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9章 美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一个月后,陆离找到宁甜的公司,不顾门卫和助理的阻拦,冷着脸闯进了宁甜的办公室。

    宁甜坐在办公桌前,手指不疾不徐地“嗒嗒”叩着桌子,在陆离零度的眼神下,依然镇定自若。

    “她呢?”陆离问。

    “你在问谁?”宁甜抬眼,笑眯眯地装傻。

    陆离压下火气,竭尽全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下来。

    “谭惜,她在哪儿?”

    宁甜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她已经是你的前妻,你还找她做什么?”

    “我没空和你嬉皮笑脸,我问你她在哪里!”陆离几乎是崩溃地吼出声。

    “现在,她大概已经在美国的旧金山机场了吧。”宁甜吹了吹指甲里不存在的灰。

    陆离转身就要往外走。

    “在你走出这里之前,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之前你已经把她害得够惨,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请你别再去打扰她。”宁甜冷冷地说。

    陆离的身体僵在原地。

    “我知道你已经和那个女人结了婚,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态,把你和那个女人的婚礼炒得全国人尽皆知,报纸上电视上铺天盖地都是你们结婚的消息。”宁甜笑了一声,“不过托你的福,谭惜在美国也应该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大概已经对你彻底死心了吧。”

    “死心”两个字,刺得陆离心里阵阵地疼。

    那个曾高调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小女人,在撩拨了他的心跳,触碰了他的神经之后,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整整一个月,他到处找她,c市她去过的任何地方,公园,餐厅,每一处,都没有她的身影。

    他不相信,那个曾经喜欢他到骨子里的女人,怎么就突然狠下心,让他再也找不到。

    像是失了魂,陆离脚步有些凌乱地走出宁甜的办公室。

    身后传来宁甜讽刺的喊声:“陆先生,祝你和顾小姐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哦!”

    走在秋末的街上,看着满街的枯黄落叶,陆离没了头绪。

    她或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他与她最后的交集只定格在那天医院里,他怀疑质问的目光。

    他又一次,没能抓紧她的手

    三年后。

    旧金山的街头,谭惜上完了最后一节课,累得瘫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老师,请问你有男朋友吗?”一名红着脸的男生,在众人的起哄下,慢腾腾地挪蹭到讲台前,询问谭惜。

    “有了哦。”谭惜对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漫不经心地晃着腿说。

    男生闻言,撇了嘴。

    “老师骗人,您每次都用那位虞先生做挡箭牌,说他是您的未婚夫,但每次他来接您的时候,您连手都不会让他碰一下。”

    “老师可是很保守的。”谭惜笑眯眯地说。

    被这个笑容猝不及防电到的男生立刻又闹了个大红脸。

    这位老师真的太美了。

    中长的头发柔顺地披散在她的身后,一张略施粉黛显得无比娇媚动人的脸,更让人心跳不已的就是她那双摄人心魂的眼睛,微笑的时候会可爱地弯起,长长的睫毛卷翘,让人难以自持。

    “就算他真的是您的未婚夫,可现在他未娶您未嫁,您还是可以再考虑一下的!”男生鼓足了勇气,开始自报家底:“我家是做网络游戏的,公司已经在去年上市,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未来总裁的位置一定是我的,另外我名下有几套房子,几辆名贵跑车,您喜欢哪个我都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谭惜用报纸卷的纸筒敲了脑袋。

    “小屁孩,才多大点年纪就用这种方法撩妹。”

    被敲了一下的男孩也不生气,哼了一声说:“我今年已经大三了,21周岁,法定年龄可以结婚了!再说,我老爸告诉我,这种方法追求女孩子是成功率最高的!”

    谭惜顿时哭笑不得,真是有什么样的老爸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21周岁,在我们中国是不允许结婚的哦。”算了算时间,虞瑞差不多要来接她了。谭惜也懒得再逗他,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老师,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会对你好!”男孩软磨硬泡。

    “老师已经是个老女人了,就别再为难老师了,乖。”

    男孩大概见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似乎也有些生气了,红着眼睛转身离开。

    “咦,无情。”站在教室门口的虞瑞看了看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男孩背影,笑着打趣,“看来谭老师是真的很受欢迎啊。”

    “不然呢?”谭惜哼哼两声,“你以为我之前和你说的被人告白,是和你吹牛的?”

    虞瑞严肃点头,“今日眼见为实,虞某佩服,佩服!”

    被他夸张的样子逗笑,谭惜加快了收拾的动作。

    临出教室前,不忘回头对教室里围观得津津有味的同学嘱咐一句:“今天作业别忘记做,下节课我会一一检查!”

    满意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声哀嚎,谭惜和虞瑞一起走了出去。

    虞瑞的车就停在教学楼楼下,谭惜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感叹。

    “一年前我跟他们一样是学生,现在我都当上老师了。”

    “是啊,想不到你天分那么好,只用了两年就已经学完了心理学的所有课程,还当上老师。”虞瑞的声音带着笑意,“听说某位老师很被校方领导看重,再过两三年,评上助理教授有望。”

    谭惜叹气,“我总觉得这一切就是场梦。”

    虞瑞戏弄地掐了一下谭惜的脸,在收到对方吃痛不满的眼神后,笑着说:“现在还觉得是梦吗?”

    说着,谭惜也板不起脸,两人都笑起来。

    “说真的,虞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谭惜回忆着刚到美国的那段灰暗日子。

    宁甜给她拿了五十万让她出国,可她坚持只拿二十五万。托关系极速办好了签证,买好了机票,等到了美国的学校才知道,二十万,也仅够她读一年的学费而已。

    剩下的五万块钱已经被她租房、吃饭花得不剩多少,她蹩脚的英语更是连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在快餐店后厨洗碗。

    在高消费的旧金山,她除了上课之外,每天落魄得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