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8章 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宁甜,你现在在哪?”谭惜抖着唇问。

    “我还在医院呢,现在还没有确定那贱人是不是流产,我得再等等。”宁甜有些幸灾乐祸,相比对待谭惜冷漠的陆离,她更为痛恨的,是一直装可怜搏同情的顾之韵。

    谭惜心乱成一团,想到自己可能就是害死那一条小生命的罪魁祸首,她无论如何也安不下心,立刻起身出了门。

    “宁甜,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就到。”

    宁甜微微诧异,“都这么晚了,你过来干嘛?难道你也想亲眼见面那贱人流产?”

    谭惜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她解释,几乎是一路狂奔到了市区,拦了一辆车报上医院的地址。

    到了医院,宁甜和陆离都坐在手术室的外面。陆离低垂着头,表情阴郁。

    宁甜则是漫不经心地抖着腿,见到谭惜来了,她眼中闪过讶异:“你居然真的来了。”

    “现在怎么样了?”谭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还在里面手术呢,这都快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宁甜懊恼地说。

    陆离抬眼,目光定定地注视着谭惜。谭惜不敢与他对视,慌慌地讲目光撇向了一边。

    “听说,之韵今天去找过你。”

    听着陆离略带嘶哑,和不用看也能感觉到灼热凝视,谭惜苦涩地咬唇。

    虽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可能真的是她,可是,陆离这样怀疑的语气,终究还是有些刺伤了她。

    宁甜一脸疑惑地在陆离和谭惜之间来回看,听了陆离的话,立刻皱了眉:“小惜,顾之韵今天去找过你?”

    谭惜轻轻点头。

    “这个女人也太过分了吧!你都和他离婚了,她还是不放过你?”宁甜话锋一转,眼神冷冷盯着陆离,“还有,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是小惜让那个女人流产的?”

    谭惜有些错愕,同时心底涌上满满的感动。只有宁甜,在所有她无助的时刻,选择无条件相信她,站在她这一边。

    “宁甜,我今天的确和顾之韵说了几句。”谭惜咬了咬唇,回忆着白天的情景,有些迷茫起来。

    顾之韵走的时候还是趾高气昂,像一只斗胜了的公鸡,怎么现在就这幅样子了?

    脑中忽然浮起一个可怕的想法,随后谭惜惊骇地甩了甩头,似乎想将那个想法从大脑里甩出去。

    不可能的,作为一个母亲,她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手?用肚子里宝宝的命,用作陷害她的工具?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术室上方的灯换了颜色,门也打开,几个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问:“哪位是顾小姐的家属?”

    “我是。”陆离起身走过去。

    医生上下打量他一眼,“您是顾小姐的丈夫?”

    陆离微微一顿,点了头,“是。”

    “顾小姐之前因为人流次数过度,又因为运动过量,所以会导致大出血。”医生说着,然后微微一顿,目光怪异地看着陆离。

    “怎么了?您有话直说。”陆离沉声说。

    “问题就出在大出血之后,顾小姐察觉到身体的异样,却没有及时拨打求救电话,而是选择了吞服大剂量的安胎药,造成了更为严重的后果。”

    陆离的心沉了下去,“什么安胎药?我不知道。”

    “顾小姐一直是我们医院的vip客户,上次过来产检的时候,是我们的主任亲自为她做的检查,当时她的胎像就已经明显不稳,是顾小姐要求一定要保下孩子,所以我们给她开了些安胎药。”

    宁甜站在一旁听得唏嘘不已,挑衅地对陆离说:“听见没?是她自作孽,和我们谭惜一点都没有!”

    谭惜扯住宁甜的袖子,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

    陆离的表情沉得吓人,“孩子保不住没有关系,她现在怎么样?”

    “幸好抢救还算及时,不过,顾小姐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怀孕了。”医生叹息着摇头,转身离开。

    谭惜怔怔站在原地,看着陆离僵在那里的身影。

    同时,一个疑问爬上了心头。

    顾之韵为什么要在察觉自己出了问题的时候,仍然选择不去医院,而是吞服安胎药?难道,她真的想用自己的孩子的命,来换回陆离的心?

    一股钻心的冷意席卷了谭惜,她不能置信,顾之韵竟疯狂到如此程度。

    过了一会儿,顾之韵被推了出来,仍在昏睡之中,陆离立刻跟上,一路握着她的手,眼角眉梢都是惊痛。

    “贱人有恶报,这话果然说得不错。”宁甜轻哼一声,随后偏过头,似乎也有些不忍心。毕竟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失去孩子,又从此不能生育,无疑是一种残忍折磨。

    “我们走吧。”谭惜垂下眼,轻声说。

    宁甜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谭惜之前被陆离怀疑,刚才又眼睁睁看着陆离握紧顾之韵的手决然而去的背影,现下心里,也一定不好受。

    出了医院,谭惜坐在宁甜的车上,目光空洞地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小惜,他们大概真的要结婚了。”

    谭惜没有回应。

    “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宁甜换了一副语气,无比认真地说,“你看看这些年,你因为陆离变成了什么样,一开始那么光鲜可爱的千金小姐,到现在落得这么一幅惨状,伯父伯母如果在国内,他们指不定要心疼成什么样。”

    想起爸爸妈妈,谭惜落下泪来。

    “你仔细算一算,自你遇到陆离之后,你哭了有多少次,从前你不爱哭的,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哭。”宁甜也抖了声音,强撑着继续往下说。

    “有时候看到你那么痛苦,我真的好恨当初没有抵死反对你和陆离在一起。“宁甜吸了吸鼻子,“你怎么就不明白,他就是你命里的魔鬼,只要你一天和他纠缠着,你就一天过不上舒心日子。”

    谭惜无声回应。

    这个道理,她或许早就明白过来,只是她一直不甘心,不认命。以为不认输,就总会有赢的那一天。

    “宁甜,你借我二十万吧。”谭惜说。

    宁甜一愣:“做什么?”

    “我想离开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