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0章 安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就在她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虞瑞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不知道虞瑞是怎么找到她,或许是宁甜告诉了他,也或许是别的渠道。那段日子,她接受着虞瑞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默默陪伴着她。

    任她心肠再硬,也无法拒绝这样的他。

    “虞瑞,我可能不会爱你,有一天你会后悔在我身上所浪费的时间。”谭惜曾这样和虞瑞说。

    “或许吧,可是现在,如果不这样做,大概我会比以后后悔更加难受。”虞瑞这样回应她。

    虞瑞在旧金山有一家公司,是一家有名的广告公司,只接国际大牌的外包广告。这三年来,都是虞瑞给予她各方面的支持,二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可那一层爱情的窗户纸,终究还是捅不破。

    车子缓缓发动,虞瑞的嘴角扯了一抹温暖的弧度。

    “别再说什么不知道怎么感谢了,这也太见外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任何时候,你只要面带微笑地接受我对你的好就可以了。”

    谭惜轻轻“嗯”了一声,随后脸上也绽出一抹明艳的笑。

    “晚上吃什么?听说西街新开了一家牛排店,要去尝尝吗?”

    虞瑞偏头看她一眼,眼睛亮晶晶地点头:“好。”

    中国,c市的夜晚。

    陆离看了看身边正在熟睡的顾之韵,脑海中又不可抑制地蹦出谭惜的影子。

    他起身,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走到阳台,点燃了一支烟。

    他是不喜欢抽烟的,他厌恶那种呛人的味道,和尼古丁侵蚀身体的感觉。可是这几年,他越来越依赖烟。每每抽完一支后,被香烟引燃的些许愉悦感,总能让她更加清晰地回忆起谭惜的面容。

    仔细想来,她和他在一起的这几年,竟然连半张合影也没有,只有被人偷拍的几张,他冷脸呵斥,她站在一旁表情慌张无措的照片。

    望了望满天的星辰,陆离淡淡地想着,美国现在还是白天吧,她会和谁在一起,又做了些什么?

    这些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她,单单是去问宁甜她的地址,也跑了几百趟。可宁甜不知道受什么刺激,每次都守口如瓶,绷得很紧。

    难道,是她在美国又有了喜欢的人吗?

    想到这里,已经空了的心口,再次泛起久违的疼痛。

    他很想真心实意地祝福她,她那样好的一个人,他不懂珍惜错过了一次,他很希望她的身边会出现另外一个人照顾她。

    可是,为什么总是会有点,不甘心?

    “在想什么?”不知何时,顾之韵已经迷蒙着眼睛来到阳台,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从陆离的身后抱住他。

    “怎么醒了?”陆离转身将她揽进怀里,又为她紧了紧衣领,“这里风大,快回去吧。”

    “我不,我只想这样在你怀里。”顾之韵咬了唇,“我怕我一松手,你又会离开我了。”

    陆离拍了拍她的头顶,“怎么会?我就在这里,哪儿不去。”

    “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我却比以前更慌了,我总觉得你待我和从前不一样了。”

    听到她缭乱的絮叨,陆离失笑:“哪里不一样?”

    “虽然你对我很好,比从前要好,可我就是觉得不一样,你是不是早就不爱我了。”顾之韵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到最后,难过地垂下头去。

    陆离没办法回答她。他要怎么和她说,一开始他和她在一起,不过是喜欢上他们初遇时的那种感觉。她穿着雪白裙子,站在树下,那天的阳光不是很灼热,却很耀眼。

    这些年,他所爱的,只是那一种感觉,而已。

    可是,对谭惜呢?

    他从来不敢细究自己对谭惜的感情。

    “别想那么多了,快回去睡吧。”

    顾之韵却紧抱着他不松手,“老公,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陆离的心颤了一下,三年的那次流产,顾之韵醒来后发现孩子没了,好长一段时间缓不过来。由于担心她会受打击过大,所以陆离和医院的人员统一了口径,告诉她以后还有怀孕的可能。

    “孩子的事情我们顺其自然。”陆离说。

    “你都已经三年没碰我,怎么个顺其自然法?”顾之韵抬头,有些幽怨地看着他,“阿离,你是不是在怪我,怪我弄掉了我们的孩子?”

    “没有,我怎么会怪你”陆离安慰着。

    “那你为什么,从那次以后,就再也不碰我了?”顾之韵眼里已经有了泪,这三年,无论她如何撩拨诱惑,他都一样的无动于衷。

    “你养身子要紧。”陆离说出这个连他自己都觉得牵强的理由。

    顾之韵也是明摆着不信,动了动嘴唇,还要说些什么,却被陆离抢先开口。

    “我们回房间吧,现在是秋末,风凉。”

    说着,就率先回到了房间里。

    算一算,三年前,谭惜就是这个时候离开的。不知道还要多少个秋末,他才能再一次见到她。

    和虞瑞一起吃过了饭,二人回到家里,虞瑞连连抱怨:“美国的牛排都是一个味道,而且我吃不惯那种半生不熟的味道,还不如买菜,回来我们自己做。”

    “我们?”谭惜质疑地提高了声音,“你会做菜吗就敢乱说,每次我做菜,你除了给我捣乱还会什么,一点忙都帮不上!”

    虞瑞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赔着笑:“咱们家有一个会做饭就够了。”

    这一句“咱们家”说出口,两人都愣住。

    虞瑞有些忐忑地瞄了一眼谭惜,她很怕他会突然对她表白,她不想拒绝他伤害他,同时也不想接受。

    这一次,谭惜在愣过之后,嘴角也扯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说的是呢。”

    她没有否认!

    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虞瑞欣喜若狂。

    谭惜的笑是发自内心,这几年来她和虞瑞相濡以沫,互相温暖,早已有了家人一般的亲密感情,他也打心底把虞瑞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好了,既然不喜欢去外面吃,明天我们就买些菜放到冰箱里吧。”谭惜笑着说。

    虞瑞欣喜得猛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