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5章 情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虞瑞走到谭惜的身边,硬是在窄小的空位里挤着坐下,眼中放着神采,问她:“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在家补觉。”

    “因为猜到某人肯定会被老爸逼着来参加party,所以我牺牲我的宝贵睡眠时间,来看看你。”

    虞瑞顿时笑得十分开心。

    “不过,我好像卷入了什么复杂的事情。”谭惜微笑着说。

    原来米若在酒吧门口给她解围,根本不是出于好心,而是想让她知道她虞瑞未婚妻的身份。

    再加上她刚才那句嘲讽意味明显的话,谭惜已经对她好感全无。

    虞瑞漫不经心扫了一圈,目光在米若的身上停顿两秒:“你就是我老爸给我订的那个未婚妻?”

    米若的脸色变得像红绿灯,半晌后,轻轻点了下头。

    虞瑞笑起来:“既然是我老爸订的,那这个婚,我还是认可的。”

    米若的脸上多了一抹欣喜。

    “谁订的婚你和谁结,我没有意见。”虞瑞悠悠地吐出这句话。

    谭惜弯眼,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米若的脸色骤变,无论怎么说,她也是帝听传媒合作伙伴的女儿,她的身份和外貌哪一点配不上他?他却在这种场合公然给她难堪!

    米若站起来,冷冷看着虞瑞:“你这么羞辱我,你会后悔的!”

    “不是我羞辱你,是你自取其辱。”虞瑞脸上的笑也是冷的,“你真以为你刚才的那句话,我没有听到?”

    动了怒的虞瑞,气场不容小觑,周围顿时没了声音,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出。

    “好了,说好的party,不至于闹这么大的一出吧?”晴司不怕死地出言调解。

    谭惜也觉得闹得有些过了,扯了扯虞瑞的衣袖,轻声说:“算了吧,别闹太大。”

    被她提醒后,虞瑞也不再看米若,而是转头和谭惜聊起来。

    “和学校那边打过招呼了吗?今天回家就被我家老头子堵住一通念,都没找到时间给你打电话。”

    “打过招呼了,明天我会过去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直接就可以上课。”谭惜说。

    看着二人旁若无人地聊起来,和周围人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的眼神,米若终于不堪其辱,快步走了出去。

    谭惜看着米若的背影,低声对虞瑞说:“这毕竟是你爸爸安排的,你这样做,可能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我看你刚才也看得很开心。”虞瑞睨着谭惜。

    谭惜弯眼,语气俏皮:“哎呀,被你发现了?”

    如果刚才的场景是发生在三年前,她一定会阻止虞瑞说出那样的话。可她过够了那样低眉顺眼任人羞辱的日子,现在,谁让她不爽,她就对谁不客气。

    米若走后,气氛又重新变得火热起来。因为虞瑞的出现,这场party的主角自然就成了虞瑞。

    看着他们笑着闹着,谭惜坐在一旁,眼底也有了柔和笑意。

    虞瑞却怕她不习惯他们的吵闹,在和他们喝了些酒之后,就带着谭惜先行离开。

    秋末,天黑得很早。谭惜因为被灌了两杯酒,感觉到有些热,索性让虞瑞放弃开车,两人慢慢地往回走。

    晚风轻柔地拂过面颊,踏着满地的落叶,听着脚下沙沙的声响,谭惜突然回忆起三年前,她离开的那一天。

    同样是落满了叶的街,她拎着行李箱,里面装载着她为数不多的行李,拒绝了宁甜送她,独自一人上了出租车,赶往机场。

    “时间过得好快。”谭惜微微仰头,看着树上还在不断飘零下来的落叶。

    虞瑞偏头,静静地望着她,深色的瞳孔里,她的倒影清晰。

    “我希望时间过得再快点。”虞瑞伸出一根手指,指了前面的路口,“最好我们走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就都四十岁。”

    谭惜顿觉哭笑不得。

    “为什么是四十岁?这种年纪很尴尬的吧?”

    虞瑞脸上有笑,眼神认真:“因为你四十岁的时候,已经人老珠黄,没人敢要,你只能选择和我过了。”

    谭惜瞳孔闪动,听出他话里满满的情意。

    “那你呢?为什么也要四十岁?”

    “有一句话,你没听过?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四十岁的我肯定魅力无穷,到时候你每天害怕我会抛弃你,天天讨好我,给我端洗脚水!”虞瑞哈哈大笑起来。

    谭惜笑喷了出来,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一下。

    “等到我把国内的事情处理完,我们就回美国吧。”虞瑞说。

    谭惜点头,同时又有些诧异:“你在国内有什么事?我们这次回来,不就是为了你爸爸的生日吗?”

    虞瑞苦笑:“问题是,他好不容易看到我回国,肯定不会轻易再放我出去,甚至还在一年前私自给我订了婚,我得先把他搞定。”

    谭惜默默无语。

    虞瑞母亲早逝,父亲虽然女人多,但是也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他肯定也希望,能够与虞瑞一起生活,常常能够看到他吧?

    “那你加油了。”静默过后,谭惜笑着说。

    陆宅,顾之韵坐在床上,心乱成一团,怎么顺也顺不过来。

    陆离这一趟出差,说是美国有个重要会议,可再重要的会议,也可以在视频通话里面进行,为什么偏偏要折腾这一趟?

    在谭惜消失的这几年,她虽然不知道谭惜去了哪里,但她总归是开心的。开心她和陆离之间,终于不再有别人横插在他们的感情里。

    可是这三年里,陆离的心思全然不在她身上。与她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才会激情一番,眼里不知是谁的影子。

    在他清醒的时候,无论她怎样引诱,甚至穿着大胆的情趣服饰躺在他眼前,他也依然冷静得可怕。

    连定期的卵巢保养,她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三年前,她用肚子里宝宝生命换回的爱情,已经在逐渐瓦解,溃散。现在谭惜回国,她担心,那是压死他们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想到谭惜,她眼中的恨意简直快要将她淹没。

    都是因为那个女人,这一切才会变得那么糟!她先是夺去陆离的人,又逐渐夺去他的心,就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都是因为她才会胎死腹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