顺受,也无法忍受这样的人格羞辱。

    “说完了?那你可以走了吗?”谭惜寒着脸说。

    “这就急着赶我走?”顾之韵也不再装腔作势,直接冷冷说,“我马上就要和陆离结婚了,到时候这房子也就是我家的,所以趁我还能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

    “你还有底线?”谭惜忍不住反讽一句,想到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压下火气,“如果你真的想让我从这里搬走,那你让陆离亲自来和我说吧。”

    顾之韵眉头竖起来,指甲狠狠捏进肉里。

    “你就那么喜欢当小三?你还要不要脸?”

    “你就当我是不要脸吧,只要陆离开口让我搬走,我绝无二话。”

    顾之韵怒极反笑:“好,你记着你今天说过的话。”

    “嗯,我记着。”

    看着顾之韵扬长而去,谭惜关上门,像是脱力一般,整个身体要靠着门板支撑,才能维持站姿。

    从前她是明媒正娶的陆家儿媳时,就活得像是个小三。现在她离了婚,已经彻底称得上“小三”这个称号了。

    为什么好好的生活,在遇到陆离之后,一切就都变了样

    上了车的顾之韵满面得意,谭惜最后那脆弱的眼神被她敏锐地捕捉到,她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

    只不过,要想夺回陆离的心,还需要一点点猛料

    “今天去了早教中心吗?”陆离进了门,看到房间里的灯亮着,漫不经心地对顾之韵说。

    半天没有等到回应,陆离有些诧异。平时他回家,她都会出来迎接,今天这是怎么了?

    进了房间,陆离看到顾之韵躺在床上,被子都快盖到了头顶。

    上前拉开被子,看到顾之韵闭着眼,眉头皱着,脸上流了很多汗,很是痛苦的模样。

    陆离心里一紧,拉开被子,随后瞳孔骤然放大。

    在顾之韵的身下,米白色绸被上,被鲜血殷染出了一朵血色的花。

    “谭惜,我要跟你说一件事。”电话里的宁甜语气古里古怪。

    “怎么了?”谭惜问。

    “我刚才路过陆离家那片小区,看到陆离抱着顾之韵,慌慌张张地把她放进车里,然后开走了。”

    谭惜“哦”了一声,没什么表情,“就这事?”

    宁甜吞了吞口水,“我当时有点好奇,那么晚了他们出去做什么,于是我就一路跟着了。”

    “继续说。”

    “我一直跟到医院里面,我才听说,顾之韵好像大出血,有可能,是要流产了”

    谭惜刚准备换一只手接电话,闻言,顿住。

    “虽然她流产,是贱人有恶报,可是,万一孩子真的没了,陆离肯定会为了安抚她,马上和她结婚的!”

    谭惜感觉浑身发冷。

    顾之韵今天才来找过她,现在她出了这种事,会不会是和她有关系?

    会不会是她害了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