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章 撞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之韵定了定心神,决定去陆家走一趟。自从三年前谭惜走后,陆家也被迫接受了顾之韵,虽然对她的态度仍然不怎么样,但相比从前,总算是好了太多。

    到了陆家后,顾之韵楚楚地上了二楼,找到陆母,话都没说就抹起眼泪。

    “这大晚上的,你这又是演哪一出啊?现在陆离没在,你装那样子给谁看?”陆母厌恶地瞥她一眼,心里是一万个看不上这个儿媳妇。出身卑贱,还做过小姐,真不知道陆离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喜欢上这种与陆家完全不相配的货色。

    “妈,陆离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了”顾之韵抽抽搭搭地说。

    陆母冷笑一声,尖着声音问:“你自己的老公不回家你和我说有什么用?还不是你自己废物,连男人的心都拴不住!”

    被这两句尖酸刻薄的话一顶,顾之韵的脸色是真白了几分。她怎么也没想到,事到如今,陆母对她的敌意还是那么大。

    “妈,话不能这么说,陆离不回家,这是谁也不想的”顾之韵想辩解几句。

    陆母语气不耐烦地打断她,“当初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把陆离迷得五魂三道,现在你怎么就知道跑来和我哭?我是能帮你把他喊回来还是怎样?”

    顾之韵心一梗,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拉出来狠敲了一通,头也阵阵发晕。

    见她这样,陆母立刻受不了:“你又要开始装了?有本事你真晕一个我看看?别在我们家演,好像我一天没事干就欺负你似的。”

    顾之韵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抖着嘴唇:“妈,我没有演,我是真的希望陆离能够回家和我好好地过日子”

    “好好过日子?”陆母冷笑连连,“你也不看看你之前干的是什么事?还敢让陆离骗我们说你怀孕了!你看看你们结婚三年,你那肚子有动静没有?”

    说起这件事,顾之韵的脸又白了几分,纤弱的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三年前,为了不让陆家知道顾之韵流产而排斥她,所以陆离想到了这个理由,就说是陆离为了让陆家接受她,自己编出她怀孕了的谎。

    “你该不会是不能生育吧?毕竟你以前是做那行的,有空你们还是去查查吧。”陆母表情冷漠地说。

    一字一句,都刻薄得让人心凉。顾之韵咬紧了唇。

    三年了,她和陆离同过几次房,可是无一例外,一点动静都没有。去医院查,医生告诉她,她以后都不可能再生育了。

    这是她心里的痛,现在被人这样拎出来,她的心都快要滴血。

    顾之韵勉强才能稳住站姿,语气微冷地开口:“妈,实话告诉你吧,谭惜回国了,这段时间陆离借口出差去美国,可能也是为了去找她。”

    陆母先是不满顾之韵对她说话的这幅口气,随后听到“谭惜”两个字,一下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谁?”陆母不确定地反问一句。

    “谭惜。”

    陆母的眉头顿时紧紧皱起来,对于谭惜,她之前是喜欢的,可那种喜欢,只是喜欢一个乖巧听话不闹事的儿媳妇那样喜欢,可自从谭惜自作主张与陆离离婚之后,这种喜欢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有些恨她。

    “那个女人回来就回来,我儿子又怎么会去找她?!”陆母有些激动地说。

    看着陆母终于不再淡定的表情,顾之韵心头浮起满意,嘴上说着:“妈,恐怕您还不知道吧,三年前,他们离婚之后,还有过一段。”

    陆母表情震惊,随后一脸不相信地摇头,“不可能的,他们两个结婚三年都没发生什么,怎么可能会在离婚后好上?”

    “不管您相不相信,这都是事实。”顾之韵的脸已经没有血色,紧攥着拳,说,“如果您认为谭惜是比我更好的儿媳妇,您也可以选择她。”

    说完,顾之韵直接转身下了楼。

    陆母反应过来,跟上几步,嚷嚷着:“你这是什么态度?自己的老公都看不住,你还有脾气了!”

    听到顾之韵离开了陆家,陆母重新坐回沙发,心里乱糟糟的。

    谭惜在三年前之前用那种方式和陆离离了婚,现在又和陆离不清不楚,她以为陆家的门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她休想!

    站在楼梯转角的陆晟将她们二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的表情惊愕,还有些惊喜。

    三年前谭惜的不告而别,让他不能置信。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

    第二天下午,谭惜从校园里走出来,看着等在门口的虞瑞,立刻弯了眼睛。

    “不用说,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一切顺利。”虞瑞笑着帮她拉开了车门。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出马。”谭惜毫不谦虚地说。

    虞瑞故作嫌弃地撇嘴,然后贴心地俯身,帮她拉好扭了几圈的安全带。此时,二人的脸离得很近,近到只要微微呼吸,就可以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气。

    那种香气十分惑人,让他有一种想不管不顾吻上去的冲动。

    他也真的这样做了。

    被猝不及防含住嘴唇的谭惜先是一懵,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抬手,就要将虞瑞推开。

    就在手已经放到他的两臂,随时可以推开他时,她看到虞瑞忽然半睁了眼。

    有些痛苦和凄迷的眼神,那样看了谭惜一眼,随后又紧紧闭上,像是不愿浪费这被推开钱前的一刻,专心地在她唇上辗转。

    谭惜的心里,刹那间涌过思绪万千,往日与虞瑞相处的种种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她本欲推开他的手,忽然将他抱紧。

    明显感觉到虞瑞的身体剧颤一下,随后更加疯狂地在她唇上采撷,像是不可置信的狂喜。

    被他毫无章法地亲吻,谭惜哭笑不得,只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推着虞瑞。

    虞瑞没有反应,贪婪地吸吮着她的唇瓣,嗅着她颈间的香气。

    就在谭惜认命地闭上眼时,车门忽然被猛地拉开,一阵风灌了进来,吹醒了情迷的虞瑞。

    “你们在做什么!”陆离握着拳,额上青筋乱跳,表情沉得可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